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章 丽贝卡的疑问
    到了苏格兰高地的第一个夜晚,可以说是在萧鹏讲故事中度过的。所有人都好奇的听萧鹏的非洲见闻。

    哪怕是克劳迪娅正躲在萧鹏的大帐篷里泡澡,此时也禁不住竖起耳朵听萧鹏的讲述。

    话说女孩或多或少都有洁癖,克劳迪娅充分发挥了女孩的优势,让英格他们给自己烧了一大桶水,抬到萧鹏帐篷里泡澡去了。

    不过她现在看萧鹏眼睛都放光了,看着他的保镖一个个都是肌肉男,可是三个人才能抬动这么一桶水,再看看萧鹏自己一个人搬着那么轻松,这个男人到底多少秘密呢?

    嗯?丽贝卡看他的眼神也不太对了,不会要跟我争吧?

    克劳迪娅晃了晃脑袋,禁止自己胡思乱想,听着帐篷外的萧鹏侃侃而谈。

    “其实在非洲,最烦人的就是就是各种被人拦下要钱,比如说乌干达,真的不夸张,你开车十分钟就会让人拦一次要一次钱,有时候是军队,有时候是警察,有时候是黑社会。就是要过路费。”萧鹏在那边说道。

    “什么?”克莱普顿瞪大眼睛:“我还想去乌干达雨林去研究花豹呢。那里竟然是这样?萧,你应该反抗的!”

    萧鹏笑了笑:“你说的对,是应该反抗,前提你要有足够强大的火力。”

    “什么意思?”克莱普顿不解。

    “在乌干达,ak-4就跟你们鹰国的车子一样普遍,身上不扛几把ak都不好意思站在路边设卡收钱,你反抗一个试试?”萧鹏笑道。

    克莱普顿吸了口凉气:“那他们要多少钱?”

    萧鹏耸耸肩:“不知道。”

    “不知道?”克莱普顿不解。

    萧鹏点头:“可能我长得比较帅气吧,没人收我的钱。”

    “没人收你的钱?”克莱普顿瞪大眼睛。

    萧鹏嗯了一声:“我们华夏人可不像你们这些人,非洲人也知道好歹啊,知道我们华夏人是去帮他们的不是去祸害他们的。不像你们。你什么时候看到我们华夏对别的国家扔导弹了?强国里面,最安全的就是华夏了,而你们白种人。。。。。。还是自求多福吧。”

    萧鹏这么说其实也有吓唬他们的成分,在非洲那些拦路要钱的可不管你是哪个国家的,该要就要,少一分不行!

    当然,萧鹏是不会给的,这趟非洲之行,光那些拦路收钱的让他放挺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说实话,萧鹏不差那点钱,每个哨卡给个五美金就可以安全通过了,可是萧鹏就不愿意惯他们那些毛病不是?

    杰米的好奇心到不在那里:“萧,你看过东非动物大迁徙么?”

    萧鹏点头:“当然看到了。哦,还顺手救下来几个鹰国傻叉!”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一起拉下了脸,这是什么意思?

    萧鹏也反应过来事情不对,解释道:“我不是说你们,是这样的,有一支旅行团也去参观东非动物大迁徙,你们也知道的,在草原上看迁徙,都是睡帐篷的对吧?到了晚上会有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来拱帐篷。我说的那个旅行团的营地距离我住的地方不远,结果晚上去了几头大象,把他们营地给平了。”

    “大象怎么冲着他们营地去了?”杰米不解。

    “旅行团里有几个鹰国女孩,洗漱完后没有把洗发露放到车里而是放在帐篷里,这古怪的气味把象群引来了。把所有人都吓坏了,幸亏事情没搞大,只有一个警卫在带人逃离的时候被一只母象踩断了脚踝。”萧鹏淡淡答道。

    其实那天晚上哪有他说的这么轻描淡写?在非洲碰到象群可是比碰到狮群还可怕,惹到狮群藏在车里基本就安全了,碰到象群呢?那是追着怼,不怼死不算完那种!

    在一边坐着一直不说话的丽贝卡突然说话了:“其实我是ivhq的志愿者。”

    萧鹏本来对这个一直不说话的丽贝卡没什么好感,近朱者‘驴’的缘故,总觉得克劳迪娅身边的女孩应该跟她一样让人讨厌,结果听了她这么说,却让萧鹏刮目相看。

    “你是ivhq的人?哦,我在非洲看到不少ivhq的志愿者,不少都是好样的!”萧鹏举起大拇指。

    所谓ivhq是‘inrnainal vlunr hq’的缩写。是一个致力于发展中国家和贫穷国家的国际义工组织。足迹遍布世界各地。尤其是以非洲大陆最多。几乎非洲五十多个国家,都有ivhq的人。不过说实话,在萧鹏眼里,这都是一群有钱没事干的闲人。。。。。。

    丽贝卡点点头:“我想去最贫困的地方去看一看,在那里当老师,传授知识,改变贫困地区小孩的命运,我想要用自己微博的力量改变世界。”

    萧鹏听后‘噗嗤’笑了起来。丽贝卡脸一红:“你笑什么,我真的是这么想的。”

    “不不不,你别误会,我不是笑你的理想。”萧鹏急忙摆手:“我笑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萧鹏笑什么呢?是笑一段很著名的心灵鸡汤。

    流传在西敏寺大教堂地下室,有一个无名石碑,说是公元00年的墓碑,在网上还能找到石碑的照片。上面洋洋洒洒写着一长串英文,翻译过来的意思大致就是: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的想象力从没有受到过限制,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

    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我讲目光缩短了些,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

    当我进入暮年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我的国家,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

    但是,这也不可能。

    当我躺在床上行将朽木时,我突然意识到:

    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作为一个榜样,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

    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

    然后。。。。。。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

    这段所谓的‘碑文’可真的是大大有名了!有名到什么地步?所有的什么传-销、直-销组织给人洗脑的时候都用这段话,让人分分钟从现在开始改变。很多人深信这段话,为自己加油鼓劲。

    殊不知,这段话压根就是编出来的。

    首先从语言的角度上来讲,公元00年那时候鹰国人还在讲古英语呢,也就是盎格鲁撒克逊语言,那时候的英语语法和现在的英语完全不一样,甚至字母都长得不一样,看着那所谓的‘无名碑’照片,萧鹏只能感慨ps的强大了。

    其次呢,那时候英格兰教会只是天主教版图上的一块,还没有异化成为今天的鹰国国教,如果真有这么一个死去的主教墓碑,那么按照历史时期来说,这个主教应该是经历了诺曼征服事件,并且很有可能就是来自法国诺曼地区的一个说着诺曼法语的人。

    因为当时鹰国本土的贵族,包括高级神职人员都已经被诺曼人代替了,到了0年时鹰国所有主教压根就没有英格兰人,一个高卢国主教在墓碑上写英文?哥们,搞笑吧?

    这段话的典故之所以让人相信,是因为他来自世界上最畅销的一本书,就叫做心灵鸡汤,全世界最会编鸡汤的两个人杰克-坎菲尔和马克汉森。

    说白了就是一个三流演员和一个破产穷光蛋忽悠无数想要一夜暴富的人写出的书,最后买书的富没富不知道,这个三流演员和这个破产穷光蛋倒确确实实的成为了顶级的亿万富豪。..

    尤其是那个破产穷光蛋马克汉森,更是和富爸爸穷爸爸的作者罗伯特清崎、催眠师马修史维、以及成功学大师安东尼罗宾,还有现在担任星条国总统的川普一起合称为‘全球五大演说家之一’。

    而这个故事,正是马克汉森编出来的。。。。。。丽贝卡的话让萧鹏想起了这个事情,自然笑了起来。

    当丽贝卡知道萧鹏发笑的原因后看着萧鹏:“怎么?萧,你好像不喜欢那些心灵鸡汤和成功学?”

    萧鹏笑了,并没有否认:“没错,我确实很反感所谓的‘成功学’,在我眼里,所有去听成功学讲解的人,都是真真正正的失败者。”

    “哦?为什么这么说呢?”丽贝卡好奇问道。

    萧鹏解释道:“所谓的成功学,用个比较形象的形容就是有人在你身边一直告诉你,海里有财富,你下了海就能发大财,让你听了后蠢蠢欲动,恨不得马上一头扎进海里去寻找财富,当你真正下了海里,才发现,当年告诉你下海的人,压根就没有告诉你该怎么游泳,海里有哪些危险。到了最后,你财富寻找到没有没人能保证,倒是那些讲解成功学的人已经赚的盆满钵满了。”

    周围的人听了萧鹏的话若有所思。当然,他们是否接受萧鹏的观点那就不是萧鹏可以操心的了。

    毕竟每个人的理解方式都是不一样,那些成功的企业家商人站在讲台上随便说几句那就是‘成功学’,他们会让自己的手下倾听‘成功学’,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为自己工作,但是他们自己可从来不会去听所谓的‘成功学’。

    因为他们知道,没有两个人的成功办法是完全一致的!一个真正成功的人,都是坚持自我道路的人,而不是人云亦云!

    萧鹏转移了话题:“丽贝卡对吧?你既然是ivhq的人,你交钱了么?参加了哪里的项目?”

    嗯,没错,想去做ivhq的志愿者要先交钱!而且费用真不低。所以萧鹏才说ivhq是一群有钱有闲的人。

    ivhq有很多不同的志愿项目,根据项目不同、地域不同,需要缴纳的费用也不同,如果想要去做ivhq的志愿者,首先要确定自己参加的志愿项目,缴纳注册费。

    这笔注册费不是小数,里面包括了机票、保险、还有家庭寄宿的费用。

    有人觉得,这可以趁着做志愿者的机会去旅行么,比如说参加什么巴厘岛等旅游景点的志愿项目。拜托,那真是想多了。

    像这样在旅游景点的志愿项目,永远不会在好玩的地方,而是什么内陆偏远的地方,而且住宿也差,吃的也差,别以为参加这ivhq是出去当大爷的。比旅游可是贵多了!

    丽贝卡道:“我还没有选择好项目,我想去加纳那边看看,阿克拉那边你去过么?”

    萧鹏听后点点头:“阿克拉?加纳的首都呗。我还去参观过那里的ivhq聚集地呢。”

    丽贝卡好奇起来:“哦?那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地方?”

    萧鹏归纳了一下语言,答道:“在阿克拉郊外的一个大院子里,房子的主人是当地一个富人,还有俩佣人在那里干活,而加纳的ivhq志愿者主要就是一个,照顾各地的孤儿院。”

    “孤儿院?”丽贝卡追问道。

    萧鹏点点头:“在加纳,有很多类似于村落的地方,说城市是谈不上的,至少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城市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基础设施,更像是由很多村落组成的一个地区单位。而每一个这样的地方都会有孤儿院。这些孤儿院都是国外慈善基金建立的。孩子年龄在3-岁,到了岁离开孤儿院自己寻找生活的办法。”

    “哪里有很多孤儿?”丽贝卡不解问道。

    萧鹏点头:“你在马路边走都有可能捡的到,也有父母实在养不起直接送到孤儿院的,反正大多数孤儿送到孤儿院几乎都是奄奄一息的,而在这些孤儿院里提供帮助的,主要还是雇佣的人和ivhq的志愿者。”

    丽贝卡听了后两眼一两:“ivhq的志愿者那么伟大?”

    萧鹏嗯了一声:“一般来说待不了几天就待不下去跑了,不过反正ivhq的人多,今天走一个,后面还有三个排队的呢,一个个来时雄心壮志,三五天下来只剩下哭爹找娘了。”

    丽贝卡:“。。。。。。”

    她真想问问萧鹏:你会聊天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