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二章 诈骗犯遇到诈骗犯?
    正在表演的方队,一群女孩载歌载舞,中间有几个女孩打扮的更加华丽:别的女孩都是**上身的,她们也是**上身,但是身上有很多各色的流苏来打扮自己,头上插着一排红色羽毛,就跟佛祖头上的光环似的。

    这就是王族成员了,就是不知道他们分别是谁的孩子了。

    杨猛好奇,看到旁边一个黑蜀黍正在那里和旁边人对着跳舞的女孩评头论足,他凑过去问道:“嘿,朋友,那个队伍中间长得。。。。。。十分有气质的女孩是谁啊?”

    萧鹏听后差点笑出来,好吧,那个女孩有点胖,而且长相确实不太符合华夏审美观,这女人体型好就夸体型,长相好就夸长相,体型长相都不好?那就夸有气质呗。

    哪知道杨猛问的那个男人回答道:“她你都不认识?那是我们英明的姆斯瓦蒂三世的小公主西卡尼索-德拉米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回答的时候,脸上却有明显的轻视之色。

    杨猛跟黑蜀黍道谢后,把这事情跟萧鹏一说,萧鹏也震惊了,倒是凯文一脸正常:“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要知道姆斯瓦蒂三世原来就叫做马科塞蒂维-德拉米妮。德拉米妮是皇族的姓氏。”

    萧鹏看着凯文:“哥们,你知道德拉米妮是王室的姓名你怎么不跟我们说一下?”

    凯文笑了:“萧,你知道不?光姆斯瓦蒂三世就十多个老婆,三十多个孩子,他还有上百兄弟姐妹,每个都生了一大堆,姓德拉米妮很奇怪么?说不定在机场审查你们的警察,就是姓德拉米妮。你看那些维持治安的警察没有?里面肯定有很多姓德拉米妮的!你看看台上这些人,大半数以上人都是德拉米妮家族的。”

    萧鹏听了凯文的解释,倒笑了起来,拍了拍杨猛的肩膀:“这倒跟你家情况挺像!”

    杨猛白了萧鹏一眼,直接对他竖起中指。

    萧鹏说的是杨猛特沙王族的身份,在特沙,光有‘王子’头衔的,就至少五千多,这还不算什么亲王公主,在那边你从楼上扔一块石头,都有可能砸中一个王子。谁让王族有钱,能娶能生呢?

    看着女孩在那里跳舞,杨猛啧啧感叹:“你看这些斯威士兰女孩,平时穿的现代衣服,都很保守,可是在这里,跟全果有什么不一样?就象征性穿条五颜六色的毛线短裙,上下都是真空的!一个高抬腿就让人看得清清楚楚的。”

    凯文道:“其实现在还算好了,因为根据传统习俗,斯威士兰未婚女子在结婚之前一定要保持处子之身。所以早年所有参加这一盛典的女孩必须赤身**一丝不挂的进入场地表演,而且要在这里众目睽睽之下,当场接受御医验明正身真伪。这可让国际妇女组织看不下去了,说这是对女性人格侮辱,所以才慢慢改成今天的女孩要穿成这样的短裙了。也不当众检验了,而是改成在报名时候时候检查了。”

    杨猛却一指斜前方:“哥们,你看,还真有下作的!”

    萧鹏一看,倒也乐了,几个东方面孔的媒体人用长长的摇臂相机,多次试图用低机位偷偷拍摄人家姑娘的下身,旁边的皇家保安当场呵斥起来,命令他们拆掉那些设备。

    萧鹏笑道:“看吧,这就叫‘我们可以果体,你们不能胡来’,这些操蛋的媒体,为了吸引人眼球也都是拼了。人家‘芦苇节’明明是为王母祈福的少女成年礼,结果到他们嘴里成了国王‘选妃节’,拍摄这样的照片再告诉人们斯威士兰人生活衣不遮体?这不是误导人么?”

    媒体靠什么赚钱?不就是关注度么?想想吧,数万非洲少女同时过成人礼和数万少女果体等待国王选妃哪个更吸引人眼球?斯威士兰的现代化生活和斯威士兰时至今日依然衣不遮体哪个更受人关注?很多事情到了媒体的渲染后就变了味了。

    凯文点头道:“都说芦苇节是国王选妃节,其实呢?人家姆斯瓦蒂三世多少年没通过这芦苇节选妃了?”

    萧鹏点头:“这我理解,就像科菲一家,千里迢迢的赶到这里参加芦苇节是为什么?就是因为这是少女的成年礼,今后可以结婚生子了,结果经过了媒体的渲染,全都变了味了。”

    凯文却道:“人家国王想要娶老婆,什么时候都可以,还用得着通过芦苇节?你们知道吧?这斯威士兰法律规定,要求女孩十八岁才可以结婚,但是当时姆斯瓦蒂是怎么做的呢?当时他就看上了个叫做提提十七岁的女孩,直接派人从学校带到了王宫给娶了。按照法律规定要罚一头牛,他就直接交了一头牛,搞定了。”

    “还有玛香谷王妃,是姆斯瓦蒂三世直接派人从学校里带到王宫的,但是斯威士兰法律规定,双胞胎不得成为王妃,而玛香谷是龙凤胎,还有个弟弟,所以玛香谷王妃的母亲向最高法院上诉,但是案子最后被最高检察长压了下来,玛香谷也正式入宫,在200年时候生下一个王子,成为了王妃。”

    “这国家都是他的,法律不允许也可以让人成为老婆,何必专门选妃呢?现在这芦苇节就是一个吸引游客宣传斯威士兰的活动,结果让媒体给搞变味了。对了。萧,杨,刚才那几个黄种人记者干出那么丢人的事情,你们怎么也不生气?”

    萧鹏和杨猛对视一眼,一起笑了起来,杨猛解释道:“生气?为什么生气?可能在你们眼里,黄种人都是华夏人,其实黄种人也有很多国家的。华夏就没有跟斯威士兰建交,所以不可能来这样大规模的记者团队的,能这么做的,不是倭国人,就是某岛人。”

    萧鹏听了杨猛的话,却突然不笑了:“不对啊,这某岛也是咱们华夏的。人家可不觉得他们是某岛人还是倭国人,都会认为那是华夏人吧?”..

    杨猛一愣,咬牙切齿的说道:“我靠,你不这么说我还没反应过来,这丫的真该揍!”

    话说非洲当年也是某岛重点拉拢对象,非洲一共五十四个国家,当年某岛所谓的‘邦交国’最多的时候高达十多个,都说华夏是‘非洲兄弟扛进联合国’的,事实上呢?当年投票时,欧洲全票通过,非洲国家半数投了反对票。而这里面就是某岛做的手脚,毕竟那时候他们有钱么。

    不过随着社会发展,越来越多人看清了某岛的真面目-----忒穷了,都是抱大腿,有华夏这粗大腿不抱抱你们这根腿毛?现在非洲所谓的‘邦交国’只有两个了,一个是斯威士兰,一个是布基纳法索(几个人听说过这个国家)?就这样某岛某些分子还口口声声的说:‘我们也想帮非洲啊,奈何‘一个华夏’政策令他们无法做到这一点。’

    哥们,现在某岛要资金没资金要技术没技术要人才没人才,除了嘴炮就是嘴炮,怎么帮非洲?先照顾好自己再说吧。

    不过萧鹏开始以为像斯威士兰或者布基纳法索这样的有一天会因为贫穷追随华夏脚步,但是到了非洲后才发现,呃,这个可能目前看还真不大。

    这里的人不像媒体报道中那样老百姓衣不遮体。虽说贫富差距较大,但是倒也所有人心安自己的生活。有些事情真不是钱的事。

    就像布基纳法索外长甚至公开宣称,曾有人提出以五百亿美金的价码换取布基纳法索与华夏建交,但是它们拒绝了,‘布基纳法索不会为了钱背叛’。

    哥们,那可是五百亿美金!把你们布基纳法索全卖了还要找我们钱好不好!给你们五百亿美金?做梦呢?五百亿美金?都够我们统一某岛了!

    话说换个角度思考,这还真不是吹牛,而是为了敲诈某岛------你看,有人出五百亿来买我我都没动心,凭我这份真心你们不得表示表示?

    好吧,曾经的‘四小龙’,现在的‘诈骗犯’天堂的某岛,这次算是遇到劲敌了!

    杨猛已经在研究怎么揍那几个丢人的货了。萧鹏却把注意力放在表演上,这个活动也没有什么表演活动表,也不知道多久结束,反正就是各个方阵或者是跳集体舞,或者是几个少女出来面对国王单独表演,展示自己热烈奔放的舞姿和大劈叉的绝活,动作夸张疯狂。

    刚开始看的时候挺有意思的,但是后来游客们发现,只能耐心等待下一个场景,而当地慢慢悠悠的集体舞蹈和反反复复演奏的音乐,多少还是让人看的乏味。

    什么?你说这么多果女在眼前还能看的乏味?那是真的能!果女太多了看着也就不稀罕了。。。。。。

    萧鹏也把注意力放在看台上,毕竟这是个国家级活动,看看有没有什么熟悉的面孔,结果他还真失望了,游客里倒是有不少白人和黄种人,但是没有一个看起来脸熟的。

    至于黑人,萧鹏更分辨不出来谁是谁了。

    不过就是这样,人群里还是有一个女人引起了萧鹏的注意,那是一个黑人女性,看起来四五十岁,不过和别的黑人女人不一样,她并没有穿着传统服饰,而是红色长裙,带着长款礼帽。感觉更像是来参加赛马比赛的。

    别说这女人岁数有点大,但是体型还是非常之好的,接近一米八的身高再加上她的穿着,到让人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凯文顺着萧鹏的眼神,也看到了那个女人,却微微皱眉:“她怎么来了?不怕危险么?”

    杨猛听到凯文的话也转过头,看到那个女人后问道:“咦,那个女人是谁?这长相,啧啧,年轻的时候应该很漂亮吧?”

    凯文听了杨猛的话,却一脸疑惑的看着杨猛:“杨,你刚才不是还提起过她么?”

    “啊?谁啊?”杨猛一脸不解。

    “华莉丝-迪里。哦,也就是‘非洲之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