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一章 看马戏
    萧鹏一听,这族谱可是好东西啊,如果苏格兰人知道有这玩意,那不是要兴奋死?

    可是一回神,萧鹏一脸坏笑的看着克莱普顿教授:“哇哦,你还想揭发真相还不愿意承担风险,既不得罪人还让我帮你找苏格兰野猫。啧啧,好算计啊。里外都是你的好啊。”

    被戳中了心事,克莱普顿教授也有点不好意思。

    萧鹏哈哈一笑:“行了,你怕得罪人我不怕,这样好玩的东西我来办吧。不过我想知道的是,你怎么有这份族谱的?”

    “因为我的母亲姓华莱士,她的祖先就是威廉华莱士的哥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拿假的来欺骗你的,在我们国家,没有人那么傻去与弄一个富豪的!”克莱普顿教授给出了答案。

    萧鹏笑了,对着克莱普顿教授伸出手:“一个月,我们成交了。”

    两只手重重的握在一起。

    接下来的一个月,萧鹏的足迹踏遍了苏格兰高地的每一个好玩的地方。

    说是好玩的,其实也就那样了。。。。。。对苏格兰高地,萧鹏只有两句话来形容。

    第一句话是荒凉。说得好听点是大自然生态,说难听点就是荒凉。除了大自然就是大自然了。

    第二句话就是------华夏人真是忒特么的多了!在这里的人九成以上都是游客,而每队游客里,必然都有华夏人。啧啧,还是华夏人有钱啊。

    苏格兰高地的游客也奇怪,为什么经常会碰到一个徒步旅行的华夏男人,身后又是狗又是猫的!这是干什么?出来遛狗遛猫的么?

    当萧鹏玩遍苏格兰高地的时候,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萧鹏来到了海边的伯特利港口------和克莱普顿教授约好的集合点就在这里。

    但是到了伯特利港口,萧鹏就捂脸了,一艘巨大的游艇正停靠在码头上,这尼玛不是华夏号么?萧鹏笑了起来,看来布兰森真的有办法,这是把帕吉欧给叫来了啊!

    萧鹏刚想去码头跟他们打个招呼的时候,旁边却有人揪住了自己的衣服,萧鹏一看,嘿嘿,一个小男孩,萧鹏笑了:“小朋友,你有什么事情么?”

    小男孩指了指萧鹏身后的猫猫狗狗们说道:“大哥哥,你是马戏团的么?”

    萧鹏失笑道:“当然不是了,这都是我的朋友啊。”

    哪知道小男孩一脸失望之色,萧鹏失笑道:“说吧,我有什么能帮得到你?”

    在苏格兰高地的这段时间里,他对高地苏格兰人了解了不少,大多数的高地苏格兰人都是很单纯的人。感觉就像华夏某些少数民族一样。他们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不知道什么叫做客气的。

    说起来苏格兰人也算是战斗民族,一直都是在不断战争中成长的,但是这是屡败屡战屡战屡败那种。。。。。。所以他们的性格倒是很豪爽,和非洲的蜜獾一个德行,就是‘人生看淡不服就干’,对我好,我就对你更好,对我不好,我就对你更不好。

    而且他们看到陌生人也不客气,很容易说出自己的需求。

    小男孩也是如此,对到萧鹏道:“先生,码头上来了马戏团,你能带我和我妹妹去看马戏么?我请你吃我妈妈做的奶酪。”

    萧鹏哑然失笑,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呃,小家伙,很抱歉,我不能带你去和你妹妹去看马戏的,我还有自己的事情。”

    小家伙听了一脸失望,萧鹏却道:“我不能带你们去看,但是我可以请你们去看啊。这样,那个马戏团在哪里?我去给你和你妹妹买票,你们去看吧。”

    小男孩听了一脸兴奋之色:“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叫我妹妹去!”

    萧鹏笑着对小男孩摆了摆手,看着他跑远,萧鹏到路旁点上一根烟。结果烟刚点上,就听到旁边有人在鼓掌,萧鹏一歪头:“丽贝卡?你怎么在这里?”

    丽贝卡撇撇嘴:“找你可真不容易,我追着你在苏格兰高地跑了一个圈,你跑的也真快啊。”

    萧鹏指了指小朋友离开的方向:“那个小朋友也是你找来的?”

    “是啊,帕吉欧叔叔说你心肠很好,说假如你碰到刚才那样的情况,你肯定会带小朋友看马戏的。”丽贝卡笑道。

    萧鹏撇撇嘴:“帕吉呢?他藏在哪里看笑话呢?”

    丽贝卡道:“帕吉欧和我爸爸不知道去哪里了,可能和你朋友去柯尔特岩去了。毕竟已经在这里等你四天了。这里已经玩够了。我一会儿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你来了。”

    萧鹏挠了挠头:“我更想知道的是克莱普顿教授呢?他才是关键啊!”

    丽贝卡道:“他现在在爱丁堡呢,我刚才已经打电话了,他正在来这里的路上。”

    萧鹏耸耸肩:“好吧,我感觉我好像掉坑里了。有一张大网正在等着我。”

    丽贝卡笑道:“哪有你说的这么恐怖啊,你找来这么多苏格兰野猫?”

    “只有八只,我没有都带回来,毕竟野外的苏格兰野猫族群已经快灭绝了呢。”萧鹏都爱。

    “上帝,你也太神奇了吧?竟然找到这么多的苏格兰野猫。”丽贝卡瞪大眼睛。

    萧鹏耸耸肩:“都是伊丽莎白和伊丽莎黑的功劳。”

    就在这时,刚才跑掉的小男孩带着一个小女孩回到萧鹏面前:“大哥哥,你确定会请我们看马戏对么?”

    萧鹏点点头:“走吧。不过你们先等一下。”

    小男孩一愣:“怎么?有什么问题么?大哥哥。”

    萧鹏笑道:“我把我的朋友们先放到船上去,一会儿我们一起去看马戏团去。”

    “哦?你也要去?”丽贝卡问道。

    萧鹏耸耸肩:“是啊,不然我在这里等他们?那也太无聊了!”

    几个人到了码头,单战看到萧鹏在这里,一脸兴奋跟萧鹏打招呼,萧鹏乐道:“老单,这玩的挺舒服的?怎么来这里了?”

    单战答道:“其实一开始我们在希腊的,想要从希腊去高卢,结果却跑到了这里来了。”

    “怎么样?玩的开心不?”萧鹏问道。

    单战咧嘴一脸憨笑的样子:“老板,这工作简直太爽了,拿着工资旅行世界。啧啧,我真想不到哪里还有这么好的工作。”

    萧鹏摆了摆手:“行了,照顾好船你们就是大功一件。带着这些狗狗故猫猫上船,我去看马戏团表演去。”

    单战点点头:“去看看吧,那可是咱们华夏的马戏团呢。水平很不错的大马戏团。”

    “哦?”萧鹏听后一愣。

    “是宿州埇桥区出来的。”单战回答道。

    华夏马戏之乡,正是安徽宿州的埇桥区。那里有大大小小三百多个马戏团,在国内各地分别演出,其中一些大的水平高马戏团,比如什么**、东方之类的则经常到国外巡回演出,看来这里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虽说走的地方多,但是并不是在哪都吃香的,毕竟国外的保护动物的人真是太多了。就连大名鼎鼎的太阳马戏团也不是去任何地方都受人欢迎的------太阳马戏团表演的地方,门口一般都有动物保护者举标语抗议。。。。。。而很多国家,已经开始禁止使用动物表演演出了。

    萧鹏和丽贝卡以及两个小朋友一起购票进入了马戏团演出大棚,看到萧鹏是华夏人,售票的人还很热情的跟他多聊了几句------当然,门票该多少钱还是多少钱,压根就不打折的。

    每人一包爆米花,一杯饮料,坐到了最前排的位置,萧鹏乐呵呵的尽赏起马戏表演来。

    别说,这里的水平真不错,狗熊骑车、羊蹬花瓶、猴子拉车、狮子钻火圈,训虎驯象、马上杂技一个个的演出十分精彩。萧鹏好不吝惜自己的掌声,身边两个小朋友更是大呼小叫。

    但是丽贝卡的注意力却不在马戏身上,而是在萧鹏身上。

    萧鹏看到丽贝卡看自己,很是奇怪:“丽贝卡,有马戏表演你不看,你看我干什么?”

    丽贝卡好奇问道:“萧,我看你很受动物喜欢,你应该是个动物保护主义者吧?”

    萧鹏并没有否认:“是啊,我是动物保护主义者,有什么问题么?”

    “那你为什么还看马戏?你不觉得这些动物被驯养起来是很残忍的么?”丽贝卡不解问道。

    萧鹏指着舞台上正在表演的训虎节目说道:“你知道那是什么老虎么?”

    丽贝卡摇了摇头,萧鹏给出答案:“那叫做西伯利亚虎,在我们华夏叫做东北虎,是我们国家的一级保护动物,像这个马戏团想出国演出,首先要向相关部门报备之后才能出来,不然就是走私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那就是很大的罪过。”

    丽贝卡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萧鹏的意思。

    萧鹏继续说道:“这种老虎,分布在我们华夏东北及西伯利亚,现在全世界野生东北虎只有不到五百只,而我们华夏只有不到四十只野生的。”

    丽贝卡听后一愣:“这么稀有?”

    萧鹏道:“可是你知道我们国家在各个马戏团养了多少只东北虎么?”

    丽贝卡摇头示意自己不知,萧鹏答道:“接近六千只!作为马戏团的王牌明星,能没有东北虎么?所有的马戏团都在玩命繁殖这玩意,不管怎么说,东北虎的基因族群,比华南虎多得多,绝种的可能性也少了很多,不像华南虎这样,搞不好就绝种了。”

    丽贝卡皱紧眉头:“萧,你说的不对,毕竟马戏团驯兽的时候,动物也会被殴打,也会被虐待,你看那老虎,虎牙都被拔掉了,这样它们怎么可能开心?你们华夏为什么还这么残忍,还能让马戏存在呢?”

    萧鹏道:“在我们华夏,马戏团想要利用野生动物进行表演营利,还需取得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这是很繁琐的内容。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建设马戏团的,而且相关的法律法规很多。”

    “在取得繁殖饲养、经营利用方面的许可证之后,在这两类证件的基础上,还需要有相关部门对当前演出活动的行政许可;马戏团到各地表演,往往会涉及到跨省运输,也需要办理相关手续。办理这些手续可不是简单的事情,除非是非法马戏团,正规的马戏团这都是必须要有的,不然就是违法行为。”

    “当然,这也是个不断改进的过程。像我们国家林业局起草相关许可证管理办法,其中,将野生动物驯养繁殖活动“依据其目的分为保护拯救、科学研究、观赏展览(科普教育)、马戏表演和生产经营等五类别”。动物保护者认为,如此划分等同于将马戏“合法化”,对其质疑颇多。可是这对我们国家来说也是一个很难办的事情,一方面是几千年的文化传统保护,一方面是野生动物保护,舍谁弃谁?”..

    “可是萧,你们不觉得这样对动物太残忍了么?”丽贝卡问道。

    萧鹏反问:“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建立野生动物保护区!”丽贝卡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你掏钱?”萧鹏反问一句:“在我们国家像你这样的人特别多,天天喊着热爱动物,动物是人类的好朋友,可是喊口号谁不会啊!谁觉得自己有办法保护动物,行,自己掏钱,不用多少,如果他们能拿出自己十分之一的财富来进行这个事业,我就不说他们只会喊口号!天天抱怨这不好抱怨那不好,他们有本事?自己养对老虎去!我就不明白了,人家搞马戏,靠的是自己本事吃饭,同时也确确实实对物种延续提供了作用,结果一群什么也不做的人在一边指手画脚?啊呸!最烦的就是这样的人!天天就知道呼吁,呼吁,呼吁你妹啊!你怎么不卖车卖房砸锅卖铁自己包个山头保护动物去?”

    丽贝卡白了一眼萧鹏:“那你也是动物保护主义者,你怎么保护动物的?”

    “我?我在非南一个华南虎动物保护区,我在华夏国内还有一个动物保护区,这够不够?我可不相信你这样,只说不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