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三章 给尤美的礼物
    尤美这段时间过得一直都很郁闷。

    都说相恋需要‘门当户对’,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刚开始的时候,尤美觉得自己比萧鹏有钱,结果发现萧鹏压根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他的人际关系实在是太要命了,原来自己和他差距确实太远了。。

    这两人差距大了可不是好事,特别是两个自尊心强的人。

    只有那些没有自尊的人才心甘情愿的吃软饭。在很多情况下,经济决定一切。而两个人的经济层次差太远,那就意味着肯定有一方处于劣势,不管是情愿不情愿。

    尤美就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这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人越年轻,自尊心越强,岁数越大,自尊心倒越来越淡了。所以碰到现在的情况她可是纠结的不行------自己奋斗了那么多年,认为自己也是事业有成的模特了,结果连萧鹏手表上一块红钻都买不起,特么的他表上这样的红钻还有八块!这不是要人命么?

    特别是萧鹏连续几天在忙碌,虽说尤美知道他在练习和‘缪西卡’的磨合,虽说每次练习的时候都带着尤美,但是尤美对赛马没什么兴趣,而萧鹏又是那种工作起来就专心的人。这让她感觉到自己被冷落了。这让她更加的难受了。

    所以她决定要找个时间和萧鹏好好的谈谈。如果不是贪恋萧鹏的怀抱,她早就不辞而别了。

    “尤美!走啦!”萧鹏换下了骑师服洗了个热水澡,招呼坐在那里等待自己的尤美:“我订好了餐厅,我们去吃饭去。”

    “亲爱的,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谈谈。”尤美决定摊牌了。

    萧鹏却摆了摆手:“有什么事情比吃饭还重要?他们介绍了一个饭店,说那里很不错,吃完饭再说。听说那里环境也很不错,在二区卢浮宫附近。”

    尤美想了想,萧鹏说的也有道理,吃完饭肚子饱了脑子也清晰了,说话也能说清楚了。

    “巴黎我觉得最扯淡的地方 ,就是餐厅都要预定,这对以‘服务至上’的华夏餐饮业来说,简直无法想象。”萧鹏在车上吐槽道,在巴黎如果不经事先预定,就进入一家餐馆直接坐下来用餐,很可能会遭来一顿数落,到时候八成要落个饭没吃上,气都气饱了的下场,巴黎人可是骄傲的很,感觉所有的服务员都像是《破产姐妹》里那俩货,一个比一个能损人。越是高级餐厅越是如此。。。。。。

    尽管不喜欢吃法式大餐,但是总要考虑女人的感受吧?

    两人刚进餐厅,服务生就走了过来,递给萧鹏几个包,尤美笑道:“你这是给我什么秘密惊喜么?”

    萧鹏帮尤美拉开座椅,自己再入座:“也不是什么惊喜,你不是想要重新走回原来的高度么?那你知道凯旋门大赛的‘优雅小姐’评选吧?这是你走回原来高度的敲门砖。凯旋门大赛的红毯在迎接你。”

    这赛马大赛开始前也跟什么电影节一样,有走红毯仪式,各种美女和贵宾会穿的花枝招展的展示自己,和世界上各地的赛马比赛一样,美女都要穿着礼服带着帽子进行选美比赛,而凯旋门大赛的选美冠军就是‘优雅小姐’。

    虽说评选范围是在所有现场所有的来宾里选择的,但是,其实从走上红毯的那一刻,就是评选的开始。

    “缪缪现在没有时间,不能亲自给你设计。但是这倒是个好事,毕竟缪缪担任普拉达的女装总设计师已经太久了,难免有点任性,就看2017年的春款服装行了,简直就是个笑话。这话你可别对缪谬说,咱私下发发牢骚就行了。不过我觉得这套礼服很适合你,也是为你量身定做的。”萧鹏笑着说道。

    “量身定做?”尤美一愣,那边哪有自己的身体数据?

    萧鹏伸出自己的双手:“这是最好的尺子,不是么?”

    尤美脸一红,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袋子看了看,一套白色的礼裙外加一个漂亮的帽子,以及一个黑色盒子,打开盒子后尤美捂住了嘴巴,里面是一套漂亮的黑欧珀珠宝。

    尤美的职业是什么?模特啊,对化妆品、服饰和珠宝那不是一般的敏感!这盒子里是一整套的梵克雅宝的黑欧珀首饰,包括一对耳环,一个项链和一枚戒指一个胸针一个手镯,对着上帝发誓,尤美现在所有钱也买不起这么一套首饰!

    因为这套黑欧珀首饰上使用的都是极品黑欧珀!

    现在全世界的女人都知道,想要买黑欧珀首饰要到梵克雅宝,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搞到了一批黑欧珀,其中有不少极品黑欧珀首饰更是让无数女人垂涎三尺,只可惜的是数量太少了,梵克雅宝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饥饿营销’,普通黑欧珀首饰随便买,但是极品黑欧珀首饰那真是少之又少,每件都是天价。

    而现在摆在尤美面前的,不是一件两件,而是一整套!尤美怎么能不吃惊?

    尤美的自尊心让她不能要这套首饰,可是女人对珠宝的喜爱又让她恨不得马上把这些珠宝衣服都还上看看,唉,纠结啊!

    萧鹏轻描淡写的说道:“实在来不及为你专门订做珠宝了,但是经过阿尔芒的挑选,这套珠宝应该很适合你,和这礼服也挺配,我是不懂时尚的,但是阿尔芒懂啊,我相信他的选择。”

    尤美深吸了一口气,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亲爱的,这是你送给我的?”

    萧鹏挠了挠头:“呃,我知道你们西方人都是很骄傲的,我这样擅作主张给你搞这套你不会不开心吧?我这个人也笨,你也知道的,我是纯感情白痴,如果不是也不会现在为了感情的事情一团乱麻。请原谅我自作主张。你如果真的不喜欢,我就给他们还回去。”

    “谁说我不喜欢!”尤美把几个包包直接狠狠地抱在怀里:“如果不是现在场合不对,我现在就想把它们全换上!”

    萧鹏赶紧摆手:“别,千万别那么傻!”

    尤美不解,看着萧鹏,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萧鹏解释道:“你在这里换衣服,别人该看的不该看的也就都看到了,那不是亏大了?回家在我眼前换,嘿嘿,我还可以一饱眼福呢。”

    尤美小脸一红:“你真坏!”

    “尤美,你刚才在马场想跟我说什么?我着急来这里看看衣服送过来没有,所以没有听你刚才想说什么,现在你可以说了。”

    尤美看着自己怀里的包包,这萧鹏并不是心里没有她么,忙成那样还不忘为自己准备这些衣服首饰。没想到萧鹏心这么细。想到这里尤美一脸甜蜜的摇头说道:“我没什么要说的啦!对了,骑师也走红毯么?”

    萧鹏摇了摇头:“骑师当然没有资格走红毯了。”

    尤美听后有点失望:“我还以为能和你一起走红毯呢。”

    萧鹏笑了起来:“普通骑师当然是没法走红毯的,但是我不是啊!”

    尤美不解:“什么意思?”

    “我不但是骑师啊,还是马主啊,而最关键的是,是莫扎王妃亲自邀请我的,赛后还有个捐赠仪式呢!”萧鹏说道。

    “什么捐赠仪式?”尤美不解问道。

    萧鹏撇撇嘴:“我有个慈善基金,卡塔尔王室投资局捐赠了点钱在里面。”

    尤美很想问问萧鹏所谓的‘点’钱是多少,后来想想还是别问了,有点扎心。正好这时候服务生上餐了,嗯,舒舒服服的吃顿大餐吧。

    吃法式大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萧鹏和尤美边吃边聊,倒也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尤其是尤美,她现在已经归心似箭了------很想马上回去换上衣服和首饰,萧鹏其实也很心急,他更想看看尤美换衣服的过程。。。。。。

    两人吃饱喝足之后,离开了餐厅,两人站在餐厅门口等待侍应生把车开过来。

    说起来巴黎的交通实在值得萧鹏吐槽半天,虽说巴黎有世界上最大的地铁系统,虽说地铁站都很破烂,可是整个巴黎几乎地铁通到了每个角落。但是-----你特么的到了晚上地铁全部停工是几个意思?别的地方都是白天交通差,晚上交通好;到了巴黎是白天交通差,晚上交通更差,想要找个地方停车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只有这种高级的餐厅才有专门的停车场帮人停车,不然的话还是别在巴黎开车了,坐出租车或者公交车吧。坐出租车后排还不能做三个人,如果坐三个人还要收取额外费用,这尼玛忒不人性了。

    就在等待车子前来的时候,萧鹏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很多人匆匆跑跑到附近的餐厅或酒吧,这是什么意思?

    萧鹏还在疑惑,突然感觉到身后有声音,一歪头萧鹏吓了一跳:只见一个人拿着刀冲着尤美就过去了。

    这尼玛是抢劫?不对啊,刀上明显有血迹,这是砍过人了;难道和尤美有私仇?这是来寻仇的?

    事情已经不容萧鹏多想了,他左手一拉尤美,把她往前一推,躲开了这来势汹汹的一刀,而萧鹏自己,顺势旋转起来,一个漂亮的转身后摆腿,脚后跟重重地砸在持刀歹徒的太阳穴上。

    萧鹏踹完这一脚,自己心里先凉了半截:

    坏了,这一脚踹下去,那是会出人命的!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