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五章 时尚的安特卫普
    萧鹏很想把车放下,体验一下比利时当地的交通工具,奈何都不让狗狗上车,无奈只能继续开着车跑。

    比利时这么小的一个国家,铁路倒是很发达。这里的铁路更像是公交车,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有火车站。速度并不快,比华夏的高铁差太多了,更像是早年的‘绿皮皮火车’。

    不过比利时最好的一点也包括货车,在这里买火车票是这样的,比如你买了两个城市间的往返票,你这一天可以随时上车,中途可以下车玩,然后找个时间再上车。不像其他国家必须在时间和站点上下车。

    这也可以理解,比利时的火车几乎什么时候上什么时候都有坐。如果在华夏这么搞,真要学学三个跑到火车顶上待着去了。

    别看比利时不大,但是想要游玩完毕,还真的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原因倒是很简单,这里是一个宗教国家,到处都是教堂和修道院。三个姑娘都是虔诚的信徒,每个教堂或者修道院都要去看看,萧鹏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萧鹏去修道院的目的可不是为了什么信仰参观,他的目的更纯粹------修道院啤酒。

    在比利时,每个修道院都有自己的修道院啤酒,虽说也拿出去出售,但是,最好的精酿修道院啤酒只能在修道院里才能喝到。萧鹏算是解了一路馋。

    到了修道院,把车在门口一听,进去尝一下这里的啤酒是否和胃口,如果好喝就喝他个天翻地覆,躺在车里睡一觉继续前行。

    到了后来,萧鹏等人已经在这修道院圈里小有名气了,一些偏僻的修道院害怕萧鹏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专门派人到路口举着牌子迎接他。

    别看比利时的人均属于欧洲最高的,人均收入三千欧左右,但是这里是标准的高税收高福利国家,差不多要交50%的个人所得税,到了手里也就一千五百欧多点,所以比利时人那叫一个抠门,你指望他们请你吃饭?去酒吧聊得再嗨也不会请你喝一杯啤酒。。。。。。像萧鹏这样豪爽的旅客,那是谁也不愿意错过的。

    其实比利时从中世纪开始就很牛逼,布鲁日那时是整个欧洲的高科技中心和金融中心,当时布鲁日和咦大梨的威尼斯,堪比今天的纽约和伦敦。哪怕到了今天,布鲁日的仿制品也是横扫世界,萧鹏在布鲁日购买了不少比利时挂毯,这也是比利时最牛逼的产品。到了今天也有这么一种说法:欧洲国家的富豪家庭里不挂几个比利时挂毯,那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装修过了。

    而后来,比利时又成了工业强国,自从工业革命以来,南部以及东部的煤矿地区,还有和高卢交界的铁矿地区连成了一片,想不发展都难。

    而且那时候比利时是欧洲最早修建铁路的国家,当然也就是汽车的制造大国。在那个年代汽车工业是比利时的支柱产业,比利时本土的汽车品牌,比宝马还要早两年,整个欧洲范围内,仅次于高卢和日耳曼。

    不过现在比利时已经没有自己的汽车品牌了,但是汽车产业依然是比利时的支柱产业,由于地理为主处于西欧中心,而且员工素质也高,所以什么沃尔沃、奥迪都在这里生产汽车,尤其是沃尔沃的工厂,堪称世界最先进的工厂,所有生产自动化,整个工厂没有多少人。

    关键在于,比利时有安特卫普港,这是整个欧洲第二大的港口,仅次于荷兰鹿特丹港。

    同时这也算得上是高卢第一大港口,高卢本国有很多港口,但是所有高卢本土港口的转运货物量来说,还赶不上安特卫普港。港口带动了铁路、客运等物流业,同时港口业永远是石化产业的好朋友,就像李家坡,魔都那样,都是港口石化相互促进。有了这些,比利时想不富裕都难!

    同时安特卫普除了是港口城市外,还是一个时尚之都,因为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钻石贸易和加工基地,号称‘钻石之都’,每天的珠宝交易额大约1.5亿美金!年交易额超过四百五十亿美金!世界上每十颗钻石,有七课是在这里加工的。

    而比利时也借此机会把钻石产业链发挥到了极致,这里的银行有两种,一种是普通的金融银行,一种是专门的钻石银行,专门做钻石贸易,钻石抵押贷款等业务。

    华夏的工商银行就在安特卫普有分行,并且和当地钻石银行合作开展了业务。这也不奇怪,比利时的离岸金融生意做得很大,他最大的客户就是华夏政府。。。。。。(咳咳,这点当我没说。)

    而有了钻石产业怎么能没有时尚产业呢?都说巴黎是‘时尚之都’,伦敦也不差,但是人们不知道的是,很多的顶级设计师,都是出自比利时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时尚设计的学生。

    从1988年,六位这里的学生一行人开着简陋租来的卡车,带着各自作品以不请自来的方式直闯伦敦时尚周门外举办第一次时装展示之后,比利时的时尚设计师们进入了大众的视野,这六位到了今天依然赫赫有名,尊称‘安特卫普六君子’。

    现在许多大品牌的创意总监都是安特卫普的设计师,比如说dior的设计总监拉夫西蒙斯,正是‘六君子’之一琳达罗帕的学弟兼好友。anlbaby的婚纱就是他亲自设计的。

    萧鹏到了比利时这么久,最难以理解的不是别的,还是比利时人本身。这里的人的脑回路有时候惊奇到了一定地步。高卢人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骂比利时人傻x。

    比如说有一天萧鹏在偶然间看到一份本地新闻报道,是一个男人把自己爱人头像纹到了自己后背上表达爱意。

    这是很正常对吧?如果放在华夏,这女人起码要感动个三五七天吧?结果他老婆倒好,生气了,说男人的行为是不尊重她,竟然和他离婚了!

    这下就尴尬了吧?这时候男人的正确方法是把纹身洗掉或者用别的图案遮盖一下对吧?不然怎么找老婆?结果这男的倒好,直接说:虽然我纹了她的头像惹了我前妻不高兴离开了我,但是我不会去掉纹身,我要让我的前妻永远在我身上。这样我和我新爱人亲热的时候不孤单。。。。。。(变相三人行?)

    萧鹏也骂过比利时人傻x,但是绝对不是因为和比利时人相处的原因,而是因为比利时的高速路。

    作为一个小的不行却又铁路发达的国家,比利时的高速路其实很好,路况很棒,也不拥挤。但是有一点让人受不了,那就是高速路上的指示牌。

    一块指示牌上密密麻麻上写着无数的字符,当你看清楚得时候,早就不知道错过下道口了。。。。。。你们还敢再傻x一点么?

    也幸亏尤美知道路,不然他能一路开沟里去。。。。。。什么?在比利时用导航?拜托!比利时整个国家就没有4g网络!无线网络类似于3g,又慢又不好用。指望导航?那才真的能开沟里去!

    “尤美,我们这是要去哪?”萧鹏问开车的尤美。

    尤美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微微一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萧鹏撇撇嘴,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尤美,刚才有人要搭便车,你怎么不停车?”

    尤美两眼一蹬:“亲爱的,你没看到他是个穆斯林么?怎么还敢停车拉他?”

    吉玛从后面拿着两杯啤酒走了过来,递给萧鹏一杯,笑着对尤美说道:“尤美,你这么说可是有种族歧视的嫌疑啊。”

    尤美听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亚莉也从后面走了过来:“有故事听?好啊好啊!”

    “去年的时候,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和我的经纪人去了一趟布鲁塞尔,在街头看到一个穆斯林男人,脚边放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我是一个穆斯林,我相信你们,如果你们也相信我,请给我一个拥抱’。他蒙着眼睛在那里演讲。他的演讲内容我到了今天还记得。”尤美说道。

    “他是这么说的:‘各位比利时人,我是一个穆斯林难民,一个月前从叙利亚来到这里,今天我有几句话想要对大家说,我知道布鲁塞尔刚刚发生了由穆斯利极端分子发动的恐怖袭击,同样作为一个穆斯林,我感到很抱歉,并对极端分子的做法感到非常痛恨’。”

    “听他这么说,不少人都在他身边看着他,而他继续演讲说‘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伊斯兰本质上是和平的宗教,大多数穆斯林都是很善良的人,极端分子只是极少数,我是一个穆斯林,但是我不是恐怖分子,我现在蒙着眼睛,是出于对大家的信任,我相信你们不会伤害我的,如果你们愿意和我这样和善的穆斯林友好相处,请过来拥抱我’。”

    萧鹏喝了一口啤酒:“这不是说的挺好么?我就是说么,你们不要看人带有色眼镜,我们华夏很多穆斯林的,大家都是好人!怎么,你上去给他拥抱了么?”

    尤美歪头看了一眼萧鹏后继续开车,悠悠的说道:“我当时已经到了约定时间了,而现场的人有点多,而工作更重要,所以我只能挤出人群,过了马路,准备去位于马路对面的时尚杂志社。”

    亚莉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尤美苦笑道:“后来那个男人突然扯开了身上的衣服,大喊了一声‘安拉胡阿克巴’,引爆了身上的炸弹。我的经纪人就是被炸弹碎片击中,瞎掉了一只眼睛。”

    萧鹏:“。。。。。。。还是华夏好。。。。。”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