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三章 怎么保护动物?
    ‘华夏号’上,萧鹏的房间里,萧鹏痛痛快快洗了个热水澡,顺便给两个狗狗洗了个干净,从衣橱里挑选了一套西装换上,翩翩帅哥啊。现在萧鹏身上哪有那个牵着狗在苏格兰高地游玩的背包客的影子?

    萧鹏出来后,看到丽贝卡还在那里嘟着嘴生气呢------刚才看马戏的时候,萧鹏可把她气的够呛,她不明白自己热爱动物有什么不对了,结果让萧鹏阴阳怪气的批斗了半天。

    如果萧鹏知道他的想法,萧鹏肯定会说:喜欢动物并没有错,但是别没事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说别人这这那那的,那就没有意思了。

    纵观古今,在和人类同一时期灭绝的动物只有三种:抢夺人类生活空间的;对人类太有益的,对人类太无益的。

    第一种的代表就是各种猛兽了,比如说纽芬兰白狼、巴厘虎、基奈山狼、喀斯喀特棕狼、南极狼、开普狮、巴巴里狮、北海道狼、亚洲猎豹、里海虎、爪哇虎、新疆虎、英伦三岛上的所有狼等等等等。

    这一类动物的灭绝的原因很简单:对人类太危险,影响人类的生活空间,跟人类抢夺生存空间?

    人类所有的战争归根到底都是为了生存空间。为了生存空间连人都杀,更何况这乱七八糟的动物了!

    绝大多数灭绝的动物都是因为这点而灭绝------栖息地被人类占了,什么生活在雨林里的动物和鸟类几乎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而因为人类太喜欢而灭绝的动物那也不少,关键字就是一个:吃!西方人整天说华夏人吃野生动物,但是其实在华夏因为吃绝种的动物还真不多。(斑鳖还有个几只),华夏这边动物绝种大多是因为第一条原因------抢占生活空间,比如说白鳍豚、长江白鲟之类,都是因为某大坝工程压榨了他们的生活空间而绝种的。

    最可惜的应该是白鲟,现在在长江流域还有‘千斤腊子(中华鲟)万斤象(白鲟)’的说法,这是一种十分珍贵的大鱼,但是和白鳍豚先后在2003年和200年彻底绝种。

    而吃绝种的物种,大多是西方人干的,可能是良心发现,西方现在才这么注意野生动物保护。

    比如说著名的大海牛。。。。。。大海牛是所有海牛母动物里,唯一适应寒冷气候的物种。从发现到灭绝,人们发现这玩意浑身是宝,不管是皮还是肉还是脂肪,特别是传说中海牛脂肪更是味道像杏仁油,是无上美味,于是人类只用了二十七年就灭绝了这一物种。

    被人类吃绝种的动物还有很多,比如说圆顶毛里求斯巨龟、圆顶罗格里格斯巨龟、鞍壳罗格里格斯巨龟,这是几种仅生活在印度洋小岛的巨大陆龟,因为行动缓慢又不怕人,非常好捕捉,而且体型巨大肉质鲜美,还有厚厚的脂肪可以提炼油脂,正好解决了那个时期水手们的食物补给问题,于是短短的一百年这三种巨龟全部都被吃灭绝了。..

    现在去毛里求斯旅游能在岛上看到很多巨龟,但是其实这些都是从塞舌尔引进的亚达伯拉象龟,为了吸引游客而已。

    其实说起来巨龟都很可怜,当年达尔文找到一个群岛,叫做加拉帕格斯群岛,整个群岛上是象龟的天堂,整个群岛上二十五万多只象龟。共计十五个亚种的象龟。而到了今天,一共不到三千只,灭绝了五个亚种。。。。。。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比如被毛利人吃绝种的恐鸟。很多学者为了逃避罪恶感,提出一种理论,说恐鸟作为和猛犸象同样作为冰河时期的巨型动物,在冰河时代结束后就灭亡了。可是事实上呢?恐鸟在冰河时代结束后,依然在新兰西快乐的生活着,直到200年毛利人登陆新兰西,二百年后,恐鸟绝种。。。。。。

    还有黄牛的祖先原牛,被欧洲人吃绝种;号称‘北极企鹅’的大海雀,在大航海时代被吃绝种------最讽刺的是,年月3日,最后一对大海雀在孵蛋期间被杀害。而这对大海雀被杀害的原因是因为当时有很多博物馆高价求-购大海雀标本来向公众宣传保护大海雀的意义。。。。。。。

    这些还不是最惊人的,最惊人的例子应该是北美旅鸽的灭绝,完全体现了人类对自然的破坏力是多么惊人,一个种族惊人的物种,就因为一个‘吃’就彻底灭绝。

    北美旅鸽是一种小型鸽子,是一种候鸟。在欧洲殖民者刚刚到达北美的时候,北美旅鸽的数量可能在五十亿只左右。这个数目非常惊人,超过了绝大多数鸟类的种类规模,可以说,这是一种非常成功的物种,压根就不可能有灭绝的危险。

    但是欧洲人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这北美旅鸽虽然个头小,但是数量多啊,随便一网就可以捕获大量的北美旅鸽,于是这北美旅鸽成了当年最好的肉食来源,甚至很多猎人专门去西部捕捉北美旅鸽,变成了一个生意。

    于是这年被发现的庞大种群,在4年就彻底灭绝了。

    还有很多动物,因为人们喜欢吃,而频临绝种,比如说鲨鱼啊金枪鱼啊。呃,鲨鱼的情况和华夏有关------华夏人愿意吃鱼翅不是?

    现在随着华夏人有钱了,那真是华夏人喜欢吃什么什么就快绝种了,比如著名‘长江三鲜’:长江鲥鱼是压根就找不到了,长江河豚基本都没有了,整点养殖河豚在长江里泡一天就当长江的卖了。真正野生的基本没有,九十年代十条野生长江河豚售价就是两万块,可见多珍贵了,而长江刀鱼现在也是国家保护动物,捕捞上来就犯法。

    像北美旅鸽这样的例子目前也发生在华夏身上,那就是著名的黄胸鹀。说这个名字可能不了解,如果说禾花雀那就鼎鼎大名了。

    广东人爱吃禾花雀,说它是‘天上人参’,功能是‘壮阳补肾’。

    在华夏,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跟‘补肾’有关系,那就肯定倍受欢迎,谁让华夏传统文化里,对壮阳、养生的痴迷堪称一绝呢?

    这禾花雀也是一种候鸟,从华夏到北极熊都有分布,结果呢?3年时间,全国的鸟贩子每年都源源不断的把捕捉到的禾花雀卖到广东,生生把这种随处可见的小鸟变成了比大熊猫都珍贵的物种。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什么穿山甲大黄鱼之类的多了去了,说到大黄鱼,呃,咱们国内的野生大黄鱼基本上已经不见了,所以有钱的华夏人又把视线盯上了大洋彼岸,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也就是加州大黄鱼现在也是极为稀有了,因为华夏有钱人要收藏它们的鱼鳔,就像富人收藏大鲍鱼一样。。。。。。而它们的鱼鳔有什么用呢?和穿山甲、黄胸鹀一样,‘壮阳’!

    最可惜的是最后一种灭绝的动物,是因为人们不喜欢吃而灭绝或者濒临灭绝。

    许多祖上流传下来的加畜肉类的口味和主流肉类很不同,而自从几十年前工业化的家畜养殖产业中出现了主导品种,这些传统品种就大量减少甚至灭亡。二战之前,农场的面积普遍变小,不同地区的农作物和牲畜都有差异,然而这些本地品种,都比不上那些经过筛选后长得快,需要空间小,产蛋肉奶的品种,于是纷纷走上灭绝的道路。

    至少有几百种曾经的牲畜产品现在也接近灭绝,例如德克萨斯长角牛、克顿帕鹅、摩登斗鸡和圣克莱门特山羊等等等等。

    比如说乔克托猪,现在地球上只有不到二百只这玩意,只在奥克拉荷马州一个小镇的几个农场里能看到这玩意,这点数量有可能一场飓风过去就能绝种了。

    怎么保护野生动物物种,这确实是一个难题。比如像老虎鳄鱼这样的猛兽,压根就没有生活空间!你说建立野生动物保护区?去哪建?怎么建?谁掏钱?跑出来一只就是麻烦!

    别说老虎了,就说野猪!随着近几年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越来越好,曾经几近在华夏消失的野猪数量也有所回归了,很多动物保护者欢欣鼓舞。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一只野猪一夜之间就可以破坏百亩良田,有可能农民一年的努力就会付之一炬!

    人类数量越多,灭绝的动物越多。知道保护动物是件好事,这是文明的象征,但是这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活动。而不是喊几句口号就行的,这是一个国家层面的问题,需要国家立法立规才行。

    就像丽贝卡对马戏团里的动物深表同情,觉得这太残忍。可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是,在现在这个世界上,一个物种想要存活下来,首先的必要条件是:对人类有益!萧鹏甚至敢说,如果不是还有那么多马戏团养着东北虎,恐怕到现在国内的东北虎数量还不如华南虎多!因为有人能从它身上获益才养它!

    就像红金合欢猪和兰德尔牛,曾经快要绝种的两个物种,结果就因为好吃,生生让牧场主救了回来!

    很多人以为食素就是保护动物,对这样的人萧鹏只能对他竖起一只中指了。有的时候想要拯救一个物种,还要用‘吃’的办法来拯救,只不过别把它们全部吃光而已。

    尽管这很残忍,但是这就是事实。

    ‘人’这物种,就是这么自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