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五章 黑人皇后
    桃子小姐,就是星条国灵魂乐著名歌手埃塔詹姆丝,因为她最早专辑名字上都写着‘埃塔詹姆丝和桃子’,所以人们叫她桃子小姐。格莱美终身成就奖获得者。

    萧鹏顺手接过,吹了声口哨:“a s(最终)?多少钱买的?”

    吉玛沃德答道:“八十欧。”

    亚莉听后笑道:“你没有和店家杀价么?在这里买什么东西都可以杀价的,你这价格有点贵啊。普通的就唱片都是一欧元一张。”

    吉玛沃德却猛摇头:“不贵不贵!这张专辑是0年发布的,保存到今天还这么好,很难得了,我爱死‘a s’这首歌了。”

    萧鹏摇摇头:“你这个小傻瓜,桃子小姐的专辑当年卖的那么火,买到她的旧唱片并不难的,你这价格明显贵了。”

    吉玛沃德撇撇嘴:“我看到那里还有i’d rahr g blind(我宁可瞎了眼),卖一百欧元呢。”

    萧鹏两眼一亮:“在哪?我去买下来去。”

    “。。。。。。”众人一起无语:“你不是说这个价格贵了么?”

    萧鹏瞥了一眼:“我喜欢的黑人女歌手不多,桃子小姐绝对是里面的一个。”

    尤美想起来时车上吉玛对自己说的话,对萧鹏道:“亲爱的,你这么说可是涉嫌种族歧视哦,对了,你们华夏人歧视黑人么?”

    萧鹏一脸大义凌然:“我们华夏人讲究的就是海纳百川,从来不歧视别人!黑人怎么了?我们国家历史上可是有过黑人皇后的!对了,还有黑人血统的皇帝!你们这些国家什么时候有过?所以我才说,我们华夏才是最棒的国家!”

    “亲爱的,你不是开玩笑吧?你们国家还有黑人皇后和皇帝?”亚莉珊德拉瞪大眼睛,其余两个女孩也是,被萧鹏的话震惊的不行。

    萧鹏点头道:“其实我们华夏历史上也有过黑人,而且古代人员交流比我们想象中还要频繁,历史中有不少记录关于黑人的事迹。”

    “比如说山海经里面就记载了‘枭阳国’、‘厌火国’、‘劳民国’等黑人国度,如‘劳民国在其北,其为人黑,或曰教民。一曰在毛民北,其人面手足尽黑’,由此可见上古人民并非对外界一无所知。”

    “像商朝人就比较迷信,做什么事情都要先祭祀,而祭祀的贡品就是人了,因此在现在的殷商遗迹里经常发现人类骸骨,有意思的是,其中还找到了黑人的骸骨,像现在在倭国的我们华夏的国宝‘商虎食人卣’,就是一只老虎抱着一个黑人。至于这些黑人是哪来的,到现在没人说得明白。”

    吉玛沃德问道:“亲爱的,你到现在没有说明白,这和黑人皇后有什么关系?”

    萧鹏微笑着点上一根烟:“别急别急,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国家古时候有个朝代,叫做东晋,那时候的皇族司马家族是奇葩频出。诞生了华夏历史上唯一一位有黑人血统的皇帝和唯一一位黑人皇后。”

    萧鹏深吸一口烟后继续说道:“东晋时期的会稽王司马昱,因为长期生不出儿子到处寻找术士寻找原因,其中一个术士就到他府中寻找能生儿子的女人,看是看遍了司马昱的妃子后,居然没找到一个符合条件的,无奈之下,司马昱只好把府中的奴籍女眷也叫了出来,一起看看有没有能生儿子的。”

    “当时府里一个叫做‘昆仑’的黑人女性被术士发现后,术士惊呼‘此其人也’,于是这个黑人女子‘昆仑’就给司马昱生了两儿一女,赐名‘李陵容’,一路坐到了皇后的位置,也成了我们华夏历史上唯一的一位皇后,她儿子司马曜日后成为了晋孝武帝,自然也成了有黑人血统的皇帝了。”

    “在相士寻找女眷的时候,司马昱府中的老仆指出这李陵容是‘昆山奴’,所以被人称为‘昆仑’,这昆仑在我们华夏历史上是指两座山,古籍里的昆仑山是指今天山西晋城市阳城县附近的山脉,传说中伏羲于昆仑丘王天下,但是自从汉朝之后,昆仑山指的则是青海一带的于阗山,而那时候于阗山正好是阿拉伯人到华夏通商的必经之路,他们带来的黑奴叫做‘昆仑奴’,也叫‘昆山奴’。还有一个称呼叫做‘僧诋奴’。”

    “不过到了唐朝,‘昆仑奴’这个称呼又有所改变,根据旧唐书-南蛮传记载:‘自林邑以南,皆卷发黑身,通号昆仑’,意思就是过了越南南部,这里都是黑人,叫做昆仑,那时候华夏的‘昆仑奴’主要是这些人,按照历史和年代来说,更有可能是指古印度那一圈的人,少量是阿拉伯人带来的黑人奴隶。不过长久的岁月,都被我们民族同化了。”

    听了萧鹏的话,亚莉等人瞪大了眼睛:“我们到了华夏就感觉道华夏安全,华夏人也很友好,不过没想到你们从古时候就这么友好了啊!”

    萧鹏比出大拇指:“那是必须的啊,我们华夏人自古热情好客!”

    不过说这话的时候,萧鹏也挺亏心的,明清时期黑人在华夏其实并不好过,一般都是为奴为妓的存在,而清朝由于闭关锁国,对黑人几乎就不了解,随着鸦-片-战-争国门被打开。人们才开始看到了黑人,但是那时候对黑人。。。。。。

    可能康有为康大圣人的说法最有代表吧:‘然黑人之身,腥不可闻,其黑人之形状也,铁面银牙,斜额如猪,直视如牛,满胸长毛,手足深黑,蠢若羊豕,望之生畏’,而如何对待黑人呢?还是用康大圣人的策略‘其棕黑人有性情太恶,或有疾者,医者饮其断嗣之药,以绝其传种’。。。。。。

    当然,这些事情是不能跟几个女孩说的,必须要挑好的说不是?

    萧鹏又开始淘宝了,所谓淘宝,他哪懂什么古董,但是他也有自己的经验。

    他只买自己看得上能认出来材质的玩意,银器是哪个年代的自己不懂,但是是不是纯银的他还是能分辨出来的;比如买古董表,那时候的古董表,不管是手表还是怀表,大多是k金制作的,能不能认出来k金就是关键了;同样,几个女孩看好的首饰他也只买自己能认出来材质的。然后玩命杀价,不管是赚是赔,就是有个乐趣而已,至于什么古画之类,萧鹏连看都看不懂,压根就不了解好吧?

    几个人倒是在这里玩的不亦乐乎。什么骨瓷的杯子木制玩偶买了不少,不在乎价值,只在乎好玩不好玩。

    说起来这里的商贩一般都是比较正规的,一般来说,那些看起来像银器的仿银器制品,都会随便摆在外面,真正的银器制品会放在玻璃柜里,什么银质酒杯咖啡壶烟盒酒壶之类都能找到,欧洲这边银器很流行,但是在有时候也会有遗漏的银器摆在外面,萧鹏就买到一个银质首饰,老板却说这是锡制品。好吧,这个首饰盒确实有点脏,和锡制品挺像,倒让萧鹏捡了个漏。

    不得不说,到了欧洲一定要到跳蚤市场淘宝试试,如果一不小心淘到宝贝,那就是顶级的收藏品,一夜暴富的故事在这里可并少见。不过萧鹏倒真不在乎那些,毕竟他现在真的不愁钱了。

    当然,萧鹏也看到了‘大明乾隆年’生产的青花瓷器,要价还极高,一个破花瓶跟萧鹏要十万欧元!商贩还对着上帝发誓,这可是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去参加八国联军时候从华夏带回来的。

    看着萧鹏转身要离去,商家还拼命拦住萧鹏,跟他大谈爱国主义教育,告诉萧鹏‘把流失在海外的华夏文物带回祖国’是每一个华夏人该做的事情,现场还有一群围观群众还非常赞同他的说法。

    萧鹏实在忍不下去了,指着瓶底的印记对着商家说道:“哥们,这乾隆是清朝的皇帝,不是明朝的皇帝,你要卖华夏假货骗钱我不拦着你,可是你起码搞明白点历史再说吧。还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去参加八国联军?你知足吧,这特么的就是个赝品,如果是真的我先抽你两个大嘴巴,到我们华夏抢东西还有理了?”

    “还有你们这群人,别特么的听风就是雨!我如果真听了你们的话,我现在是不是就让人骗了?那你们是不是就是这骗子的帮凶?记得,不管世界上哪里,只要是这样的跳蚤市场购买古董,旁人就不要乱说话。话多让人揍的!”

    萧鹏话音刚落,就听到远处传来‘哎吆,你打我?’,萧鹏一愣:“我去,还真有人挨揍了?”

    刚才还在这里看热闹的人一股脑的的向着打架的地方走去,萧鹏吹了声口哨:“怎么比利时人比我们华夏人还爱凑热闹?”

    吉玛白了萧鹏一眼:“还不是因为你,不走留着在这里让你批评么?”

    萧鹏看了看几人道:“不然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尤美道:“打架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逛街呢。”

    她可是比利时人,都说家丑不可外扬,让人看到他们比利时人打架,尤美也觉得不好意思。拖着萧鹏等人走还来不及呢,还上去凑热闹?

    萧鹏看了看尤美:“好吧,咱们继续逛街,咦?”萧鹏并没有离开,而是看到在这个‘大明乾隆年’的花瓶后面,放着一个红色的杯子。

    萧鹏顺手拿了起来:“喂,这个杯子多少钱?”

    刚才被萧鹏指着鼻子骂骗子的摊主看了看那个杯子:“这个?三万欧元!”

    萧鹏两眼一蹬:“你大爷的,你再跟我说什么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去八国联军枪来给你留下的我真大嘴巴的抽你脸!就这么一个破杯子你要三万欧元?”

    摊主脸色一僵:“在这里买东西可以讨价还价么,再说了,你看看这牛角杯的雕工,多模的繁杂,这雕工多么的棒!这真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从华夏带回来的!”..

    萧鹏对他比出中指:“你是不是以为我刚才说的开玩笑?如果真是你抢来的我真先跟你拼一场,反正前面已经有人在打架了,咱俩也来一场?配合配合气氛?”

    这个摊主是个年轻人,一看岁数就不大,不像寻常欧美人那么高大,听了萧鹏的话脸色一僵:“呃,先生,你开玩笑了!你说这辈子多少钱?”

    萧鹏拿起杯子看了看:“一百欧元,你卖的话我就拿走了!”

    摊主一听,一把从萧鹏手里抢回杯子:“你开什么玩笑呢?这个牛角杯一看就是老东西,起码一百多年了,还有这么精细的雕刻,你看这浅浮雕工艺,虽说只雕了几毫米的深度,可是你看看有几个层次?这笔深浮雕或者镂雕难度更高,艺术价值也更高!再加上岁月的沉淀,这就是最好的艺术品!”

    萧鹏听后一脸诧异的看着摊主,从他嘴里说出这么有艺术见地的话,不太像他说的话啊。摊主看着萧鹏的表情,一脸嘚瑟:“我的华夏朋友,这里可是比利时,我们比利时人的血液里流着的就是艺术细胞。”

    萧鹏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自吹自擂:“行了,你也别在这里吹了,你就说多少钱吧!”

    摊主想了想:“两万欧!”

    萧鹏直接扭头就要走,摊主急忙又拉住了他:“别着急啊,你说多少啊!”

    萧鹏拿起那个红色‘牛角杯’看了半天:“行了,你说的对,这玩意雕工确实不错,这样吧,一千欧我拿走!”

    摊主哭丧着脸:“别啊,你再多一些,你一个华夏人,来这里也不容易对吧?难得看到喜欢的东西,你错过了今后想买也买不到了,你看你买了这么多东西了,肯定也是在乎这些钱,如果今天没买,今后想起来这个杯子,那不是只留下遗憾了么?赚钱干什么的?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开心么?既然有钱,碰到喜欢的事情就别错过了。”

    萧鹏托着腮思考了一下:“好吧,算是你说动我了,那就这样吧,两千欧,你再多要一分我就不买了!”

    摊主脸色一喜:“好吧!成交!”

    萧鹏从兜里摸出四张五百欧递给他,接过了这个‘牛角杯’,仔细擦拭了几下,点点头。不过他并没有把这个杯子交给三女,而是自己拿在手里。

    三个人继续逛,离着那边打架的人越来越近了,萧鹏还是好奇,正好旁边有个石头花坛,他跳了上去,往里面一看,吹了声口哨:“一打二啊,这俩男人打不过一个,太丢人了吧?你说那个大个子,你丫在那里干什么呢?不帮忙打架你抱着个琴盒子趴地上干什么?”

    听了萧鹏的话,三个姑娘都来了兴趣,让萧鹏把自己拉上花坛去瞧热闹,结果尤美一上去,就急了起来:“亲爱的,你快去帮帮他们!”

    萧鹏愣了:“尤美,什么意思?不让我瞧热闹的也是你,让我帮忙的也是你?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尤美声音都快哭了:“我哥!挨揍的是我哥!”

    “呃?哪个是你哥?”

    “抱着亲盒子趴在地上的那个!”

    “好嘞!交给我了!”

    ps(关于李陵容到底是黑人还是长得黑又丑被人起绰号其实存在争议,但是根据史书记载,司马昱府中仆人在跟那术士介绍李陵容时,明确指出她是‘昆山奴’。所以老杨更偏向相信她就是黑人,毕竟司马家族惊出些奇葩。)

    (话说司马家族也是千年大族了,根据司马迁的史记记载(这个记载老杨是不信的,严重怀疑司马太监是美化司马这个姓):当上古部落首领颛顼统治天下的时候,司马家一族就出现了,那时候叫姓黎,官任‘北正’,负责掌管地面人事,一直到了夏商时期,而到了周朝周宣王时期,他们黎姓后代程休夫主管军事,官任‘司马’,就改姓为‘司马’了。楚汉争霸时候,诸侯军里赵国将领就是司马卬,先是跟着项羽混,封为殷王。后来跟着刘邦混,跑到今天河南焦作温县那边去了。而司马卬的十多代孙子就是司马防,当年就是就是他举荐的岁的曹操担任洛阳北部尉。然后他的儿子司马懿也去辅佐曹操。)

    (整个曹操时代,司马懿籍籍无名,不过曹操-死后把他放到儿子曹丕那里做事,司马懿才来了机会。其实曹操-死后,开始他也没什么机会,毕竟那时候曹仁、曹休、曹真都在,司马懿只能靠边站,后来熬死了曹仁才当上抚远大将军,熬死了曹丕曹休曹真,他才真正成为军事一把手。后来打不过诸葛亮,继续熬,又熬死了诸葛亮,现在能跟他斗的就没几个人了。结果在这时候,以为终于熬到头了,他却把自己也熬死了,司马师接掌军权,司马师死后,司马昭又接班,曹魏基本成了司马家的天下了,司马昭想当皇帝,结果却病死了,最后还是他儿子司马炎当了皇帝,司马炎当上皇帝后,什么事没干,先把自己爷爷自己爹追封为晋朝的皇帝再说。)

    (说这家人奇葩,从这时候就体现出来了,司马炎杀了曹髦当了皇帝,而曹髦死了没人敢去哀悼,唯一去哀悼的竟然是司马孚,也就是司马懿的弟弟,司马炎的叔爷爷。这家伙到死是曹魏忠心不二的臣子。)

    (除了公然弑君这样的混蛋事之外,再往后这司马家就更没法说了。王恺石崇斗富,司马炎也加入了炫富的行列,后宫乱七八糟这就不说了,生了个‘何不食肉糜’的傻子司马衷,还有司马昭的基友贾充,生了个贾南风,直接导致八王之乱坑死司马家,导致汉族历史上的大灾难五胡乱华,总而言之,整个司马家族实在找不出个正常人来,好不容易出来个司马迁,还是个太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