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七章 萧鹏的善意
    “一年一度的凯旋门大奖赛在今天落下了帷幕,各位骑手争先恐后为大家献上了一场美妙的视觉盛宴,所以我们举办了这庆祝酒会,让各位马主、练马师、骑师能进一步交流赛马经验。不知道大家对今天的酒会感觉如何?”

    全场的人一起举手欢呼起来,就算萧鹏觉得无聊,也要配合着鼓鼓掌。

    主席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自己继续说道:“其实对今天这个酒会来说,最特殊的事情是,我们邀请到了本届大奖赛冠军骑手萧鹏。大家都知道,萧鹏是现在最好的骑师,从他出现在赛马赛场上后,从没有失败过。原来他可是从来不参加赛后酒会的,可是今天他竟然出现在今天的酒会,我希望大家用掌声欢迎萧鹏,让他来给大家说两句。”说完眼睛看着萧鹏,示意萧鹏上台说两句。

    萧鹏拍了拍尼古拉的肩膀:“接下来我要表示出我的善意了,不知道我的善意能不能让你满意。一会儿你自己做出抉择吧。”

    尼古拉不明白萧鹏的意思,却看到萧鹏走上了主席讲话的小舞台,对着主席微笑致谢后,对着大家说道:“各位赛马界的精英,你们好。我是来自华夏的萧鹏。”

    现场响起了掌声,萧鹏摆了摆手:“各位,你们可能不知道,我这个人呢,有自闭症外加社交恐惧症,所以一直都不愿意出现在公众面前,所以希望大家理解。”

    听了萧鹏的话,现场有人露出理解的神色,有人则一副不屑的样子,理解的都是不熟悉萧鹏的人,露出不屑表情的地都是他的朋友,你自闭症?你社交恐惧症?上坟烧报纸-----骗鬼呢?

    萧鹏深吸一口气:“今天我之所以出现在这个场合,是因为我要感谢一个人。各位可能不认识他,我在这里隆重介绍一下,高卢国家反恐中心的尼古拉警官。”

    众人一起露出不解的表情,国家反恐中心说的大气,其实就是一个协调部门,没有什么实权的,萧鹏怎么会感谢他呢?

    萧鹏继续说道:“这次我的高卢之行,经历了很多事情,我曾经被吉普赛人抢劫过,甚至以身犯险,遭遇了恐袭事件,尼古拉帮助了我,让我对高卢警方以及高卢反恐中心刮目相看,在这里,我诚挚的向尼古拉表示谢意。”

    “尼古拉作为公务人员,并不能接受太多财富,所以我不能给他金钱之类的表达谢意,这让我一直很是苦恼,感谢这次凯旋门大奖赛,让我有了最好的礼物赠送给尼古拉。”萧鹏说完对黄鹤挥了挥手,指了一下他的口袋,黄鹤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萧鹏,这是凯旋门大奖赛冠军纪念浪琴手表。

    萧鹏笑着说道:“我把这块冠军纪念表赠送给尼古拉,作为我们友谊的象征,以及我对高卢警方的谢意。大家用掌声欢迎一下高卢警方的英雄,尼古拉先生。”

    尼古拉还在那里愣神,最后还是一旁的亚莉推了一下他他才反应过来,在掌声中尼古拉走上了舞台,萧鹏把冠军纪念表赠送给他后,尼古拉直接把表带上,对着众人举起了手,展示这块手表,无数人投来羡慕的眼神。..

    这表对这些富豪来说,其实并不贵,所有人都能买得起。但是冠军骑师纪念表这就珍贵了,每年只有四块,对应凯旋门大奖赛的四项赛事,而这四块里的自然就是这块凯旋门大奖赛的冠军纪念表了。

    没想到萧鹏就这么把这块表赠送给了尼古拉,这两人关系很好啊!

    刚才还对尼古拉爱答不理的现在已经决定要和尼古拉搞好关系了!

    至于萧鹏说的什么尼古拉给他的帮助,在座所有人都不是傻瓜,能相信萧鹏的话才叫奇怪了!

    这反恐中心就是个协调单位,哪有什么实权?说是尼古拉帮他,不如说是高卢警方帮他,很大的可能是萧鹏误会了什么,但是谁在乎呢?高卢警方的公众形象可不是很好,现在好了,凯旋门大奖赛的冠军公开力挺感谢高卢警方,警方能不宣传这个事情么?

    那要塑造一个公众人物了,那要塑造谁呢?自然是尼古拉,今后尼古拉可是前程似锦了。

    萧鹏发言之后,和尼古拉握手告别,尼古拉倒也给了萧鹏回礼,说是作为两人友谊的象征,他从兜里摸出一个金属酒壶来递给萧鹏,萧鹏拿到手里,就觉得这个东西有年头了,银质的酒壶外包着一个鳄鱼皮做成的皮套。

    这时候有什么话不能多说了。两人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了。萧鹏已经表达了自己的善意,剩下的该尼古拉来做了。

    不过有了这次发言,萧鹏算是让人包围住了,什么社交恐惧症,这不是发言挺好么?来吧,抓着这机会好好跟萧鹏打交道吧,其实所有人目的也就一个,希望自己可以成为华夏马场的会员,或者跟华夏马场合作,开启高卢分马场之类的事情。

    这事情萧鹏都不擅长,也就把这些人都推到了黄鹤和潘佩宇身边。他们负责管理这些事情,而自己跑到就角落里和几个女孩聊天打发时间去了。

    其实萧鹏想问问亚莉她们这段时间都做了什么。但是这里可从头到尾没有消停下来,尽管他躲在角落里,但是却有无数人过来打招呼,搞得萧鹏不厌其烦。

    最后想了半天,和帕吉欧他们打了招呼后,借口身体不适,提前离开了酒会,回到了马场。

    “为什么?”吉玛沃德瞪大双眼看着萧鹏。

    “什么为什么?”萧鹏一脸无辜,不明所以。

    亚莉走过来:“你还装糊涂?我是问为什么你要把冠军纪念表赠送给那个尼古拉?”

    尤美也道:“那是你的荣誉,你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给人了?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呢?好吧,我们知道你有一块无比珍贵的手表,但是,这荣誉可是难得,你怎么就这么把那表送人了!”

    萧鹏突然乐了起来,一脸玩味的看着三个女人,这很有华夏媳妇的特色,都很持家啊,这自家的东西送出去就难受?

    刚想怎么编瞎话来糊弄过这事情,吉玛沃德却说道:“禁止编故事,实话实说。”

    萧鹏叹口气说道:“好吧好吧,我老实交代,你们知道卡楚米么?”

    亚莉点点头:“你真以为我们不看新闻的么?号称高卢百年来最大的ing丑闻案件,她就是当事人,这真个最大的坏女人了。说吧,她和你送出表这事情有什么联系么?别告诉我你和她有一腿,那我可真的接受不了。”

    萧鹏瞪了一眼:“你们想什么呢?我可是一个洁身自好的男人!”

    吉玛沃德耸耸肩:“洁身自好?你觉得这个词用在你身上合适么?”

    萧鹏耸了:“好吧好吧,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你们,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这个事情要保密!”

    三个女孩一起举起右手:“我发誓,这事情我们不会跟别人说的。”

    萧鹏心里叹气道:“老黄,不好意思了,为了我的幸福,我可就把你卖了。”

    他看着三个女孩,点上一根雪茄深吸一口:“是老黄,老黄爱上她了。”

    在几个女孩震惊的眼神中,萧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她们说了,当然,他很巧妙的隐藏了黄鹤带他们去那个趴体的事情,只是说了黄鹤怎么为情所困,怎么爱上了自己不该爱的人。等到黄鹤知道了卡楚米的真实身份后,多么的痛苦,希望自己帮忙巴拉巴拉。

    他开始还以为几个女孩能鄙视一下黄鹤,没想到三个女孩竟然一脸羡慕之色:“你就不能学学人家黄鹤么?明知这是禁忌之爱,可是还是能站出来帮卡楚米,这才是真正的爱情!亲爱的,你一定要帮帮他!”

    萧鹏快气炸了:“他站出来个屁啊!他上嘴皮碰碰下嘴皮,老子就要到处低三下四帮他找人帮忙,他的爱情就这么轻松?有事都是我来做好吧!现在我的冠军纪念表都送出去了!”

    “纪念表算什么?你再赢几次不就行了!这可是一个人的生命好吧!”亚莉瞪大眼睛说道。

    萧鹏无语了:“拜托,刚才你还说她是最坏的女人了!”

    “你要懂得宽恕!”亚莉说道。

    萧鹏摊开双手:“和女人讲道理是我干的最不明智的事情!”

    “你说什么呐?”三个女孩一起抗议道。

    萧鹏耸耸肩:“我没说什么,这么晚了,我们休息吧?”

    天地良心,他只是不想继续话题下去了,想要回去睡觉躲躲清净,没想到三个女人听了萧鹏的话集体炸毛了:“你说什么呐?你什么意思?你这花心大萝卜,还想着大被同眠么?告诉你!这是做梦!在我们之间没有结果之前,你就每天自己睡吧!”

    三女说完后,理也不理目瞪口呆的萧鹏,各自回了房间,萧鹏无语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他开始恨老妈了,早知道这么麻烦他早就开溜了,还能让三个女人埋汰来埋汰去?玛的,这有怪不了别人,都是自己瞎折腾的结果,不乱泡妞自己会有这遭遇么?

    得,说什么也没用了,惹不起我躲得起!本来也没指望四人一起没羞没臊的。

    萧鹏伸了个懒腰,得,你们不理我不是?我自己睡自己的,那么大的床,自己睡起来更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