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七章 纠结的黄鹤
    三人走出别墅区,黄鹤后悔没有开车了,准备叫辆出租车,萧鹏却拦住了他:“溜达回去就行了。”

    黄鹤一愣:“溜达回去?‘缪西卡’怎么办?”

    萧鹏不再骗他们了:“‘缪西卡’什么事也没有,我骗你们的。”

    两人一起不解的看着萧鹏,潘佩宇苦笑道:“鹏哥,你如果嫉妒我的妹子你就明说好了,我再给你介绍几个还不行?你看看我这忙活了一半,还没尽兴呢。”

    “我嫉妒你?”萧鹏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你们懂个屁!今天高卢警方有行动,抓卖yin窝点,咱刚才去的那里,其实是个隐藏的窝点,老潘,你也就不想想,不是我扔那里钱了那俩妞能放你走么?”

    黄鹤满脸震惊之色:“鹏哥,你不是逗我吧?我在那里玩过好多次了,每次都是不同类型的‘轰趴’,除了玩的疯点,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啊。我和卡楚米也是你情我愿的,没有任何经济上的来往啊。”

    萧鹏叹口气:“我逗你们干什么?刚才有人给我打电话,这附近就有警方的人在盯着,不然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就是他让我离开的。我说你也傻,人家花钱啪啪啪还能通知你?再过几分钟警方就要动手抓人了。”

    黄鹤听了之后脸色大变:“卡楚米不会有事吧?我们要通知一下她才行。”说完拿起电话就要给卡楚米打电话。

    潘佩宇直接拦住了他:“老黄,你傻了?人家把这事告诉鹏哥,让鹏哥脱身,你打电话给里面通风报信,这不是让鹏哥为难么?”

    黄鹤听后愣在原地,拿着手机一脸纠结:“卡楚米应该是无辜的吧,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她那么纯情的一个女人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萧鹏和潘佩宇对视一眼,集体傻眼了。

    “纯情?你在跟我们开玩笑么?你们俩啪啪啪了那么多次你说她纯情?”萧鹏张大嘴巴问道。

    黄鹤辩解道:“她根本就没什么经验!还要我教她呢。”

    潘佩宇一听瞪大了眼睛:“我勒个去,你说她没有经验?哥们,你在玩我们么?卡楚米的一生中的男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吧。她没有经验?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的笑话。”

    黄鹤倒急了,怒视潘佩宇:“老潘,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跟你讲,如果你不给我说明白我跟你没完!这个事情绝对有误会,我们在这里等等,看看一会儿警方怎么处理这里的事情!”

    潘佩宇一愣,转头看着萧鹏:“鹏哥,不然你说两句?”

    萧鹏挠了挠头,想了想还是说到:“那个,黄鹤,你知道不知道卡楚米是做什么的?”

    黄鹤道:“她一直在好莱坞那边寻找机会,演一些配角,前两年才刚刚回到的的高卢。平时做一些股票投资,收益还不错。也算是不愁吃喝,经常举办趴体和朋友一起玩乐。”

    萧鹏叹口气不说话了,事实高于雄辩,他直接伸手要过潘佩宇的手机,打开维基百科,递给了黄鹤:“哥们,你自己看吧。”

    黄鹤满脸不解的表情看着萧鹏,还是接过了手机,看了几眼后,他就呆滞在原地。

    “你们都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黄鹤问萧鹏和潘佩宇。

    萧鹏无语:“哥们,我们今天也是第一次看到她,你们俩一见面就露着找地方**去了,你觉得我们怎么告诉你?”

    黄鹤把手机还给潘佩宇沉默不说话了,萧鹏还有点担心他:“哥们,你没事吧?”

    黄鹤抬起头:“鹏哥,这上面说她已经38岁了?”

    萧鹏点点头:“我觉得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

    黄鹤苦笑道:“我这算不算让她给玩了?”

    萧鹏和潘佩宇一起点头,异口同声的回答道:“算!”

    黄鹤愤愤的骂了句:“特么的!”

    就在这时,黄鹤看着道路尽头:“呐,鹏哥没骗咱们,警察来了。”黄鹤抬头,果然没看错,一排警车飞速开了过来,停在卡楚米的别墅前,警察拿着搜查令开始进入了别墅,一同鸡飞狗跳之后,别墅里面的男男女女都被带了出来,萧鹏仔细一看,我勒个去,人还不少呢。

    最后一个给带出来的女人,身穿一件大衣,头上给套着一个纸袋子,但是看到大衣里的裙子,毫无疑问,那是卡楚米。

    和其余被带出来的人不同,她是直接戴着手铐出来的,潘佩宇吹了声口哨:“她这是让人盯上了,直接当做首犯来抓的。”

    黄鹤一脸欲言又止,萧鹏叹了一口气:“黄鹤,我知道你想什么,可是你也看到了,这来了多少警察?肯定是当重大案件来抓的,别人可能没什么大事,顶多是罚款,但是这卡楚米作为主犯,肯定是会很麻烦的。给我通风报信的朋友可不是法官,这恐怕帮不上什么忙的。”

    萧鹏拍了拍黄鹤:“咱现在说什么也没用,看看事态发展吧,到时候能帮就帮,帮不了咱也没办法了。行了,咱们回去吧。”

    黄鹤叹口气,也没有说话,跟着萧鹏等人一起回了马场。

    萧鹏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还有了后遗症:黄鹤这段时间天天心不在焉,就连尤美都看出来问题所在了:“亲爱的,黄这是怎么了?”

    萧鹏耸耸肩:“失联了呗。”

    尤美睁大眼睛:“他恋爱了?是谁啊?”

    萧鹏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难道告诉尤美,黄鹤爱上了一个比他大十几岁的爱情动作片女演员?

    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其实这话反过来说也行,越是那些‘坏女孩’,身边的男人越多。这黄鹤让卡楚米给勾了魂,但是这事情朋友也没办法,必须黄鹤自己想明白才行。

    萧鹏叹气道:“那么好奇干什么?反正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尤美悠悠说道:“爱情是没有道理的,没有爱该不该爱的人,只有适合不适合自己的人。如果真要较真说起来,你也是我不该爱人的。。。。。。”

    萧鹏无语了:“说老黄呢,牵扯到我身上干什么?”

    尤美掩嘴笑了起来:“亲爱的,明天比赛就开始了,你不担心么?”

    萧鹏笑道:“我担心什么?该担心的是我的对手们。比起担心比赛,我更担心明天的红毯,我可是从来没走过红毯呢。”

    尤美笑了起来:“原来你也有担心的啊,我可是经常走红毯,没什么担心的。一路傻笑的走过去就行了,记住全程微笑挥手就行了。”

    萧鹏无语道:“听你说的好像个傻瓜一般。”

    尤美点头:“走红毯么,说白了就是给摄像师看的,就是让摄像师拍照的。那些社会名流还好说,对那些娱乐圈的人来说,怎么在红毯上谋杀更多的胶卷才是他们的目的。”

    萧鹏点点头:“这个事情我真是知道,现在什么国际电影节上,我都害怕看到华夏的新闻,因为每次出现华夏明星的消息,一般是代表着丢人。”

    尤美听后掩口笑了起来:“这个事情我真知道,每年的戛纳电影节,你们华夏的女星们都会出尽风头,而且一年比一年厉害。”

    萧鹏捂着脸,尤美说的真没错,戛纳电影节从1946年成立以来,与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柏林电影节一起誉为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堪称每年一次的电影盛典。

    但是每次戛纳电影节上,最出风头的永远不是各大参展的电影,而是红毯上的女星,而每次最扎人眼球的,肯定是华夏的‘女星’。华夏有这么一批‘毯星’,要什么作品拿不出来,但是只要有红毯走的时候,那肯定是各种出风头。

    这走红毯有的是演员有作品走的,有的是大金主代言走的,也可以是戛纳邀请当颁奖嘉宾去走的,但是华夏的女星可不管那一套,反正他们不认识我,反正老百姓不知道他们不认识我,去了戛纳红毯转一圈,就可以自称国际影星,还增加了曝光率,回国后片酬也就水涨船高,你问那些女性丢不丢脸?只要能炒作片酬,要脸有嘛用?

    自从当年某馨予去了一次戛纳,一没电影二没代言三不是颁奖嘉宾,穿着红配绿的大棉袄走了一圈后引起了话题,回国后身价暴。这给了国内一众二三线明星发现了一个出名发家的好路子!于是从那时候开始,每年的戛纳国际电影节都是越来越热闹。

    尤其是到了今年的戛纳,那更是创造了历史,某苏女星没脸没皮的在红毯上走了六分钟,人家摄像师怎么赶就是不下去,现场嘘声一片人家就当做听不到。不得不说,她实在是勇气可嘉。不愧是和某小璐一起‘做头发’的牛人!

    本以为这就是最牛逼的了,结果某丽坤和倭国女星合力打破了这个记录,二十米的红毯生生走了九分钟,那是赖在上面不下来,不停的旋转跳跃摆poss,想想某冰冰当年在戛纳红毯上走了三分钟酒杯人嘲讽到飞起,当年嘲讽她的那些人都应该对冰冰说声道歉,比起这几位来,冰冰已经很纯洁了好么?

    不过,如果所有人真的认为这就是不要脸的底限的话,萧鹏只能轻笑一声,告诉大家:你们太幼稚了。在戛纳走红毯的华夏女人的底限还真不是如此,就连华夏微商都可以走上戛纳红毯,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