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八章 那是犀角杯
    听了尤美的话,萧鹏把手里的杯子递给吉玛,自己拨开人群凑了过去。

    正在打人的是一个体格健硕的白人,萧鹏从身后一拎他领子,把他摔倒在地。

    “你特么的是谁?管什么闲事?”壮汉坐在地上喊了起来。

    萧鹏看都不看他,而是把刚才挨揍的人从地上拉了起来:“你没事吧?”

    “谢谢,谢谢。”挨揍之人从地上起来,看来这顿揍挨的不轻。

    打人的壮汉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看到两只体格硕大的狗站在他面前低声威胁着他,露出锋利的牙齿。

    萧鹏把手指比在嘴上,做出一个‘嘘’的手势:“别说话,别有动作,你就是安全的。”壮汉吓得不敢动弹了。

    尤美也挤了过来,把地上那个抱着琴盒子的男人拉了起来:“哥哥,你怎么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

    萧鹏倒也有点尴尬,拉错人了。走到尤美身边:“去车上去,给他们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

    “这个家伙怎么办?”尤美问道。

    萧鹏乐了:“你们天天号称自己是法治社会,这还用问我么?打电话报警啊!”

    “哦。”尤美回过神来,刚把电话拿出来,就听到有人喝止:“谁也不许报警!”

    萧鹏转过头去,只见一群人推开人群走了进来。其中还有一个很嚣张的在腰带中间别这一把枪,手搭在枪把上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看到他这形象,旁边看热闹的人群迅速散去,这些人怎么看怎么也不像个好东西。

    “库尔图瓦,这样的小事你都办不好么?”走在前面的人笑看着躺在地上的壮汉。

    “本特克!该死的,把我身上这两只该死的狗弄到一边去!”库尔图瓦在地上叫道,结果刚一出声,两只大狗直接咧嘴凑前一步。吓得他赶紧捂住嘴巴。

    腰里别着手枪的人正是本特克,听到库尔图瓦的话对着萧鹏扬了扬下巴:“嘿,华夏佬,把狗撤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萧鹏冷笑:“哦?你要怎么不客气?”

    本特克指了指腰里的手枪:“杀两只狗我还是小菜一碟。”

    “真以为腰里别着一块‘弯弯铁’就天下无敌了?”萧鹏不懈道。

    本特克听后两眼瞪圆,从腰里拿出手枪,冲着‘伊丽莎白’就要开枪!杀人他会犹豫,但是杀狗他还真不会犹豫!

    结果就在他刚把枪掏出来,还没来得及举平,就看到眼前一花,只觉得手腕传来一阵剧痛,手里的枪已经被人夺走,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只看到萧鹏正在把玩他的手枪。

    “你说这枪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萧鹏拿着枪在本特克眼前晃悠来晃悠去。

    本特克也不顾手腕上的疼痛了:“哥们!悠着点!你开过枪么?小心走火!”

    萧鹏嗤笑一声:“走火怎么了?打的又不是我!”

    本特克举起双手:“哥们,冷静!”

    “谁是你哥们?别装的那么熟好不?刚才你可不是这个态度!”萧鹏一脸不屑,顺手看了看手里的枪,fn赫斯塔尔五七式手枪,这是比利时本土设计生产的手枪,重量很轻,工程塑料的枪身,弹夹容量二十发,独特的5.7口径子弹,在比利时像这样的枪支一般都是合法枪支。

    既然是合法枪支,那也不是他的什么罪名了,萧鹏直接把子弹都退了出来,把枪直接拆了。随手扔到一边。

    结果看到萧鹏把枪扔了,本特克倒来了本事,对着身后的人吼道:“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没看到他已经没有枪了?收拾他!”

    他身后的人听到了本特克的话后,一起狞笑着向着萧鹏围了过来。

    “亲爱的!”尤美一脸紧张。萧鹏对着‘伊丽莎白’和‘伊丽莎黑’吹了声口哨,示意它们去保护好几个女孩。

    躺在地上的库尔图瓦也趁机爬了起来,向着萧鹏冲了过来,他可是憋屈半天了。尤美的哥哥看到这情况一脸紧张:“尤美,你朋友没事吧?”

    尤美一脸紧张,并没有回答哥哥的话,满是担心的看着萧鹏。

    不过这担心明显是多余的,还没等他们开始担心,本特克那边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

    看到这里没事了,亚莉和吉玛想要走过来,结果没想到比她们更兴奋的是刚才那些看热闹的人。

    “哇哦,这就是功夫么?”

    “好厉害啊!先生,你收徒弟么?”

    “我已经拍下来发网上了!哇哦,我有预感,这个视频会火的!”

    “小心人告你侵犯**!”

    “呃。。。。。。”

    萧鹏瞬间被那群看热闹的人给包围住了。萧鹏无语了,这都是什么人啊,刚才一个一个躲得比什么都远,现在全跑回来了。

    萧鹏好不容易推开人群,走到尤美身边:“走吧,咱们先回车上去,让你哥哥他们换身衣服。”

    “那些人怎么办?”尤美问道。

    结果几人一回头,看到本特克那些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人了。

    毕竟刚才那么多人都在那里,萧鹏不好意思下重手,这倒给他们逃跑的机会。

    萧鹏看了看:“不管了,走吧,先回车上去再说。尤美,你不介绍一下?”

    尤美这才反应过来,跟众人介绍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米尼奥莱,我的哥哥,而这位是卡拉斯科,我哥哥的丈夫。哥哥,这是萧鹏,亚莉珊德拉和吉玛,都是我的好朋友。”

    萧鹏听了介绍在一边玩命的干咳,他的哥哥的丈夫?看着萧鹏迷惑的眼神,尤美道:“在比利时,四种婚姻方式合法。”

    萧鹏一愣:“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那还有一种呢?”萧鹏倒知道比利时同性婚姻是合法的,这里是继荷兰后,欧洲第二个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

    “同居也享受结婚的待遇。”尤美解释道。

    萧鹏耸耸肩:“这好像倒不错。”

    米尼奥莱跟萧鹏握手:“朋友,都说华夏很保守,你不会对我们这样的人。。。。。。”

    萧鹏笑着摆了摆手:“你想多了,你是尤美的哥哥,自然就是我的哥哥。呃。。。。。。或者是姐姐?”说完后萧鹏和米尼奥莱以及卡拉斯科握手,几人一起走到停车的地方,萧鹏让他们去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衣服,现在两人身上都是一片泥泞。

    萧鹏留意米尼奥莱,就算这时候也没有松开那个小提琴琴盒。他洗澡的时候就把琴盒交给卡拉斯科。这里面到底是什么?

    在等待他们洗澡的时候,萧鹏四人则坐在桌旁,欣赏着他们今天买来的各种各样的好玩的小东西。而萧鹏则在仔细观察手里的那个杯子。

    亚莉看着萧鹏认真盯着手里的杯子,笑了起来:“萧,从没看到你这么认真的看一样东西,不就是雕花牛角杯么?我家里有好几个,虽然和你这个有点不太一样,没有你这个精美,但是也很不错,你可以凑一套。”

    听了亚莉的话,萧鹏放下了手里的杯子:“亚莉,这可真不是牛角杯!”

    “什么?”几个女孩一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这不是牛角杯这是什么?”

    萧鹏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我真怀疑那个家伙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去过华夏了。”

    “嗯?什么意思?”吉玛沃德问道。

    萧鹏道:“这是亚洲犀角杯,看雕工制作风格都是华夏的风格。具体年份不知道,应该是是明清时期的作品,不过他确确实实是犀角杯。”

    “你怎么知道的?”吉玛沃德问道。

    “哦,我在非洲的时候抓过偷猎犀牛的盗猎贼。近距离观察过犀角。你看这椭圆形的鱼子纹、还有平行的发丝纹,都是犀角的特征。”

    很多人以为竹丝纹是犀角的特色,其实这是错误的,牦牛角和水牛角才有竹丝纹,而且交错在一起,很多假犀角就是把黄牛角、水牛角、牦牛角刨开,一层层的烫压,再煮熟后雕刻而成,看上去也是成片成片的竹丝纹。

    这是级别高的赝品,甚至很多直接把树脂胶,石蜡等化学物质做成假货骗人,而且就算是真正的犀角杯,现在制品和明清两代的犀角杯那价值就相去甚远。话又说回来,现在世界上的犀角雕刻制品,不超过四千件。其余的90%以上都是假货!真正的犀角雕件,随便一件都是价值千万以上的。

    而且这犀角也分亚洲犀角和非洲犀角。目前由于亚洲犀牛已经灭绝,因此亚洲犀角的价格是非犀角的二十倍以上,萧鹏的这个犀角杯颜色发红而又略显透明,摸上去角质感并不强烈,这是标准的亚洲犀角杯的特征。

    想要分辨真假犀角,必须要有放大镜和手电筒,只靠着肉眼很难分辨,原因很简单,这犀角的纹路非常的细致,只有在放大镜下才能看得仔细。那些所谓看一眼就能分辨出真假犀角的,几乎都是瞎扯淡。

    萧鹏端详着手里的犀角杯,造型为马蹄杯,看上去极为厚重,工艺精美,萧鹏翻来覆去的想要找到作者的名款,这么好的手艺应该有名款吧?结果却找到一串英文‘howqua’。

    这。。。。。。就有意思了!

    看来萧鹏真的淘到宝贝了!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