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九章 随身酒壶
    “鹏哥,你脸色可不好看,你倒是悠着点啊!”在餐厅里,黄鹤看到萧鹏的样子吓了一跳。

    萧鹏竖起中指:“你丫的别废话,你是害的我这样的罪魁祸首!尼古拉给你打电话了吧?”

    黄鹤点了点头:“是的,我和他一起吃了午餐谈了谈,鹏哥,我想先不跟着你们回去了,马场的事情交给老潘先处理一下。”

    萧鹏摆摆手:“随便你了。”说完萧鹏掏出尼古拉送给他的酒壶打开盖闻了闻:“哇哦,尼古拉的品味还不错。我以为高卢人只喜欢和红酒和香槟呢。”

    黄鹤看着萧鹏手里的酒壶来了兴趣:“鹏哥,可以给我看看么?”

    萧鹏把酒壶递给黄鹤:“这些洋鬼子是多爱喝酒啊,随身都要装个小酒壶。随时都要喝两口。”

    黄鹤道:“鹏哥,你这就不懂了吧?这西方人讲究偶尔的‘卖弄风骚’,那是所谓精致男人必备技能。一丝不苟的油头造型,修剪整齐的胡须,精心搭配的领带腕表,这就是他们平时最认可的男人服饰。大马路上的男人一般都这么穿。”

    “而惊喜来源于反常识,去了酒会公众场所,一看大家都这样穿那就需要一个突破点让人记住自己,这时候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精致的随身酒壶,那品味就出来了,这酒鬼对瓶吹,绅士用酒壶,从三百年开始,这随身酒壶和腕表,就是老爷们的装逼神器了。一个做工精致的随身救护能让超市里十块钱的二锅头喝出麦卡伦威士忌的感觉。出去往妹子身边一坐,就是那种‘我有孤独和烈酒,妹纸你是否愿意跟我走’的派头。”

    “说的那么了解,就好像你也有酒壶似的。”萧鹏白了黄鹤一眼。

    黄鹤从西装口袋里直接摸出一个酒壶:“爱思普瑞纯银酒壶,鹰国古老的顶级奢侈品牌,二百多年历史,什么珠宝首饰、皮具箱包、银器瓷器水晶服饰以及配饰都有所涉及,都是纯手工制作的精品,当时我去鹰国的时候就买了这个酒壶,这爱思普瑞的纯银酒壶可是最好的随身酒壶之一了,当年这么一个小玩意花了我五百多磅呢。”

    “一个小酒壶那么贵?”萧鹏瞪眼了:“我记得某宝上几十块的都有呢。”

    “差距在材料和做工,首先那些便宜酒壶是量产不锈钢的,几十块一个,在高级一点是剔除了对人体有害的铅元素更环保健康的锡合金的,锡制品外观精美,要千八百的一个,最贵的就是银质的,再加上‘手工制作’那就更贵,像这种随身酒壶最早就是鹰国人发明的,所以对这东西更加的讲究。”黄鹤介绍道。

    “我怎么从来没看过你用过这玩意?”萧鹏不解问道。

    黄鹤耸耸肩:“你又不是美女,用不着我在你眼前装逼,我用这玩意干什么?”

    萧鹏笑了起来:“你倒是诚实,听你说的明天我就找理查德,让我去鹰国帮我找个好点的酒壶去。”

    “哦,那个我想不用了。”黄鹤一脸羡慕的把酒壶递给萧鹏:“收着你的‘绝版珍藏’吧”

    “绝版珍藏?”萧鹏接过酒壶。

    “你没看商标么?这是‘詹姆斯-迪克逊父子’牌的酒壶,说起来挺有意思的,好的酒壶品牌都是叫‘谁谁谁和他的儿子’,大概是为了显示自己品牌的传承吧。而所有酒壶里品牌里,最好的无疑是‘詹姆斯迪克逊和他儿子’这个品牌的,这个品牌从106年在鹰国成立后,在那个年代是鹰国最主要的金属制造商之一,刚开始是卖哨子的。”

    “哨子?那时候有足球么?”萧鹏听到哨子首先想到的就是足球裁判。

    黄鹤笑着摇了摇头:“是警察抓人用的那种,随后它们开始生产银器,什么银餐具之类的,而纯银酒壶就是他们最著名的产品之一,不过可惜的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品牌16年关门了,现在这个品牌的银器只能在收藏品市场上看到了。什么银盘子银杯子银刀叉之类。最热门的就是这银酒壶,一个品相好的大概要几千英镑,品相不好的也要五六百英镑吧。”

    萧鹏舒展眉头:“听起来不贵啊,可以批发一批回来。”

    黄鹤捂脸了:“鹏哥,你这暴发户的嘴脸可是会让人嘲笑的!还批发一批?这些酒壶可是纯手工制作,哪有那么高的产量。再说了,这酒壶16年就停产了,当年能买这种纯银手工酒壶的也都是些不差钱的主,有几个能把这酒壶拿出来卖的?就算有人卖,大多数也是品相不好。像这样品相好保管好的,那可都是家传的。而且你看看这个年份,140年的东西啊,这要传了多少人了?”

    在一旁的亚莉听后插话道:“那一年我知道,第一次鹰华战争就是在那一年发生的。”

    萧鹏拉下了脸色:“在我们华夏,这叫做第一次鸦-片战争,是我们华夏近代耻辱史的开始,现在世界各地博物馆里珍藏的华夏古董,就是从那一年开始被这些列强抢走瓜分的!对我们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年份。”

    亚莉撇撇嘴不说话了,所有萧鹏的朋友都知道他这德行,谁说跟华夏不好的他跟谁急。

    潘佩宇这时候正好走进餐厅,看到萧鹏打招呼道道:“鹏哥,你才下来吃饭?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朱迪。”

    萧鹏看了一下潘佩宇身边的朋友,用中文说道:“你品味比老黄强多了。”

    黄鹤听后急了:“鹏哥,我这算不算躺着也中枪啊!关我什么事啊。”

    哪知道朱迪听到后,用熟练的中文冲着萧鹏回答道:“谢谢!”

    萧鹏一愣:“你会说中文啊?”

    潘佩宇笑道:“她就会这一句。我给她钱的时候她学会的。”

    萧鹏白了他一眼:“我收回刚才说的话。你品味和老黄一个德行。”

    潘佩宇耸耸肩:“鹏哥,你品味好,可是看看你现在憔悴成什么样了?做事要有节制啊!”

    “我去你大爷吧!都自己找吃的去吧。”萧鹏给了潘佩宇一根中指,也不理黄鹤和盼培育了。掉头回桌点菜去。玛的,都快饿死了,光运动不吃饭谁能受得了?他可不是什么美女,随时随刻想要减肥保持体形那种。

    看着身边的三个女孩正在那里说悄悄话,不时还在那里偷笑,这尼玛算什么?昨天莫名其妙把她们一勺烩了,难道这一勺烩还有利于她们之间增进感情?

    萧鹏几人还在那里吃饭,帕吉欧也走进了餐厅,萧鹏和他伸手致意:“帕吉,你怎么自己过来了?缪缪呢?”

    帕吉欧叹口气道:“这个工作狂又开始工作了。昨天展示了那几个包包之后,现在已经在联系场所那边举办普拉达新包展了,那几个包包价值太高,现在她正在联系保险公司投保问题。就不该来巴黎,到了这里她就停不下脚步!”说完一脸幽怨的看着萧鹏。

    萧鹏怒道:“是你们把我拖过来的好吧?如果不是你们,我现在还在苏格兰高地玩的舒坦呢!”

    “拜托,那么久时间都过去了,按照你游玩的速度,现在早就该玩完苏格兰高地了好吧!”帕吉欧道。

    “那我现在有可能在爱尔兰!而不是在这里!”萧鹏白了他一眼:“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这算不算过河拆桥?”

    帕吉欧左右看了看:“我开始怀念我们坐在船上吃饭的时候了。”萧鹏起身搬了一张椅子放在桌旁,让帕吉欧坐下:“理查德呢?”

    “他在缠着菲尔奈特兑现诺言呢。这家伙可一直没赢过菲尔奈特,这下轮到他爽了。天天带着丽贝卡去堵门呢。”帕吉欧笑了着坐了下来,跟过来的服务生点了晚餐。

    “萧,不得不说,我怀念船上的中餐了,吃饭的时候只需要多一双筷子就行,看看这里,我还要等待半天才能有吃的。”帕吉欧碎碎念道。

    “你也是赢家不是么?你怎么不去盯着菲尔奈特兑现诺言。”萧鹏好奇问道。

    帕吉欧摇了摇头:“这样落井下石的事情我还是不会做的。毕竟我和菲尔奈特经常见面,让我看他一家人果奔不太好。”

    “哇哦,这样可不像你的风格,我发现你现在跟猛子越来越像了,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那种。”萧鹏道。

    帕吉欧咧嘴一笑:“所以我让理查德雇佣了专业的摄影团队,给我拍摄一份珍贵的视频资料留作纪念。”

    萧鹏伸出大拇指:“这才像你的风格。”

    帕吉欧喝了一口咖啡:“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你呢?”萧鹏反问道。

    帕吉欧看了一眼萧鹏:“我必须要拖着缪缪继续旅行,不能让她继续工作,这事都怪你!”

    “我靠,你有没有良心,我再次重申一遍!是你们拖我来高卢的!”萧鹏道。

    “可是你拿出来了那些钻石!没有女人能拒绝钻石!”帕吉欧愤愤说道:“我已经让乔丹-贝尔福特赶过来接手这里的事情了。要把这个疯女人救出来。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萧鹏还没回答,电话却突然响了,萧鹏看了下来电号码:“瓦哈卜?”说完接起了电话:“瓦哈卜?你怎么突然打电话?有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