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四章 莫名其妙的飞地
    “巴勒纳邵镇?你不是说这里叫什么巴勒赫尔托赫镇吗?”萧鹏指着停车场旁边的路牌问道。

    尤美打开车门走下车:“尼德兰叫这里巴勒纳邵镇,比利时叫这里巴勒赫尔托赫镇。我家人很喜欢这个地方,所以全家都搬到了这里。”

    一众人把车停在公共停车场,先逛一下小镇------这是尤美父母要求的,尤美从没有带朋友来过家里,所以他们先要准备准备,让众人现在小镇上玩玩,最后再回家。这肯定是尤美那个倭国奶奶的风格。。。。。。

    “尼德兰怎么给这个小镇命名呢?”萧鹏问道。

    “哦,这里是尼德兰的飞地。”尤美答道。

    其实荷兰的名字全称叫‘尼德兰王国’,官方简称是‘尼德兰’,而荷兰是尼德兰王国两个省的名字,也就是北荷兰和南荷兰。

    因为今天我们所熟知的几个大城市,什么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海牙之类都在这两个省,所以人们就用荷兰这个名字指代整个国家。事实上,如果在荷兰个别的省,你跟他们说荷兰,那他们不会很开心的。比如说北布拉邦省。但是越来越多的尼德兰人也干脆叫自己是荷兰人。

    事实上在英语中‘荷兰’是个非正式的叫法,不过汉语里,‘荷兰’却成为这个国家的官方名称。这就跟因纽特人被华夏称为爱斯基摩人(寓意吃人的人)一样,这都不是很礼貌的叫法。(不过在后面还是用荷兰,只是跟大家说说这一点。)

    “那这里应该属于荷兰的国土吧?”萧鹏下了车看了看周围,非常漂亮的小镇,几乎都是两层的红色小别墅,绿化那就更不用说了,萧鹏开始理解尤美父母为什么会搬到这里住了。但是尤美刚才又说了,这里是荷兰的飞地。

    也就是说,这里是归荷兰管辖但是不跟荷兰本土相连的土地,譬如阿拉斯加,和星条国本土被枫叶国分开,它就是星条国的飞地。它的法律和所有权都是属于星条国。如果这里是荷兰飞地,那这里的法律和所有权也是属于荷兰。

    尤美耸耸肩:“比利时和荷兰之间,有几十块这样的飞地。这源自中世纪两国地主之间的土地之争,当年因为土地纠纷,比利时爵士来到这里,发现这一带农活收益丰厚,就把这块土地占了下来,叫做巴勒赫尔托赫,而属于纳邵家族的土地则叫做巴勒纳邵。后来随着岁月流逝权势变化,双方都有土地割让给对方,再加上后来一连串的复杂条约,到了今天,你应该就来到了一个非常古怪的地方了。”

    萧鹏边走边左右张望:“古怪?那里古怪了?”

    尤美突然停下了脚步:“欢迎来到荷兰。”

    “啥玩意?”萧鹏愣在原地。

    尤美指着萧鹏脚下。萧鹏低头一看,地上是白色油漆画的十字形状构成的线条,线的一侧写着‘nl’,另外一侧写着‘b’:“nl一侧是荷兰,b的一侧是比利时。”

    萧鹏这才发现,原来整个小镇的地上,都是这样的白线条,而且更操蛋的是这线条还没有规律,不像大家想象中那样一条直线把小镇一分为二那种,线走着走着就拐弯了。萧鹏甚至都看不出这划线有什么规律。

    “荷兰在比利时有二十二块飞地,比利时在荷兰有七块飞地,但是最特殊的就是这里了,有可能这一条街都属于比利时,但是这条街上中间的一座楼却属于荷兰。”尤美介绍道。

    萧鹏挠头了:“照你这个说法,也就是说这个小镇有两个名字,两个国籍,两套法律系统?而且领土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也太混乱了吧?两国zhengfu就不想想解决办法么?”

    尤美笑道:“其实1996年的时候,两国就有意整顿两国之间的飞地情况,但是公民投票结果是人们更喜欢维持现状,两国无法统一,最后没办法,这里就成了两个国家人口最少的自治市。总人口不到六千人,而且还分荷兰人和比利时人。”

    一边的亚莉突然笑了起来:“这样也挺有意思的,想想看,睡觉的时候还在比利时,一出门到了荷兰,每天要在两个国家中来回多少次啊。”

    尤美耸耸肩:“根本就不用出门,像我爷爷的房子,客厅还在荷兰,厨房和后花园就在比利时了。”

    吉玛沃德听后一脸羡慕:“这好像很有意思啊,我也要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多浪漫啊”

    尤美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我说了,这个小镇有两个zhengfu两个法律体系两套民政部门,像我爷爷,每个月要把电费交给比利时,水费要交给荷兰,哦,还要给比利时交付费电视费用。”

    萧鹏脑海里转了一圈,隐隐约约有点蛋疼,一个六千人的小镇,又有荷兰人又有比利时人,所以什么都是双份的:两个教堂两个市长两个警局两支消防队两支清洁工队伍。。。。。。烦不烦啊!

    吉玛沃德听后叹口气:“看来浪漫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样的话也够麻烦的。”

    “不过也有好处。”尤美回答道:“像我爷爷,选择了比利时的医疗,而且比利时买车和相关费用也便宜,但是荷兰那边的学校和工作又更好一些,而且荷兰的节日庆典之类的活动更多,哦,购物的时候人们也更喜欢去荷兰超市,那里的很多东西的物价比比利时便宜多了,甚至附近的比利时小镇也会开几十公里的车跑到这里的荷兰超市购买,但是反之,如果荷兰人想要买烟火庆祝事情,就要去比利时那边,因为荷兰法律禁止售卖烟火,但是比利时就没有这些规定了,所以荷兰人想要购买烟火庆祝婚礼什么的,只能到比利时那边。这里很多人都是这么做的,不过这也有缺点,就是要缴纳两国税务。”

    萧鹏突然脑洞大开:“如果我在属于荷兰的区域丢了钱包或者什么的,我要找荷兰警察还是比利时警察?”

    “当然是荷兰警察了!”尤美答道:“不过你需要预约。”

    “啥玩意?找警察还要预约?”萧鹏瞪大眼睛。

    尤美点头:“虽然这个小镇只有一个警局,但是确实是有两个警察系统,只不过在警局里属于荷兰的领土太少了,只有一张办公桌大小,所以荷兰警察并不是随时待命的。”

    萧鹏无语问道:“那假如发生重大案件这个警察能干什么?去找比利时警察帮忙么?”

    “当然不,他会求助于最近的荷兰城市,从那边调警察过来,这是国家之间的大事,大案件怎么能随便求助呢?当然,他们平时巡逻都是一起的,毕竟天天在一起工作不是么?”尤美答道。

    萧鹏捂脸了,就这时候还要讲究仪式感呢?

    “呐,那就是警察!”尤美一指前方,萧鹏一看,好吧,两个制服男人正在一起逛街,虽说都是穿着警服,但是明显不一样,带着小贝雷帽的是比利时警察。看到萧鹏等人还微笑举手打招呼,这样的小镇因为人少,所以看到外人特别热情,

    “这里两套法律制度,在这里当警察是不是也特别麻烦?”萧鹏更好奇了。

    尤美点头:“我当时刚到这里的时候,就闹出一个笑话,当时我骑着摩托车,就被警察给比利时警察给指了下来教育了半天。因为我那天没戴头盔,在荷兰骑摩托车不戴头盔可以,但是在比利时就不行了,而我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一直在荷兰领土里骑车,但是在一个路口,我的前轮胎到了比利时境内了。。。。。。”

    “你说如果两个国家发生了战争会怎么样?”吉玛沃德问道。

    萧鹏也像是想起来什么:“对啊,比如说第一次世界大战,荷兰是中立国,比利时是同日耳曼宣战,后来被日耳曼给攻占了,那这里怎么处理?”

    尤美突然听下脚步,指着一座类似于教堂的建筑物,那里有一个纪念碑,一个女人昂首挺胸站在那里,她的身后有几个孩子还有军人形象的人。

    “一战时期,日耳曼占领了比利时,而且为了防止比利时人逃跑,在荷兰和比利时边境线上划分了二百公里的‘死亡电缆’,几千人死于那高压电下,而当时,荷兰由于没有参战,所以,这里倒是安全的,毕竟是荷兰领土。雕像上的女人叫玛利亚,是现在巴勒纳邵市长的母亲,在那时候,她就收留了比利时难民,并且帮他们逃离比利时,到了二战时期一直如此,但是被发现后让日耳曼人处死,所以现在这里有这个纪念碑纪念她。在这里两国的关系是经过战争考验和历史洗礼的。所以到了今天,两国关系一直都是极好的。”

    萧鹏听后叹口气,这荷兰在二战时候还想学习一战,保持中立,结果中立了不到一年,就被日耳曼给吞了。他管你中立不中立?

    想要和平,必须要武装好自己。现在世界上有七个永久中立国。如果真的发生战争,恐怕只有瑞典和瑞士才能真正的做到中立,至于其余的几个国家?都就个笑话。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