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三章 特殊颁奖嘉宾
    “萧,答应我,你今后还是少参加点赛马比赛吧。”说这话的却不是别人,而是鲍勃:“你真的会毁了这项运动的。”

    萧鹏耸耸肩:“难道你让我故意输么?”

    鲍勃苦笑道:“可是你起码要让别人看到希望啊,这样的顶级比赛,领先三个马位夺冠,一点竞争的感觉都没有,我想赢艾丹,但是这么赢真的没有意思。现在我开始庆幸你不经常参加赛马比赛了,你这样把所有冠军包圆了,还有什么意思。”

    萧鹏不服鲍勃的说法:“艾丹一年26个一级赛冠军,也没见别人有什么意义,我才拿了几个冠军就这么说我。”

    鲍勃叹口气:“一级赛和一级赛也是有差距的,普通一级赛那就是赌马爱好者的乐园,高水平的赛马很少去参赛的。目前全世界901场三级塞,568场二级赛,459场一级赛,有几匹好马,赢下十几二十场不是没有可能。华夏那边的一级赛太少,但是在欧洲找点一级赛凑凑热闹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这世界锦标巡回赛级别的一级赛,世界上一共也就十三场,而最顶级的也就是鹰国皇家赛、星条国三冠赛、迪拜赛马世界杯和凯旋门大奖赛。你倒好,除了鹰国皇家塞,所有的比赛冠军都让你拿了,你这样谁还跟你玩啊。赛马这运动早晚会毁在你手上。”

    在一边的黄鹤也点头道:“鹏哥,我同意鲍勃的看法。现在咱们马场已经是一流的马场会所了,不用把自己搞得那么辛苦。我们应该做成一种‘传奇’,而不是一种‘垄断’。就像你当年参加迪拜赛马世界杯,一场比赛拿了五个一级赛冠军一个二级赛冠军,一次拿了将近二百积分,创造年度记录!如果只是一匹马的偶然表现也好,可是换了一匹马你又拿了星条国三冠王,又换了一匹马拿了凯旋门大奖赛冠军,最顶级的赛事冠军你换着马夺冠,还让别人怎么活啊?今后总不可能就我们一个马场来比赛,别的马场都是来争第二的吧?”

    萧鹏抽了口雪茄:“你说你们烦不烦啊,我特么的输了不行,赢了还不行?你们到底想让我做什么?不玩了不玩了,今后马场你们看着折腾吧,正好休息休息!”

    黄鹤听了萧鹏的话,一脸无奈之色:“鹏哥,要不是我打不过你,我非揍你一顿,好像你一直都在休息好吧?你平时连训练都没有,就是负责在到处玩。你看看鲍勃和我们都累成什么样子了。再说了,我又不是不让你赢,你别每次都这样碾压获胜好吧?”

    萧鹏讪笑道:“能者多劳,能者多劳!再说了,我这次算的上碾压么?领先的不多吧!”

    “领先三个马位还不多?你开什么玩笑呢!”

    尤美走了过来:“亲爱的,该你上去领奖了。”

    萧鹏把雪茄往黄鹤手里一递:“好啦,不跟你们废话了。鲍勃,走吧,去领奖了。”

    赛马颁奖三个奖杯,分别是骑师奖,练马师奖和马主奖,萧鹏第一个上台领了骑师奖,说个有意思的事情是,给虽说颁奖台上一排人,什么这个马协会长那个政府官员之类的,但是给萧鹏颁奖的,竟然是个华夏人,看样子约有六十岁,但是个子真不矮,一米九五的身高,虽然已经开始变成灰白色,但是看起来身体素质很不错。

    萧鹏这就有点尴尬了,这人是谁?不认识啊。难道是主办方不重视自己?

    可是看到颁奖嘉宾走上颁奖台的时候,现场人给他的欢呼声竟然比自己还多。这人到底是谁啊?

    颁奖嘉宾一口京片子让萧鹏感到很亲切,两人在颁奖台上聊了两句后,就握手分别了。这赛马比赛颁奖,马主领奖才是重头戏,萧鹏拿了个奖杯和纪念后,就站在一边等待鲍勃他们上来领奖了。

    这凯旋门大奖赛的奖杯很有意思,是银质的奖杯,造型是一个二层方形建筑物,建筑物顶上是一匹马。练马师和马主的奖杯都是一样的,但是骑师的奖杯最小,连说获奖感言的机会都木有,这也让人看出骑师的地位了。

    鲍勃领了奖后站在萧鹏身边傻笑,萧鹏白了他一眼:“你这傻乐什么呢?”

    鲍勃亲了一下手里的奖杯:“四大最顶级的赛事,我已经有了其中三个的冠军头衔了,我怎么能不激动?什么时候我们再去把鹰国皇家大赛的冠军拿了吧?”

    萧鹏白了他一眼:“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还让我休息呢!”

    鲍勃却道:“我刚才又想了,既然已经这样了,干脆拿个大满贯算完了,那个艾丹打破世界纪录又如何?我只要皇冠上的那颗钻石就行。”

    萧鹏看着颁奖台上莫扎王妃在那里侃侃而谈,撇了撇嘴:“说两句就行了,这说起来还没完了!”

    鲍勃掩嘴偷笑了起来,小声回答道:“体谅体谅吧,卡塔尔财团赞助凯旋门大奖赛这么多年,第一次以马主身份获奖,能不激动么?多说两句也可以理解。”

    萧鹏撇撇嘴:“可以理解不代表可以接受,你瞅瞅把颁奖女郎给冻的。”

    “你哪只眼睛看到人家冷了?”鲍勃白了他一眼。

    说起来,萧鹏只能对外国女人的身体构造头上顶个大大的问号。她们不冷么?这深秋的巴黎天气,绝对不能用‘温暖’一词来形容,但是在这里,你可以同时看到四季着装的女人,如果说那些走红毯的女人穿礼裙是因为需要不得不那么穿,但是现场这么穿的人也真不少。你可以在这里看到穿大衣、皮草的等冬装的女人,也可以看到穿着清凉短裙的女人。感觉她们就没活在同一个季节。

    考虑到天气问题,其实赛场现场的赛马女郎穿着都是比较人性的:长靴长裤外加紫红色长袖夹克,但是颁奖台上的赛马女郎那小短裙都是露着大白腿长胳膊的。小风一吹,她们真不冷么?

    莫扎王妃还在那里做总结发言,萧鹏突然嗤笑了起来:“你说莫扎怎么让高卢马协会长给她颁奖?她自己给自己颁奖不就完了?”

    鲍勃笑起来:“如果真那样,明天世界各地都不愁没有头版头条了。”

    萧鹏突然问道:“不知道那个给我颁奖的男人是谁,以前真没见过呢。”

    鲍勃满脸惊讶之色:“你竟然不认识他?拜托,你不是在逗我玩吧?”

    “我逗你什么了?那是谁啊?”萧鹏愣了,刚才给自己颁奖的华夏男人到底是谁?你说高卢观众欢呼说明他在高卢有影响力,可是鲍勃一星条国人竟然也知道他?这影响力还真不是盖的啊!

    “萧,我必须要说你两句了,骑马也是一项运动,你该了解一下运动圈里的事情,那可是俱乐部成就最高的华夏女排教练方岩!把他请来给你颁奖,绝对是对你的照顾了!”鲍勃给萧鹏介绍道。

    萧鹏愣了:“成就最高的华夏女排教练?那不是郎平么?”

    郎指导绝对是世界女排历史上成就最高的人之一了,作为球员的时候代表华夏拿下了三连冠,后来退役后作为教练,带领咦大梨摩迪那俱乐部、摩德纳俱乐部、诺瓦拉俱乐部分别夺冠,还拿过欧冠联赛观女,后来去星条国做国家队主教练,获得奥运会亚军,带领华夏女排获得奥运会冠军,她的成就太高了,没想到鲍勃竟然说俱乐部成就最高的华夏排球教练竟然不是郎平?这是开玩笑么?

    看着萧鹏迷茫的眼神,鲍勃解释道:“郎平绝对是一个伟大的教练,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在俱乐部层面上,方岩取得的成就比郎平要高许多,在高卢,方岩绝对是家喻户晓的体坛明星。”

    “这么厉害?”萧鹏看了看站在颁奖台另一边的方岩:“等一下,鲍勃,高卢有女排么?”

    也难怪萧鹏疑惑,萧鹏也算是比较喜欢看女排比赛的了,可是她真的就没听说过高卢还有女排,从来没在什么世界性比赛上看到过她们!

    “萧,你别那么无知好么?高卢女排可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女排!没有之一!她们每年都会推出一本由女排运动员拍摄的挂历,我已经收藏了十多年的了,那身材,那样貌,啧啧,那才是真正的美女啊!远超其他国家的女排运动员,呃,北极熊女排的运动员也很好看,但是她们竟然不推出性感挂历,差评!”鲍勃说这话时候一脸向往之色。

    萧鹏白了他一眼:“你这老色狼!在华夏呆久了连‘差评’也知道了?喂!长得漂亮有什么用?竞技项目里,成绩才是王道。”

    鲍勃倒不愿意听萧鹏的话了:“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长得漂亮才是王道!你回头一定要看看高卢女排,那一个个的大长腿,那才是真正的女人!”

    这又是一个文化差异了,华夏这边女人以瘦为美,但是在西方人眼里,健康有肌肉的女星才是最漂亮的,而女排运动员无疑是非常合他们口味的。至于高卢女排运动员出版性感挂历。。。。。。好吧,这很高卢。

    话说这事情在体育圈也不稀奇,咦大梨、土耳其各个女排俱乐部每年都会推出球员性感挂历,毕竟女排运动员一个个的都是腰部以下都是腿,当然受到男人喜欢了!像皮奇尼尼去卖果照、像倭国排球运动员小林麻美直接拍爱情动作片,那都叫一个受欢迎。

    萧鹏决定不能被鲍勃带偏了话题:“那个,鲍勃,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说这个方言是最成功的女排俱乐部教练呢?”

    “啊?你真的不知道?”鲍勃瞪大了眼睛“你不是在逗我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