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四章 被人欺负的皇子和公主
    这每年的芦苇节除了少女跳舞之外,还有一项活动是每年都要有的,比如说‘选妃’。

    当然,姆斯瓦蒂三世已经好几年没有通过芦苇节选妃了,这更像是一个形式。

    所谓选妃就是国王带着王室成员在所有的方队前走一圈,如果看到哪个女孩让他们觉得心动,就用脚在那个女孩面前做个记号,这就意思这个女孩我定下了。

    姆斯瓦蒂三世并没有选择心仪的女孩,就是跟阅兵式的带着人在各个方队前绕了一圈,当他走到哪个方队前,哪个方队的女孩就发出了欢呼。话说能看出来这姆斯瓦蒂三世在当地是极有声望的。那些女孩的欢呼绝对都是发自内心的。

    不过萧鹏也看出来了,尽管在这里地位最高的是姆斯瓦蒂三世,如果让她看上眼,就会乌鸦变凤凰直接成为王妃,但是那些少女的目标却都不是他,而是跟在姆斯瓦蒂三世身后的那些王室成员。

    这国王选妃子是所有人眼睁睁盯着的,而那些王室成员就没那么多规矩了,萧鹏就看到一个年轻的红羽毛在好几个女孩面前作记号了,啧啧,这是多来不及啊。

    等到王室成员巡查完所有的队伍,回到了他的王座上,萧鹏以为活动结束了,结果轮到皇妃跳舞了。

    说实话,这个芦苇节刚开始看的时候挺有意思,但是真是越看越无聊了,萧鹏都想直接离开了,你这连个节目表都没有,谁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就在萧鹏感觉无聊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一声巨响,萧鹏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什么恐怖袭击呢,结果是礼炮的声音。

    萧鹏仔细一看,呃,只见一群年轻男人的方阵唱着歌跳着舞走进了会场。

    “凯文,这是什么意思?”萧鹏不解问身旁的凯文。

    凯文耸耸肩:“我也不知道。每年的活动除了唱歌跳舞外,别的活动都不一样,天知道就今年是什么意思!”

    让萧鹏等人不解的是,看台上本来很多坐在那里的男人也唱着歌,走进了会场,而且很多游客也走了进去,有白人,也有黄种人。萧鹏以为这些男人也是要唱歌跳舞的,结果。。。。。。特们特么的竟然开始原地跳高玩?

    “凯文,这是干什么?跳高比赛么?”杨猛不解问道。那么一群人像港片里面的僵尸那样两脚起跳蹦来蹦去,倒也是怪有意思的。

    凯文却微微一笑:“杨,你的体力如何?”

    杨猛一脸嘚瑟:“不是我吹,就我这身体素质,我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是么?”萧鹏斜眼看了一眼他。

    杨猛耸耸肩:“好吧,我排第三,没人敢排第二,这么说总行了吧?凯文,你问这个干什么?”

    凯文对着会场嘟了嘟嘴:“你可以去跳高比赛么。震震他们去!”

    “你怎么不去?”杨猛也不傻,问凯文道。

    凯文摊开双手:“没办法啊,我不像你身体素质那么好,上去只能丢人了。”说这话时还偷偷对萧鹏使了个眼色,萧鹏会意:“猛子,去!把他们比下去!你看还有别的黄种人和白人,看他们那笨样吧,简直是丢人。不能让他们把咱们看扁了。”

    听了萧鹏都这么说,杨猛哼了一声:“去就去,我怕什么?”说完把自己的相机往萧鹏手里一递:“瞧我的!”

    看着杨猛意气风发的跑去原地跳高去了,萧鹏却和凯文跑到会场后面找地方灰雪茄去了。

    “凯文,你为什么让猛子上去跳高去?”萧鹏抽了口雪茄,问凯文道。

    凯文露出个狡猾的笑容:“嘿嘿,你知道现在举办的这是什么仪式?”

    萧鹏摇了摇头:“我怎么可能知道?”

    凯文给出了答案:“这是很多非洲部落的相亲传统,看来今年最后的活动就相亲了。”

    “相亲?”萧鹏瞪大了眼睛。

    “是啊,应该是分为三阶段的相亲仪式,第一阶段是学习羚羊那样跳来跳去,向女人展示自己的活力,在她们眼里,体力充沛的男人才能更好的照顾女性。做一个好老公。”凯文笑道。

    萧鹏听后笑了:“那剩下两个阶段呢?”

    “哦,第二阶段是学习鸵鸟,把手放在自己心仪的女孩肩膀上,这是表示男人对自己看好的女人的爱意。也就是求爱了。第三个阶段是学习斑马,去追逐自己喜欢的女人用身体撞击她。这里是非洲,动物就是人类的老师。”凯文跟萧鹏解释道。

    萧鹏耸耸肩:“喂,你这不是坑猛子么?”

    凯文笑着摆了摆手:“萧,你紧张什么?我跟你说过,这斯威士兰的女孩不到十八岁不能结婚,而这里参加的女孩99%都不到十八岁,这应该就是一个仪式,是斯威士兰向世界展示自己的风俗传统吧。”

    萧鹏却道:“我刚才看到不少人已经留记号了,那是要把看上的女孩娶回家吧?那些女孩年龄可不到十八岁!”

    “哦,交罚款么,一头牛而已,他们都能出得起。”凯文咧嘴笑道。

    萧鹏听了凯文的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凯文继续说道:“现在非洲哪个国家不是这样?自己过着现代化的生活,把传统展示给世界,然后就可以吸引更多的游客。发展自己的经济。”

    萧鹏倒也同意凯文的看法,其实现在非洲不少国家很发达了。但是却依然给人落后的形象,然后就是为了吸引游客。比如说埃及,很多人印象里埃及只有沙漠、骆驼、金字塔,是一个很穷的一个国家。

    拜托,人家埃及管理着苏伊士运河,只要苏伊士运河还在埃及手里,这个国家就穷不到哪里去!之所以给人这个形象,就是让更多的人到埃及去旅行,提高他们国内旅游业的水平。

    萧鹏两个人在看台后方边抽雪茄边聊天,在这里抽烟吃喝的人很多,毕竟这个庆典已经持续了五个小时了,看这情况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呢!参加庆典的女孩还有饭吃,而所有的来宾游客都没有吃饭-------有经验的都自己带吃的,比如萧鹏等人,在接受凯文的建议后,他们准备了一对吃喝的。可即使这样萧鹏也快扛不住了-----这里也太无聊了。

    凯文和萧鹏四下溜达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传来了打骂声。

    萧鹏和凯文对视一眼:“啥情况?有人敢在这里打架?不可能吧?”这里到处是警卫,怎么可能有人在这里闹事?

    两人循声而去,却看到一个小帐篷里,冲出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女孩看起来稍大点,差不多也就是十二三岁的样子,男孩也就十多岁,两个孩子浑身是泥土,看来刚才挨揍的就是他们。而帐篷里追出来了几个人,也是男女都有,看年龄则最小的都要十六七岁了吧?

    萧鹏刚想上去制止这个行为,凯文却拉住了他。指了指那些欺负人的年轻人,萧鹏一看,呃,那些人头上都有红羽毛,这都是王室成员啊!难怪周围的警卫都在那里装看不到的。

    再看看那两个挨揍的孩子,手里竟然也拿着红羽毛!难怪凯文让自己别管了,这尼玛是王室内斗啊!

    可是这么多人欺负两个孩子,这也太不像那么一回事了吧?萧鹏皱紧眉头,干脆一伸手,把两个孩子拉到自己身后,看着那几个年轻人。

    “喂,黄种人!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王室的闲事你也敢乱管?”走在前面的一个岁数较大的男孩说道。

    萧鹏这暴脾气,刚想开骂,凯文拉住了他,只见凯文站了出来:“我也想知道,如果国王知道在这样的日子里有人这么破坏斯威士兰最重要的盛典,他会怎么做!”

    “你!”几个人听到凯文这么说,怒视凯文。

    结果岁数较大那个人看到凯文后,却赶紧拦住了身后几人:“凯文-理查德森先生,怎么是您呢?您怎么在这里?”

    “姆克瓦绍王子,您还认识我啊?你是不是要为今天的事情解释一下?”凯文看到被认出来,倒也说话有底气起来。

    被他叫做姆克瓦绍王子的人犹豫了半天,指着那对孩子说道:“这是马科索坦多和贝蒂维。是都蓓的孩子。”

    凯文脸上一片恍然大悟之色,但是还是摇了摇头:“姆克瓦绍王子,有些事情我是不该说的,但是你们做事是否考虑过场合?幸亏这事情是我看到了,如果是那些媒体看到了,把今天的事情捅出去,在这个对你们国家这么重要的日子里你们这么做,让你们的父王知道后,你觉得他会怎么对你们呢?”

    姆克瓦绍虽说年轻,可是不傻,听了凯文的话倒也脸色一变,赶紧对凯文说道:“理查德森先生,这个事情我们知道错了,可是。。。。。。唉,算了算了,我们走!理查德森先生,这个事情,这个事情你能帮我保密么?”

    凯文却耸耸肩:“姆克瓦绍王子,你要明白一个事情,这事情不止我一个人知道。”说完指了指周围,在这里有不少的警卫。“不过如果你们收手,如果我有幸和国王见面的时候他若提起这事,我会帮你们求情的。”

    姆克瓦绍听了凯文这么说,尽管脸上还有遗憾之色,但是却还是对着凯文和萧鹏行了一个当地的礼节后带人离开了。

    萧鹏冲着凯文笑道:“你行啊,在这里很有面子啊!”

    凯文却露出个苦笑:“萧,你可别吓唬我了,今天算咱们运气好!姆斯瓦蒂三世三十多个孩子吧?我也就认识这一个!这是九王妃玛贡戈的孩子姆克瓦绍王子。当时国王去南非时候特意去过我的动物保护区,而当时跟随他的,正是玛贡戈王妃和姆克瓦绍王子。如果他们不认识我,光旁边的警卫就能吃了咱们。你也是太冲动了,你没看到那么多警卫都不管,你管什么啊!”

    萧鹏叹口气:“你看看这些孩子,才多大。那么一群大孩子欺负这俩小孩子,像什么事啊!”

    萧鹏看着身后的两个孩子,看起来瘦的不行,现在看着两人还是一脸警惕之色。萧鹏叹口气,从背包里摸出两个苹果递给他们。

    这可是稀罕物了,要知道,苹果是北半球温带原产,整个非洲除了南非有少数引进种植外,几乎都是靠进口,所以在非洲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吃到苹果的!绝对的土豪食物,甚至有的地方一个苹果能卖到几百块!

    呃,非洲倒是有一种‘曼密苹果’,虽说名字有‘苹果’俩字,但是和苹果真的没有半毛钱关系。看上去跟猕猴桃差不多,吃起来跟地瓜一个味。。。。。。

    两个孩子对视一眼,女孩接过萧鹏手里的苹果,把那个大的苹果递给那个小男孩,自己则吃小的那个,女孩先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然后两眼一亮,对着那个叫贝蒂维的小孩说了句斯威士兰语,示意贝蒂维赶紧吃。

    萧鹏看着两个抱着吃苹果的孩子,这看起来是饿的够呛了!萧鹏皱紧眉头问凯文:“凯文,这两个确定是王子公主?怎么跟饿死鬼投胎似的?”说完干脆从背包里拿出很多吃的摆在两个孩子面前:“喜欢吃就多吃点!”

    他也不管两个孩子是否能听懂他的话,什么香肠火腿面包之类的摆在两个孩子面前,让他们吃个够。

    “唉,这个活动简直是折磨人啊,你看那些大人,一天不吃饭都饿的受不了,这些小孩子也不吃饭?那不是造孽么?”萧鹏看着在那里胡吃海塞的两个孩子,叹口气说道。

    凯文却一脸为难之色说道:“这事。。。。。。唉,怎么说呢?谁让这两个孩子都是都蓓的孩子呢?她的孩子有现在这个待遇,倒也不奇怪。”

    萧鹏愣了:“你们说都蓓都蓓的,这个都蓓到底是谁啊?”

    “都蓓?她是姆斯瓦蒂三世的第十二王妃。哦,不好意思,我说错了,是前十二王妃。”凯文道。

    “前十二王妃?她死了么?”萧鹏好奇问道。

    “哦不,是被驱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