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五章 狞猫
    萧鹏在营地里的地位是越来越不受人待见了。这倒不是因为那天晚上对非洲的评论,而是。。。。。。他说这里没有苏格兰野猫,大家是在做无用功。

    这下可把所有人气毛了,我们辛苦忙碌,你却说这里没有苏格兰野猫?你懂个屁啊!

    所有人天天仪器屏幕,希望有所发现。没有理由这么多高学历高智商的人赶不上这么一个门外汉吧!

    当然,气归气,还是要跟萧鹏搞好关系的。因为要跟他借发电机。。。。。。他们原来为了这次的探索准备了大量电池,现在突然发现,白带了!竟然有人扛着发电机来了!这也不用节约电量了,可以24小时盯着,希望有所发现!

    负责和萧鹏交流的自然是杰米,他也很乐于干这点------别人在那里愤愤的吃罐头食品的时候,萧鹏这里总是有香喷喷的热兔子吃,还能有地方洗热水澡,多好。

    萧鹏现在就泡在木桶里,外面大风不断,萧鹏却把水烧到褪猪-毛都可以的温度,坐在木桶里只露出脑袋,啧啧,那叫一个惬意啊。

    “萧!你快过来看看!”

    就在萧鹏泡的舒服的时候,有人突然喊了起来,萧鹏艰难地睁开眼睛瞅了瞅,跑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丽贝卡。

    “我在泡澡呢。什么事情?”萧鹏皱紧眉头,自己在这里舒服的不行,怎么就有人捣乱呢?

    “我们有发现了!”丽贝卡瞪大眼睛一脸欣喜之色。

    萧鹏撇撇嘴:“这不可能。”

    “什么叫不可能?这是真的!你快来看!大家都等着你呢!”丽贝卡一脸兴奋。

    萧鹏耸耸肩:“行吧,我换好衣服就过去。”

    看着丽贝卡走掉,萧鹏不情不愿的从木桶里站了起来换好衣服。

    英格凑过来:“萧,你搞错了么?”

    萧鹏摇了摇头:“我不可能搞错的。天知道他们发现了什么。打个赌呗,看看到底是谁搞错了?”

    英格摇了摇头:“不赌。没底的事情我不打赌。”

    萧鹏慢悠悠的走到狩猎小屋,推门进去:“说吧,发现了什么?”

    克莱普顿教授指着屋里的监控器屏幕:“你看这个监控,这是五分钟之前拍摄到的!”

    萧鹏看了一眼屏幕,摄像机上的景象是躺着的,看来摄像机已经被碰倒了。而倒地的摄像镜头拍摄到不知道是什么拖着一只死掉的兔子从屏幕前走过,从镜头上只能看到捕食者的爪子,明显的猫科动物的爪子。

    “看吧,我就说这里肯定会有所发现!”克莱普顿教授指着屏幕。

    萧鹏撇撇嘴:“那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去现场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克莱普顿教授一脸得意之色,对萧鹏道:“它带着猎物,肯定跑不远的,我们就是让你看看我的选择是没错的,我就说在这里碰到苏格兰野猫的概率很大。”

    萧鹏耸耸肩:“那也要看到了才知道吧!”

    克莱普顿教授笑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去看看!我就说么,这么好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发现,哦,这是四号摄像机发现的,位置在河流下游方向三公里,我们快点走吧。”

    三公里并不远,但是沿着森林河道走,那就不好走了,走了大约二十分钟,众人才赶到河边摄像头放置的地方,但是周围空无一物。

    萧鹏指着摄像头前的位置对着伊丽莎白和伊丽莎黑道:“到你们干活了,闻闻味道。”

    伊丽莎白和伊丽莎黑闻了几下后,冲着萧鹏叫了两声,继续向下游跑去。克莱普顿教授看它们跑得快,还想让萧鹏拦住它们,萧鹏微微一笑:“放心好了。你要的东西跑不了。”

    虽说萧鹏这么说,但是克莱普顿教授却一脸不信任,但是看着两只狗已经跑远,这时候叫回来也来不及了。

    一行人只能加快脚步,向着两只狗跑掉的方向去看看。

    没一会儿后,他们又听到了猎狐犬的叫声,几人循声看去,只见伊丽莎白和伊丽莎黑正把几只猫科动物围在中间,这几只猫科动物是一只大的带着几只小的,明显是一个家族的。

    “猞猁?”克劳迪娅看清后皱紧眉头。只见被两只狗围着的野兽长得像猫,但是耳朵上却竖着两撮尖毛。..

    萧鹏却笑了:“吆,你们运气不错啊。还能看到这玩意?这可不是猞猁哦。”

    克劳迪娅看着一脸失望之色的克莱普顿教授:“教授,这是什么?”

    “这是非洲狞猫,不知道是谁原来当宠物放出来的吧。”克莱普顿教授叹口气,不是苏格兰野猫,他自然失望了。

    这非洲狞猫和猞猁一样,耳朵尖都有一撮尖毛,但是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物种,他们尽管长得挺像,但是血缘关系大致就像家猫和猎豹之间,压根就不是一个物种属的物种。

    两者体型耳朵非常像,但是区别还是很明显的,最简单的区别就是:猞猁身上毛又厚又长,有很多的黑色斑点,而狞猫是一身金毛,更短更柔,也有过全黑的狞猫和酒红色灰色的,但是都极少。绝大部分都是金毛,并且没有明显斑点。

    萧鹏笑道:“你们都知道古埃及壁画里有猫的图案,被认为是法老陵墓的神秘守护神,其实那不是猫,就是这狞猫。不过你们也别失望,这玩意在非洲你都很难见到。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

    丽贝卡好奇了:“什么意思?狞猫快绝种了么?”

    萧鹏摇了摇头:“是因为”这动物是标准的昼伏夜出的动物,白天很少见到,而且还是独行侠,不是繁殖季节,很少看到凑对的。而且这还是全世界最会捕鸟的猫科动物之一,好东西呢。”

    克莱普顿教授叹口气:“不是苏格兰野猫,就只能让人失望了。”

    萧鹏也没说话,吹了声口哨,让两只狗狗回来,不过这狞猫并没有直接逃跑------之所以那么多人拿狞猫做宠物,就是因为它很容易驯化。在一些中东国家,比如伊朗特沙、还有印三等国家,会把狞猫驯化成猎猫,打猎的时候代替猎犬,帮助自己追捕猎物。

    而那只死兔子在旁边,还没被几只猫吃掉,萧鹏直接走了过去。

    “萧!小心,它们攻击性很强的!”克莱普顿教授喊道。

    萧鹏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走到死兔子面前,萧鹏掏出匕首直接把兔子的内脏掏出来,把皮剥掉,扔在狞猫面前,狞猫冲他叫了两声,直接开始吃了起来。

    丽贝卡好奇,也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萧,你干什么呢?”

    萧鹏对丽贝卡做了个手势,示意她停步:“所有野生动物进食的时候都不要靠近,这是常识。”

    “那你怎么还在这里?”丽贝卡问道。

    萧鹏咧嘴一笑:“我是例外。”

    丽贝卡撇撇嘴:“你刚才那是干什么?怎么还给它们剥皮呢?”

    萧鹏解释道:“狞猫是种很有意思的动物,不同的猎物它们有不同的吃法,如果是哺乳动物为食物,它们吃起来特讲究,一般都会慢条斯理的撕开猎物皮毛,清理掉内脏,只吃猎物的肉,它们是绝对不会吃猎物毛发的。但是如果捕捉到鸟类,他们就会连着羽毛一起吃掉。关于为什么人们到现在也找不出原因,可能是因为羽毛中含有某种狞猫必要的微量元素?这我就不知道答案了,这你要问克莱普顿教授了。”

    丽贝卡回过头去看克莱普顿教授,克莱普顿教授点了点头,示意萧鹏说的没错。

    就在丽贝卡回头的时候,突然看到河边的岩石上还有一个小身影。丽贝卡突然眼睛一亮:“那里还有一只!哇,真可爱!”

    这成年狞猫长得是很凶悍的,但是小狞猫能萌翻所有人,那长得忒可爱了,丽贝卡自然也无法拒绝,向着河边跑去。

    河边的岩石上,一只看起来可怜的小狞猫正趴在礁石上,明显吓坏了。由于连续的降雨,现在河水的水流湍急,感觉一个浪头过来,它就会被打落在水里,十分的危险!

    但是奇怪的是,它的妈妈和兄弟姐妹都像没看到它一般,就在这里吃自己的的。小狞猫耳朵上的毛发也卷曲了起来。趴在礁石上岌岌可危。

    克莱普顿教授看了看丽贝卡说的狞猫,却摇了摇头:“这只狞猫没救了。”

    丽贝卡不解看着教授:“教授,什么意思?”

    克莱普顿指着小狞猫道:“你看它耳朵上的竖毛已经弯曲,这说明有遗传病,再看它现在趴在那里却不能动,不用问,这是软骨病的表现,应该是狞猫妈妈把它叼到那里了。优胜劣汰这是天则。”

    丽贝卡听后却皱紧眉头:“不行,我不能看着它这么死去,”说完小心翼翼的跑到岩石上,把小狞猫抱起来,冲着克劳迪娅挥手:“克劳迪娅,看,我把它救下来了。”

    克劳迪娅刚想说话,突然脸色都变了:“小心!”

    丽贝卡不明所以,刚想回头,一个随着河流从上而下飘下来的木桩重重砸在岩石上后高高弹起,砸在丽贝卡的后背上。。

    “啊!”随着一声惨叫,丽贝卡跌入河水中,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丽贝卡就消失不见了。

    “丽贝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