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九章 河中救人
    三个人在车里睡了一晚上,外面电闪雷鸣,车内空间狭小,这睡了一觉那叫一个难受。

    等到早晨的时候,雷暴天气已经停止,但是依然下着淅沥的小雨。

    萧鹏伸了个懒腰,打开车门吸了口新鲜空气。结果这一睁眼,轮到他傻眼了,昨天他们来时,只有不到十米宽的小河,现在成了百米宽的大河。而昨天晚上来时还一片黄色的荒野,现在竟然绿油油的一片!大自然真的太神奇了!

    外面雨也不大,几人干脆下了车,看着眼前轰鸣而至的大河,杨猛吸了口凉气:“我靠,这才一晚上,这里就成了这样了?”

    萧鹏点点头:“凯文,多亏你了,要不是你咱们可能让河水冲走了!”

    凯文解释道:“这非洲的雨季是大范围降雨,所以河道猛涨这样的事情非常正常,昨天我们烤肉的地方正是雨季这条河的河道上,所以自然不能在那里停车了。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很多游客就是因为不知道这一点才在非洲出事,在雨季的时候,很有可能看起来就是一条小溪的地方,第二天就成了广阔的河道。”

    杨猛打了个喷嚏:“特么的,冻死我了!”

    萧鹏撇撇嘴:“看你娇气的,在非洲说自己冷,不怕别人笑话你。。。。。。阿嚏!”

    杨猛:“。。。。。。哈哈哈哈,你还笑话我?”

    其实这还真不能说他们俩娇气,这非洲天气,尤其是在雨季,白天晚上温差可是非常大的。我们看新闻时候看到非洲人穿长袖,那是真的因为冷。在斯威士兰雨季早晨也就是十度左右的温度,穿短袖还是很冷的。

    幸亏租的车里早有准备几条毯子,不然萧鹏他们昨天晚上睡觉就会给冻坏了。

    他们可不敢开空调,万一中毒怎么办?

    再说了,就算想开空调也没得开,这车好像除了发动机好用,什么也不好用,想给手机充充电都不行!

    杨猛看着下面的河水:“昨天小河,现在成这样了,别说,看这波涛汹涌的样子,玩个漂流倒是不错的。按照这个流速,我们可以很快就达到非南了------应该比开车快多了。”

    杨猛说的漂流是指一种户外活动,架着无动力的小舟,利用船桨掌握好方向,顺着水流顺流而下,是一项勇敢者的游戏。

    萧鹏看了看河道,白了杨猛一眼:“怎么怎么飘?把车开河里去漂?还是抱着根木头往下飘?你不要命了?”

    杨猛突然一指河里:“我靠,你们看,还真有人这么漂的啊!”

    萧鹏和凯文听了杨猛的话一愣,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好家伙,河面上还真有人抱着根断掉的树木沿着河道漂流。现在倒好,正巧卡在萧鹏他们昨天吃烧烤的大岩石那里。

    萧鹏吸口凉气:“我靠,这是有人落水了!哥们,准备救人!”

    “救人?怎么救?”杨猛有点傻眼,这河水流动那么湍急,下水后不就给冲走了么?

    车后箱倒是有绳子。但是这么大的水流,谁能下水去给把绳子固定住?

    杨猛的水性一般,凯文也直接摇头了,萧鹏拿起绳子,这事只能靠自己了。

    萧鹏把绳子一端系在车上绑牢,另外一端准备系在自己身上时,大狗却跑了过来,一口咬过绳子,对着萧鹏玩命的摇尾巴。

    萧鹏一愣:“你要过去?”

    大狗拼命点头。萧鹏想了一下:“这样也好。”说完把绳子系在大狗身上,指着对面的一棵大树说道:“游过去后,围着那棵树多绕几圈,然后在那边等我!”

    大狗点点头,就准备下水了。

    杨猛皱紧眉头:“哥们,你让大狗下水,这么大的水流,冲走了怎么办?”

    萧鹏指着绳子:“你尽全力拉紧绳子,有什么情况直接把它拉回来。”

    杨猛抓紧了绳子:“河里有鳄鱼怎么办?”

    萧鹏白了他一眼:“这么快的流水鳄鱼要不然上岸了,要不然冲走了。担心个毛线啊!你就拉好了绳子就行了。我知道你心疼大狗,特么的我更心疼!”

    杨猛听后不说话了。萧鹏摸了摸大狗的脑袋:“大狗,靠你了!”

    大狗对着萧鹏叫了两声后,直接跳进了水里。然后。。。。。。直接被湍急的河水给淹没了。萧鹏直接紧张了起来,看来这办法不行!

    刚想让杨猛把大狗给拖回来,却看到大狗浮上了水面,一路小狗刨向着对面游去。

    能看得出来它游的异常辛苦,但是幸亏是让萧鹏给调节过身体,所以身体素质是远超别的狗狗,倒也坚持了下来。

    半晌后大狗终于游到对面,拖着绳子围着对面的树绕了几圈后,就趴在那里伸着舌头休息了。

    杨猛一脸喜色:“大狗好样的!”

    萧鹏用车把绳子拉紧后,自己顺着绳子爬向那个抱着木头的落水者。

    那个落水者趴在那里生死不明,萧鹏过去后才发现,落水者一头长发,难道是个女人?

    萧鹏伸手一抓,正好河水一冲,萧鹏手没抓准,抓在落水者的头发上,手一使劲,整个头发被萧鹏抓了下来,把萧鹏吓了一跳。

    “靠,吓死我了。原来是假发!”萧鹏无语了,看来这落水者果然是女人。

    萧鹏干脆一使劲,揽住了女人的身体,沿着绳子又爬了回来,这才终于把落水者救了回来。

    “靠,凯文,你倒是过来帮帮忙!拍什么拍啊。”萧鹏看着在一边拿着摄像机拍照的凯文,气不打一处来:“过来帮忙过来控水!”

    落水者还有呼吸,但是明显喝了不少水,已经是昏迷状态了。..

    凯文一听,还不忘先固定好摄像机才跑了过来,看到萧鹏已经把落水者放在自己膝盖上,让她头部朝下拍打她的背部排水。

    半晌后,伴随着女人的咳嗽,她吐出不少的水。

    看到她把水吐出来,萧鹏这才放心,把女人放在一旁的草地上,自己站起身来准备去把‘大狗’带回来。

    “咦?”凯文看清了落水者的面孔,却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咦什么?”萧鹏刚准备下水,听到凯文的声音停下了脚步。

    凯文一脸苦笑看着萧鹏:“萧,你说这算不算缘分?”

    “什么缘分?”萧鹏不解。

    凯文指着地上的落水者说道:“你不是说不想认识她么?现在看不认识也不行了。”

    “什么意思?”萧鹏也好奇,走了回来,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落水者,呃,一个老女人,看起来挺眼熟。。。。。。。

    靠!这不是华莉丝迪里么?怎么会是她?

    尽管水已经吐出来,但是华莉丝还没有醒过来,萧鹏指着车道:“凯文,你先照顾好她,让她去车里去,别在这里淋雨了。我去把大狗带回来。”

    凯文比出大拇指,示意自己知道了。

    等到萧鹏把大狗抱回来时,华莉丝已经苏醒过来,围着一条毯子在那边冻得瑟瑟发抖。

    “谢谢!”看到萧鹏回来,华莉丝急忙道谢。

    萧鹏一脸疼爱的找个毯子给大狗擦干:“要谢就谢它吧,救你的时候,它才是最大的功臣。华莉丝女士,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认识你!”说完对华莉丝伸出手。

    他倒不奇怪华莉丝认识自己,毕竟华莉丝和凯文是旧识,也不知道华莉丝醒来多久了,凯文肯定把该说的话都跟华莉丝说了。

    华莉丝伸出手和萧鹏握手。

    萧鹏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华莉丝女士,你是怎么搞到这步田地的?怎么还能掉到河里去?”

    听了萧鹏的问题,华莉丝却两眼泛红,抽泣起来。

    萧鹏皱眉,有事你就说事,哭什么啊。

    还是凯文告诉萧鹏原因:“萧,华莉丝遭到袭击了。和她同行的两个人都遭遇了不测,华莉丝是跳河逃生的。”

    “有人袭击?”萧鹏皱紧眉头:“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这里袭击华莉丝女士?”

    华莉丝好歹是联合国慈善大使,非洲和平大使,就敢这样袭击,而且还杀人?这尼玛不是开玩笑么?

    看着萧鹏疑惑的表情,凯文小声说道:“萧,这里是非洲,很多你认为的法律法纪在这里是不存在的,或者说即使存在也无人理睬。华莉丝在反割礼这个问题上得罪了太多人了。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说她来这里是很危险的事情。”

    萧鹏无语:“明知会有危险还来这里,这不是勇敢,这是不智。”

    杨猛倒不管什么华莉丝不华莉丝的,瓮声瓮气的说道:“这么说起来,是华莉丝害了两条人命就是了?就因为她不怕危险?”

    萧鹏赶紧喝止杨猛:“猛子,别乱说。。。。。。”

    结果华莉丝听到杨猛的话,哭得声音更大了:“没错,没错,是我害了他们。。。。。。都怪我,都怪我要来这里。。。。。。”

    萧鹏一脸无奈的看着杨猛:“看吧,就是你乱说话搞得!说吧,现在怎么办吧?”

    杨猛挠了挠头:“你问我我问谁?不过我觉得,不管怎么说,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早点回非南早安全,华莉丝遭遇到一次袭击,你保证没有第二次?”

    萧鹏打了个响指:“ng,就这么办,先离开这里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