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一章 论援助的正确姿势
    “萧,你好像对ivhq有意见?”丽贝卡问道。

    萧鹏耸耸肩:“没什么意见,毕竟也在做事,但是如果他们的几百工作人员也能去各个贫困的地方工作,那我对他们的感官就更好了。”

    他说的含蓄,但是众人都不是傻瓜,品味出萧鹏话中的意思了。

    ivhq作为一个最大的义工组织,却有几百号员工,这些员工的收入是怎么来的?那些负责人的收入怎么来的?各地的ivhq成员接待地是怎么来的?

    当然,打着慈善名义挣钱的组织可绝对不止这一个,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无利不起早’是全球范围内的标准。

    杰米问道:“那非洲安全么?”

    萧鹏笑了:“你们整天在想非洲战乱疾病的,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们,只有个别地区个别时期才会出现暴乱战争,大多数时期还是很稳定很安全的。特别是非洲中部,大多数地区雨量充沛,土地肥沃,资源丰富。”

    丽贝卡继续问道:“你在那边怎么和非洲人交流?”

    萧鹏想了想,回答了丽贝卡这个问题:“在非洲,别说国家和国家之间的风俗了,就算是一个国家内,用三里不同音,十里不同俗来形容也真没错,但是怎么说呢,你会英语或者法语,你就可以在非洲找到不错的导游,如果你会中文,你会在非洲生活的很开心。”

    “中文?”克莱普顿教授瞪大眼睛。

    萧鹏点头:“到了非洲你会发现,满眼尽是华夏人。要不然是我们国内企业外派过去的销售人员,要不然是我们国内跑过去做生意的生意人,哦,毕竟我们是‘基建狂魔’,所以还有大量的基建工人。就这么说吧,你们能想到的非洲任何一个城市里面,几乎都有华夏人。”

    克莱普顿教授点点头:“难怪,我孙子的学校现在也开始教中文了。”

    萧鹏笑而不语。

    如果说现在全世界哪个国家对中文最感兴趣?那必须是高傲的大鹰帝国了。。。。。。

    现在鹰国为了提高本国糟糕的数学成绩,鹰国hngfu痛下决心,引进了华夏的数学课本(为可怜的鹰国娃娃默哀三秒钟,让你们体验一下一边放水一边灌水的变态水池管理员,让你们感受一下那些把鸡鸭鹅和兔子山羊之类放在一起养的白痴牧场工!)。但是这样他们还是不满足,作为高傲的鹰国绅士,他们站了出来,挑战世界上难度最高的语言:汉语。

    世界上有很多难以学习的语种,当形容某事难度时,讲英语、波兰语和葡萄语的人会说:“难得像希腊语”;而讲波兰语芬兰语的又怕学习希伯来语;讲德语荷兰语和捷克语的又害怕西班牙语,但是不管讲哪种语言的,都害怕学习汉语。。。。。。..

    每种语言都有自己的发音难点,比如说俄语、西班牙语的大舌音;德语法语的小舌音,想学习这些发音,有的人都要含着水练习好久,甚至有人直接做了手术才能发出那些音。而汉语的难点在于四声。

    好吧,其实四声也不是汉语最难的部分,看看泰国人,六声!那叫一个感情丰富,

    而鹰国现在上下,都在以极大的热忱学习中文。

    (在这里说个小知识,讲粤语的人学习拉丁文或者英文比讲普通话的人学习更容易一些,粤语在语言学分类上如何划分迄今没有准确答案,有人说是汉语族语言之一,是一门独立的语言,有人则说是融合了古南越语的汉语,但是不管怎么说,粤语的发音习惯,确实和拉丁文偏近。。。。。。)

    (再再一个小知识,据说年中华民国成立后,首届国会中有人提议奉广州话为国语,那时候来自广州的国会议员过半数,通过这一法案似乎不成问题,但是,身为广东人的孙国父为了顾全革命大局,劝说粤籍议员放弃以粤语为国语,最后北京话以一票之差压倒广州话成为国语。如果当时这一票投在广州话上,恐怕就不会再有北方人笑话南方人不会讲普通话而是南方人笑话北方人讲不好粤语了。。。。。。)

    之所以鹰国人这么热情的学习中文,是因为英国文化教育协会公布了一项对鹰国学生家长的问卷调查,让大家选择‘未来最有用’的语言,结果5%的家长选择了中文。

    虽说过半数,但是想想世界上那些恐怖的语言种类,什么法语德语西班牙语乱七八糟的,中文独占过半,可想而知中文再鹰国老百姓心中的地位了。

    不光老百姓如此,就连王室家族也是如此:乔治小王子四岁进入学前班,英文还说不利索呢,就已经开始学习普通话了。尤其是最近几任鹰国首相,都在玩命的推广中文,真不夸张地说,现在在鹰国,有中文授课执照的那些人,绝对是最赚钱的那波人。随随便便就是二百磅的日薪。。。。。。

    不过有点好玩的事情是,这鹰国汉语老师难找,毕竟留学生一般都是没有授课执照的。但是国内老百姓却对去鹰国教中文兴趣不大。。。。。。

    为什么会这样?很简单啊!都让现在那些该死的媒体骗了,今天说去迪拜乞讨日赚斗金,结果人家迪拜压根就不让乞讨,明天又说去非洲卖川菜发家致富,结果人家非洲人对川菜的热爱只局限于很少很少一部分人。。。。。。

    现在华夏的媒体公信力那可真是------啊呸!

    杰米突然举起手说道:“我看了美剧国务卿女士,里面讲到你们华夏在非洲基建的问题。萧,你知道这部剧么?”

    萧鹏听后愣在原地愣了半晌后才回答杰米:“哥们,如果你对华夏的了解只能靠这样的电视剧来了解,我还是建议你去非洲看看吧,体验一下我们华夏在非洲的地位。哥们,告诉你,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傻子,谁对谁真心好,人们还是能分别的。”

    “是么?”克劳迪娅已经洗完了,换好衣服从帐篷里走了出来:“我家就有生意在非洲,我更愿意相信这部剧里看到的,你们在那边就是新殖民主义。”

    萧鹏皱紧眉头,这丫的说话怎么就这么不受人待见呢?

    他鼻子哼了一声,对杰米说道:“哥们,今后有点智商就别看那样的电视剧了,知道我们华夏人叫它什么么?‘抗华神剧’!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扭曲的。”

    看着萧鹏不理自己,克劳迪娅又生气了:“我说错了么?你们华夏人在非洲搞基建,非要用‘自己人’,我父亲曾经想要参与你们的项目,结果连基本的基建工人合作都无法塞进去!你刚才说到加纳,加纳首都阿克拉的基建工作都是华夏人来建设!你知道么?加纳半数的年轻人还在失业状态!”

    萧鹏嗤笑了一声,对克劳迪娅道:“按理说我没有跟你解释的必要,但是我想这个问题恐怕是在座所有人都好奇的,那我就把这事情解释一下。”

    “你说你父亲在非洲有生意?那好,我就用打个稍微的比方,假如说现在有一个工程,要包工包量不说,还限期三个月完成,要不然会面临巨额罚金,那我问你,你父亲会不会在三个月内完成它?”

    克劳迪娅听后点了点头:“嗯,那是肯定的,我家的建筑工程团队是最棒的!”

    “你家的建筑工程团队是最棒的?那你家会冒着巨额赔偿的风险,聘请一些毫无工作经验的人从事这个项目么?”萧鹏反问道。

    克劳迪娅喃喃说不出话来。

    萧鹏道:“任何一个基建项目,压根都不是一个旨在‘增加工作机会’的项目,无论是修路、修桥还是别的什么基础项目。想要拿到这个项目,就需要压缩成本,所有的项目都是中标得来,为什么华夏可以中标?因为华夏基建速度快,用钱少,怎么样做到速度快的?那只能是用我们自己的熟练工人!用当地工人?干一天休三天!能赶得上工程进度么?”

    克劳迪娅想了想后无法反驳,嘴硬说道:“哼,你们国家现在就是在非洲‘捞油水’,我们这些国家援助非洲那么多年了,现在却让你们捡了便宜。哼。”

    萧鹏哈哈大笑起来:“你们援助非洲?哈哈哈哈,大小姐,世界并不像你想那样,看起来你也是有钱的,自己出去走走,擦亮自己的眼睛。你们所谓的‘援助’是什么?几个世纪来除了虚伪的说教和对当地人的欺压还有什么?为什么华夏人在非洲受欢迎?因为我们让他们获得了实利!而不是你们给的海市蜃楼!”

    “你们提供的援助?除了战乱还有什么?几个国家毁于你们的武器之下?我建议你看一本书,是原高盛经济师丹碧莎-莫友写的,叫做无用的援助,里面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西方援助害了非洲,这些援助不仅无法解决非洲经济问题,反而使非洲一直贫困下去!所谓‘西方援助’,实际上是政治、经济和人-道-主-义的灾难!’你们口口声声援助,我放胆问一下,全世界有任何一个国家比华夏还有脱贫致富的经验么?”

    嗯,论脱贫致富的本领,华夏说第二,没人说第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