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三章 重逢瓦哈卜
    瓦利德走了,联系把自己侄子带到巴黎治疗的事宜,他想要开除单身狗,毕竟这家伙性格太跳脱了,不过萧鹏拒绝了瓦利德的做法,有这么好玩的人做伴游,起码不会无聊。

    接下来的几天,萧鹏一直跟着帕吉欧夫妇以及理查德布兰森,出席各种‘上层人’的娱乐活动。

    那叫一个苦不堪言。

    打高尔夫?好吧,萧鹏真的不擅长,但是萧鹏打了一杆后,帕吉欧就直接不让萧鹏挥杆了。

    萧鹏一杆下去,高尔夫球已经不见了。幸亏萧鹏不会打高尔夫,球飞得有点偏,飞向了森林深处,如果飞往别处,不一定会打中哪个可怜的家伙的脑袋。

    打得如何先不说,这一杆下去,至少把高尔夫世界最远击球记录提高了一倍,这还是打偏了的情况下。。。。。。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一杆下去已经让帕吉欧和缪缪两人失去了打高尔夫的兴趣了。反正他们打高尔夫本来就是抽着雪茄在草地上散步,顺便聊天吹牛逼而已。。。。。。

    那就换别的玩吧?

    去钓鱼?一船人钓的没有萧鹏一个人一会儿钓的多;打猎?他们用枪打得没有伊丽莎白和伊丽莎黑两只狗捕猎的多;爬山?赛车?那都不是几个老头子能玩的;去骑马?拜托,萧鹏是干什么的!

    几天下来后,萧鹏发现,嗯,这适合年轻男人的玩乐项目还真就是一成不变的喝酒嗑药玩女人。。。。。。这年头除此之外真的没什么好玩的了。

    不过出乎所有人意外的是,这几天那个莉莉罗丝并没有给自己打电话。

    对此单身狗倒是乐的不行,天天提起这事,大有‘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的意思。

    不过萧鹏倒不意外,所有的母亲知道自己女儿碰到这么危险的事情的时候,都会把自己女儿藏在家里。

    事情果然没让猜错,就在布洛涅森林靠近市区一面的十六区富人区一栋别墅里,莉莉罗丝正趴在沙发上一脸无语之色:“妈妈,你为什么不让我出去!别人救了我我却没有任何表示,这样不像那么一回儿事!”

    (ps,巴黎所有的区都用数字来表示,最早巴黎顺时针有十二个区,第十三个区靠近布洛涅森林和香榭丽大道,是标准的富人区。按照巴黎的划区标准,这个区应该叫做十三区,但是在西方里的传统里,十三这个数不吉利,所以富人们纷纷起来抗议,最后在他们的抗议加金钱攻势下,巴黎重新划区,他们成了十六区,原来十二区的部分位置和相邻的地方成了十三区,而因为他们不喜欢十三这个数字,所以这个区是巴黎地价最低的一个区,然后。。。。。。就让百无禁忌的华人给占据了,现在成了当地的华人区。曾经的十三区是巴黎最落后的一个区,但是现在却是华人的建设下,成了巴黎比较发达的区之一了。有一部很着名的法国和美国联合出品的爆米花动作电影,叫做《暴力街区十三》,哦,还有它的续集,虽说里面的背景是星条国底特律,电影里混乱的十三区,就是影射巴黎十三区。算是他们的莫名其妙的民族自尊心作祟吧。)

    莉莉罗丝那个美得不像话的妈妈看着莉莉罗丝:“莉莉罗丝,妈妈这是为了你好,我们不是寻常人家庭,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接近我们的,你是我的天使,我自然要好好的保护你!说实话,我真的恨你爸爸,让你去星条国去找他上学是寻求发展的,结果你倒好,就这么辍学了,带着你的同学回到了巴黎,你看看你那些星条国同学,像一群蝗虫来到这里。我作为主人招待的不错吧?结果呢?咱家那套十六世纪的宫廷银器,少了两套刀叉!你这都是带回家些什么人啊。我再不替你把把关可以么?”

    莉莉罗丝听后嫌弃道:“你怎么知道他就是不如咱们了,你也看到了他了,他那件北极熊皮大氅是普通人买得起的么?而且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正在那里喝着滴金酒庄的贵腐酒。他身边有两位老人,看起来都身价不菲。而且听他们聊天,那些老人压根没有小觑他的意思。并没有因为他年轻而轻视他,再说了,他根本就没要我电话,是我主动要的他的电话,他压根就没想过要主动联系我。”

    “这叫欲擒故纵你懂么!对年轻的女人或者年轻的男人,这都是最好的办法之一!我当年就是这样和你父亲在一起的!我人生最好的时光就因为他的这个恶劣的招数葬送在他手里了。”莉莉罗丝的母亲愤愤说道。

    “凡妮莎,不许你这么说我爸爸!”听到母亲这么说,莉莉罗丝倒生气起来。

    凡妮莎听后气道:“我把你拉扯这么大,结果在你心目中还没有你那个不负责任的爸爸重要?”

    莉莉罗丝道:“好吧,我爸爸可能不是一个称职的男友,但是他确实是一个称职的爸爸!”

    听到莉莉罗丝这么说,凡妮莎倒是不生气了。叹口气说道:“好吧,莉莉罗丝,这是我的错,不该说你爸爸的坏话,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但是相信妈妈,那个华夏人还是躲远点比较好。真的,这真是妈妈的经验之谈,都是为了你好。”

    “我马上就十九岁了!我有权利做我想做的事情!”莉莉罗丝抗议道。

    “抗议无效!这段时间你不许出门,电话没收,这件事情没得商量!”凡妮莎说完后摇了摇手里莉莉罗丝的手机,走出房间。

    “你这是法西斯!是独裁!”莉莉罗丝喊道,却也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母亲离开。最后也没有办法,只能闷闷不乐的拍打着沙发上的玩具熊泄愤了:“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

    他在思念萧鹏,却不知道此刻的萧鹏正在那里开心的不行呢。

    维珍酒店的总统套间的平台上,一个标准的中式烤炉正在那里冒着浓烟,萧鹏坐在那里拿着一个纸扇子烤肉呢。之所以在这里烤肉,除了他自己想吃意外,还有一个来自远方的朋友,他不得不招待一下。

    坐在他对面看着烤肉流口水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朋友,瓦哈卜王子。

    不过现在的瓦哈卜看起来比和萧鹏初识的时候憔悴了不少,也成熟了不少,他脸上右边面颊上多了一道伤疤,看上去略显狰狞。他这次是护送阿木德王子来巴黎让萧鹏治疗的。

    看着萧鹏在留意自己脸上的伤疤,瓦哈卜苦笑道:“看起来很丑陋吧?”

    “丑陋?不?看起来比你原来好多了。伤疤是男子汉的伤疤,你这样看起来帅气多了。”萧鹏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枚炮弹爆炸,激起的小石子划伤的,很可笑吧?”瓦哈卜自嘲道。

    “不不不,你比我想象的勇敢,看来你这前线司令不是摆设,这一点我佩服你!”萧鹏心里想的却是,看来特沙和也门那边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惊险万分。

    “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不遵守清规戒律了,那个在我马场天天做祷告的瓦哈卜去哪了?”萧鹏转移了话题。

    “唯美食不可错过,这都怪你,当时在华夏的时候用这样的美食诱惑我,你知道么?当时我受伤的时候,我以为我死定了,脑子里面想的就是在华夏时候,和你坐在你那小木屋旁边吃的烧烤。”瓦哈卜说道:“现在有机会碰到你,必须要痛痛快快的吃一顿!我要喝啤酒!我要吃烤肉!”

    “给你整这顿烧烤可真不容易,我特意跑去十三区那边的华人街买调料。容易么我?”萧鹏说道。

    瓦哈卜笑道:“用猛子的话说这叫什么来着?哦,仗义!”

    “那是必须的啊!”萧鹏乐呵呵的说道。

    瓦哈卜转移了话题:“萧。我听说你拒绝了艾米拉的提议?”

    萧鹏一愣:“你怎么提起这件事来了?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来给艾米拉做说客?”

    瓦哈卜没有否认:“我这次来有这个目的。只要让卡塔尔不开心,那我们就开心。你知道的,我们现在和卡塔尔关系比较紧张。。。。。。”

    萧鹏摆手:“瓦哈卜,我们是朋友,别跟我们说这些国家大事,我并不想知道你们里面的那些事情,我们是朋友,只谈家事不谈国事。”

    “可是我谈的就是我的家事啊。”瓦哈卜说道:“我可是王子啊!”

    萧鹏耸肩道:“我可不是什么王子,实话实说如果说论起关系来,我宁可帮他们也不愿意帮助你们!你看看你们国家干的那都叫什么事啊,对我国家石油趁机提价?害的老子加油都快加不起了。你还好意思让我帮你们?”

    “你能加不起油?”瓦哈卜瞪大了眼睛。

    “能!当然能!”萧鹏提高了音量:“都是你们害得,你们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虽说你们国家原来是我们国家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可是这么一提价,看到没?我们直接减少了40%的原油进口。现在的华夏不是原来的华夏,委内瑞拉、俄罗斯、朗伊、安哥拉、尼日利亚。。。。。。这些国家的原油完全供得起我们一个国家!”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