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三章 遭遇恐袭
    萧鹏想看看地上的那家伙情况如何了,两辆警车直接停在了萧鹏两人身旁,萧鹏脸都绿了:握草,这高卢治安没有那么好吧?怎么警察这么快就来了?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跟萧鹏想象的倒不一样,警车上跳下来的警察都是拿着枪的,枪口却指着地上趴着的那个拿刀的家伙,同时对自己和尤美摆手,示意两人后退。

    一个警察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靠近地上趴着的家伙,看着没有任何动静,他上去摸了一下那家伙的颈动脉,一会儿他抬起头,对同伴说道:“已经死了!”

    听了他的话,几个警察一起转头看向萧鹏,萧鹏急了:“嗨!你们看到了,是他要袭击我们,我这是自卫!”

    一个警察点了点头:“先生,别害怕,你这是帮了我们。这是一个歹徒,他在刚才的街道已经砍伤了好几个人了。你制服了他,减少了老百姓和警方受伤的概率,我们该向你道谢。呃,我们过来的时候行车记录仪和执法记录仪上都记录下来了刚才的一幕,所以你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萧鹏听后长出一口气,哇哦,这高卢的警察除了效率低下一点,还是足够正直的么!

    “呃,既然如此,我们可以走了么?”萧鹏问道。

    带头的警察摇了摇头:“这起案件已经被列为恐袭案件来处理。一会儿有当局的人过来,现场也要封锁一下,你们在这里等待一下接受当局询问好么?”

    萧鹏很是无奈,可是这也没办法,在接受了警察的简单问询,比如什么姓名年龄国籍之类的之后,警察就不管萧鹏,开始维护起现场秩序起来。

    萧鹏来到尤美身边:“尤美,你没事吧?”

    尤美摇了摇头:“我没事,就是给吓了一下,如果不是你刚才反应够快,我恐怕已经被砍到了。”

    萧鹏笑道:“想伤害我的女人,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尤美听后,紧紧地抱紧萧鹏,那个高卢警察也很有意思,站在一旁直对萧鹏竖大拇指,也不知道是在称赞萧鹏的身手,还是在称赞萧鹏说的话。

    尤美问道:“亲爱的,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离开?这里让我感到不舒服。”

    萧鹏苦笑道:“没办法,现在高卢也是弓杯蛇影了,这事情已经被列为恐袭案件了。那就不是单纯的警方来处理这个事情了,而是几个部门联合起来,这高卢的公务部门本来就效率低下,几个效率低下的部门加在一起,那就意味着效率更低下。咱们去车里坐着慢慢等吧。”

    萧鹏说完跟那警察打了个招呼,和尤美一起坐到了车里慢慢等待。

    这尼玛欧洲现在是恐袭不断,而目标呢?不是鹰国就是高卢。

    高卢过去几年已经遭遇了一系列严重恐怖袭击事件,比如2015年《查理周刊》巴黎总部屠杀事件,造成了一百三十人死亡,再比如2016年在尼斯,恐怖分子直接用卡车撞人玩,一口气撞死八十多个;还有法兰西体育场爆炸事件,也是上百人死亡。。。。。。

    这还仅仅是那些大型恐袭,那些伤亡不到十人的案件更是层出不穷。

    虽说高卢是联合国五大国里,平时存在感最低的国家,但是其实高卢是以北非保护神自诩。包括在阿尔及利亚、埃及等国家都有他的驻军。北非繁荣稳定乃至控制北非是高卢的一贯传统。

    当然,这也有弊端,那就是北非国家几乎都是穆斯林,大量涌入高卢定居,再加上动荡的中东以及难民的涌入,高卢穆斯林人口是持续上升,目前全国总人口的10%都是穆斯林。照这个趋势下去未来高卢变成‘法兰西斯坦’都有可能。

    而这高卢真不像外面看起来那么萌,他是星条国进攻叙利亚的首批伙伴国之一,同时也是前殖民大国,在叙利亚有深厚根基。这让他们国内的穆斯林感到无法接受。特别是现在高卢的经济形势越加不好,失业率居高不下,这些都是极端主义孕育的温床。

    不过说起来也是高卢现在是草木皆兵了,其实很多的案件不应该算是恐怖袭击案件,比如我们经常看到报道,说什么在欧洲等国家,难民强x本地女孩案件时常发生。这样的案件在高卢也发生过多次,但是这样的案件在高卢都被列入了恐袭案件的范畴。

    其实这真跟恐怖分子无关啊,你想,那些难民原来都是生活在保守的伊斯兰国家,突然到了开放的西方国家,看到大姑娘穿着裙子露着大腿,按照他们教义的话,这些女人都是女,这么穿是勾引男人,说他们强x?他们还委屈呢!

    现在zhengfu对叙利亚的空袭勤快的很,一轮接着一轮。造成了大量的平民伤亡,于是这些恐怖分子使用‘连坐’的逻辑,你让我的平民死亡?我就让你们高卢平民为你们zhengfu的罪行买单,于是恐袭案件发生的也就越来越勤快;然后高卢zhengfu再以此用借口继续甚至加大对叙利亚的空袭,然后恐怖分子也加快了恐袭案件,最后形成了恶性循环。

    现场的警察倒是挺有效率,很快时间内封锁了街道,疏散了人群。可是那‘相关部门倒’倒是迟迟没有到来。

    萧鹏在车里一个劲的安慰尤美,哄到都快把自己哄睡了的时候,一排车队高速驶来,挺好后下来的人让萧鹏哭笑不得。

    前面的轿车还好点,下来的人是几个身穿西装革履的,后面的车上下来赫然是一车头戴头盔身穿防弹衣,一身黑色衣服长枪短炮装备齐全的武装人员,再一看肩章,圆形肩章上写着‘gign’四个字母。

    萧鹏心里已经开始骂街了,这高卢果然是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

    连案件到底是神经病犯病还是恐袭都没有定性,就把国家宪兵特勤队叫来了?数了一下,正好二十人,我勒个去,直接来了一只作战部队啊!

    这‘gign’是一只专门从事反恐活动的特种突击队,因为他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总是身穿黑色,所以老百姓习惯叫他们‘黑衣人’突击队,其实他们有个更响亮的绰号,叫做‘凯旋门前的利剑’。玩过反恐精英的都应该对他印象深刻,就是所谓的‘四号警’。。。。。。

    这不过是一起疑似恐袭案件,却动用了他们,至于么?

    而那几个身穿西装的人跟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说了些什么,警察拿着自己的执法记录仪给其中一个西装男看,西装男一边看一边往萧鹏两人车子方向看。

    萧鹏拍了拍怀里的尤美:“尤美,你在车里等我下。”

    尤美一愣:“你要去哪里?”

    萧鹏笑着指了指向着他们走来的西装男:“恐怕是来人找我做问话了。”

    尤美看到西装男,对萧鹏说道:“我跟你一起。”

    萧鹏点了点头,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尤美也走了过来,挽住他的胳膊靠在他身上。

    西装男走了过来,看着萧鹏道:“你好,是来自华夏的萧先生么?”

    萧鹏点点头:“你是哪位?”

    西装男习惯性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萧鹏:“我是高卢国家反恐中心的尼古拉-奥朗德,很高兴认识你。”

    萧鹏接过名片,啧啧,这名片还很精美,公务人员印制这样的名片,这算不算是浪费国家资源啊?

    高卢国家反恐中心,是高卢2017年才成立的部门,实在是因为恐袭案件越来越多,不得不成立这个部门,这个部门的主要任务是为反恐部门提供情报战略指引,保证部门间情报交通流畅,但是并不干涉具体行动。

    说白了,这就是个协调部门,能在这个部门中任职,里面个顶个都是八面玲珑的人,尼古拉也不例外。

    当他刚开始看到萧鹏他们的车的时候,还没觉得什么,尤美的车并不贵,但是当他看到萧鹏的时候,他多了个心眼,仔细观察了一下,看着萧鹏的衣服,再看看他身边的尤美的穿着,在萧鹏接名片的时候又留意到了萧鹏的手表。

    都说细节决定成败,尼古拉现在已经决定了,要对萧鹏态度好点------不要得罪有钱人,这是西方国家通用的道理。

    看着萧鹏接过名片若有所思,尼古拉问道:“萧先生,这名片有什么问题么?”

    萧鹏耸耸肩:“哦,没什么了,只不过在我们国家,一般公务员都不会使用名片的。”

    尼古拉笑了起来:“萧先生,我明白了,你这是觉得我们有点铺张浪费对么?相信我,我们比我们邻居强太多了。”

    萧鹏一愣,也会意的笑了起来,他对这尼古拉的爱好倒好了不少,起码不像他想象中那样死板。话又说回来这高卢人,果然是任何时候也不肯放过恶心鹰国的机会。

    既然尼古拉这么说了,萧鹏就好奇问道:“尼古拉,这是什么意思?”

    尼古拉道:“所有人都知道,军队的**是战斗力的天敌,而我想不到,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能比鹰国的军队还**!”

    萧鹏好奇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尼古拉道:“你知道不?他们国防部每年在卫生纸上的开支都到达了五十万英镑,军队里的将军比坦克还多,在作战部队里,平均6.4个军官管理一个士兵。”

    萧鹏考虑了一下:“其实这事情并不奇怪,我们华夏也经历过这样一个阶段,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华夏经历过几次大裁军,其实不裁军不颁发了,在改革开放初期,军队过于臃肿,在那个时期甚至出现了正营级打字员的情况。那不就跟你说的现在鹰国是一样的情况么。”

    尼古拉却摇了摇头:“不一样,你知道么?现在鹰国每年的军费排在世界第三,仅次于星条国和华夏,但是鹰国只有不到十五万士兵!你这样就能想到鹰军能**到什么地步了吧?”

    “这鹰国过去主要是贵族担任军官,导致这些人掌握了大量的社会资源,发展到现在,鹰**官基本上都变成了世袭更替的模式。现在鹰国国力下降,想要维持那么大的军队太难了,但是想要裁撤那些几乎世袭并且与各种势力纠缠不清的军官家族谈何容易?所以思来想去,鹰国zhengfu就把降低军事开支的光荣任务交到了基层士兵身上,裁军裁到现在,鹰军的规模缩小了十几倍,军官数量增加了几十倍,现在鹰军不到十五万人,光将军三百六十多人,而全军坦克不到二百辆,嗯,两个将军指挥一辆坦克,所以这鹰国,啧啧,就是废物。”

    萧鹏听后哈哈大笑起来:“尼古拉,你倒是个有意思的人,你来这里不是应该问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么?怎么跟我聊起这些?”

    尼古拉压低了声音露出一个笑容:“萧先生,所有的事情都调查清楚了。这个事情跟你没有关系,相反,我们要感谢你出手相助,不知道萧先生是做什么职业的呢?说不定我们今后会有别的合作机会呢?”

    萧鹏听到这里恍然大悟,哦,这是有野心的男人啊。

    在西方,所有的政客都要跟资本家保持关系,有了资本支持才能有进一步发展,这尼古拉应该是看出来自己经济情况不错来了,想看看是不是能有进一步‘事业互助’。

    萧鹏想到这里笑了起来:“尼古拉,我可没有名片,就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开马场的,同时也是一名骑师,我这次来高卢,就是为了参加凯旋门大奖赛的。而这位,是我的女朋友尤美兰波,今天遇到了这么不开心的事情,让我女朋友受到了惊吓,而且我在她面前出了手,尽管是出于保护她,但是这毕竟还是一条人命。所以我想先走可以么?如果你有兴趣,我们凯旋门大奖赛上见如何?”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