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章 前六天
    斯威士兰‘芦苇节’作为他们国家最大的节日,规模怎么可能小了?

    这是一场持续一周的盛典,最多的时候高达十万人参加!这是什么概念?

    斯威士兰整个国家才120万人口,他们的首都姆巴巴内才有六万人口!可见这场节日多受人欢迎。

    当然,整个国家才120万人,哪里来的那么多chu女参加这个节日?所以每年都有很多女孩不远千里从附近国家赶来参加这个盛典,非南、莱索托、莫桑比克、津巴布韦、博茨瓦纳、纳米比亚等等都有人来参加,甚至还有科特迪瓦这样的西非国家的居民来参加。

    活动是分几天进行的,第一天,所有参加的女孩到皇宫登记在册,必须注册后才能参加这个节日。然后工作人员给少女分帐篷,安排住处,那是标准的大通铺------帐篷附近那几座长长的大帐篷,正是女孩的住处。

    这些女孩被当地人称为‘mbali’,就是花朵的意思。说是少女才参加,但是明显非洲兄弟对‘少女’一词的礼节和华夏人不一样,萧鹏看到很多六七岁的小女孩也来参加这芦苇节。

    而到了节日第二天,所有的女孩就要离开皇宫,开始漫长的步行,一路唱着歌大概走接近十公里的路,一直到他们要割芦苇的河边------芦苇节,没有芦苇怎么能行?每个女孩要采割二十根芦苇。这里的芦苇可是又细又长,一根能有接近两米多的高度,但是二十根也就是碗口粗细,女孩倒都能扛的动。这可是女孩们参加芦苇节的‘入场券’。

    这也是一种传统,在斯威士兰,芦苇是建造栅栏的材料,可以建造皇宫的外墙------没错,斯威士兰皇宫的外墙就是由芦苇构成的,大风一吹,没了的那种。。。。。少女们藉由献上芦苇的仪式,表示对斯威士兰皇太后的尊敬。这才是芦苇节的真正意义。而给国王选妃,只是其中的附带娱乐项目而已。

    说起来也很奇怪,斯威士兰是标准的男权社会,男人娶一堆老婆在这里常见,但是某些时候却异常尊重女性。比如说下任国王或者家族的下任族长担任者,都是由家里地位最高的女性来指定。而不是男人说的算。

    这割芦苇的活动一般要持续好几天,从节日开始的第二天到第五天都是在做这些,这是因为为了表明这些女孩是经过漫长的路程才把芦苇拿回来,女孩子们一定要等到下午才开始动身,半夜到达。

    那割了芦苇回到帐篷后干什么呢?上课!

    那些大帐篷不仅仅是女孩们的居住场地,同时还是他们受教育的地方,现场有很多有经验的教师教导她们一些‘女人结婚后需要的技能’,比如。。。。。。唱歌?跳舞?

    教师多为已经结婚的女性来担任,有大妈,也有年纪很轻的女孩。在非洲,你不能根据女孩年龄来判断她们是否单身,有的女孩才十几岁,已经是几个孩子的妈妈了。

    顺便说一句,这里有的教官是由女警来担任,而这斯威士兰女警的警服,和鹰国警察的警服是完全一样的!

    斯威士兰口口声声要去鹰国化,但是其实很多事情都在这里变成了根深蒂固的存在,比如说警服。

    而帐篷周围,则是一群男人,他们要随时保证这些女孩居住场地的安全和食物饮水无虞。他们是为了这场盛典精心挑选出来的‘勇士’。任务就是保护这些女孩,一直到芦苇节七天活动结束为止。

    用他们的话说:“照顾这些少女士他们的责任,保护她们的安全、领导他们、帮助她们”,清一色的直男癌患者。

    当然,他们也不得不这么做,毕竟这是一场盛大的活动,很容易出现意外,比如急性疾病之类的,现场有各种医护人员,随时准备救助。不管勇士和医护人员,都是各个‘酋邦’派出来自己部落的精英。

    任何事情在斯威士兰都受到‘酋邦’的管辖,‘酋邦’是这里最基本的政治单元,大概就跟华夏的街道办事处一个意思,所有人都在各自‘酋邦’范围内讨论及协商所有的想法与意见,然后这些意见会被传达至‘选区’,再由‘选区’把这些意见传达到国王耳朵里。

    但是这里‘酋邦’的力量更大,毕竟一个‘酋邦’代表了一个部落的声音,每个部落都通过联姻之类的方式有自己的同盟部落,如果忽略了这些声音,很容易出现麻烦。部落和部落之间的斗争,那是非洲几千年没有停歇的话题:领地、食物、女人等等,随便一件小事情能导致两个部落打破头,变成两个部落之间的战争,死伤无数的那种。甚至有的部落之间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几百上千年,而最早引发两个部落战争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我们村的猪跑到你们村了你们不还我,这就能让两个部落互相敌视上千年,这也真是没谁了。

    这样的事情在非洲可是很常见的,嗯,这个神奇的大陆。

    话说偶尔一次听楼下那些女孩在指导下唱歌,还是很赏心悦目的,但是架不住天天都听啊,萧鹏自己都会跟着哼唱了。

    萧鹏这才知道,原来当年非南世界杯,夏奇拉演唱的主题曲《aka aka》其实就是斯威士兰的民族歌曲,歌词萧鹏倒是听不懂,反正就是‘aka嗨嗨 aka嗨嗨’的跟着瞎唱。

    到了第六天的时候,萧鹏以为还是会像以往那样无聊的时候,凯文却拿了几件五颜六色的跟毛毯似的东西回来,往床上一扔,让他们换上后跟自己走。

    萧鹏不解:“这是啥玩意?衣服?看起来不像啊!”

    凯文解释道:“这是斯威士兰的民族服饰,叫做‘arire’,你参加这个活动还是穿上件这个比较好,你们自己挑一件吧。”

    杨猛好奇的拿起一件来看了看:“围裙?”

    萧鹏乐了:“别说,还真的挺像!咦,这上面怎么一个男人脑袋?”

    凯文解释道:“哦,只有现任国王才可以出现在这‘arire’上,这个男人正是斯威士兰现任国王姆斯瓦蒂三世。”

    萧鹏拿起这‘arire’看了看。还是两件套,一件围在腰上,一件跟披风似的套在身上。这造型挺熟,哦,洗完澡时拿着围巾往腰上一缠,就是那个意思。换个角度来说,可以理解为这‘arire’只不过是两件带着颜色的浴巾,一件缠腰上,一件缠肩上?

    这里不管男女,几乎都有自己的‘arire’,没想到萧鹏自己也要穿上了?

    凯文跟萧鹏讲解:“这传统的‘arire’的颜色,一般都是和斯威士兰国旗上的颜色一样,就是红黄蓝白黑五种颜色,黑白两色来自于国旗上的盾牌,代表着民族间的和谐;红色代表着历史上战士流出的鲜血;蓝色代表着和平;而黄色。。。。。。。靠,我忘了,哪有那么多讲究,你觉得好看就行!”

    萧鹏手里拿着一件红色上面有黑白两色花纹的‘arire’,这是在这里最常见的‘arire’,但是当他刚穿好后,却直接脱掉了。扔在一边连看也不看。

    凯文一愣:“萧,你穿那件挺好看啊!怎么扔了啊?”

    萧鹏一指上面的国王头像说道:“靠,你觉得两腿中间的位置顶着这么大的黑白头像是件让人心情舒畅的举动么?”

    凯文耸耸肩:“在这里这很正常啊!文化不同,文化不同而已。你穿这件‘arire’会讨人喜欢的!”

    萧鹏猛摇头:“得,这样的讨人喜欢我还是不要了。”他挑选了一个蓝色的红白花纹的‘arire’,而杨猛选择了一件黑白两色的‘arire’,穿好后跟着凯文一起走出了酒店。

    “凯文,我们穿着这衣服要去哪里?”萧鹏不解问道。

    “去皇宫那边!”凯文给出答案。

    萧鹏以为是要跟什么达官贵人见面呢。结果并不是,凯文带他们到了皇宫外墙处,那里有很多已经搭建好的木头架子。

    杨猛拿着数码相机调整镜头:“凯文,你叫我们过来是什么意思?这有什么好拍的?拍木头架子么?”

    凯文却很有经验的挑了一个好位置:“这里这里,快点来到这里准备好了。一会儿就有好看的了。”

    萧鹏还没搞明白为什么,凯文却找了个阴凉地坐了下来。萧鹏好奇等了一会儿,却发现这里的人越来越多哦,男人女人都有,这是什么意思?

    萧鹏没等待多久,就看到一些**上身穿着短裙的姑娘一排一排唱着歌扛着芦苇来到这里,一边跳着舞,一边把自己的芦苇搭在已经架好的木头架子上。

    “感情这是给皇宫建围墙呢?”杨猛乐道。拿着相机拍来拍去,旁边不少人都在和他做同样的事情。

    看着一群**上身的女孩跳舞,萧鹏却没有任何冲动,只有一种震撼。他也拿下了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切。

    这些女孩分批次贡献了自己的芦苇后,就纷纷的离去。

    “她们去哪里了?”萧鹏问凯文。

    “去河边洗澡,然后做个漂亮的发型。准备明天的盛典,怎么,你们要去看看么?”凯文反问道。

    “可以看她们洗澡?”杨猛有点傻眼。

    凯文耸耸肩:“去河边就行了,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跟她们一起洗,当然,前提是别接触那些女孩。不然旁边的勇士可不会便宜你的。”

    “真尼玛炸了!”杨猛感叹道:“这个风俗,真是。。。。。。太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