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四章 愤怒的原因
    萧鹏也没在餐厅吃饭,叫了一份牛排送回房间去,跟这样的人坐一起吃饭都觉得恶心!

    就在萧鹏坐在房间里看着电视吃牛排的时候,房间有人敲门,萧鹏打开一看,是丽贝卡,旁边还有一个女孩,竟然是克劳迪娅。原来丽贝卡接的朋友是她啊。

    “有什么事情么?丽贝卡。”萧鹏问道。

    丽贝卡笑道:“你不请我们进去坐坐么?”

    “哦,请进。”萧鹏跟克劳迪娅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让两人进房间里、

    “饮料在冰箱,自己拿!”萧鹏说完后自己继续对付那块牛排。

    丽贝卡看后笑了:“牛排加法棍鹅肝酱,你这算是哪门子吃法啊?”

    法棍面包切成薄片,撒上鹅肝酱,这就是一道高卢名菜。

    萧鹏耸耸肩:“好吃就行了。说实话,我觉得维珍酒店的法棍面包比别的地方好吃。。”

    丽贝卡点头道:“你没说错,高卢每年五月都要举办长棍面包比赛,能做出色香味俱全获得第一名的面包师可获得四千欧元的奖金。还有向总统府爱丽舍宫提供一年面包的合同。而我们维珍酒店,每年都会高价和冠军直接签订一年的供货合同的。高卢人对法棍面包的热爱就像我们鹰国人对炸鱼薯条的热爱差不多,不,应该说他们比我们还要疯狂。”

    萧鹏笑了起来,丽贝卡真没胡说,这法棍面包是高卢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伴随着高卢人的早餐、午餐和晚餐。高卢人对法棍的热爱已经到了狂热的地步了,狂热到什么地步呢?他们直接要拿着法棍面包去联合国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了!

    高卢可不缺少文化遗产,每年每个国家只有两个名额去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他们就拿出自己珍贵的名额去给法棍申遗,这也真没谁了!

    丽贝卡坐下后问道:“萧,我听说你你跟简柏金发生了争执?”

    萧鹏摇了摇头:“没有,我没有和她发生任何争执,我只会和人类发生争执,她那样的在我眼里压根就不算是人!”

    丽贝卡吸了口凉气,第一次看到萧鹏这么愤怒,克劳迪娅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她已经知道了不少关于萧鹏的事情了,她可不想找不愉快,她这次过来可是为了弥补关系的。自己父亲已经快把她骂疯了。有的事情丽贝卡可以说,她可不能说。

    丽贝卡好奇问道:“萧,我第一次看你生那么大的气,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说你笑话她这辈子不能去华夏?怎么回事?”

    萧鹏笑道:“很简单啊。你以为世界上哪里的绿卡和签证最难办?”

    “星条国?”丽贝卡想了想答道:“自从发生‘911’之后,星条国的签证就很难办了。特别是川普上台后,限制的更加厉害了。”

    萧鹏微笑着摇了摇头:“你说错了,其实最难的办理的签证,是华夏。原来全世界最流行的是什么‘华夏威胁论’,什么名人政要歌星影星的,天天拿着华夏来说事?现在再说说试试?吉吉哈迪德嘲笑华夏人长相,结果连维秘都没法参加,‘贾抽抽’因为抽风,去参拜净国神厕,想到华夏举办演唱会捞钱?拜托,想多了。直接拒签。还有所有的整容国艺人也是这个局面,国家面前无偶像。”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水果姐’跑台岛去开演唱会,批着件‘青天白日旗’,现在呢?只能眼睁睁瞅着‘结石姐’在华夏名利双收!星条国女歌手赛琳娜戈麦斯去跟老喇嘛合照,结果华夏想来都来不了,‘绿洲乐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克劳迪娅插话道:“其实这样的例子很多啊,和谐是全球现象,比如说说唱歌手‘史努比’,就曾经遭受过禁止入境,比如2006年在伦敦希思罗机场惹了麻烦,最后四年不能入境;2012年因为试图携带毒品去挪威,也被禁止入境两年,在袋鼠国也因为这样的原因导致无法入境;还有我们鹰国歌手莉莉艾伦,也因为殴打星条国狗仔,被星条国限制入境;甲壳虫乐队因为得罪了菲律宾第一夫人不能去菲律宾;麦当娜不能去埃及和意大利;埃尔顿约翰逊不能去埃及;akon不能去斯里兰卡;克里斯布朗不能去鹰国阿根廷;碧昂斯不能去马来西亚。。。。。。‘和谐’是一种全球现象好吧。”

    “哦,你对娱乐圈很熟么!”萧鹏淡淡说道:“那你知道不知道,全世界最复杂的签证就是华夏签证?华夏签证细下来有十多种,曾经有三十人的旅行团只有四人拿到华夏签证,那些人都是来过华夏多次的,就因为换了新护照就不能来了。”

    克劳迪娅说道:“其实我曾经申请过华夏签证,结果连我父母的教育背景都要写,真的没有遇到过这么麻烦的申请签证的过程。”

    萧鹏耸耸肩:“谁让我们国家吸引了那么多间谍呢。”

    “这么说就有点过分了吧?”克劳迪娅皱眉,有点小意见。

    “过分?哦,只准你们说我们华夏坏话,不能我说你们坏话?袋鼠国从总理口口声声的说去袋鼠国的华夏人都是间谍,结果呢?现在别说他了,连着袋鼠国一众官员有一个算一个,全部不能去华夏,一起拒签!”萧鹏冷哼道。

    丽贝卡听后吸了口凉气:“如果普通人拒签也就罢了,这样直接拒签国家领导人。。。。。。这可不常见啊。”

    萧鹏点头:“只要不是敌对国家,一般不会拒签对方领导人的,世界上这么做而且有本钱这么做的,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星条国,一个是华夏。星条国当年为了不让北极熊在联合国投反对票,直接拒签了北极熊代表。不过世界上拒绝别国最高领导人的签证的,还真的只有华夏------大国要有大国的风范。别说我说话狂妄,你们真该去华夏看看,去看看魔都,去看看京都、去看看广深那些大城市,让你们瞅瞅什么叫做真正的国际化大都市。我们华夏有个成语叫做‘井底观天’,我这次出来到处旅行,感觉到像你们这些传统强国。。。。。。其实也就那样了。还真赶不上我们华夏。”

    克劳迪娅小脾气又上来了,刚想反驳两句,丽贝卡对她使了个眼色,转问道:“萧,有个事情我不明白,如果你们国家西zang地区真的那么好,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那么多人一直在致力于zang独呢?”

    萧鹏道:“说起来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我首先问一下,你们对西zang的了解,是不是就是大赖?”

    丽贝卡点头:“听说每一任大赖死后都是灵童转世,小孩子会有原来的记忆。”

    萧鹏道:“其实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神奇,事情是这样的,大赖有自己的团队,他们负责在大赖死后让‘吹冲’跳神,寻找到转世灵童,找到后这些教师团队就要负责从小教育他,教育佛经佛理,教育处事态度。”

    丽贝卡思考了半天:“那‘吹冲’跳神就可以找到转世灵童?太神奇了吧?”

    “神奇个屁啊。”萧鹏道:“早期的那些‘吹冲’在各种贿赂下,往往会在跳神的时候假借神谕,指定的活佛转世灵童大多出自蒙古王公或者藏地的大贵族之家,有的甚至是‘吹冲’自己家族里的人。大活佛都是出自一家,最后当时华夏的帝王乾隆皇帝为了地区稳定,采取了一套‘金瓶鉴别’制度,就是在确认灵童的时候,邀集四大护法将灵童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用满汉藏三种文字写在纸上,选派真正有学问的活佛祈祷七日后寻找灵童,如果找到的灵童仅有一名,也要把他的名字和没有名字的牌子一起放到瓶子里,如果抽到没有名字的牌子,就需要重新寻找。”

    “到了现在大赖一共有十四世的传承,而其中好几任大赖都是英年早逝那种,都是因为利益斗争,下毒暗杀而死。比如着名的‘诗人佛祖’仓央嘉措,其实就是六世大赖,也是死在zhengzhi斗争中。如果不是当年乾隆搞出来金瓶鉴别的制度,恐怕现在大赖都能死到三十世上。”

    丽贝卡皱紧眉头:“怎么会这样?”

    萧鹏吃完牛排,点上一根雪茄:“其实说到底就是两个字------利益。你们知道为什么藏地存在着现在这样的矛盾么?”

    丽贝卡好奇问道:“为什么?”

    “在我们华夏建国之前的藏地,人口里的95%是农奴,其余的5%是土司和僧侣阶层。在那个时期,每座寺庙都拥有大片的土地,和成堆的农奴。农奴们都是世代为奴,在祭祀的时候,奴隶主会砍下奴隶的手臂,扒下他们的人皮作为贡品。历任大赖过生日的时候,都会下令扒下两个小孩的皮作为牺牲品,现在去藏地历史博物馆,你们还可以看到十四世大赖在离开华夏前亲手写的让手下扒皮的命令手书,你们自己说,这样的情况不改变可以么?”萧鹏反问道。

    丽贝卡和克劳迪娅一起摇头:“太残忍了!”

    “残忍?藏地的农奴对宗教的虔诚让人感叹,藏药中有一味‘药引’,使用的就是活佛的粪便!农奴没有接受过教育,对这事情深信不疑,竞相收集粪便用于治病!而土司们招待客人的时候,待客方法是什么?一起轮x自己手下的女奴,因为这是‘热情好客’的体现,这是在‘分享’!”

    “这事情在任何一个国家能被容忍么?所以我们国家搞了‘土地改革’,在1957年时候让土司和寺庙交出土地,释放奴隶,免除债务。呃,就像星条国南北战争那样,解放奴隶,我们做错了么?”萧鹏说道。

    “等下!”克劳迪娅伸手打断萧鹏的话:“你是说你们国家1957年的时候才废除奴隶制?这也太落后了吧?这有点不人道。”

    萧鹏嗤笑道:“行了吧,克劳迪娅对吧?我教给你一句话,‘别拿着无知当天真’!星条国倒是讲究人道,可是密西西比州直到1995年才废除的奴隶制!现在非洲还可以买到奴隶!我这次去非洲还救了一个,别张嘴闭嘴‘人道’‘人权’的,说出去只能让人笑话!”

    克劳迪娅还想说什么,丽贝卡却道:“萧,你继续说,然后发生了什么?”

    “这还用问?这土地改革肯定触碰到了土司阶层和僧侣阶层的剧烈反击,1957年举行土改,1958年当地就爆发了武装暴动,奴隶主站出来反抗,结果呢?大赖出逃,而另外一位大活佛班禅并没有出逃,他选择留下来,因为他赞成土地改革。”

    “这个事情也造成了一种特殊的‘族群分裂’,平民与僧侣的分裂,如果你现在去藏地,你会留意到,几乎所有的农牧民家里,我们国家国祖的肖像是和菩萨一起供奉的,那就是因为他们原来世代是奴隶,正是我们国家的土地改革给了他们土地和自由!而且现在那边教育医疗住房等等全部都有补助,这样的好日子,老百姓会想要duli么?”

    “但是土司们的后代和僧侣就不这么想了,在他们眼里,我们国家是剥夺他们土地和财产的罪人。那些宣传独立最积极的人,不是僧侣也是以前的贵族后代。但是藏地也是一个特殊的地方,曾经藏民都会把家里最聪明的孩子送去做僧侣,那里原来是神权社会,社会是分等级的,僧侣最高贵,是典型的神权社会。而老百姓的文化落伍,这也是他们虔诚的信仰神灵的原因,你们会连续几个月边磕头边走跑去神庙里给菩萨磕头么?那边的人就会!我问问你们,如果是你们,你们会愿意让那边重新变回奴隶社会么?为了少数贵族让那些寻常老百姓去过苦日子?那特么的是造孽!”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