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六章 卡楚米的下场
    特拉维斯再次和萧鹏握了握手:“好吧,小脾气发完了,重新自我介绍一下,特拉维斯-奈特,现在在耐克集团管理层工作,同时经营着自己的‘莱卡’动画公司。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恨乔丹,但是不代表我不会满足你的要求。作为我们友谊的象征。不过我有更好的建议。你为什么不推出以你自己命名的鞋款呢?”

    萧鹏愣了:“骑师代言运动鞋?虽说赛马也是运动,但是并不是面对同消费群体好吧。赛马运动的都是那些西装革履的中老年男子,和你们一贯的客户群不同好么?”

    特拉维特双手一摊:“我们耐克之所以是世界上最大的体育帝国,就是我们不放过任何客户群。可惜的是,骑师服饰这方面普拉达集团已经下手了,你毕竟要考虑自己的生意不是么?”

    萧鹏笑了起来:“你不是拒绝回耐克集团么?怎么现在进入管理层了?”

    丽贝卡听到萧鹏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表情有点不对,而特拉维特听了萧鹏的问题,更是露出痛苦的表情,直接不说话了。

    半晌之后,特拉维特说道:“我哥哥马修,在一次为教会儿童募捐的潜水慈善活动时突发心脏病去世,我父亲被彻底击垮,辞去了耐克的职务,那时候我才明白,我父亲用钱对我的支持只是表象,他只是想表示对我的重视和保护。那时候我才明白父亲的一番苦心,作为父亲的继承者进入耐克管理层帮他。”

    萧鹏安慰道:“你这个继承者做的真不错,耐克的事业这些年一直都在积极发展着。”

    特拉维特摇了摇头:“我不如我哥哥,如果他还在的话,耐克只会做的更好。”

    萧鹏这就不知道该如何说好了,按照特拉维特的说法,他哥哥确实是个好人,死于为教会儿童募捐,你说募捐就募捐吧,玩什么潜水啊。死了都没法救。

    听听这名字吧,‘马修’,寓意是‘上帝的礼物’。原来大名鼎鼎的菲尔奈特真的是孩奴啊。

    “呃,有一件事情说明你父亲对你是满意的。起码他没炒掉你。”萧鹏说完后,众人一起笑了起来。

    菲尔奈特对耐克有着绝对掌控力,他曾经好几次宣布自己隐退,然后又会再次回归,炒掉自己原来亲手任命的接班人,最短的接班人甚至只有一个月任期,现在的耐克这个职务约等于‘下岗’。。。。。。

    不过最近耐克公司可不算很好,目前正面临着大量的高层离职的情况,短短几个月内,已经有了九个高层离职,照目前趋势发展下去,可能还有更多高层离职。

    说起来这跟耐克公司的企业文化有关系-----雄性荷尔蒙太浓了。

    菲尔奈特原来是长跑运动员,耐克公司又是一个运动用品公司,所以他们公司处处注重运动因素:整个耐克公司与其说是个公司,不如说更像是一个大运动场,公司员工要骑自行车,整个公司里有各种各样的运动场所供员工使用。

    而在这样雄性赫尔曼浓厚的地方,女性员工就比较郁闷了,各种被骚扰之类的事情,自从一名女性员工离职后开始了对女性在耐克公司遭受的不公平待遇的秘密调查。于是事情越闹越大。现在耐克高层排着队离职呢。这叫做‘自清门户’。

    “不好意思,打扰各位聊天了,萧先生,可以借几步说话么?”萧鹏几人正在这里聊天,听到后面有人招呼自己,萧鹏一看,是尼古拉,他把尼古拉跟菲尔奈特等人介绍一下后,跟大家抱歉之后,和尼古拉走到一旁去了。

    “尼古拉,你的交际工作进行完了?”萧鹏笑道。

    尼古拉端起香槟:“萧先生,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萧鹏微笑道:“这是对你的善意的回报。”

    尼古拉摇了摇头:“哦不,萧先生,我那只是一个小忙而已,不值得一提。那天晚上抓住了很多骑师在现场,可是你也看到了,外面听不到任何风吹草动,没有任何消息,所有的骑师都出现在了今天的赛场上。”

    萧鹏道:“可是帮我省了不少事,我们华夏人讲究‘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就像我现在做的这样。”

    尼古拉笑道:“哇哦,那我今后要对华夏人态度再好一些了。萧,敬你一杯。”

    两人干了一杯后,萧鹏放下酒杯:“你不该趁着现在扩大交际圈么?”

    尼古拉苦笑道:“在这里,我显得略微有点渺小,可能只能跟这些富豪们带来的大胸妞交际到一起了。”

    萧鹏笑了起来:“对了,那个卡楚米的案件是怎么回事?”

    尼古拉听到萧鹏说卡楚米,情绪有点低落,这不是他来找萧鹏的目的,但是还是回答了萧鹏的问题:“卡楚米这次事情有点大,那天警方突击了她的别墅,里面容留了大量的非法移民,里面的女孩几乎都是偷渡而来,这样罪名就大了,而且国际警方方面也来了消息,她之所以从星条国回来,是因为她在星条国做了同样的事情,星条国警方也在抓捕她。毕竟那些非法移民都是恐袭的潜在危险源。”

    萧鹏挠头了:“这尼玛还是个国际通缉要犯呢。话说你们这么草木皆兵干什么?在你们眼里所有人都是恐怖分子么?”

    尼古拉笑了起来:“是啊,国家现在这样这样我们又有什么办法?萧先生,你怎么这么关心她?是因为她差点让你丢脸么?你放心,我们会让她自食恶果的。”

    萧鹏吸口气:“不知道她会有什么结果?”

    尼古拉道:“六百万欧元罚金,二十年监禁。前者让她倾家荡产,后者让她孤独终老。”

    萧鹏吹了声口哨:“够狠的啊!”

    “关键是她的这次目标有点不对,凯旋门大奖赛是面对全世界提高巴黎形象的盛会,她想的没错,这里名流汇聚都不差钱,能让她赚的更多,但是事情闹出来后就变成了巴黎的丑闻了,她的客户里可是有不少上层人士的。她这下得罪了不少资本阶级。别说六百万欧二十年监禁了,再狠一些也能做得到。怎么萧先生,你想再在上面加把力么?”尼古拉问道。

    萧鹏苦笑道:“其实我想的是,如何让她减轻罪责。”

    “啊?”尼古拉瞪大了眼睛:“萧先生,能让我明白这是为什么吗?”

    “为了减轻一个可怜的家伙的负罪感。”萧鹏并没有说明白,难道说黄鹤爱上了一个比她大十多岁的女人?还是个原爱情动作片演员------‘g交女皇’?..

    尼古拉并没有多问,而是托着腮思考了一会儿:“这个事情确实不太好办,毕竟这次牵扯出来的她的客户里,有不少高层人士,你也懂得,高卢人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对爱情忠贞不是么?他们都不想有些事情被人知道,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她永远闭嘴。”

    萧鹏皱紧了眉头,如果真如尼古拉所说,这事还真不好办啊:“尼古拉,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么?”

    尼古拉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事情太有难度了。”

    萧鹏听到这回答,却笑了起来:“你说太有难度,并没有说做不到不是么?尼古拉先生,不然如此,你给我假设一下,这个很有难度的事情会是如何操作的?”

    尼古拉压低了声音:“萧,星条国那边也要抓捕卡楚米,天知道卡楚米在那边做了什么,难道她和克利福德一起伺候过川普?反正星条国警方那边是很重视卡楚米的,一直想要引渡她,那现在关于她的归属问题就引起争执了。有人说要把她送到星条国,有人说不能对星条国屈服。如果,我是说如果,能把卡楚米的资产留在高卢,再让星条国人把她引渡走,那应该不会有人反对的。”

    萧鹏吹了声口哨,也压低了声音:“尼古拉,你这是让人劫机么?一个大活人怎么凭空从飞机上消失?”

    “不不不,尼古拉会‘突发’严重的脑血管疾病,这样就不能坐飞机了。只能通过坐船前往星条国了,但是你也知道,船只旅行航程远时间长,发生什么都不意外了。”尼古拉解释道。

    萧鹏听后愣了半天:“尼古拉,你是反恐中心的警官还是恐怖分子?我怎么觉得你更像后者呢?”

    尼古拉笑了起来:“常年同犯罪份子打交道,只有比他们更狡猾才能抓的住他们不是么?萧先生,我是认为我们是朋友才说这些话的,如果离开这里,我对我刚才说的话一个字也不承认。”

    萧鹏考虑了一下:“你的主意听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尼古拉道:“现在只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如何把她从船上带走,一个是如何让她今后闭嘴。前者我是有办法解决的,但是后者则不是我能搞定的了。所以我才说,这是一个很有难度的事情。”

    萧鹏听后陷入了深深的思考。正在这时,有人敲响了香槟杯。敲香槟杯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高卢马会主席,他正摆手示意大家保持安静,看起来是有话想对大家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