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四章 尼古拉来电
    ..,

    听了鲍勃的介绍后,萧鹏才知道,这个方岩,还真不是盖的!

    他原来和沈富麟、汪嘉伟等华夏男排名宿是同一批国家队的队员,后来因病退役后走上了排球教练的道路,90年的时候到了高卢任教,担任里昂女排俱乐部主教练,仅仅用了三年时间,成绩一直垫底的里昂女排获得了高卢联赛冠军,震惊了高卢排坛。

    而当时刚从二级联赛升级的戛纳女排俱乐部向方岩抛出了橄榄枝,帮他支付了违约金,把他挖到了戛纳女排俱乐部,从此开启了他在欧洲排坛璀璨无比的执教生涯。

    在长达20多年的戛纳执教生涯中,方岩一共夺得了十九次高卢杯冠军,甚至创造了辉煌无比的十二连冠!还获得了十四次高卢联赛冠军,两夺欧洲杯亚军,两夺欧洲冠军杯冠军,这都是高卢女排历史上最好的成绩!

    同时他也门生满天下,比如本届欧洲冠军杯上和朱婷一起夺冠,在华夏女排中有极高人气的塞尔维亚女排运动员拉西奇,就是他的得意门生。

    这些成绩让方岩成为了在高卢成就最高的华夏名人之一,戛纳市长授予他荣誉证书,时任高卢总统的希拉克把他视为推动华夏和高卢关系的重要认识之一,戛纳电影节几次邀请他去参加电影节增加人气,说他在高卢家喻户晓,一点都不为过。让他来给自己颁奖,看来这莫扎确实是动了心思。

    不过比较遗憾的是,这个在高卢家喻户晓的华夏名人,萧鹏竟然。。。。。。不认识!这尼玛就尴尬了!

    萧鹏转头看了看观众席:“同样都是赛马比赛,这高卢的比赛还真是够无聊的啊!”

    鲍勃点点头:“我只有在参加赛马比赛的时候才喜欢鹰国。”

    萧鹏笑了起来:“你是喜欢喝醉的鹰国妹纸吧?”

    鲍勃听后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难道你不喜欢么?”

    萧鹏回忆了一下,却摇了摇头:“猛子才喜欢那些喝醉了乱搞的小妞,我还没那么饥不择食,我现在自己的麻烦还没解决呢。”

    鲍勃耸耸肩:“等我们去鹰国赛马的时候,我绝对会找猛子一起,他应该是个好玩伴!”

    萧鹏白了他一眼,男人相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臭味相投,两人只要有共同的爱好,那就是好朋友。鲍勃和猛子两人的爱好相同-----女人。

    而想要去鹰国泡妞,赛马比赛现场,绝对是个好场合。

    鹰国和高卢赛马还是很有不同的,在鹰国那边,人们更注重服装理解,高卢这里只有驾驭那些拉着获胜者的马车的老人才戴礼帽穿礼服,而鹰国那边放眼望去全是戴礼帽穿礼服的,一片帽山帽海,毕竟是绅士国家么,女士也是如此,在高卢这边戴头饰帽子的女人并不多,在鹰国那边几乎都是。。。。。。

    不过鹰国的赛马盛会和高卢比起来,绝对毁三观,去的时候以为是感受鹰国上流社会的传统与逼格的,结果去了才知道。这鹰国人不管男女,不管晚上喝多了表现的多么粗野流氓,白天穿上西装礼裙依旧是一条绅士或者淑女。

    看到媒体报道时候,人们对鹰国赛马的印象就是观众穿的严肃,大家都是绅士淑女,坐在那里好好的看比赛,但是实际上呢?那就是一场全民狂欢!

    想要看比赛?除了贵宾vip那边,椅子是没有的,姑娘们穿着高跟鞋一站就是四五个小时还要走来走去,谁特么的能受得了?

    既然受不了干脆就不忍受了,直接往草坪上一坐,脱下高跟鞋换上平底鞋,高大上的赛马比赛瞬间变成了大型郊游野餐,满地的酒瓶酒杯随处可见,喝醉了直接草坪上睡一觉,穿着礼裙西装喝醉了的人,在那里随处可见。

    贵宾区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比起普通人来说,他们有两个选择,要不然是在马场贵宾餐厅里喝,要不然是在马场一侧的饮食区,坐在太阳伞下慢慢喝。在鹰国,大型赛马会举办的时候,往往就是泡妞的最佳时机------人只要喝了酒,那肯定就会有失去理智的时候,现场那么多人,肯定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一款。。。。。。

    好不容易等到莫扎女王说完废话,萧鹏撒腿就往更衣室跑,鲍勃跑的慢,被媒体给拦了下来,每次都采访不到萧鹏,那采访鲍勃也行啊!

    萧鹏刚回更衣室,就听到‘砰’的一声,一片白色的泡沫向着自己扑面而来,喷的萧鹏满脸都是。

    萧鹏擦了一把脸才看清楚,原来是亚莉、吉玛和尤美三个姑娘,一人手里捧着一瓶香槟往萧鹏脸上喷呢。

    “你们这些败家娘们,这么贵的香槟这么浪费!这会遭天谴的!酩悦香槟是喝的,不是喷的!”萧鹏恼羞成怒喊道。

    吉玛撇撇嘴:“香槟是我们自己掏钱买的,又不用你花钱,你激动什么?”

    尤美也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们浪费?好像你才是最会花钱的那一个吧!就没见过你省钱好吧,吃喝玩乐都要选择最好的,你看看人家那些富豪,哪有像你这样的?”

    萧鹏听后嗤笑了起来:“其他的符号?他们的节省都是‘选择性节省’,什么穿的普通开便宜车之类的,那都是给人看的。你看看他们住在那些数十年前买下的古旧豪宅里,目的多半是以节俭的身教示之儿孙,或者是不愿意舍弃‘风水宝地。’我又没有儿孙要以身作则,我搞那些形式主义干什么?”

    尤美说道:“你可不能这么说,你看那些很多富豪,都是零工资工作,专心致志为了企业造福的。”

    这句话不用萧鹏回答,一旁的亚莉就笑了起来:“尤美,这个事情你就误会了,有很多国家只有个人所得税,没有股权税,凡是这样的人,其中很多那都是一分钱不愿意往外掏的吝啬鬼。每年只收免税股息就可以富得流油。”

    尤美想了想:“那我可以说你不务正业么?你有这么有影响力的马场,却到处跑着玩,别的富豪都是天天工作,这我总没说错了吧。”

    萧鹏叹口气:“尤美,有时候你可真是天真的可爱,那些富豪是每天工作,可是你不要忘记,他们所说的工作可不是一般企业主所说的研究客户需求,开发新的产品,监督生产流程,而是指示下属去做,他们自己的工作是陪什么重要人物吃饭,打打高尔夫球,游游泳度度假这样的娱乐工作。他们玩的比我还疯呢。豪宅豪车女人,他们可是一个也不缺好吧。”

    亚莉瞪眼看着萧鹏:“好吧好吧,这就是你躲着我们的理由么?或者是给你自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的解释?你是不是要玩遍全世界------的女人才肯善罢甘休?”

    萧鹏捂脸了,这算又给自己挖坑了么?

    “那个,我先去洗澡换衣服,咱们快点开溜,有事情我们一会儿再说。如果让记者给纠缠上,那就麻烦了。”萧鹏赶紧跑进去洗漱了。

    等他洗漱完毕,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尤美递给他手机:“亲爱的,刚才有个叫尼古拉的先生给你打电话。是国家反恐中心的尼古拉么?你们还有联系?是上次的案件有了进展了么?”

    萧鹏听后赶紧道:“可能是吧,我先给他回个电话,问问是什么情况。”

    他可不能告诉尼古拉最近一次联系是自己是给抓piao的时候给自己通风报信吧?他找自己干什么?

    萧鹏跑到一旁回拨了尼古拉的电话:“尼古拉,不好意思,刚才我在洗澡,没有听到你的电话。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尼古拉笑道:“没事,我就是打电话恭喜你一下,刚才我亲眼看到了你在马道上的英姿,你真的很棒!”

    萧鹏笑了起来:“你竟然在这里?”

    “那是当然,这样的盛典我怎么能错过呢?”尼古拉道。

    “你在哪里?我们喝两杯?”萧鹏说出来这句话就后悔了,如果这尼古拉真的顺杆子爬,要跟自己一起喝两杯怎么办?这老外可不像华夏人,知道什么叫做客套!

    果然,萧鹏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尼古拉一听,赶紧说道:“哇哦,我还以为会耽误你的工作呢,不好意思邀请你喝两杯,没想到你竟然主动邀请我了,这可是太好了,早知道我刚才就主动邀请你了。”

    萧鹏捂脸了,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这样吧,一会马会举办一场庆功酒会,你也过去吧。如果进不去的话给我打电话,你给我打电话,我把你接进去。”赶紧和尼古拉再交代了两句,挂上了电话。

    有点心虚的看着一旁的几位女孩,对着她们说道:“有个朋友过来玩,我们先去酒会那边吧。”我决定早点过去,别让尼古拉说漏了嘴。

    而电话那边,尼古拉挂断了电话,激动的狠狠地握紧了拳头,这样的庆功酒会可是名流聚集,这可是扩大人脉的好机会!他今天给萧鹏打电话的目的这就算成功了一半了!

    一会儿就可以去庆功酒会了,想想怎么还有点小激动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