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五章 巴黎夜生活
    丽贝卡有点不解,问道:“既然那边真的如你说的那么好,为什么现在还有那么多人要闹zang独呢?”

    萧鹏抽了口雪茄:“归根到底两个字:利益,老百姓觉得日子好了,但是土司们的后代和僧侣就不这么想了,在他们眼里,我们国家是剥夺他们土地和财产的罪人。那些宣传独立最积极的人,不是僧侣也是以前的贵族后代。世界都知道,孩子的教育是社会进步的源泉,但是藏地也是一个特殊的地方,曾经藏民都会把家里最聪明的孩子送去做僧侣,那里原来是神权社会,社会是分等级的,僧侣最高贵,是典型的神权社会。而老百姓的文化落伍,这也是他们虔诚的信仰神灵的原因,你们会连续几个月边磕头边走跑去神庙里给菩萨磕头么?那边的人就会!”

    “现在藏地所有的寺庙都是我们国家在供养,每座寺庙都是金碧辉煌的,钱都是我们国家在拿,可是即使这样,他们还是不满意,认为以前的土地没了,奴隶也没了,风光的社会地位也被削弱了。”

    “为了解决这个事情,我们国家在那边拼命地办学校办医院,为了就是提高民智!内地的大学毕业生如果志愿去那边教几年书,回来可以免费读硕士博士,内地的大学对那边的学生向来都是超低分录取!而即使如此,他们还是不满意,依然在搞胡闹,如果发生动乱,他们首先袭击的不是当地zhengfu机关,而是学校和医院,为什么会这样?就是为了阻止群众开启民智!这就跟你们中世纪的宗教法庭一样!布鲁诺被烧死,伽利略终身监禁,哥白尼死后才敢公开自己的学说,不都是让你们的宗教法庭给逼的么?”

    “不是哥白尼是被烧死的么?”丽贝卡问道。

    “哦,尽管哥白尼遭遇到迫害,一直被教会监视着,但是确实不是被烧死的。哥白尼当年是一名教士,还是一名医生。被烧死的是布鲁诺,哦,还有意大利天文学家采科-达斯科里。”萧鹏答道。

    克劳迪娅听后思考了一会儿,说道:“那边应该不像你说的那么不堪吧?根据我的了解,xizang可是号称世界上‘最后一块净土’。”

    萧鹏摇了摇头:“那边在土地改革之前,一共有一百万人口,其中九十万连房子都没有,现在三百多万人口,家家户户有吃有喝有住房,论脱贫致富的经验,谁比我们华夏有经验?老百姓日子好了,受教育程度高了,谁放着好日子不过去瞎折腾?对我们来说,这些zang独份子已经不成气候了。但是一直这样折腾,就好像癞蛤蟆趴在脚背子上------不咬人,可是它恶心人。”

    “说起来最可笑的是,全世界最支持他们的,一个是高卢,一个是日耳曼。日耳曼咱就不提了,看看犹太人的悲剧就好了。你说这高卢人,一边驱赶着吉普赛人,一边对别的国家指手画脚,啊呸!都是些什么玩意啊!”

    丽贝卡掏出自己手机:“我一直很喜欢那边,觉得那边很神秘,我手机里面还有一首那边的歌呢。”

    听着丽贝卡播放的音乐,萧鹏道:“哦,原来是《阿姐鼓》啊,这首歌在我们国家也很着名,可是你们知道么?在那边的传统文化中,这‘阿姐鼓’意味着一张以纯洁少女的皮做的祭神的鼓,在土改以前,这样的事情很正常,1958年的时候,仅仅在那边一个佛堂里,就找到了人头27个,人头盖骨6个,人腿骨4根,整张人皮1张,人尸一具、人肠14捆、人肉8块以及人血9瓶,为的就是念经放咒。”

    “我也很喜欢藏地文化,但是不是所有的藏地文化都值得追捧的。我们华夏之所以发展这么迅速,归根到底两句话,一句是‘海纳百川’,另外一句是‘取其精华去其糟柏’,而不是绝对盲目的拿来主义。听风就是雨永远成不了事。”

    丽贝卡噗嗤笑了起来,萧鹏倒愣了起来:“你笑什么啊?”

    “帕吉欧叔叔跟我说过,想和你交朋友,最基本原则是绝对不能说华夏坏话,看来他还真的了解你。”丽贝卡笑道。

    萧鹏耸耸肩:“说我愤青也好,说我单纯也好。我就这德行。对了,丽贝卡,你们过来找我干什么?”

    丽贝卡道:“其实是这样的,我父亲让我过来的,简柏金就是他邀请来参加维珍酒店的店庆演出的,他并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让我来向你表示歉意。”

    萧鹏摆了摆手:“那是你们酒店的正常经营,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你们愿意怎么做都行。我只是对这个人不爽而已。”

    丽贝卡掩口笑道:“我多想跟你学学,直接表达自己态度。可惜我不能这么做。为了做淑女可是好多事情不能做的。。。。。。”

    “我可以理解你再说我粗鲁么?”萧鹏无奈说道。

    丽贝卡笑了起来:“我这人果然不擅长说话。让你听出来了。”

    萧鹏:“。。。。。。你们这大晚上的来就是为了故意气我的么?”

    “好吧,为了表示我对说错话的歉意,我邀请你晚上去玩去?”丽贝卡问道。

    “去哪?”萧鹏想了想,这巴黎的夜生活这段时间自己也算体验了不少了,除了去看各个秀场外,巴黎的夜生活其实还是有很多的。除了红磨坊所在的蒙马特高地那里治安比较差外,巴黎的治安还是不错的------起码比星条国强,你晚上敢出门。

    巴黎的夜生活也是比较丰富的,比如说可以夜游塞纳河,坐在船上小酌几杯香槟,看着塞纳河沿岸的风景,感觉非常惬意。

    或者去攀爬埃菲尔铁塔------不管什么时候前往铁塔脚下,都是排满长队。比较起来,夜晚去埃菲尔铁塔感觉更好。

    每天晚上,只要到了整点,埃菲尔铁塔会持续灯光闪烁五分钟,通体的金色加上闪烁的银光,这样穿着‘礼服’的埃菲尔铁塔只有晚上才能看到。

    要不然就去蒙帕纳斯大厦,这是巴黎第二高建筑,仅次于埃菲尔铁塔,乘坐观光电梯只要38秒就能达到56层的高度,再上三层就是可以360俯瞰巴黎全景的露天平台,只要没有恐高症,站在上面喝着香槟欣赏夜景,堪称完美!或者干脆在56层的‘巴黎天空餐厅’,一边品尝蜗牛大餐,一边俯瞰整个巴黎,美轮美奂。

    这是巴黎‘顶层文化’的标准体现。巴黎有很多建筑,比如‘春天百货’、‘老佛爷女装’、还有很多酒店的顶层,比如丽兹酒店等,他们都有自己的顶层酒吧、咖啡厅,一边小酌一边欣赏附近风景是巴黎人的最爱。

    因为高卢盛产美酒,所以巴黎有各种各样喝酒的地方,无论是西装革履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年轻人还是拄着拐杖白发苍苍的老人,都习惯晚上到酒吧里喝喝酒。

    巴黎的酒吧各有各的特色,没有特色的酒吧时经营不下去的,有的酒吧鸡尾酒出名,有的酒吧红酒出名。而巴士底广场的酒吧价格比较亲民。

    除了酒吧外,随处可见的就是小酒馆。在这里喝啤酒?酒保大多会在上酒的同时捎上一小碟烤坚果或者薯片,如果点的是葡萄酒,搭配熟肉制品或者奶酪拼盘更让消费者喜爱。其中最着名的必然是十一区的‘乐谱’酒馆。

    巴黎人下班后,晚餐的第一选择就是‘乐谱餐厅’,吃完饭后直接去‘乐谱酒馆’小坐,当然,这都是需要预定的。

    萧鹏去过一次,清爽的阿尔萨斯白葡萄酒配上腌渍鳀鱼和里考塔鲜奶酪,浓郁的勃艮第红酒搭配鹅肝和烟熏鳗鱼,最后用芹菜根奶油沙拉和覆盆子罗勒抹萨里奶酪收尾,确实是种味觉上的享受。是带妹子去的首选之地。

    但是那里需要预定啊,现在没有预定,怎么去?

    总不能带着她们去看歌剧或者芭蕾舞吧?全球最着名的加尼叶歌剧院就在巴黎,每天晚上坐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观看芭蕾或者歌剧也是巴黎人喜欢的休闲方式,可是萧鹏可不喜欢啊,又不是米妮在跳芭蕾,没劲。

    难不成要带她们去看街头艺人的演出?

    巴黎不管什么时候也不缺街头艺人,什么广场啊、桥啊、地铁站啊到处都是才华横溢的街头艺人,什么蓬皮杜广场、蒙马特高地、左岸的双倍桥等地方,都是去看街头艺人演出的好地方。

    尤其是蓬皮杜广场,这里被誉为‘巴黎现代艺术中心’。是为了纪念戴高乐建立的。到了晚上参观蓬皮杜中心里的艺术品,也是巴黎人很喜欢的消遣方式,尤其是约会中的男女。哪怕对艺术毫无兴趣,也要到这里装装逼。

    可是这些萧鹏都不感兴趣啊!这些萧鹏都玩遍了。

    说起来也比较无语,这些老外天天玩腻的东西,到了华夏就成了‘有品位’的象征。萧鹏玩了半天,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什么特么的有品位,说白了就是装逼而已。

    对这些娱乐萧鹏可都没兴趣,还不如在家里好好睡一觉呢。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