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九章 聚众避雨
    萧鹏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杰米眼巴巴的看着萧鹏那舒坦的样子,他也想洗个热水澡啊,可是现在却轮不到他了。

    他的帐篷已经‘充公’了,这个人还无法拒绝:克莱普顿教授凑了过来,非说要跟他‘挤一挤’,他就是个单人小帐篷,挤个屁啊,你以为所有人都跟萧鹏那么变态,扛着一个施工帆布帐篷就来了?

    你要来跟我挤一挤?这不就是明抢我的帐篷么?

    谁让他是自己教授呢,杰米只能含泪答应了克莱普顿教授的要求。

    而有了开头的,别人也就都凑过来了。

    不凑也不行啊,看看萧鹏这里,防雨棚支着,篝火点着,热饭吃着,热水澡洗着,就连他的狗狗的狗粮都不忘带着,而他们自己呢?小帐篷里支着个户外油气炉取暖就幸福的不行了。

    这本来出来野外考察倒是都做好了吃苦的准备的,如果大家都吃苦倒也没人说什么,可是这里有人过舒坦日子,自然所有人心里都不舒服了。

    比如说克劳迪娅,她正在跟英格发脾气呢:“为什么我们这里不能点篝火?”

    英格干咳一声:“小姐,这雨太大了。”

    克劳迪娅一指萧鹏那边:“为什么他能带防雨棚来?你们就不知道带防雨棚?”

    英格一脸苦笑,你问我他为什么带防雨棚来?别说你了,我也想知道!这本身说好了去住狩猎小屋的,带帐篷都是应对特殊情况的,结果看着萧鹏倒好,你说你带帐篷带着个大帆布帐篷,这玩意本身就遮风避雨了,你还带着遮雨棚,这尼玛是什么操作?他们给克劳迪娅背了个双人大帐篷就觉得够牛了,再看看萧鹏,这尼玛搞毛?

    他真想切开萧鹏的脑袋,看看萧鹏到底是什么脑回路!而且他更好奇的是,萧鹏点火的干柴是哪里来的?你总不能自己扛着干柴来吧?

    不过英格面对克劳迪娅的质问,还是解释道:“我们本来打算是直达狩猎小屋的,如果不是这场雨,我们甚至连帐篷都用不上。”

    “可是有这场雨!你们说怎么办?”克劳迪娅气道。

    丽贝卡戳了戳她:“克劳迪娅,别这么生气,这可不怪英格他们,他们已经考虑的面面俱到了,毕竟这次户外之行恐怕时间不会短,主要需要携带的还是水和食物。”

    英格听了后感激的看了眼丽贝卡,小心翼翼的说道:“不然。。。。。。我去找他看看能不能借他的防雨棚?”

    克劳迪娅快抓狂了:“你看他那幸福的,还洗热水澡!我也想洗啊!”

    丽贝卡笑了起来:“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嗯?这是什么这么香?”克劳迪娅深深吸了吸鼻子。

    “那个,好像又是那边传来的!”丽贝卡指着萧鹏方向说道。

    刚说完,就看到杰米冒着雨跑了过来:“那个,克劳迪娅小姐,丽贝卡小姐,如果你们不嫌我们那边拥挤,就过去烤火吧,我们那边正在烤肉,吃点热食也好。”

    克劳迪娅和丽贝卡你看我我看你,啥玩意?烤肉?你们真拿这里当秋游了么?

    克劳迪娅愤愤的说道:“第一天就把食物都吃光了,我看你今后怎么办!”

    “那你去不去吃?”丽贝卡问道。

    “吃!为什么不吃!”克劳迪娅狠狠说道。

    萧鹏的防雨棚其实并不大,只有十二三平米大小的样子,但是所有人都挤了过来,毕竟这寒冷的深秋雨夜,有篝火是多么的重要!

    更不要提还有热乎乎的美食了。

    而提供这一切的萧鹏,瞬间就成了香饽饽,就连选择无视他的克莱普顿教授,再喝了萧鹏给他的威士忌后,也只剩下伸大拇指了。

    关键还是酒好。

    苏格兰高地地区最好的威士忌那必须是麦卡伦了。这些鹰国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喝威士忌的行家,当看着萧鹏拿出来麦卡伦24大师系列晖钻麦芽威士忌的时候,两个眼睛都亮了。

    这一瓶就要八百英镑啊!没想到萧鹏随随便便就拿出来分着喝了!

    克莱普顿尽管是顶级猫科动物科学家,但是也不是忒有钱的主,这么贵的威士忌让他买来喝?他可真是舍不得。

    看着克莱普顿教授一点一点品尝的样子,萧鹏哭笑不得,这只是晖钻你就喝成这样了?如果我告诉你我这里别说麦卡伦三十年了,就连麦卡伦2我都有四瓶!

    呃,麦卡伦2是麦卡伦酒里面较贵的之一,3年发行了五百瓶,那时候五十磅一瓶,现在想买?六千磅还不一定能买到!

    不过这并不是麦卡伦最贵的威士忌,最贵的麦卡伦是‘麦卡伦4’,一瓶拍卖了四十六万美金。而且有价无市。

    那一年的麦卡伦贵是有理由的------物以希为贵。

    那时候煤炭价格过高,用来制作单一麦芽威士忌成本太大。所以那一年的麦卡伦,只生产了极少部分的精品酒,但是那一年的麦卡伦威士忌却是他们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年,其次就是年出品的‘麦卡伦2’,这款酒只有四十瓶,到了今天只能说是有价无市。

    就这么说吧,世界上最贵的十款威士忌,里面有四款是麦卡伦的,而‘麦卡伦2’,是里面最便宜的,别的萧鹏不是买不起,而是买不到,都是有价无市的货。

    克莱普顿对自己喝酒的容器很感兴趣:“萧,这到底是玩意?这是陶碗么?”

    萧鹏拿来给大家盛酒的容器,是一个个褐色的陶碗,但是样子。。。。好别扭啊,底部是圆形的,放在桌子上,站都站不稳。

    萧鹏点点头答道:“是啊,这是我在坦桑尼亚姆万扎的时候,在一个乡下作坊买的。”

    克莱普顿一拍自己额头:“我都忘了,你刚从非洲过来。姆万扎我知道,坦桑尼亚第二大城市对吧?”

    “嗯,不过那里的城市和咱们想象中可不太一样,比如说这些陶碗吧,好吧,当地人叫陶罐。其实就是一群当地老太太自己成立的作坊建立的,一个星期也就能生产不到二十个,而就这些到了集市上也卖不掉。”萧鹏答道。

    克莱普顿看了看笑道:“换我我也不能买,你看它们放在桌子上站都站不稳。”

    萧鹏撇撇嘴:“是啊,可是他们这个作坊一共六个人,都是五十岁以上的老太太,别看这陶碗如此简陋,可是她们还指望着这种陶碗赚点钱呢。可是做这样子又卖不出去,所以也不敢多生产,保证每个集市能拿出二十个陶碗去集市销售就行了。所以我一窝端也就买了十八个。”

    “这碗多钱一个?”克莱普顿问道。

    萧鹏算了算价格:“不到半英镑一个。”

    克莱普顿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一英镑:“这个陶碗卖给我可以么?”

    萧鹏笑了:“你留着吧,钱就不用了,也算有个来自非洲的纪念品么。”

    克莱普顿却摇了摇头,把手里的钱塞给萧鹏:“这钱你一定要拿着。这钱也算是我帮了帮那几个老太太不是么?”

    他都这么说了,萧鹏也没客气,把钱接过来塞进口袋。

    “萧,你给我们讲讲非洲呗,我一直很想去那里!”杰米收起自己烤干的衣服,把位置让给别人烘干。

    “非洲?那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我就这么说吧,你在非洲,一天一个新感受,非洲所有的地方都让你有新奇的感觉。”萧鹏答道。

    “那你觉得非洲最让你记忆深刻的是什么?战争?饥饿?干旱?还是什么奇怪的风俗奇怪?”杰米好奇问道,和所有人一样,提起非洲,他首先想到的词汇就是这几个。..

    哪知道萧鹏却摇了摇头:“不不不,我对非洲印象最深的,是非洲的基督教徒做礼拜。”

    “啊?非洲也有基督教徒?”杰米瞪大眼睛。

    萧鹏点头:“那是非洲第一大宗教,毕竟原来都是作为殖民地的存在,你们这些欧洲国家的宗教自然也带了过去。”

    杰米若有所思道:“那做礼拜有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

    萧鹏想了想:“哦,也是在坦桑尼亚,我看过一次他们当地人做礼拜,在我想象中这做礼拜应该是那种很平和安心的样子,可是到哪里见到的礼拜,我去,吓了我一跳,开始时候教堂的人带头大声唱歌跳舞,有的人唱着唱着就哭了。。。。。。等他们唱完后,轮到牧师讲圣经,那不叫讲,而叫做喊!当然,这不是最让我吃惊的。”

    克莱普顿也来了兴趣:“还有什么更让你吃惊的?”

    “信徒祷告的时候。就直接跪在地上,牧师摸着他们的头,然后就信徒就开始抽搐,然后躺在地上大哭!最后还是牧师们站出来,用绳子捆住他们的手脚才行,要不然那些人能发疯!”萧鹏淡淡的说道。

    “萧,你告诉我,你看到的确实不是邪教么?”杰米满脸惊讶之色。

    萧鹏耸耸肩:“你问的问题和我当时问的一样,你知道当地人是怎么回答我的么?”

    杰米摇了摇头,萧鹏给出了答案:“他们这么跟我说的‘我们非洲人热情,喜欢表达自己,这是最好的表达自己对上帝敬仰的方式了’。今后你们到非洲如果想和当地人融入一起倒也简单,做礼拜的时候也抽搐一会儿哭一场,他们很快把你当自己人了!”

    “。。。。。。”集体抽搐?听萧鹏说话的人互视一眼,一起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画面太美。还是算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