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二章 说走就走
    “等下,你们说的电影《大逃亡》我看过,我们国家的央视电影频道播放过n次了,我记得结果是地道挖错口了,逃出去几个人后,大部分都被枪毙了!而且主角是个星条国人!”萧鹏好奇问道。

    理查德道:“这个事情跟星条国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们投资的拍摄的影片不让他们的人做主角,你觉得可能么?”

    呃,又是星条国的一贯风格,利用媒体胡编乱造塑造形象。。。。。。

    “事实上,这个詹姆斯原来是鹰国皇家空军少校,在1940年的不列颠空战时候被日耳曼人捉住了,等他重获自由的时候,欧战已经基本结束了,可以说他错过了大半个战事,但是这也不妨碍他成为英雄,对了,他还获得过维多利亚勋章,二战时期整个皇家空军也只有32个人获得过这枚勋章。”理查德对着萧鹏说道。

    “从1940年他被抓,就开始和狱友计划挖隧道逃跑,不过最初几次都因为缺乏统一的组织安排而被纳粹发现,他也被转移到了看守更加严密的波兰第三战俘营,到了那里他制定了更详细的越狱方案和路线,为了防止隧道被破坏,他们同时挖了三条隧道,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他们把挖出来的泥土藏进衣服夹层里,趁着散步的时候倒在外面。”

    “这一次挖掘行动大概挖出了一百三十吨吐,而想要把这些土转移到囚室外,需要来来回回走两万五千次。不过这次越狱就像你说的,挖错洞口了,本来计划挖到监狱外的森林里,结果洞口却在一片平地上,只有少数人可以逃脱。其余的人都被堵住,最后大概五百人因为这事被处死,詹姆斯也被送往萨克森豪斯集中营,就是‘死亡魔窟’。结果到了那里他还是想逃跑,又被抓回来了,这次他被判处死刑,也算是幸运吧,在行刑前豪斯集中营酒杯盟军解放了,他才可以活着回到鹰国授勋。呃,萧,你怎么这么个表情?”

    萧鹏叹口气说道:“我对他的做法持异议。没有足够能力却组织这么大的行动,最后导致那么多人因为他的失败而死。他最后授勋得奖,那你觉得那些因为他而死的人会怎么想?没那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原来还挺喜欢这个勋章的,听了你这么一说,我现在对他一点好感也没了,呐。理查德,送你做礼物了。”

    理查德听后高兴的不行:“嘿,那我要好好跟你说谢谢了。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

    “哦?什么好东西?”萧鹏好奇问道。

    理查德拍了拍手,两个酒店服务员推着两个行李车走了过来,里面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萧,我要感谢你帮我赢了人生最棒的赌局,我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你,所以给你准备了这些小礼物。”

    “这是什么?”萧鹏好奇问道。

    “哦,就是羊绒被、餐具之类的纪念品。对了,还有我们集团旗下自家生产的健康狗粮。那是给伊丽莎白和伊丽莎黑的礼物。”理查德道。

    “哇哦,谢谢你了,理查德。”外国人赠送礼物,一般来说跟价格无关,就是一个心意。

    酒店大门被推开,帕吉欧走了进来:“萧,姑娘们,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这巴黎的交通真是个问题。”

    萧鹏叹口气:“帕吉,你这么着急让我们回来,自己却突然迟到,你在搞什么?”

    帕吉欧一拉萧鹏:“萧,出来,给你看看我的礼物。”

    萧鹏一脸疑惑:“今天什么日子?你们排队来送礼物?”

    “快点出来,看看是否满意。”

    萧鹏无法,只能和几个姑娘们一起跟着帕吉欧走出酒店,一出去后萧鹏傻眼了:“帕吉,什么意思?你送我一辆厢式货车?”

    萧鹏对着上帝发誓,这真是一辆厢式货车,小平头卡车后面拖着一个车厢。不过看轮胎,这车的越野性能应该不错。

    帕吉欧打开车门,按了一个按钮,车厢后面延伸出一部分来,帕吉欧打开车厢一侧的门:“萧,上来,看看满意么?”

    萧鹏这才发现,这是一辆c级房车。不过大多数c级房车卧室都是在驾驶室的上方,这辆卧室是后面延伸出来的位置,床是一张翻版床。平时在车后部墙上是个衣柜,延伸出来后放下变成一张大床。这设计倒是节省空间。

    走上车一看,迎面而来的是两张双人沙发,上去一看,大屏幕电视厨房洗手间一应俱全,而且做好了防颠簸处理,伊丽莎白跟伊丽莎黑也在车上,看到萧鹏过来凑上来亲热的不行。

    “车子不错。帕吉,谢谢了。”萧鹏接过帕吉欧扔过来的车钥匙。

    帕吉欧道:“日耳曼man房车,最好的越野房车!关键是改装花费时间,本来是张双人床,呃,你懂得。”

    萧鹏露出会意的微笑:“帕吉,够体贴。”

    “对这辆车满意么?”帕吉欧问道。

    萧鹏比出大拇指:“非常的满意,帕吉,你能告诉我你们这么做是为什么嘛?”

    帕吉欧道:“没什么了,就是希望你玩的开心点。而且我建议你快点离开。”

    “为什么?”萧鹏不解。

    帕吉欧撇撇嘴:“一大波渐冻症患者正在向你赶来。”

    萧鹏听后大惊失色:“好吧,看来我要快点走了。上车,我们直接开溜了。”

    “你不给黄鹤他们说声?”亚莉帮忙把理查德的礼物送上车,问萧鹏道。

    “路上给他们打个电话就行了。”萧鹏道。

    “有你这个任性的朋友,他们也是够遭罪的。”吉玛沃德说道。

    “人生总要有几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是么?”萧鹏直接对着帕吉欧他们摆了摆手,直接发动了汽车。

    吉玛沃德直接从冰箱里拿出几瓶冰镇饮料,帮萧鹏打开一瓶递给他:“我怎么会爱上一个像你这么任性的家伙?”

    “谁说不是呢?”亚莉叹口气:“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尤美突然问了一个问题:“那我们去哪里呢?”

    萧鹏一脚刹车:“对啊!我们去哪里啊?”

    “噗嗤!”几个姑娘一起笑了起来,都要出去玩了,却不知道去哪里。

    “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么?”萧鹏转头看着三人。

    三个女孩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尤美说了起来:“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去我家看看如何?”

    “你家?”萧鹏不解。

    “是啊,比利时啊。”尤美回答道。

    萧鹏迷茫问道:“比利时?比利时有什么?我只知道那里有撒尿的小孩。”

    尤美气笑了:“人家叫‘小于连’,叫什么‘撒尿的小孩’啊。人家已经命运多舛了好吧?你还要给他起个绰号气他?”

    萧鹏耸耸肩:“这可不怪我,对比利时我还真就就只知道这个小家伙,哦,还有比利时足球,卢卡库和梅尔滕斯都不错,德布劳内也很棒!再说了,你们比利时人自己也不知道那个什么‘小于连’为什么撒尿吧?就让这么一个不清不楚的小家伙站在那里尿了五百多年。。。。。。”

    尤美听后一愣:“谁说的?那不是古代西班牙人入侵者在撤离布鲁塞尔的时候,准备用炸药炸毁城市,幸亏小于连半夜撒尿浇灭了导火线,才保证了布鲁塞尔的没有毁于一旦。”

    萧鹏摇了摇手指:“撒尿小孩的来历到现在也没有固定的说法,有人说他一泡尿浇灭了西班牙侵略者的炸药,也有人说他浇灭了高卢侵略者的炸药。还有人说是他浇灭了日耳曼侵略者的炸药。光‘浇灭侵略者的炸药’一说,就有三个国家躺枪了。你们自己连到底是哪个国家侵略者都整不明白呢。”

    “再说了,还有人说撒尿小孩其实就是歌德福瓦三世,话说当年歌德福瓦三世刚出生,父亲就过世了,两个大臣趁机造反,歌德福瓦三世的母亲鲁卡尔德请求阿尔萨斯大公弗朗德-迪里出兵帮忙,后者提出要求要看到歌德福瓦三世,为了战胜叛军,鲁卡尔德就把歌德福瓦三世的摇篮像纪念物一样挂在城墙上,援军看了后士气大振,完胜对手,打败叛乱,为了纪念他所以人们修建了这么一个撒尿小孩的雕像。”

    “和‘撒尿说’充满争执一说,‘挂摇篮’一说也是有争议的,还有一种说法,是在公元1142年,哥特佛瑞德三世公爵领军对抗外敌的时候,军队眼看就要败落了,公爵一怒之下把自己的儿子放在摇篮里挂在树上,表示自己誓死不退的决心,用来激励士气,最后得以击败了敌军,凯旋而归。”

    “尤美,你自己看,你们自己国家都无法确定这小孩的来历,怎么就知道‘小于连’就是他正确的名字呢?我就叫他撒尿小孩,有什么错么?”

    尤美听后也无法反驳,脸蛋憋得通红,吉玛沃德拍了一下萧鹏:“别欺负尤美了,你看她急的。”

    萧鹏笑了起来:“行啦,尤美,别生气,逗你玩呢,走,大家去探望一下那个全世界衣服最多的小孩去!”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