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六章 英雄救美
    众人还没回过神来,就看到萧鹏一个箭步,跳入河里。然后扑通扑通两声,伊丽莎白和伊丽莎黑也一起跳入河中,但是在这湍急的河流中,很快就从众人的视野里消失了。

    “这可怎么办?”克莱普顿教授傻眼了。

    克劳迪娅倒是先回过神来:“快,快点回营地,英格那里有卫星电话,赶快呼叫救援!这不是我们能救的了”

    “哦,哦,哦,快点快点,我们快回去!”克莱普顿教授这样的,你让他搞研究行,碰到这样的意外肯定就手足无措了:“上帝啊,这马上就天黑了,等到救援来了,早不知道他们让河水冲到哪里了。”

    克劳迪娅一愣,哇的哭了起来,她怎么不知道克莱普顿教授说的没错呢?可是现在出了这么做还能有什么办法?

    “丽贝卡可千万不能出事,如果她出事那就彻底完蛋了!”

    。。。。。。。。。。。。。

    丽贝卡醒了,只感觉到头上传来阵阵疼痛。

    张开眼睛一看,眼前是一片火焰,丽贝卡一愣,喃喃说道:“我这是死了么?这是地狱的火焰么?”

    “死个屁啊。你死了我不白忙活了?”一个声音传来,丽贝卡看着坐在火堆旁边的不是别人,正是萧鹏。

    “我记得我掉到河里了,是你救了我?我的衣服呢?”丽贝卡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睡袋里,但是身上已经光溜溜的了。

    萧鹏一指火堆旁边:“你的衣服都湿透了,不把衣服脱下来烤干你更惨,呃,没错,你身上我都看光了,但是看了就看了,生命更重要,不是么?你可别对着我大呼小叫的,这都是为了救你。”

    “啊?”丽贝卡一愣,萧鹏耸耸肩:“放心,只是给你脱了衣服而已,别的事没干,别紧张。哦,你身上有几处划伤的伤口,不过别担心,给你上了药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丽贝卡听了萧鹏的话,噗嗤笑了起来:“你这人倒直率,喂,你看光了我的身体没有什么反应么?”

    萧鹏乐了:“行,看起来没事了,精神状态还不错,还知道调戏我了。那就说明没事了,一会儿你的衣服烘干了咱就可以走人了。”

    丽贝卡道:“谢谢你救了我。”

    “别光谢我,还有它们。”萧鹏指了指自己脚边的两只猎鹿犬:“这两个傻缺,我能下水你们能下水么?下次在这么没脑子没有狗粮吃,饿你们三天!”

    丽贝卡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那只小狞猫呢?”

    萧鹏笑道:“你的命都差点没了你还想着那只小狞猫?”

    丽贝卡听了后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还是毅然说道:“当然,那也是一条生命。”

    萧鹏撇撇嘴:“就拿你这样的圣母是一点办法没有。”说完萧鹏从怀中掏出那只小狞猫:“啧啧,可怜的小狞猫,没病死,没淹死,差点让某人给憋死,丽贝卡,你说你抱的那么紧干什么?”

    丽贝卡脸一红,从萧鹏手里接过小狞猫:“可怜的小狞猫,怎么会有这种毛病呢?这到底是什么症状?”

    萧鹏耸耸肩:“骨软化症,是缺乏钙和维生素d,用人类的话说就是佝偻症。呃,我们华夏第一位称皇帝的君主秦始皇,其实就有这佝偻症。捕猎什么的有点难度,但是养在家里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很多人说秦始皇统一全国,其实他当时统一了六国是没错,但是在全国范围内,并没有统一,在当时还有卫国、滇、闽中郡三个国家没有统一。卫国地处中原,滇在当时还是西南蛮荒之地,主要以苗人为主。闽中郡则主要在东南沿海的小岛上,是越王勾践的后代建立的小国。

    滇和闽中郡无法统一可以理解,毕竟地处偏远,那么卫国就在中原,也就是现在河北河南山东交界的地方,首都就是朝歌。他们却没有被秦国吞并,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是秦始皇的小心思,卫国其实一直是秦国的附属国,也出了不少人才,比如说商鞅,就是为国贵族,原名卫鞅,包括秦始皇的绯闻亲爹吕不韦,也是卫国人。

    不过吕不韦是秦始皇一辈子的耻辱,所以他留着卫国不灭,就是带着对卫国进行嘲讽侮辱的意思。等到秦二世上台,看着卫国不顺眼了,随便就把卫国国王卫君角面贬为平民,然后卫国才灭亡的。所以说秦始皇并不是第一位统一华夏的皇帝。

    但是这千古一帝秦始皇,却是个佝偻症患者,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记载:秦皇为人,蜂准,长目,鸷鸟膺,豺声。意思就是高鼻梁,长眼睛,胸脯如雄鹰,声音如虎狼。而这‘鸷鸟膺’也正是佝偻症的的症状,换种通俗易懂的说法-----鸡胸!

    丽贝卡接过小猫,满是爱心的抚摸着小狞猫的脑袋:“咦?这睡袋是哪来的?”

    萧鹏随手透出一个小袋子扔给她:“轻羽绒睡袋,重量不到一百克,可以压缩到这么一个小袋子里,mad in hina,送你做礼物了。”

    丽贝卡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谢谢。。。。。。”

    “你刚才就说了,你除了谢谢不会说别的了么?”萧鹏起身试了试丽贝卡的衣服:“好了,都烤干了,你现在可以穿了。”说完把丽贝卡的衣服递给她,自己则转过身去,让她穿衣服。

    丽贝卡倒不着急穿衣服了,而是笑了起来:“喂,萧,你们华夏男人是不是都是对女人没有兴趣的啊?你在非洲那么久,没和非洲姑娘来段异域感情么?”

    萧鹏听到这却噗嗤笑了起来:“这个还真没有!”

    “哦?为什么?我听说非洲姑娘可是很喜欢华夏男人的,而且热情的很啊。”丽贝卡问道。

    萧鹏也不知道她并没换衣服,也没回过头来,对丽贝卡说道:“唉,那都是以讹传讹啊。非洲大陆那么多国家,虽说有二十几个国家非常贫穷,但是有不少国家也是相对富裕的,像加蓬之类很多国家的人均收入比我们华夏还高,在穷地方确实很多姑娘喜欢华夏男人,但是那是因为她们穷啊,娶那里的姑娘靠的真不是什么华夏人的魅力,不是她们喜欢华夏人,靠的就是物质和金钱,这一点全世界都是一样的。而且你也知道,越穷的地方aids越普遍,所以华夏男人在那边都是有贼心没贼胆的。”

    “你那说那边那么多的华夏人在非洲,他们怎么解决的呢?”丽贝卡眨了眨大眼睛。

    萧鹏叹口气:“就我认识的人里,绝大部分是靠着五姑娘。”

    “五姑娘?”丽贝卡不懂这个词。

    萧鹏伸出手比量了一下,丽贝卡笑的不行。萧鹏继续说道:“关键还是怕了,我们国家曾经有只支援某国的医疗队,呃,哪个国家咱就不说了,一共五个人,四男一女,全部感染上了aids。”

    丽贝卡一惊:“怎么会这样?”

    萧鹏耸耸肩:“那里面的四个华夏男人你让他们去找非洲妹纸他们不敢,找国内的当然没问题了,于是那个女的就成了他们里面的香饽饽,殊不知人家早就找了一个当地的啪啪啪品味一下异国风情了,结果染上了aids,这一下其余的几个人也都没跑了,有一个算一个,全部aids。我这人还是比较怕死的,所以必须要控制一下了。行了,别说这个了,你换好衣服了没?”

    丽贝卡道:“换好了!”

    “那我们就走吧。。。。。。你干什么那?”萧鹏一回头,看到丽贝卡并没有换好衣服,急忙转头说道。

    丽贝卡一副恶作剧完成的样子:“不是说你们华夏人都很保守么?你这样看了我的身体就要对我负责的,而且你还救了我,那话怎么说的来着?以身相许?对对,我要以身相许吧!”

    萧鹏一脸懵逼:“你这是从哪看来的?”

    丽贝卡笑道:“你别小看我,我可是很喜欢你们华夏文化的,我经常看你们华夏的古装片。好了,不逗你了,我这就穿衣服!”说完也不逗萧鹏了,换好衣服从睡袋里出来,结果刚一站起来就差点又跌倒:“哎吆。。。。。。”

    萧鹏叹口气:“你脚扭伤了,我虽说给你正了一下,但是还是需要休养。”

    “那我怎么走?”丽贝卡皱眉问道。

    萧鹏用沙土熄灭了篝火,蹲在丽贝卡面前:“上来吧,我把你背回去。”

    “这样我是不是更应该以身相许了啊?”丽贝卡趴在萧鹏背上,往萧鹏耳朵里吹气。

    萧鹏气得不行,这是什么玩意啊,平时看起来挺内向的一个姑娘,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这是彻底放飞自我了?

    “哼,只有傻瓜才看华夏古装片呢!”萧鹏愤愤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丽贝卡不解问道。

    “所有的华夏古装片都是一个样的!”萧鹏给出了答案。

    “什么都一个样?我看的你们华夏古装片情节都不是一样的好吧。”丽贝卡不解问道。

    萧鹏笑了起来:“不一样?我跟你们讲,我们华夏古装片,几十年来都没变过,都有必然的定律存在的。”

    丽贝卡皱起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比如说,是不是你看的每一部古装片里,一定会有一帮男人在那边结拜,结拜的时候还一定会大喊‘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说的大气,可是几乎所有的古装片里都这样。”

    “再比如说,每一次英雄救美的时候,男主角一定会在空中把女主角接住,然后两个人旋转旋转再旋转,最后落地后两个人还要摆个跳探戈的姿势互相注视。”

    “所有坏人要欺负女主角的时候,场景也是一样的,都是门一关,这时候屋子里一定会放着一张方桌,坏人就会围着桌子左跑半圈,右跑半圈,然后说‘哈哈哈哈哈哈,我看你往哪跑,叫啊,你叫破喉咙也没有人知道的,哈哈哈哈哈’,最后一定是笑完之后才对女主角动手。”

    “还有对白也有完全一样的,每部戏里都会有女主角对男主角说‘你滚’,男主角这时候一定会说‘你听我解释’,然后女的一定会捂着耳朵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肯定说三遍‘我不听’然后跑远,最后留下男主角孤单的站在那里,这时候一定会出现凄美的音乐。”

    “哦,还不能忘了,如果这古装戏里有男女主角一起逃亡的桥段,女的肯定会崴到脚,呃,就像你现在这样,然后女的肯定会说:‘你先走,别管我!’而男主角绝对会说‘我们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然后把女主角背在背上继续逃跑,然后这时候天上肯定会下雨,而只要出现下雨的镜头,路旁边肯定会有一所破庙,然后两个人肯定会一起跑到破庙里。”

    “进了破庙之后之后的镜头肯定会有火堆,然后就是两件衣服在那里烘干,括弧,只是外面的衣服,不像我救你时候给你脱了一个干净,再一看男女主角,身上一定穿着干干的衣服。然后肯定是两人在那里聊天,聊着聊着女主角肯定会哭,哭着哭着男主角肯定给他擦眼泪,一擦眼泪就四目交流,然后肯定是两个人抱在一起躺下,然后。。。。。。镜头推到火堆,再下一个镜头肯定是天亮了!啧啧,你现在想想,华夏的古装片是不是都是一样的?”

    丽贝卡已经笑得不行了:“萧,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先说句‘你先走,别管我’,然后再让你背着我才合适?”

    萧鹏摇了摇头:“你可千万别说这句话,如果说的话,天上就该下雨了,我可不相信你们这苏格兰还有破庙供咱们避雨。”

    丽贝卡哈哈大笑起来:“不,我非要说------你先走,别管我!”

    结果她语音刚落,天上传来一声闷雷的声音

    “握草,你还真是个乌鸦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