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四章 瓦利德的请求
    “萧,怎么感觉你不太开心呢?”瓦利德坐在萧鹏身边。

    萧鹏叹口气:“换成是谁,想要清静清静的时候让人不断打扰,也不会开心吧。”

    “哦,抱歉,打扰你了,那你现在这里坐一会儿,我下次再来找你。”瓦利德倒是好话。

    萧鹏摇了摇头:“瓦利德,请坐吧,尽管我现在可以想象得到,如果我把你留在这里,肯定会有麻烦,你找我肯定会有让我头疼的事情,但是我还决定满足一下好奇心,但是我首先要告诉你,那个别提什么让我帮你们和莫扎王妃打对台的事情,这事情我不会掺和的。”

    瓦利德却微微一笑:“怎么?艾米拉去找你了?看起来她已经吃了闭门羹了吧。”

    萧鹏一愣:“你知道这事?”

    “当然,我跟她说了很多次,让她不要去找你,她肯定会被拒绝的,不管她用什么办法。她没有听我的。”瓦利德耸耸肩说道。

    萧鹏无语道:“喂,她是你前妻不是?你不管好她?”

    “你也说了,那是我前妻!她要做什么我怎么去管?”瓦利德端起酒杯,跟萧鹏碰了下杯,两人喝了一口后,萧鹏不解问道:“那瓦利德,你不是为了这事来找我?那你是为了什么找我?说实话,我这次来高卢很多事情都想不明白。比如你为什么会这样接待我。难道你也参加理查德和帕吉欧的赌局了么?”

    “不不不,我没有他们那么无聊,他们在打赌的时候,我还在酒店里接受问询呢。”瓦利德摇头。

    萧鹏更糊涂了:“那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我现在更想不明白了。”

    瓦利德想了想,一副不知从何说起的样子。萧鹏道:“瓦利德,你有事情直接说就好了,别让我浪费脑细胞了。”

    瓦利德自己又喝了一口酒,一脸紧张的看着萧鹏:“萧,有人说你有神奇的医术?你别跟我说什么身后有强大的医疗团队,有人跟我说,拥有神奇医术的应该是你这个人。”

    萧鹏听后脸色阴沉下来:“帕吉欧?”

    “不不不,不是帕吉欧,你别误会,这事情跟帕吉没什么关系。。。。。。好吧,和他有一定关系,但是绝对不是他跟我说的这些话。你可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情影响和帕吉欧的关系。”瓦利德赶紧解释道。

    萧鹏感觉有点不耐烦:“瓦利德,我希望你不要藏着掖着的,把事情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可没有心情和你在这里做猜谜游戏!”

    瓦利德说道:“你还记得莱特利么?”

    “莱特利?”萧鹏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

    “莱特利医生,帕吉欧的私人医生。”瓦利德说道:“其实他也是我的私人医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他的医疗执照突然被吊销了,不能在北美治疗了,所以他就跑到了中东。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就接纳了他,直接成为了我的家庭医生。”

    莱特利医疗执照吊销原因很简单,是帕吉欧发力了。当时莱特利找萧鹏的麻烦,非要萧鹏公布自己的肝癌治疗方案,这特么的把萧鹏给气大了,帕吉欧说要给萧鹏出气,他来解决这个麻烦,看来他的解决办法就是直接让莱特利做不了医生,而莱特利做不了医生也没在意,直接跑到中东去了。成为瓦利德的家庭医生赚的钱可不一定比在欧美行医赚的少,工作还轻松。

    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名望会降低很多。而且背井离乡的,但是只要有钱赚不就好了么?

    萧鹏皱起眉头,看着瓦利德,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瓦利德说道:“我让他做我的家庭医生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治疗我的侄子阿木德,十三年前,他在伦敦军校学习的时候遭遇了一次事故受伤,时至今日仍在昏迷中,为了他,我邀请了世界上很多著名的医生,但是依然没有丝毫好转。”

    “然后他也束手无策,现在阿木德依然在昏迷中。但是他对我说,如果世界上有人可能治疗阿木德的病症,他建议我找你。”

    萧鹏皱眉道:“找我干什么?我就是个骑师而已,渐冻症也是我身后的医疗团队来进行的。”

    瓦利德摆了摆手:“我也对莱特利说出了同样的话,结果他跟我说了帕吉欧的事情,说他当时被诊断为肝癌晚期。结果和你一段时间后,身上的癌细胞不翼而飞。他对着上帝发誓,帕吉欧的病情是真的,不可能存在误诊,毕竟那么多专家一起会诊的。后来你又说你的医疗团队可以治疗渐冻症,两个无解的绝症都从你那里被攻克,所以莱特利怀疑,你对阿木德的病情可能也有办法。毕竟渐冻症和植物人都是属于脑神经类疾病。”

    萧鹏听后怒火中烧:“不是说西方医生对病人的病情要保持**么?特么的他这胡说八道有人管没人管?他现在在哪?玛的我要撕烂他的那张臭嘴!”

    瓦里斯却做出一脸难色:“萧,恐怕我不能让你撕烂他的嘴了。”

    “嗯?”萧鹏阴沉着脸看瓦利德。

    瓦利德赶紧解释道:“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在特沙和也门边境,胡塞武装袭击了特沙的边境哨所,一枚导弹击毁了当时从哨所车里的车辆。车里坐的正是莱特利医生和他的三个助手,瓦哈卜是你的朋友,他现在是特沙边境卫队的总司令,他可以跟你证明这件事情。”

    萧鹏听了瓦利德的话倒也冷静了下来,既然说了瓦哈卜王子,那就说明这事是真的,莱特利肯定已经死了。但是什么胡塞武装袭击,萧鹏信了才有鬼呢。

    萧鹏看着瓦利德:“你这么关心你侄子?”

    瓦利德点头道:“你可能不理解,小时候我的一直很贫穷,都说特沙王子们是发石油财的,可是由于我父亲的原因,我所有的财富跟石油几乎完全不沾边。不怕你笑话,小时候我几乎穷的连饭都吃不上,而一直都是我弟弟在偷偷救济我。可惜我弟弟运气不好,留下一个儿子就死掉了,所以我对我的这个侄子比我亲儿子都亲,我的孩子可以过不好,我也要给他最好的,没想到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萧,你有办法么?如果你有办法治好他的病,我对安拉发誓,我一定报答你的。”瓦利德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中都带有狂热之色。

    萧鹏想了想,叹了口气:“你侄子现在的状态是植物人?”

    瓦利德听后一脸狂喜之色:“是植物人,是植物人,不是脑死亡!”

    很多人以为植物人和脑死亡是一回事,其实不然。

    植物人是因为脑损伤导致认知能力完全丧失,但是,他们的脑干仍具有功能,所以人体还可以吸收和消化营养,并利用这些能量维持身体的代谢,包括呼吸、心跳、血压等,对外界刺激也会有本能的神经反射,比如打喷嚏打哈欠等。而脑死亡就是指包括脑干在内全脑死亡。

    一般来说,脑死亡人的生命其实也就结束了,但是运用科技手段,什么呼吸机起搏器之类的都用上,在不并发感染和血栓的情况下,病患可以一直保持‘活着’,但是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因此一般情况下是没有必要的,脑死亡是无可挽回的。但是对瓦利德这种有钱任性的人来说,不就是钱么。。。。。。

    萧鹏思考了半天,这人类的要保持清醒的意识,需要大脑和脑干的结构和技能的完整,所谓植物人就是大脑里的一种叫‘网状结构’的神经结构受到损伤导致的。理论上讲,只要网状结构完整,昏迷病人就有可能醒来。

    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基因修复方式是否能够修复好这网状结构。毕竟这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领域。他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不过有了治疗渐冻症的经验,他倒是对治疗网状结构神经稍微有点信心。

    看着萧鹏在那里思考,瓦利德一言不发的看着萧鹏,并没有打扰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鹏回过神来,看着瓦利德说道:“我没有自信能治好,毕竟以前没有治疗过,但是我可以试一试。”

    瓦利德听后一脸狂喜之色:“萧,只要你肯出手相助,怎么样都行,你放心,哪怕结果不令人满意,我也一定重金报答!”

    萧鹏却摇了摇头:“我帮你不是为了什么报答,尽管不是你送我的,但是你的船现在就在我的名下,我们华夏讲究个‘缘’字,一饮一啄而已,就算是我拿下这艘船对你的回馈吧。当然,我还是那句话,我只能说是尝试一下,没有接触过病患不知道什么情况,所以只能说有五成的几率让他康复。”..

    瓦利德听后一愣:“你是说有五成几率让他康复?是康复?”

    “你没听错。”萧鹏点了点头:“这要建立在我的在我的治疗方法没错的基础上。”

    瓦利德高兴的快不行了:“上帝,萧,我们现在就回特沙好么?我一分钟也等不及了!”

    “把他送来吧,我刚来巴黎,连玩都没玩过呢。”萧鹏说道:“不过你一定要记住一件事情,我怎么给你侄子治疗的一定要保密,如果我真的治好了他,你也别给我做宣传,就说他自己苏醒的就行。”

    “这是为什么?”瓦利德不解。

    萧鹏叹口气:“我这个人,怕麻烦,如果不是你说的你弟弟过世,你要报答他的事情,恐怕我也不会帮你这个忙的。。。。。。反正你就照我说的做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