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二章 钻石手表
    潘佩宇一脸幽怨的看着萧鹏:“鹏哥,都说‘穷玩车,富玩表’,你这算不算是一步到位啊。你这可算是少了换表戴的乐趣了。”

    众人一起点头,非常赞同潘佩宇的看法,这块表确实一步到位了。

    整个手表由黑白红三色构成,铂金做成大扣表链,每个链节上都镶嵌着一块方形红钻石,而柏金表链表面,则是满满的小白钻。而表盘边缘,是由整个一圈黑钻石构成------别人是镶钻,而这块表是直接把黑钻镂空做成的表壳,陀飞轮机芯,指针镶黑钻,刻度镶红钻。整块手表都是‘blingbling’的。

    黑钻和镶钻还不算很惊人,最惊人的是表链上的那些红钻,颜色几乎一致,肉眼不可分辨,而这么大小的红钻,随便拿出一块就是打破世界纪录的,结果现在倒好,表链上镶嵌着八块!这就吓人了!

    这表已经不能说他是块表了,纯粹是装逼用的了。这尼玛还是手表?分明是行走的钻石库啊!

    “萧,戴上试试。”阿尔芒很满意众人的表情:“对梵克雅宝的设计制作工艺还满意么?现在还有人觉得你戴儿童卡通表么?”

    莫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阿尔芒,这表多少钱?”两人在澳洲时候见过,自然认识。

    阿尔芒摇了摇头:“这样的表仅有一块,他是属于萧的。”

    莫扎的眼睛已经从萧鹏手腕上拿不下来了,听了阿尔芒的话,一脸惋惜之色,阿尔芒是什么人?怎能看不出莫扎眼里的失望?于是他赶紧说道:“莫扎王妃,不要失望,过段时间,梵克雅宝有一个钻石珠宝展览,肯定会让你满意的。”

    莫扎一脸羡慕的看着萧鹏手上的手表:“有这么大的红钻么?”

    阿尔芒微微一笑:“恕我先卖个关子,我只能说,我找到了一批家藏的钻石,品质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莫扎听后不说话了,阿尔芒看着萧鹏:“萧,对这块表满意么?”

    萧鹏苦笑道:“满意到了我无力吐槽的地步了,阿尔芒,你就不想想,一般人敢戴这样的表么?”

    阿尔芒笑了:“所以这块表只能你来戴不是么?”

    萧鹏叹口气:“你这是给我惹了大-麻烦。我戴着这表出去,不知道多少人会想要剁掉我的手呢。”

    阿尔芒笑的更开心了:“那也要能他们能做得到才行。喂,你一定要在凯旋门大奖赛的颁奖礼上展示这块手表,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萧鹏看了看手上的手表,点了点头,玛的,年轻不嚣张?有好东西不往自己手上戴?那不是傻叉的行为么?

    阿尔芒却道:“行了,既然你满意了,我就走了。”

    “啊咧?你这就走?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所有人都不解。

    阿尔芒苦笑摇头:“你们现在玩的潇洒,我桌前各位设计师递上来的设计图已经有一米高了,我要好好选择一下最快时间把这匹珠宝制作出来展示在人们面前。”

    萧鹏叹口气:“至于那么分秒必争么?晚上一起吃饭吧。”

    阿尔芒摇头道:“现在对我来说,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时间,如果不是想看到你的表情,而且我也不放心别人来送这块表,我连今天也不会来。行了,你们继续看球,我赶紧回去工作。”

    既然阿尔芒都这么说了,大家也不挽留他了,把他送到门口,他的保镖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几人一起离开。

    正好这时,比赛上半场结束的哨声响起,进入了午休时间,萧鹏都快郁闷了,上半场一比一两队打平,可是萧鹏一个进球也没看到,马赛进球的时候他在跟莫扎王妃聊天,巴黎扳平的时候阿尔芒来了。。。。。。

    现在好不容易没事了,特么的中场休息了!

    这时候是人们排队上厕所的时候,萧鹏却发现会场中间在举办一个纪念仪式,再仔细一看,萧鹏吸了口凉气,只见一张硕大的日耳曼军官的照片摆在球场中间,照片里的他身穿一身纳粹军装。

    怎么还公开纪念纳粹?萧鹏怀疑自己看错了剧本,这尼玛什么情况?

    潘佩宇看了也不明白,跑到萧鹏身边:“鹏哥,这高卢人搞什么?怎么还公开纪念纳粹呢?”

    萧鹏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啊!这是纳粹要复辟么?言论自由到了这种地步了?”

    在一旁的尤美噗嗤笑了起来:“这真不是他们在给纳粹搞复辟,照片上的那个人是二战时候的迪特里希-冯-肖尔铁茨将军。今天是他的忌日,所以搞了这么个纪念仪式。”

    听了尤美的解释,萧鹏更糊涂了:“那不还是纪念纳粹么?”

    尤美笑了起来:“你们思考过一个问题么?,现在巴黎是世界上游客最多的城市,像什么埃菲尔铁塔、卢浮宫等人类瑰宝保存完整,在经历了二战那样的时期,高卢还是日耳曼的占领国,为什么这些文物古迹能一直保留到今天呢?”

    尤美倒把萧鹏给问愣了,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

    尤美解释道:“肖尔铁茨将军是二战时期,日耳曼驻高卢占领军的最高指挥官,他是出身于普鲁士军人世家,是希特勒为数不多信任的高级将领,只要是交给他的任务,他都会不打折扣坚决执行,在日耳曼围攻苏联的塞瓦斯托波尔时,指挥者一个团的肖尔铁茨严令部下冒死进攻,打到最后,4人的团只活下来不到四百人,就这样还是寸步不退,也是日耳曼当时的‘战神’级别将领。”

    “在进攻苏联之后,日耳曼把他调到巴黎,希特勒给他的命令是对任何有反抗意图的市民都要施以最无情的镇压,并且在战争后期,他接到了另外一个命令,那就是摧毁整个巴黎。给巴黎一个‘盛大的葬礼’。”

    “肖尔铁茨倒是遵守了命令,大批工兵部队在巴黎城区各个重要区域布下了大量炸药,炸药之多‘足以炸掉全世界一半的桥梁’,什么发电站、水厂、飞机制造厂、塞纳河上所有的桥梁,巴黎圣母院、埃菲尔铁塔、火车站、下议院大楼。。。。。。就这么说吧,只要炸药一爆炸,半个巴黎也就上天了。”

    “后来日耳曼克鲁格元帅给肖尔铁茨下令,让他摧毁巴黎,肖尔铁茨却犹豫了,到底是遵守命令还是遵守良知让他难以抉择,最后甚至连希特勒都直接给肖尔铁茨发出密令,让他摧毁巴黎。”

    “而最后肖尔铁茨的选择撒了一个弥天大谎,他告诉德国方面‘巴黎大火已经烧起来了’,其实他压根就没有引爆,而是让手下烧毁档案和卷宗,而后来希特勒要求德国空军出动轰炸机空袭巴黎,也让肖尔铁茨给拦了下来,他的理由也很充分:我的人都在空袭范围内,难道你想杀死和巴黎人同样多的日耳曼士兵么?所以说他凭一己之力拯救了巴黎也不为过,所以巴黎人并不恨他,战后他也被轻判,待了两年监狱就出狱了,是纳粹为数不多的善终的高级将领。现在有这样的纪念仪式也不奇怪了。”

    听了尤美的介绍,潘佩宇感叹道:“这西方人观点确实有点意思,这样的法西斯分子也这样大张旗鼓的庆祝一下。二战白打了么?”

    萧鹏却摇头道:“呃,这个事情咱要两回说,二战是二战,所谓的‘反法西斯’这就要两说了。你知道二战时期几个法西斯国家?”

    潘佩宇道:“日耳曼,咦大梨,倭国,这问题太简单了吧?”

    萧鹏继续摇头:“还有一个,就是西班牙,而且西班牙法西斯政权一直到1975年才结束,你现在还说二战是反法西斯战争么?如果是的话为什么西班牙没有事情?”

    “啊?为什么?”潘佩宇问道。

    “其实法西斯政权在刚开始出现的时候,很受西方国家欢迎的,当年的世界杯啦奥运会啦,都是在法西斯国家举办,甚至希特勒还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这说明什么?说明西方国开始的时候是支持这种政体形式的。高卢为什么当年失败的如此快?和轻敌固然有关系,但是也有高卢国内和法西斯势力合作的原因。当时高卢军队在高卢战役第一阶段被日耳曼灭了20个多个师,军官团本来正在犹豫着是否要凭借剩下的五十个师组织抵抗,结果就在那时候听说了高卢gongchandang要在巴黎发动起义的假消息后,立刻决定向日耳曼全面投降,宁可成为日耳曼的附庸,也绝不能允许gongchandang夺权。”

    “而后来之所以闹翻了,归根到底就是两个字:利益,三个轴心国侵占了太多国家在美洲和亚洲的利益了,能不收拾他们么?而二战时期,西班牙虽说也是法西斯国家,但是相对于其他三个国家,他没有损害别的国家利益,自然也就放过了。而肖尔铁茨这样的将军不但没有损害那些国家的利益,相反还保护了他们的利益,那自然而然的就要纪念了,同时还能显得自己心胸开阔,何乐而不为呢?”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