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九章 蒂塔万提斯的艺术追求
    两人聊着天,来到了湖心岛的别墅门口,两个壮汉站在这里,这是检查两人年龄,这种趴体是不要什么门票的,但是不到十八岁禁止进入------欧洲对未成年人喝酒管辖可是极为严格的,而这种趴体都是卖酒的。

    萧鹏进入这个别墅,倒真的很热闹,无数男男女女在这里喝酒聊天,和夜店不一样,这里光线倒很明亮,动感的音乐为背景,也有人随着音乐扭动身体,还有不少男女已经抱在一起无视旁人的拥吻在一起了,很好,这很巴黎。

    单身狗眼睛喵来瞄去已经在寻找目标了,萧鹏微微一笑:“你玩自己的去吧。”

    “萧先生,那你呢?”单身狗还装模作样的问一问。

    “不用管我,你玩你的行了。”萧鹏摆了摆手:“我走的时候找你。”

    旁边有个小吧台,萧鹏走了过去,把自己的熊皮大氅脱下来递给酒保让他帮自己保存好:“有什么推荐么?”

    “血腥玛丽如何?您是刚到巴黎吧?到了这里不喝呗血腥玛丽不像那么回事。”酒保说道。

    萧鹏点点头:“那好吧,给我来一杯尝一下。”

    ‘血腥玛丽’绝对是最出名的鸡尾酒,没有之一。

    到了今天它简直就成了鸡尾酒的代名词。其实说白了就是伏特加加上什么番茄汁芹菜根柠檬片辣椒粉辣椒油胡椒粉之类混合而成,看上去就像是鲜血一般,这酒就是由此得名。

    不过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血腥玛丽’正是在巴黎诞生的。所有酒保说,到了巴黎喝酒一定要喝血腥玛丽。

    酒保很快调好了一杯血腥玛丽递给萧鹏,萧鹏喝了口尝了下:“啊呸,真特么的难喝!”

    想想也是,又是辣椒油又是胡椒粉的,这酒能好喝才怪!

    酒保赶紧说道:“先生,我这真是最正宗的‘血腥玛丽’调制方法。”

    萧鹏笑着摆了摆手:“我的意思不是说它不正宗,只是说我喝不习惯。”本着不浪费的原则,萧鹏把酒一饮而尽,刚准备要杯别的酒喝的时候,一个女孩走到他的身边:“帅哥,是我请你喝一杯呢?还是你请我喝一杯呢?”

    萧鹏转头一看,嗯?这不是那个蒂塔万提斯么?她不是在疯马夜总会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话说如果不是她的标志性的烈焰红唇和那一头复古的卷发,萧鹏还真认不出来她。

    看着一脸微笑的蒂塔万提斯,“那你请我喝吧。”萧鹏答道。

    蒂塔万提斯的笑容僵硬了一下,但是依然对着酒保说道:“有滴金酒庄的贵腐酒么?”

    酒保一愣,点了点头:“有,2010年份的可以么?”

    “可以。”蒂塔万提斯点头道,坐在了萧鹏身边:“你这个人真不绅士。”

    萧鹏笑了:“好吧,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

    蒂塔万提斯问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萧鹏一愣:“看起来像是你是主动来找我的,你却不知道我是谁?那你找我干什么?”

    酒保拿着两个闻香杯过来,在蒂塔万提斯前展示了一下酒标,蒂塔万提斯点了点头,酒保打开酒,给两人各倒上一杯酒。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蒂塔万提斯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晃动着酒杯微笑着看着萧鹏。

    “萧鹏,华夏人。你既然不认识我,为什么要来找我呢?”萧鹏不解问道:“不管怎么说,你知道我了,谢谢你的酒!”萧鹏端起酒杯尝了一口,别说,这滴金酒庄的贵腐酒果然名不虚传。

    高卢的葡萄酒那是世界闻名,波尔多地区的五大酒庄更是赫赫有名,但是人们很少知道的是,波尔多在拉菲、拉图、玛歌、木桐和侯伯王五个一级酒庄之上,还有一个超一级酒庄,那就是滴金酒庄,又叫伊甘堡酒庄。

    之所以人们不了解这个酒庄,是因为他们只生产贵腐酒。

    贵腐酒也是葡萄酒的一种,是甜葡萄酒。颜色呈金黄色,之所以贵腐酒呈现这样的色泽和味道,是因为贵腐酒是用‘烂’葡萄酿造的。

    葡萄是一种比较娇贵的水果,不少霉菌、酵母、细菌都附着于果皮上,其中有一种霉菌,叫做‘贵腐霉菌’,深受葡萄养殖户的讨厌。。。。。。

    这种霉菌的特点在于,如果附着于尚未成熟的葡萄皮上,那葡萄就会腐烂,而如果附着于已经成熟的葡萄皮上,就会穿透葡萄皮繁殖到果肉里,使葡萄里的水分挥发,葡萄会形成一种干瘪的状态。

    这种酒的酿造方法也和我们平时喝的葡萄酒不太一样,它在自然发酵尚未结束的时候,就会加入白兰地或者二氧化硫,让葡萄停止发酵,在经过长期储存老熟成为原酒,在进行勾兑,是一种酒香异常的甜型白葡萄酒。

    说起来贵腐酒的发明也很有意思,毕竟谁闲着没事用烂葡萄去酿酒呢?最早发明贵腐酒的,并不是高卢人,而是匈牙利人。

    大概1650年的时候,匈牙利托卡伊城和土耳其帝国发生战争,农民呢都被征调到了战场作战,从而错过了葡萄收获季节,他们打完仗回来后,发现葡萄已经感染了贵腐霉菌水分蒸发而干瘪,酒农们只能用这种葡萄酿酒,结果却成就了非凡地品质。

    而高卢苏玳地区滴金酒庄的庄主,听说匈牙利兄弟因祸得福,心里愤愤不平,你不就是玩摘了么?不就是感染了么?我也试试!

    可是尝试就意味着风险,万一失败了怎么办?那可是一年的收成!于是他就跟工人们说自己出去打猎,自己不回来不许摘葡萄,然后他躲到外面,直到采摘期过了后才回来,看着满园景象,还要故作淡定的让工人把葡萄都摘了酿酒,最终酿造出了贵腐酒。

    日耳曼那边也是如此,只不过变成了大主教出去游玩,不回来不让采摘。最后他回来后葡萄也成那样了,结果日耳曼也有贵腐酒了。

    到了今天,高卢苏玳地区、匈牙利托卡伊地区和日耳曼的莫泽尔地区,依然是贵腐酒品质最高的三大产区。

    其实三大产区里的贵腐酒品质其实差不多,如果说起来口感的话,托卡伊地区的贵腐酒品质还要更高一点,而至于价格,则是日耳曼的伊慕酒庄一枝独秀,它们的tba(精酿)均价达到8399美金一瓶!整个世界范围内所有酒都算上,只有罗曼尼康帝酒庄的tba特级园干红比它略高一点而已。

    但是架不住高卢人会宣传,人家美食配酒一体销售,所以人们都以为高卢的贵腐酒是最好的,其实这是个误区。

    萧鹏喝了一口这贵腐酒,首相感觉就是-----这酒真特么的甜!

    贵腐酒是有甜度划分的,根据不同的甜度有不同的分级,由于三大贵腐酒产区迄今都是采用传统工艺,所以酿造者向一桶酒液中加入多少筐贵腐葡萄决定了这贵腐酒到底多甜,而他们用的筐也是有标准的,叫做‘puttonyos’,一筐就是25公斤!

    早起酿造贵腐酒,一桶酒液至少要放三筐贵腐葡萄,最多放六筐,所以等级是3-p(有非理性联想的自己去面壁)、4-p、5-p、6-p,数越大越甜,后来干脆直接取消了这个标准,只要是贵腐酒,都必须至少有5-p那么甜才行!这个甜度就跟养乐多差不多了。

    当然,这还不是贵腐酒里最甜的,最甜的级别叫做‘essencia’,这个级别的贵腐酒绝对堪称是‘琼浆玉液’,它完全就是由贵腐葡萄酿造,残糖量惊人,每升超过九百克!比蜂蜜都要甜!是所有酒里最甜的。

    不过这种级别的贵腐酒不是喝的,而是需要用勺子挖着吃的,因为它太粘稠了。。。。。。

    蒂塔万提斯也轻尝一口,却叹了口气:“如果这时候有份鹅肝,再加上蓝纹奶酪和干腌火腿,配上点甜点那就更好了,直接这样喝有点可惜了。”

    萧鹏眼前一群草泥马奔过,搞什么?守着自己装逼么?

    “女士,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萧鹏有点不耐烦了,这是什么意思?

    蒂塔万提斯却道:“萧先生,我想知道,你刚才在疯马夜总会坐在最前排对么?”

    萧鹏点点头:“是啊,有什么问题么?”

    “我留意到你刚才提前离开了,对么?”蒂塔万提斯问道。

    “是啊,我离开了那里,来到了这里,这有什么问题么?”萧鹏不解。

    蒂塔万提斯却问道:“萧先生,难道我的表演就这么差劲么?你是我从业这么久以来,第一个在我演出没结束之前就离场的观众。”

    “你就为这个原因找我?”萧鹏瞠目结舌:“话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蒂塔万提斯耸耸肩:“找一个身穿白色胸皮大衣的华夏人并不难,特别是还坐着劳斯莱斯幻影,喝着唐培里侬的香槟,想要不那么引人注目都不行。所以让人跟着你并不难。好吧,最关键的原因是------我见过那件大衣,缪缪设计好后,给我发过照片问过我感受,我是缪缪的拥趸,给她打个电话很容易找到你的下落。不得不说,你是个幸运的人,缪缪已经太久没有给人设计过衣服了。”

    萧鹏恍然大悟,这样事情就全部可以解释了。原来蒂塔万提斯是缪缪的闺蜜?难怪她能找到自己下落。

    萧鹏喝了口酒:“你千万别告诉我你找我就是为了我提前离场这件事,我可不相信你就是因为这样的小事你专程来找我。”

    蒂塔万提斯摇了摇头:“对你来说,这是一件小事,但是对我来说,这个原因很重要,我实在想要知道,你为什么会主动离场呢?我的演出就这么索然无味吗?好吧,如果说你有别的事情,我或许不会说什么,但是你离开疯马夜总会来了这里,只能说明我的演出非常无趣。”

    萧鹏一脸懵逼,这真是把脱衣舞当做终身事业了。也太严谨了,可是他怎么说?说自己认为她又老又丑?

    “好吧,我这个人比较低俗,你的表演很性感,但是不是我的菜。这种朦胧的诱惑确实很吸引人,但是我感觉,凡是有个度,如果过了度就没意思了,刚开始看的时候真的觉得非常不错,但是看得久了一点就觉得欣赏疲劳了,全程镜花水月不给人点甜头,谁也坚持不了太久的。而我正是急性子里的急性子。”萧鹏认为这个理由不错。

    “可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这样的演出风格,一直很受人欢迎,没有人提前离场过。”蒂塔万提斯说道。

    萧鹏耸肩道:“时代在变化,现在的社会节奏越来越快,事业如此,感情如此,看脱衣舞也是如此。如果一成不变,自然有审美疲劳,老观众不断流失,新观众觉得无趣,自然也就这样了,像你的脱衣舞,很多人称为艺术,但是你想过么,艺术还有艺术生命这一说,星条国那些粗陋的脱衣舞发展了几百年,到了今天还有市场,而你现在的脱衣舞艺术呢?话又说回来,你别嫌我说话难听,你今年已经46了吧?你还能跳多久?”

    “等我八十岁的事后我也会跳,我要性感一辈子。”蒂塔万提斯答道。

    “那你必须要考虑现在新的受众观众了,你是想要有一群铁杆拥趸呢,还是要一群看完后就忘了你的游客呢?”萧鹏反问。

    蒂塔万提斯陷入了沉思,萧鹏也不打扰她,自己在那里自饮自乐。

    看着现场的高卢人,不分男女一个个和异性聊天聊的是眉飞色舞。就连单身狗,也和一个金发姑娘聊得尽兴,眼瞅着两个人走出别墅区了,

    咦,这是找地方找乐子去了吧?

    萧鹏突然想起猛子来了,这里简直是他的天堂啊!玛的,现在旁边坐着一个女人,自己泡谁去?

    都怪缪缪,害的自己想要放松放松都不行。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