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八章 丽贝卡的父亲
    大雨是在凌晨三四点时候停下的,丽贝卡已经靠在萧鹏身上睡着了。

    萧鹏也没叫醒她,而是直接把她背在背上,两人被水冲出去好远,还不知道要走多久呢。

    等到萧鹏背着丽贝卡走回营地的时候,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

    萧鹏沿着河边走的,却发现在营地附近的河滩上,停着一架直升机。机身上写着‘hh’,萧鹏知道这是‘西苏格兰高地狩猎公司’的直升机。

    这家公司虽说叫做‘西苏格兰高地狩猎公司’,但是其实整个苏格兰高地很多地方,都有它们的狩猎服务,主要提供捕猎野禽和猎鹿钓鱼活动,当然,这不是关键的,最关键还是提供救援活动,萧鹏倒也理解,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要有人救援。

    看看表现在应该是八点多,还挺有效率的。

    萧鹏背着丽贝卡还没走到营地,就听到有人在那里大声咆哮,萧鹏歪头看了一眼还在背上熟睡的丽贝卡,应该是她的家人吧。

    也是,换做谁女儿不见了也会着急的。

    两只猎鹿犬大声叫了几声,争吵声不见了,只听到脚步声,抬头一看,很多人跑了过来,跑在最前面的竟然是个老头子?这是丽贝卡的爷爷?

    “爸爸!”萧鹏背上的丽贝卡突然挥手大叫起来,萧鹏一脸无语。呃,原来她早就醒了,一直赖在自己背上呢,话说他爸爸年龄真不小啊。看样子都快七十岁了吧?

    但是这老头子看上去真的是。。。。。。太时尚了!一头披肩长发,一身休闲装,看到他的样子只能想到四个字‘玩世不恭’,像是个摇滚明星一般,啧啧,没想到丽贝卡的父亲这么潮啊。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克劳迪娅,让你们担心了。”丽贝卡焦急地拍打着萧鹏的肩膀,萧鹏把她放下后,她快步跑到老头面前,和老头拥抱在一起。克劳迪娅则在一旁满脸喜悦。

    “过河拆桥啊。”萧鹏撇撇嘴,带着狗狗跟克莱普顿教授他们挥手:“让你们担心了,我们回来了!”

    英格过来看着萧鹏:“你们去哪了?昨天晚上我们沿着河水向下游走了半夜也没找到你们。”

    萧鹏耸耸肩:“水流那么急,我怎么知道去哪了?大概冲出去二十多公里吧。”

    “那么远?”英格瞪大眼睛。

    萧鹏嗯了一声:“你们也知道在丛林里赶路多困难,又赶上昨夜下雨,现在能赶回来就不错了。”

    英格吸了口凉气:“这样都没死,你也太神了吧。”

    萧鹏哈哈一笑:“有事一会儿再说,我现在就想洗个热水澡睡一觉,这一晚上没睡呢。”

    克莱普顿教授走过来握紧萧鹏的手:“太感谢你了。萧,你不知道如果出了事故,这会造成多么可怕的结果。”

    萧鹏摆摆手:“我既然来了就要出这分力。教授,我先去洗洗了,确实有点累。”

    英格一挥手:“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帮萧去接水烧水去!”

    萧鹏舒舒服服的躺在水里,这才叫舒服呢,这暖暖的,萧鹏闭着眼舒服的都想睡过去了。

    就在萧鹏感觉舒服的不行的时候,却听到一生干咳声,萧鹏一愣,赶紧睁开眼睛,呃,原来是克劳迪娅。

    萧鹏无语看着克劳迪娅:“喂,我在这里洗澡呢。。。。。。”

    克劳迪娅瞪大眼睛看着萧鹏:“我们不能那么没礼貌,总要表达一下谢意吧?你倒好,回来之后就找个犄角旮旯藏了起来。我们可都时间紧迫,哪有时间等你洗完澡啊。”

    “也没人让你等!”萧鹏直接回怼,这个女孩到底是怎么回事?礼貌都不知道么?

    克劳迪娅听后脸色一僵,冷哼道:“你救了我最好的朋友,你想要多少钱?直接说行了。要什么奖赏我们也能给的起。”

    萧鹏一指远处:“我就想要你离我远点,救人是我的事,我救丽贝卡可不是因为你,也不是因为什么报酬。你们别烦我就好了。”

    “你!”克劳迪娅气坏了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萧鹏耸耸肩,再次闭上眼睛。无视这个女孩,

    克劳迪娅深吸一口气,刚想发飙,有人排了一下她的肩膀,他一回头:“布兰森叔叔,丽贝卡,你们怎么过来了?”

    站在她身后的正是丽贝卡和他的父亲。

    萧鹏听后也好奇睁开眼睛,一看,这不是丽贝卡的父亲么?丫的这年龄我见了都要叫爷爷,你叫叔叔?懂不懂尊老爱幼?

    不过丽贝卡的父亲来了,萧鹏怎么说也要客套一下打个招呼不是?

    没成想萧鹏还没说话,丽贝卡的父亲倒先说话了:“他们叫你萧,难道你是华夏的萧鹏么?”

    萧鹏倒愣了:“呃?你认识我?”

    布兰森哈哈大笑起来:“果然是你!在迪拜的时候我就想认识你了,没想到你跑的比谁都快,后来听说你在星条国,我又去星条国找你,结果你又走了,我只能和帕吉欧那老家伙喝了几杯。这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巧,想找你怎么也找不到你,结果在这里却碰到了。”

    丽贝卡一愣:“爸爸,你认识萧?”

    “哈哈,丽贝卡,你也认识他。你房间里不是还有他的海报么?”布兰森一脸喜色:“当年迪拜的六冠王,今年星条国三冠王不都是他么?”

    “萧鹏?你是萧鹏?”丽贝卡瞪大眼睛。

    萧鹏无奈道:“你们一直都知道我叫萧鹏好吧?”

    丽贝卡一脸尴尬:“抱歉,我没有认出来,你要理解一下,你们华夏人长得太像了。”

    萧鹏耸耸肩:“在我们眼里,你们欧美人长得也都是一个模样。那个。。。。。。如果不介意的话,你们可以先回避一下么?我穿好衣服再说。”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布兰森带着丽贝卡两人离开,萧鹏换好衣服。在英格的指引下,他来到了狩猎小屋。

    当推门进去后,里面除了克劳迪娅以及丽贝卡父女外,还有克莱普顿教授。

    看到萧鹏进来,丽贝卡父女两人一脸喜色,而克莱普顿教授和克劳迪娅则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萧,真是太感谢你了,感谢你救了我女儿。”布兰森一脸狂喜之色。

    萧鹏摆了摆手:“在那样的场合下,是个人都会施以援手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克莱普顿教授听了满脸尴尬,他们也在现场,可没有下去救人。

    布兰森看着桌上有一瓶麦克论威士忌,这是萧鹏请克莱普顿教授喝的,他找来两个杯子倒了两杯,把其中一个杯子递给萧鹏:“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父亲应该的谢意,我敬你一杯。”

    萧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布兰森一抹口袋,却一脸失望:“这时候应该有根雪茄才能平复一下我的心情,可惜今天我出门太着急了。”

    萧鹏笑了,从口袋里摸出雪茄保湿盒:“不知道我的雪茄合不合你口味,你试一下?”

    “高希霸?好品味!”布兰森点上深吸一口,萧鹏递给克莱普顿教授一根,克莱普顿教授双眼一亮:“萧,看来你不但会喝酒,还很会选择雪茄。高希霸和麦卡伦的味道是绝配呢。”

    萧鹏笑了,这个老教授比自己想的更有意思。这是埋怨刚才布兰森没有给他倒酒呢。

    布兰森也反应了过来,又给老教授倒了一杯。老教授对萧鹏眨了眨眼睛,露出个狡猾的笑容,举起酒杯对萧鹏遥敬一下后,喝了一口:“呼,味道真不错。”

    萧鹏看布兰森道:“布兰森,你当年去迪拜了?”

    “当然,其实我还去了星条国,但是因为一些不得已的事情耽误,我只能等星条国三冠赛结束后才去的星条国。而那时候去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你了。萧,你低调的有点令人发指。”布兰森道。

    萧鹏笑道:“我只是讨厌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有那时间,我不如自己四处玩玩,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是一个懒散的人。”

    “怎么不看你最近有比赛呢?”布兰森好奇问道。

    萧鹏摊开双手:“夺冠太容易了,所以我选择把机会让给别人了,不然那么大的马场只靠我自己去比赛,有什么意思呢?”

    布兰森道:“你说的也是,听说你马场里有一匹帕吉欧的马,前几天还在新西兰那边的比赛获得了一次冠军?”

    萧鹏摇了摇头:“我出来玩了好久了,根本不知道马场那边的情况。自己玩的话更有意思。”

    布兰森笑了起来:“你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我年轻的时候也跟你一样。”

    萧鹏实在憋不住了,终于问出来一个很不礼貌但是自己最好奇的问题:“还不知道是哪位啊?”

    布兰森笑道:“这事怪我,忘了自我介绍一下了,我叫理查德-布兰森。维珍集团的创始人。”

    “噗”萧鹏瞪大了眼睛:“原来你就是那个疯子。。。。。。哦不,勇敢者啊!”

    布兰森哈哈大笑起来:“萧,我更喜欢你叫我疯子,这个词适合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