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一 越狱之王
    还有什么卢森堡公园、巴黎歌剧院、巴黎大清真寺、奥赛博物馆等等地方,都是非常值得一去的地方,尤其是奥赛博物馆,如果去了巴黎而没去奥赛博物馆的话,巴黎人一定会暗地里嘲笑了。

    和卢浮宫不一样,这里鲜有汹涌的人流,是一个可以静静欣赏感受艺术熏陶的好去处。

    当然,这都是三个女孩喜欢玩的地方,而萧鹏最喜欢的地方并不是那里,而是圣图安跳蚤市场。

    萧鹏到了这里,感觉到自己来到了天堂!

    巴黎圣图安跳蚤市场,是全世界最大的古董艺术品跳蚤市场。发展到了今天,已经变成了由十多个小市场组成的总面积超过三万多平方米的大型跳蚤市场群。

    这圣图安市场是巴黎跳蚤市场的‘祖师爷’,也是‘跳蚤市场’一词的由来。

    从十九世纪开始,一些聚居在圣图安城墙外拾荒的贫民就在这里出售旧货,逐渐形成了规模,而由于卫生条件有限,这里的跳蚤不少,所以从此旧货市场就被称为‘跳蚤市场’。后来城墙被拆掉。但是这个市场还是保留了下来。而且逐步发展,现在这里的内容丰富堪称世界第一,绝对是一网打尽各式古董二手物品的圣地。

    这里是古董商人、艺术家、工艺师、设计师的聚集地,超过三千名的商人在这里经营自己的商铺。什么古董家具古董饰品,什么雕刻艺术品,在这里淘宝绝对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对于有轻微收集癖的萧鹏来说,这里就是天堂!

    萧鹏在这里整整呆了四天才终于完成自己的淘宝路程。

    之所以用了这么多时间,原因还真不是萧鹏挑花了眼,而是因为。。。。。。巴黎人实在太懒了:

    周一上午,几乎没有店铺开门,就算到了下午,也有至少半数商铺关门大吉,直到周二才营业。就算营业期间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做着做着生意,就店门一关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萧鹏看到不少心仪的玩意,结果却因为找不到老板而等待半天。这可浪费了不少时间。

    在这里最多大产品是老家具。巴黎人对老家具似乎情有独钟,已得到老式家具为乐,在这里找到几百年前镜子桌子一点也不奇怪。

    萧鹏在这里淘到了不少好玩的东西,什么古董火机、古董酒壶、古董手表之类,萧鹏还买到了什么倭**刀等等等等稀奇古怪的东西,这里真是应有尽有。

    本来还以为三个女孩应该对这里没兴趣,结果萧鹏赫然发现,在这里女性游客的数量真的不比男人少!到了这里才知道,这里的复古服装真的是非常之多。

    来这里购物的年轻女性,大多是古董服饰的爱好者。很多时尚品牌的大牌设计师们都来过这里寻找设计灵感,大举采购二手服饰,由此可见这里的好货确实不少。

    这里的古董服饰从几百年以前的到几十年之前的都有。款式优雅售价不菲。

    什么lv已经停产的旅行箱、cd的古董印花包、还有什么爱马仕之类的在这里都能找得到。甚至在这里还能找到几百年前的宫廷华服。以及古董挂毯地毯、首饰装饰等等,这些都是三个女孩的采购目标。

    说起来这就是华夏和欧美国家不同的地方了。在华夏人们喜欢古董,但是不喜欢旧衣服,觉得不是很卫生,除了少数奢侈品或者必需品,都不愿意使用别人用过的。所以在华夏很少有旧衣店。

    但是在欧美国家,这就不在乎了。不管什么二手物品,都非常支持,甚至连国内妈妈们最不放心的宝宝用品也能找得到。可以这么说,在很多欧美国家里,平常百姓使用的半数以上的物品都是二手店淘来的,这也包括衣服。死人身上扒下来的都不在乎。

    这么说不是开玩笑,在西方国家家里有人去世的时候,自家人会留下一部分他们的衣服,有的是作为纪念,有的是真的需要衣服。而剩下的都会被捐赠给二手店、教堂、收容所等地方,在西方二手店里购买的二手服装,可是有不少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如果说吉玛或者尤美不在乎这些萧鹏还能理解,毕竟两人家里在出名之前都是普通家庭里长大的。但是这亚莉可是贵族身份,从小金枝玉叶的,挑选起二手衣服也毫不含糊。

    萧鹏对这个事情很诧异:“亚莉,你怎么也穿二手衣服?”

    亚莉一边翻看着衣服一边回答萧鹏:“只要好看就好,这有什么奇怪么?哦,你担心卫生问题啊?放心好了,所有的旧衣服都要消毒清洁之后才可以出售的。”

    萧鹏拿起一件李维斯的牛仔裤说道:“你看啊,搞没搞错。这条牛仔裤还是喇叭裤呢。”

    吉玛沃德转头看了一眼:“这条牛仔裤应该是1967年或1968年之间的裤子,有问题么?”

    萧鹏不解看着吉玛沃德:“你是怎么知道这牛仔裤的生产年份的?”

    “这很简单啊,我原来给李维斯牛仔裤代言过,了解了一下,你看,这商标上的单词都是大写字母,而李维斯在1969年之前的商标才是这样,而喇叭裤口的牛仔裤是1967年推出的。所以猜测这条裤子是这两年之间的产品并不奇怪啊!”吉玛沃德说道。

    萧鹏一听,指着这条牛仔裤说道:“你们考虑过一个问题没有?半个世纪都过去了,当年穿这衣服的人现在已经老得不行了吧?死掉了都有可能。穿死人的衣服难道你们不觉得不吉利么?”

    亚莉听后一愣:“这有什么问题么?我母亲结婚时候穿着我外祖母的婚纱,现在那件婚纱还留在那里,留着等我结婚时候穿呢。”

    “呃。”听了亚莉的话,萧鹏可真不好反驳,因为他自己家里就有一件传家的旗袍呢。萧鹏想了想:“这自己家人留下来的有纪念价值,自己亲人的服饰和别人穿的服饰能相提并论么?”

    亚莉拍了拍萧鹏的胸口,胸前口袋里放着的是尼古拉送他的酒壶:“你这酒壶到了现在可是一百七十多年了,中间换了多少主人?说不定已经死了好几任主人了吧?你买的那些手表啊火机啊都是死人用过的吧?那你怎么还买呢?”

    萧鹏彻底无话可说了,得,你们觉得好就行!

    如果不是帕吉欧给几人打电话,萧鹏还会在这里多逛几天,帕吉欧打电话,让萧鹏赶紧去维珍酒店。

    不过帕吉欧也把萧鹏气的够呛,电话打的那么着急,结果萧鹏到了维珍酒店后,却只看到理查德在那里等自己,帕吉欧还没来这里。

    理查德看到萧鹏走进酒店,招呼萧鹏道:“萧,美女们,这边先休息一会儿,帕吉欧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他堵在路上了,你们也知道巴黎的交通有多扯淡了。”

    萧鹏无语:“这个帕吉欧,他给我打电话,自己却不见人。”

    理查德道:“或许是想让你们在巴黎多玩一下吧,萧,你们去哪里开心了?”

    “圣图安跳蚤市场。”萧鹏回答道:“别说,在那里还真找到不少好玩的东西。”说完萧鹏从口袋里面摸出一个勋章:“我甚至买到了这玩意,都说高卢经济不景气,可是也不至于把这个也卖了吧?我在那里可是看到了各种各样的老勋章。我觉得挺有意思,就买了一些。”

    理查德接过来一看:“哦,这是鹰国的obe。”

    “obe?”萧鹏不解看着理查德。

    理查德解释道:“就是大不列颠帝国勋章,由高至低一共五个级别,分别是爵级大十字勋章,也就是gbe,还有缩写kbe的爵级司令勋章;以及司令勋章,也就是cbe,还有官佐勋章以及员佐勋章,这obe就是官佐勋章。并不稀有,我当年女王给了我gbe勋章,萧,尽管你喜欢勋章,但是我的勋章可不能给你,这是我的家族荣誉。”

    “这五个级别里,只有最高的两个级别才算是取得骑士爵位,比如曼联的弗格森,比如我都是这样获得的爵位,像演员‘卷福’康伯巴奇,还有贝克汉姆夫妇,他们也获得了勋章,但是不足以他们获得爵位,因为他们的级别是低一些的。像贝克汉姆夫妇两人,他们都有这种obe勋章。这种勋章并不算稀有,每年授勋人数不超过858位就可以。不过你这枚一看就是有年头了,所以比普通的收藏性更高一些。”

    萧鹏点点头:“我也就是觉得这些勋章好玩才买下来摆着看的,什么爵位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就是放在那里好看的。所以我也没想要你的勋章,留着传给你的孩子们吧。”

    理查德刚要把勋章还给萧鹏,突然伸出的手停住了:“咦?”眼睛却直直的看着这枚勋章的反面。

    萧鹏顺着理查德的眼光,看到勋章后面刻着‘b-j-james’的英文。

    理查德深吸了一口凉气,拿出手机查询了一些资料后,对萧鹏说道:“萧,不得不说,你找到了纪念性很强的好东西了。”

    萧鹏一愣:“什么?你不是说这个勋章很常见么?”

    理查德点点头:“这勋章是很常见,但是有这个名字就不常见了。”

    “什么意思?”萧鹏问道。

    理查德解释道:“这可是二战的英雄。要知道,在二战时期,有人因为出奇制胜而出名,有人因为作战勇敢而出名,不过也有人是因为别的事情而出名,比如说这位勋章的原拥有者伯特伦-吉米-詹姆斯,他是因为越狱而出名的。”

    萧鹏傻眼了:“什么玩意?越狱也能出名?”

    理查德道:“越狱当然也能出名,最关键的是:他从哪里越狱,这个伯特伦-吉米-詹姆斯,可以说是二战时期的‘越狱之王’,专门从德国集中营里往外逃命的那一种。”

    萧鹏听后来了兴趣:“反正帕吉欧现在也不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给我讲讲他的故事呗?”

    理查德拿出雪茄递给萧鹏:“对于大多数战俘来说,琢磨着怎么从该死的监狱里逃出去的确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詹姆斯已经把越狱搞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了,他在长达五年的牢狱生涯里,亲自策划了十三次大型的越狱行动!”

    萧鹏听后吸了口凉气:“这家伙是个人才,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他第一次就可以逃跑吧?为什么策划了十三次?难道是为了救人牺牲了自己逃跑的机会么?”

    理查德摇了摇头:“这十三次越狱行动全部失败。”

    “啊?”萧鹏瞪大眼睛:“那他还算个屁的越狱之王啊!”

    理查德耸耸肩:“他每次失败都会遭遇到非人的折磨,但是在越狱的道路上,詹姆斯从来没有服软,总是忙着制定新的越狱计划,也正是因为这种永不服输的精神,人们才送给他‘越狱之王’的称呼。”

    萧鹏听后一脸纠结的看着手里的勋章:“所以说到底,这就是个越狱十三次没有成功的傻瓜的勋章?就这样的人你们还要给他颁发了勋章?喂,你刚才说了,十三次越狱都是大型越狱活动?”

    理查德点点头:“是啊!这有什么问题么?”

    萧鹏应道:“问题大了!十三次大型越狱全部失败,一定有不少人会死于越狱的途中吧?你们能告诉我,多少人因为他失败的越狱死掉么?”

    理查德回答不上来,萧鹏吸了口气:“就这么一个笨蛋,害死了那么多人,战后你们却叫他‘越狱之王’颁发给他勋章?如果是我我也丢不起这人好么?这勋章肯定也会卖掉!这尼玛哪里是英雄啊,这整个是一个害人精啊!”

    亚莉听后却道:“亲爱的,话可真不能这么说,失败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难道你没看过电影《大逃亡》么?那就是他的故事!”

    “我靠,这样的害人精的故事还拍电影呢?”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