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二章 名琴的背后
    米尼奥莱听后皱起了眉头:“这么说不对吧?现在一把手工制作的小提琴,哪怕设计再合理,工艺再精良,只要它还是一把‘新琴’,售价也赶不上‘老琴’的零头,这出自名家的小提琴听上去更动听一些,不是么?”

    亚莉摇了摇头:“米尼奥莱,这么说可不一定正确,你听说过克劳迪娅-弗里茨么?你们有谁听说过这个人?”

    众人一起摇头,大家还真没听过这个人。

    亚莉解释道:“克劳迪娅是来自巴黎第六大学的小提琴专家。她曾经做过一个实验,就是想看一看,在演奏者和听众双盲的情况下,实验者能不能区分新旧小提琴的区别,毕竟现在这年头,如果没有一把‘名琴’,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小提琴家!”

    萧鹏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现在华夏随着生活水平提高,越来越多家长‘望子成龙’。让自己的孩子学习乐器,其中小提琴是很多家长的选择,结果到了最后,才发现一把天价名琴对小提琴家多么的重要,一百个学小提琴的孩子,最后能有一个还吃这碗饭的就不错了。

    都说好马配好鞍,那些生产自十七十八世纪的手工制作的名琴,几乎成了成功小提琴家的标配:着名小提琴家雅沙-海菲兹生前最常使用的是一把萨拉萨蒂曾经用过的1742年制作的‘瓜耐利’;戴维-奥伊斯特拉赫至少使用过三把‘斯特拉迪瓦里’;耶胡迪-梅纽因演奏过两把‘斯特拉迪瓦里’、三把‘瓜耐利’、一把‘布塞托’一把‘格兰奇诺’;而弗里茨-克莱斯勒至少演奏过五把不同年代的‘斯特拉迪瓦里’,其中包括一把胡贝尔曼曾经使用过的。小提琴‘宗师’尼科洛-帕格尼尼除了他那鬼魅一般的琴技外,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那把‘史诗级’的绰号‘大炮’的‘瓜耐利’小提琴。

    而这些名家古董琴,那可真是绝大多数华夏人穷一生而不可得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着名的枫叶国华裔美女小提琴家侯以嘉,那也算的上是国际顶级的小提琴演奏家了。号称世界上最好的‘梁祝’演奏者。

    这么顶级的小提琴家,她使用的是一把叫做‘玛丽小姐’的瓜耐利小提琴,而这把小提琴是她借来的,她自己压根就没有属于自己的名琴,用了几年后用出了感情,最后却只能无奈的把琴还回去------因为买不起。演奏了半辈子赚的钱不够把琴钱。

    (世界上有一个斯特拉迪瓦里收藏协会,这个协会有一个专门项目,就是为优秀小提琴家提供身价不菲的小提琴。听上去像是雷锋,不过还真不是这样,他们把琴借给那些买不起琴但是有很好发展的小提琴家,以此来提高小提琴身价。这把叫做‘玛丽小姐’的‘瓜耐利’小提琴,原来弗里茨-克莱斯勒也用过。他用的时候这把琴价值大概三十万美金,等他用完了,这琴就到了百万美金了,而侯以嘉用完后,这把琴的价格又升了五十万美金。听起来好像不多,但是要知道,这个斯特拉迪瓦里协会收藏的名琴至少有上百把!每年带来的收益惊人!而那些买不起名琴的小提琴手却明知这是帮人做宣传也不得不去借琴,原因很简单-----没有名琴就不算是小提琴家。)

    亚莉继续说道:“其实在四年之前,克劳迪娅就做了一个实验,她在一个酒店房间里让听众和琴手‘双盲’听琴,结果发现,人们根本区分不了‘新琴’和‘老琴’的区别!她把这结果一公布之后,引起了轩然大波,人们纷纷批评他,就连小提琴家艾尔卡利斯都明确表示,像她这样在酒店房间试琴的方法很不合适!说小提琴是要在音乐厅里演奏的!这样在酒店房间里演奏就像是在停车场里比较法拉利和福特一样,没什么可比性。”

    萧鹏乐了:“他们怎么这么激动?”

    亚莉道:“很简单啊,这是因为这些人背后的利益啊,像我母亲那样收藏小提琴的人很多。如果她的实验是真的,那不是代表这些人的收藏财富会下降?所以自然会引起人们的反弹了。”

    “那结果如何?”在一旁的尤美忍不住问道。

    亚莉笑道:“克劳迪娅不服输,又做了一次实验,这一次她设计了一个新的实验来解决这些问题,并且再向前一步,同时又涉及了听众对小提琴的评价和声学测量结果之间的相关性上。”

    “这次试验,克劳迪娅弗里茨和她的团队请来了顶级的独奏小提琴家,他们给了小提琴家们更多的时间,将古董小提琴的样本量从三把增加到了六把,还找了一个容纳三百人的音乐厅,用来给小提琴家们试琴。”

    “这次的实验改进几乎涵盖了两年前的批评家们提出的一切意见。但是实验结果却和两年以前的结果几乎完全一致。顶级的小提琴家们也无法区分新旧小提琴的差别。而邀请的十位独奏小提琴眼里,最受欢迎的一把琴是一把新制的小提琴,而最不受欢迎的却是一把‘斯特拉迪瓦里’。 ”

    “这次邀请的小提琴家和听众都是很有信服力的,要知道,世界上唯一赢得了柴可夫斯基大赛、西贝柳斯大赛和帕格尼尼大赛三项顶级小提琴赛事金牌的北极熊小提琴演奏家伊利亚-凯勒和枫叶国华裔小提琴演奏家侯以嘉都在这次实验邀请者里。”

    “经过这个实验后,对世界小提琴界还是有很大的正面影响的。一方面,年轻小提琴师能够把注意力从他们‘演奏的是什么样的一把琴’回到‘如何演奏一把小提琴’上,让这些年轻人即使没有经济实力拥有一把古董小提琴,也可以在音乐道路上走的更远;另一方面,人们也开始慢慢认可当代小提琴制造师们在制琴方面做出的努力。”

    萧鹏听到这不解问亚莉道:“既然这名琴没什么了不起的,你为什么还要买下来呢?”

    “再怎么说也是名家之作,又有几百年历史,这肯定是古董啊,就算这样的消息会让它增值慢,但是最后还是会增值不是么?就当是我母亲的收集爱好吧。”亚莉回答道。

    萧鹏举起大拇指,这大门大户出来的经济头脑就是好。

    亚莉笑问米尼奥莱:“米尼奥莱,你还没告诉我是否愿意割爱呢?”

    米尼奥莱和卡拉斯科对视一眼:“我们当然愿意了!”

    亚莉点头:“既然如此,我联系一下鉴定专家,如果一切都没有问题的话,这个事情我们就这么定下了!”

    “那是应该的!”米尼奥莱笑道。

    萧鹏一脸惋惜道:“可惜的是今天让本特克他们跑了,要不然我非要给他们好看,让他们再也不敢找你们麻烦。”

    卡拉斯科摇头道:“不用了,我和米尼奥莱已经商量好了,我们把这琴卖掉后,买个小农场,去种植小麦,建个面包作坊。”

    米尼奥莱接着说道:“不是跟你们吹牛,卡拉斯科烘焙面包的手艺可是厉害的不行!有祖传秘方的!今后有机会你们一定要尝尝!”说完后满目深情的看着卡拉斯科。

    萧鹏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好吧,他倒不是歧视gay,出来这么久,什么样的gay和拉拉没见过?在西方这样的人真是太常见了。作为纯直男的他,一直认为只要他们不gay到自己头上就没事。

    可是事实还真不是如此!

    原来看到两个男人在自己面前秀恩爱他看着也难受!

    米尼奥莱和卡拉斯科深情对视后,突然转过头来问尤美:“妹妹,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你回家看过爸妈么?”

    尤美摇了摇头:“这次回来主要就是为了陪朋友们玩的。还没有回去看他们。”

    “妹妹,爸妈都以为你在工作呢。你这好不容易回一趟比利时,不去看看他们?这也太不像话了吧?”米尼奥莱说道。

    卡拉斯科也在一旁说道:“正好我和你哥哥打算回去看看他们,我们一起回去吧?正好这位亚莉也需要找鉴定专家鉴定这把琴,专家一会儿半会儿也来不了,不如我们一起回去,在家里等待专家过来不是更好么?”

    尤美听后,脸色明显有点紧张,眼睛看着萧鹏等人,征求他们的意见。

    萧鹏笑了起来:“尤美,你看我们干什么?哪有撸过家门不回去看看的道理?你又不是像大禹那样三过家门而不入,在外面治了几年水,带着外面生的孩子回家的那种人。”

    亚莉也笑道:“没错,不管什么原因也不能不让你回家看自己父母不是?我们去买些礼物,一起去看看你父母去。”

    在一边的吉玛沃德也是点了点头,不过她的关注点明显和别人不太一样:“萧,你说的那个大禹是谁啊?”

    萧鹏回答吉玛沃德说道:“一个改变了华夏历史的圣人,因为他,华夏从最早的‘公天下’变成了‘家天下’。”

    吉玛沃德皱紧眉头:“你们华夏的‘圣人’标准也太奇怪了,听了你的说法,怎么听怎么感觉像个自私自利的渣男呢?”

    萧鹏耸肩:“这就要看你从哪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了。不管他私生活如何,他‘平天下定九州’,就冲这个功绩他就符合‘圣人’这一称呼。尤美,你给你父母打个电话预约一下,我们买些礼物去看看你父母去。”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