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章 酒托?
    蒂塔万提斯并没有在这里待很久,和萧鹏又聊了几句后很快就从趴体离开了。

    果然是一个懂风情的女人,性感的优雅,不会让别人为难,也知道给自己选择一个合适的离场时机。

    等她离开后,萧鹏却发现自己真用那句俗话说得那是真好------“吃屎都抢不到热的”:和蒂塔万提斯聊了这么久后,现场就看不到还有单身妹子了。

    这尼玛就就纠结了,自己来这里玩不就是想泡妞的么?结果妞都没了玩什么去?这尼玛就无聊透顶了,必须要给自己找个目标才行。

    结果喵了一圈,唉,漂亮的姑娘几乎都是名花有主,没主的那长的都叫一个惨不忍睹。

    萧鹏那叫一个愁啊,闷闷不乐的坐在那里喝着酒。

    就像《阿甘正传》里说的那样,‘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拿到的是哪一颗’。就在萧鹏准备叫着单身狗离开的时候,一个女孩却来到了萧鹏的身边:“嗨,你自己一个人?我可以坐这里么?”

    萧鹏一歪头,打量着这个说话的女孩,嗯?九十分!

    这个女孩一头金发,标准的高卢女孩长相,不能说是很漂亮,但是看上去非常可爱那种,有种高卢女孩那种特有的随性慵懒的感觉,脸上还有几粒小雀斑,显得俏皮可爱。

    “当然可以了,我和一个朋友一起来的,但是明显我在他心中的地位不如这里的女孩更吸引人,把我扔在这里后他就不见人了。”萧鹏很贴心的帮她拉了一下椅子。

    女孩听后笑了起来,坐下后用疑问的语气问道:“咦?你会说法语?太好了。你是巴黎第九大学的留学生么?”

    萧鹏摇了摇头:“我只是名游客而已。”

    “游客会说这么好的法语?你是华夏人么?”女孩问道。

    萧鹏一愣,这怎么还开始查户口了,不过还是回答道:“当然,我是华夏人。”

    女孩一听却高兴了起来:“那就太好了,这样,我们现在用中文来对话,你来纠正我的错误好么?”

    萧鹏笑了,感情这是拿着自己当语言对话练习对象了。不过他用中文答道:“当然可以了。”

    “我叫、莉莉罗丝,你呢?”别说,女孩的中文除了发音有点古怪外,说的还很是不错的。

    “你好,莉莉罗丝,我叫萧鹏。”萧鹏微笑答道。莉莉罗丝?好有趣的名字,不过不知道她姓什么,她既然不提,萧鹏也就不问了。

    “看起来、好喝、那酒!你不请我、喝一杯?”女孩指着酒杯说道。

    萧鹏笑了,跟酒保要了一个杯子,和莉莉罗丝边喝边聊起来,看起来这莉莉罗丝学了很久的中文了,萧鹏只要放松语速,和她基本还可以交流的。

    当然,很多词汇她用的不对,或者有的词汇不知道,萧鹏在一边和她聊天一边纠正她的错误,一个虚心学习,一个好为人师,两人聊的气氛倒真不错。

    “你们,汉语,词汇、太多了。”在萧鹏一次次的纠正下,莉莉罗丝有点泄气,抱怨道。

    萧鹏笑道:“你学的很不错了,汉语一共八万多个汉字,常用的大约三千多个,不同的字组成的词汇有不同的异议,所以汉语真的是博大精深,就算是华夏人自己,也没人敢说自己熟练掌握了汉语。我走过很多地方,星条国、非洲、鹰国以及这里,你是我见过的说中文最好的外国人之一。”

    “那么多汉字?你们华夏人上网用的键盘至少有两米长吧?不然怎么摆的下这么多的文字?”莉莉罗丝瞪大了眼睛。

    萧鹏听后乐得不行:“我们使用的键盘和你们用的完全一样,我们把你们的英文字母变成了我们的拼音,每个汉语文字都是由拼音构成。英文26个字母完全可以打出绝大多数的汉字------那些极端冷僻的字符除外。就跟华夏人学习英文先从26个字母开始学习一样,你们学习中文最稳固的方法其实也是应该从拼音学习。可惜我没有时间,没法教你这东西了。”

    “你刚才说,我是你见过的说汉语最好的外国人之一?还有谁呢?”莉莉罗丝突然问道。

    “哦,还有我那个不靠谱把我扔在这里的朋友,他是高卢人,在华夏待了六年。他比你中文好。”萧鹏实话实说。

    莉莉罗丝倒有点高兴:“哇,那就太好了,我要雇他做我的汉语老师。”

    萧鹏恨不得抽自己大嘴巴,不是想着泡妞么?这不是把姑娘往外推么?就在萧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几个男孩凑了过来。

    “莉莉罗丝,我找了一圈没找到你,你怎么在这里呢?”走在最前面的一个西装男子用英语说道。

    莉莉罗丝听后微微皱眉,用英语回答道:“安德鲁,我在这里和朋友聊天,你们自己玩去,不要打扰我。”

    萧鹏一愣,咦,这个女孩子还真尼玛语言天赋很强啊,又会说英文又会说法语,掌握的还都很熟练,听起来都像自己母语一般。

    安德鲁听后敌视的看了一眼萧鹏:“我可没听说你有华夏朋友。莉莉罗丝,不能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交朋友的。”

    莉莉罗丝有点生气:“我交什么朋友还要跟你交代么?如果真这样的话,我是不是也不该和你交朋友?”

    萧鹏听了在一旁直撇嘴,争风吃醋争到自己头上了?啧啧,够无聊的。

    “莉莉罗丝,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安德鲁急忙说道。

    “用不着!”莉莉罗丝瞪大眼睛:“我这么大的人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有数!”

    安德鲁眼珠一转:“呃,莉莉罗丝,我是觉得这里太无聊了,你是不知道,这些高卢人的英语那叫一个烂,在这里站着聊天好无趣,我们应该去找个真正好玩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可不是你的菜。”

    莉莉罗丝却没有急于回答安德鲁的话,略一思考后,用中文问萧鹏道:“我们换个地方玩好么?”

    萧鹏一愣,指着酒瓶用英语答道:“那我们喝完这酒再说吧。”

    “呃?你还会英语?”莉莉罗丝瞪大眼睛:“那我们说的什么你都知道?”

    萧鹏微笑着点了点头:“你都会三国语言,我会英语也不奇怪吧。”

    莉莉罗丝道:“那是因为我父亲是星条国人,我母亲是高卢人。所以自然会说两门语言,只有汉语是我自己学习的语言,呃,萧,我为我朋友刚才无礼的语言向你道歉。”

    萧鹏端起酒杯:“没事,我压根就没放在心上。来,干杯。”

    萧鹏脸上云淡风轻,脑子里却突然出现了两个字:“酒托”,他现在严重怀疑,这莉莉罗丝是来套路自己的酒托了。。。。。。

    在华夏,经常可以看到新闻报道,什么男人和女人出去喝酒,被女人拖到酒吧里狂宰一气,这些女人就是所谓的‘酒托’了。

    其实这些玩意,都是外国玩剩下的。在巴黎,有大量的酒托。

    毕竟在巴黎,女是合法的,所以有大量的红-灯-区,而每个红-灯-区里,都有大量的小型夜总会,几乎陈设都一样,中间一个小舞台,周围是座位,更像是星条国那边的脱衣舞酒吧。

    这里也有脱-衣-舞演员,都是现场乐队,看起来很像那么一回事,但是其实都是不折不扣的黑店,给你上不知名的酒,来几个舞娘在人身边挠首弄姿的扭几下屁股,最后一结账,消费都是在五千欧以上。

    说起来比较有。。。。。。咳咳。。。。。。的事情,那就是在这里挨宰的一般都是华夏游客。他们揽客的目标,就是华夏男人。这是挨宰的主力军。

    毕竟华夏男人有钱,而且很多华夏男人到了外国首先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女人,而这些黑店的目标,正是这些钱多人傻大脑让下半身支配的可怜的家伙。

    随着华夏游客越来越多,口袋里越来越有钱,巴黎红-灯-区里的黑店也越来越猖獗,毫不夸张的讲,那些ng虫上脑的男人们养活了一个产业。

    不过就算是黑店又如何?萧鹏可不怕,大不了砸了它。

    萧鹏不紧不慢的和莉莉罗丝喝着酒,直接无视了安德鲁等人。

    安德鲁气得不行,可是守着莉莉罗丝又不好发作了,在一旁撇嘴说道:“华夏男人酒这么娘么?就这么一瓶酒,干了就是了!你这打算把酒握热了再喝么?”

    萧鹏还没说话,莉莉罗丝已经皱眉了:“安德鲁,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别说这些不经大脑的话让人笑话了。二百多欧一瓶的贵腐酒你能跟啤酒一样喝么?”

    这下轮到萧鹏愣住了,咦,这女孩更像是酒托了。

    难怪过来和自己搭讪,原来一眼认出自己的酒来了。要知道,巴黎人平时喝酒,8-10欧的酒是平时喝的,20欧元的酒就是高档酒,这二百多欧元的酒自然是富人们的享受了,那还是零售价,在这里喝价格起码要翻倍,除了富人和专业混酒吧的,一般人是不能这么熟悉了解酒的价格的。

    这也不怪萧鹏胡思乱想,城市套路深。。。。。。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