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五章 尼古拉的情报
    萧鹏听后一愣:“这里有什么问题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尼古拉可是高卢反恐中心的人,他关注的地方,萧鹏自然首先往‘恐袭’方面联想了。

    尼古拉摇头道:“其实不用担心,是别的事情。跟卖yin有关,你去的那个地方是个yin窝,你如果没做什么事情的话自然不用担心,但是这个事情是因为净化凯旋门大奖赛的周边环境才采取的活动,如果在带回警局后被人发现,容易出现别的事情。萧,你还有十分钟离开那里。”

    “尼古拉,我会报答你的。”萧鹏沉思了一下,说道。

    尼古拉笑道:“这事情我只告诉了你一个人,别告诉我别人就行。”

    “我懂得!”萧鹏挂上了电话。

    尼古拉之所以打这个电话,那可不是没有愿意的,经过上次的事情,尼古拉回去后调查了一下萧鹏。

    调查萧鹏并不难,前段时间刚发生的吉普赛人行凶案的当事人就是萧鹏。萧鹏确实只是一个骑师,但是他的背景惊人,什么普拉达的总裁维珍集团的总裁都是他的朋友。所以他对萧鹏留意起来,和他搞好关系对自己走上政坛是有很大帮助的。

    而正好尼古拉在一次协调执法任务时候发现了萧鹏的身影,于是他赶紧给萧鹏打了一个电话,这可是一个和萧鹏拉近关系的好机会。

    这次又不是什么大案件,卖个人情也不错。因为就算萧鹏牵扯其中顶多也就是荣誉受损而已,对他没有什么大影响的。但是借着这个机会拿个人情,说不定会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尼古拉想了半天后,还是拨打了这个电话,毕竟利大于弊么。

    挂上电话,萧鹏思考了几秒钟,不禁笑了起来。这尼古拉说得那么紧张,萧鹏现在算是明白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了,说白了就是‘抓piao’。自己又什么事情也没做?怕毛啊!

    这不是开玩笑,整个西欧,估计只有高卢一个国家法律不支持设置‘红-灯-区’,而且对私下的卖yin嫖chang是取缔和禁止的------关注点在‘私下’。如果是公开注册的就没事。真尼玛怪异。

    比较搞笑吧?现在整个欧洲最大的‘红-灯-区’所在地就是在高卢,但是在法律上,它却是不合法的。

    从地理上来说,北边的比利时,荷兰;东边的日耳曼;东南的咦大梨;南边的西班牙等国家法律都是允许设置‘红-灯-区’,仅仅高卢一个国家不支持。但是高卢人生性浪漫,这里的妇女xing解放运动搞得那叫一个风起云涌,这红-灯-区的情况仅靠法律压根就阻挡不住,到处都是什么脱衣舞俱乐部、情趣酒店、情趣用品店。。。。。。

    而且从环境来看,高卢比东欧国家要富裕的多,大量的东欧妇女涌到高卢,她们语言不通,又没有正当职业,只能从事皮-肉生涯,所以种种情况必然导致巴黎成为整个欧洲实际上最大的‘红-灯-区’。

    就好像亚洲最大的红-灯-区不是在倭国而是在整容国一样,法律在某些时候,只能算是一个笑话。

    就像萧鹏所在的布洛涅森林,这里是富人区,可是也可以说是整个巴黎最大的‘红-灯-区’了,毕竟这里人都有钱不是?到这里来赚钱,万一碰到贵客自然赚的就多了。

    萧鹏这段时间一直住在隆尚马场的别墅,晚上有时候和尤美开车去布洛涅森林转一转。

    这布洛涅森林很大,通过森林的公路蜿蜒曲折,公路双车道,晚上在这里开车溜达一下感觉确实非常好。

    不过这里应该也是巴黎晚上最热闹的地方。

    森林里的公路两边隔几十米就会有个女或者男或者人妖站在路边等待顾客。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从东欧而来,汽车经过的时候,他们就会热情的招手,招揽客人与其谈价。

    他们穿着也是各种各样:有的山上穿着一件大衣,里面一丝不挂,等到汽车驶过大灯照着她们的时候,他们就会把大衣一敞做个亮相,里面一览无余,司机们如果把持不住或者没有经验吓了一跳的话,出车祸都不意外。

    也有的在裤子上做文章,直接穿着开裆裤,可以先让客人欣赏一下再谈钱;更多的是一些胸大的像篮球的妹子在这里**上身迎客,这手术做的,看上去都吓人了!

    像这样的是警方重点打击的,到了晚上,高卢警方经常互突然行动,可是警察只要在森林里出现,那些站在路边的揽客的从业者如同鸟散,纷纷钻进森林,等到警察走了,他们又回归原样,让高卢警方不厌其烦。

    这边的人大部分来自东欧,呃,也有来自华夏的,萧鹏就曾遇到过,有个华夏女人看到萧鹏张嘴就是:大哥,要泻火不?

    萧鹏倒愣了,指着自己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华夏人?”

    “哦,倭国人出来旅游是不会穿那么正式的西装的!”

    从那天开始,萧鹏再也不和尤美吃完法餐后再出来溜达了------吃法餐还对着装有要求,这特么的不是坑人么?

    萧鹏给了她聊了半天后,给了她一百欧后走人了,别的事情什么也没发生。这既不是因为尤美在萧鹏身边,也不是因为萧鹏看上她了,实在是因为这个女人岁数实在太大了------起码五十多岁。外国人不熟悉华夏人的长相,萧鹏作为华夏人当然能分得出她的年龄了!

    不过这样的人其实在巴黎不稀奇,在巴黎有这么一批华夏女,年龄大概四五十岁,相貌平平打扮朴素。大多来自华夏东北。

    上世纪九十年代,东北老工业基地由于国企改革,很多人下岗,很多家庭生活困难,于是为了养家糊口,很多东北人选择了离开,到了今天每年仍有二百万东北人离开家乡,选择新地方生活。

    在那个时期,没能力的在国内跑,有能力的就通过黑中介出国,洛杉矶、旧金山、巴黎是他们首先选择的目标,而就是这些人,很多成为了巴黎的第一批‘东北女’。

    当然,他们去可不是为了做这行才去的巴黎,有的去做保姆,有的去做清洁工、或者佣人。但是最后为了生计,还是选择了站街这条道路,价格也便宜,20-60欧,有时候10欧也行,如果再加个7.8欧,还能不带小雨伞。。。。。。

    之所以愿意冒这个险,没什么比她孩子的学费、家人的医疗费更重要。走上这条路早就做好了万劫不复的心理准备,什么艾滋病xing健康,在他们眼里都是扯淡。

    萧鹏给她一百欧,理由是这是‘华夏老乡陪自己聊天的聊天费’,而不是piao资或施舍。

    从事这行业的女人,要不然是经济上穷的要死,要不然是脑袋穷的要死。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走的路的理由,别人是没资格对她们指手画脚的,萧鹏可没有用自己价值观去评判别人生活方式的习惯。

    其实原来她们生活还是不错的,能买房买车供孩子上学。毕竟华夏女人在西方男人眼里还是很受人欢迎的,但是自从高卢通过了‘反卖yin法’后,她们的日子也就不好过了,天天跑到街头去游行抗议。因为这‘反卖yin法’里有一条‘惩戒piao客’,这下好了,原来私下卖yin的被抓到,只惩罚女,现在piao客也要被罚,于是客人少了,日子也不好过了。

    这在国内可不敢想象了,国内的女还敢上街游行?一上街敢说自己是女直接就给抓起来了!

    华夏可是一个讲究脸面的地方,说不合法,就是不合法,尽管现在国内满大街都是院,什么洗浴中心之类到处都是,但是牌坊还是要立的。而国外没有牌坊这个概念,只有要命的法律。。。。。。

    也就因为法律的缘故,所以高卢警察对抓piao还是很卖力的,又没有什么危险,又能带来大笔的罚金,所以到处都抓。

    当然,比起抓那些站街的来,还是抓那些不合法的院更让他们收获大。尼古拉的电话说明,今天他们来的这个‘轰趴’现场,其实就是一个伪装过的院罢了。

    难怪潘佩宇勾引的俩妹纸那么热情火爆了,人家是专业的!

    萧鹏可没时间感叹了,他是不怕警察来,反正他什么也没做,但是还有黄鹤和潘佩宇这两块料呢,这俩人都没干好事,让人抓了罚款是小,丢面子是达!萧鹏直接去敲了敲洗手间的门:“老潘,出来!”

    潘佩宇并没有直接回答萧鹏,萧鹏以为他走了,但是洗手间门却是锁着的,他附耳仔细一听,洗手间里发出来的声音有点古怪,我勒个去,这是已经提枪上马了啊!

    萧鹏可没时间等他完事了,直接开始砸门了。半晌后潘佩宇才把洗手间的门打开:“鹏哥,干什么?关键时候呢。”

    “你丫的别废话!”萧鹏怒道:“马上跟我走!”

    潘佩宇一看萧鹏脸色那么认真,收住了脸上的玩笑之色:“鹏哥,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

    萧鹏看了一眼洗手间里衣冠不整对着自己抛媚眼的两个女孩,这可不是乱说话的时候:“快点走,‘缪西卡’病了!现在正在马舍里上吐下泻!”

    “什么?”黄鹤脸色大变,赶紧从兜里拿出电话,给黄鹤打了个电话,等了好久黄鹤才接起电话,潘佩宇直接对黄鹤喊了起来:“老黄,现在干什么呢?”

    黄鹤接起电话也有点愣:“喂,老潘,你不是还没成年吧?你说我能在干什么?”

    潘佩宇深吸一口气:“‘缪西卡’病了。”

    黄鹤一愣:“你开什么玩笑啊,如果缪西卡病了鲍勃能不给我打电话?”

    潘佩宇道:“鹏哥刚才接到马场电话,你快点,我和鹏哥在门口等你,没时间和你墨迹!”

    黄鹤听潘佩宇语气不像是开玩笑:“你们等我,我马上就下去!”

    潘佩宇挂上电话,一脸不情愿的看着洗手间里面的两位姑娘:“走吧,鹏哥,咱先去换衣服等着他们吧,姑娘们,不然你跟我们一起走?”

    萧鹏听后冷着脸看着潘佩宇:“怎么?你这还打算回去‘吃宵夜’?”

    潘佩宇急忙摆手:“我只是开玩笑!鹏哥,咱们去换衣服去吧。美女们,等我今后再来找你们玩,今天确实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哪知道两个女孩拉着潘佩宇的衣服:“潘,这么着急走就走?你忍心看到我们这么寂寞么?”

    潘佩宇还想说话,萧鹏拍了拍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千欧元放在洗手台上:“姑娘们,这家伙确实有点事,这样吧,本来应该晚上请你们吃宵夜的,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你们自己吃宵夜可以么?”

    潘佩宇一脸不解的看着萧鹏,却发现两个姑娘已经不拦他了。

    萧鹏给他竖起中指:“看什么看?快点走,哪有时间浪费!”

    潘佩宇点点头,依依不舍的对着两个女孩摆手离开。

    “看你个头啊,你以为真是你的魅力啊!不是看在欧元的份上,你以为这些姑娘会陪你?”萧鹏一脸鄙视的看着潘佩宇。

    潘佩宇一愣:“鹏哥,你是说?”

    “我什么也没说,赶紧叫着老黄一起赶紧走!”

    等到黄鹤和卡楚米两人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时,萧鹏两人已经穿戴整齐,在门口等着他了。

    “鹏哥,怎么回事?‘缪西卡’怎么突然病了?”黄鹤一脸紧张之色。

    萧鹏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们赶紧回去看看才行。”

    黄鹤点了点头,一脸深情的看着卡楚米:“亲爱的,我这里有急事,改天我再来陪你,好么?”

    卡楚米没有说话,只是捧着黄鹤的脸给了他深情一吻。

    “情圣,咱们走啦!”潘佩宇实在看不下去了。

    特么的,照这个亲发,你们是要来一场现场肉搏战么?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