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五章 永久中立国
    所谓永久中立国的和平光辉背后,一定要有强大到足以自保的军事实力才行。瑞典和瑞士都是全民皆兵的情况,所有人到了20岁必须接受军事技能训练,而瑞典军事技术在整个世界上来说,也是顶尖的存在;瑞士更牛逼了,那是整个地球的钱包,世界各大金融机构都在瑞士,一旦某个国家想要独自吞并瑞士,那可是会遭到全世界的反击的,当年希特勒都不敢动瑞士,别人还有谁敢?

    现在世界上七个永久中立国,其实说起来,各有各的苦衷。

    比如说瑞士,他为什么永久中立?1515年,欧洲大陆爆发了马里尼亚诺战役,高卢和咦大梨之间开始了战争,结果双方参战的士兵却都是瑞士雇佣兵。这一架打下来,瑞士男人快绝种了。从此瑞士宣布永久中立,直到三百年后的1815年才得到国际承认。不过从那之后,也躲过了所有的战争。一战二战都得以幸免于难。

    瑞典则是不得不中立,当年的瑞典可是强权国家,芬兰也是瑞典的一部分。最早时候瑞典、丹麦、挪威组成的卡尔玛联合可是欧洲一直强大的力量!后来瑞典脱离卡尔玛联盟独立,四处发动战争,成为当地一霸,领土面积扩大了一倍。只可惜后来芬兰脱离了瑞典,这下瑞典就不好混了,最后只能老老实实的做永久中立国了。

    芬兰更倒霉,原来是瑞典一部分,拿破仑时期又成了俄罗斯帝国统治下的一个大公国,后来好不容易独立了,又跟前苏联干了一架。尽管凭借地形、气候等原因,打的苏联灰头土脸,但是打完了芬兰也是n年翻不过身来,最终成为了永久中立国。远离战争。

    哥斯达黎加和土库曼斯坦就不用说了,这样的小国家,有军队和没有一样,不如整个永久中立,听起来还好听。或者像爱尔兰,直接让鹰国包围了,让英国欺负了一千年,好不容易独立了,先把自己整成永久中立国,为的就是让鹰国别在打自己注意了。

    这些还不是最倒霉的,最倒霉的永久中立国是奥地利。人家压根就不想当永久中立国好么?

    其实二战时期,奥地利最早的打算是加入日耳曼。当时希特勒意欲扩大日耳曼版图,于是向奥地利政府施压,要求奥地利政府承认奥地利纳粹党的合法地位,甚至还要求让该当参加奥地利的zhengfu事物。

    而当时的奥地利总理更干脆,直接举办公投决定是否和日耳曼合并,如果公投通过,干脆加入日耳曼得了。

    结果公投还没开始,就被奥地利纳粹党推翻了政权,日耳曼军队进入奥地利时,不但没有受到抵抗,反而受到了当地居民的欢迎,从此奥地利心甘情愿的成为了日耳曼的一个省。到了今天日耳曼这么反思自己当年的战争错误,在提起奥地利的时候,也不承认自己是占领了奥地利,而是合并联合了奥地利。。。。。。

    而二战结束纳粹战败后,奥地利变成了四个区域,分别被鹰国、高卢、前苏联和星条国占领,那时候奥地利连国家都算不上了------吃到嘴里的肉谁会吐出来?

    也算是奥地利运气好,就这样被几个国家瓜分了几年后,赶上了1949年的柏林冲突,日耳曼分裂为东德和西德,苏联占一半,星条国占一半。然后两个国家又不想打起来,那只能最后坐下来谈,而谈的时候,苏联突然提出来,奥地利必须成为一个永久中立国。

    这个提议倒是很突然,本来日耳曼的事情怎么又把奥地利牵扯上了?

    其实这个想法是当时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深思熟虑后的结果,他觉得两大国之间保留一个缓冲区对苏联是非常有利的。但是西方国家却不认可这个提议,因为如果奥地利中立,瑞士本来就中立,那他们在各地的驻军就变得分隔起来。

    一次会议没谈妥,那就换个地方继续谈,第二次会议在莫斯科取得了巨大成果,会谈结束后,四个国家全部从奥地利撤军,而奥地利从那时候起,也就成了永久中立国了。

    总结了一下,想要和平,要不然就是对别的国家有利益,比如瑞士奥地利,要不然就是自身强大,比如瑞典。像哥斯达黎加那样的小国在真正的战争时想要真正的和平?送它俩字:呵呵。

    比较一下世界各地的战乱,华夏为什么和平?那是建立在强大的军事基础上,清朝都闭关锁国了,够和平了吧?枪炮给你砸开!和平一定要建立在足够的军事实力之上才行。像荷兰那样,你想要和平想要中立?

    开什么国际玩笑呢!我就要打你了你能如何?咬我啊?

    萧鹏几人在街上走走逛逛,停在了一个三层别墅面前,尤美停下了脚步:“我们到了。”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三层别墅,带着一个不小的院子,萧鹏看着地上的国界线笑了起来:“你爸妈家也是横跨两国啊!不过怎么大部分都是荷兰区?你家比利时的位置放个沙发也不够啊!”

    她父母家的也是在国界线上,但是属于比利时的一部分不到一米长,这点距离能干什么?

    尤美的回答却让萧鹏摸不到头脑了:“哦,我家是三层在比利时。一层二层是属于荷兰的。”

    “啥玩意?”萧鹏瞪大了眼睛,还能这么分国界的?

    尤美解释道:“这种三层的别墅,在荷兰法律里是不允许的,但是比利时允许建造这种建筑,你也看到了,这房子有一小块土地属于比利时,所以我们就能在荷兰的领土上打造一层比利时的公寓。”

    “原来国界不但可以左右分,还可以上下分,我算是真的开眼了!”萧鹏瞪大了眼睛。

    院子里传来了狗叫声,尤美推开了院门,笑道:“黑豆,我回来啦!”

    “嘿,狗狗不错。”萧鹏赞叹道。

    尤美家养的是一只格罗安达犬。是比利时当地犬种。我们华夏人习惯叫它:比利时牧羊犬。

    比利时牧羊犬这个名字其实是指四种不同的狗,包括马里努阿犬、格罗安达犬、坦比连犬和拉坎诺斯牧羊犬,但是到了华夏,全部都叫‘比利时牧羊犬’,这是四种极为聪明的中型工作犬。可甚至可以和德牧媲美,非常的聪明,易于训练。

    就这么说吧,这四种狗除了丑点之外,没什么别的缺点了。

    不过看到萧鹏身边的‘伊丽莎白’和‘伊丽莎黑’,‘黑豆’大声叫了几声后夹着尾巴跑到小狗屋里说什么也不出来了。

    尤美愣了:“黑豆可是很凶的狗狗,怎么突然这么老实了?”

    亚莉笑道:“那是因为‘伊丽莎白’和‘伊丽莎黑’更凶吧。”

    ‘伊丽莎白’和‘伊丽莎黑’听到后,在亚莉腿边蹭来蹭去,不断地撒娇。

    吉玛在一旁笑了起来:“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高卢的时候不管缪缪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它们俩了,它们实在是太聪明了!这是不满意你说它们凶呢。”

    听到狗叫声,房门也打开了,萧鹏一愣,出来一堆人,尤美的奶奶爷爷父亲母亲等人出来了,提前回来的米尼奥莱和卡拉斯科也在这里。所有人非常热情的和尤美拥抱后,尤美的爷爷问道:“你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们么?”

    “当然,各位,我给各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们。”尤美很开心的把所有人介绍给家人。

    比利时人这点倒和华夏人差不多,喜欢家人团聚的感觉。

    尤美的奶奶是一个倭国裔女人,看到萧鹏时候眼睛一亮:“你是倭国人?”

    萧鹏干咳一声:“我是华夏人。”

    老太太脸上明显挂了一丝失望之色,但是很快恢复笑容,依然很热情的拥抱了萧鹏,萧鹏也能理解,一个倭国老太太,在异国他乡五十多年,自然很渴望见到老乡了,这是人之常情,全世界都一样。

    “别在门口站着了,大家都进屋里来。”尤美的父亲招呼道。

    几人落座后,萧鹏微笑着从手里的袋子里掏出两个牛皮纸包裹的盒子递给他:“这是我们的一点点心意,希望你们能喜欢。”

    “那么客气干什么。”尤美的父亲接过盒子,直接打开外包装,西方人喜欢当面打开礼物。

    “哇哦。快看看这是什么。”他从里面拿出两个黑色的盒子。

    萧鹏笑道:“前阵子我去苏格兰那边走了一趟,听尤美说你没事喜欢喝两杯,不知道这两瓶酒你是否满意!”

    尤美父亲一脸笑容:“满意!太满意了!”看着萧鹏,笑的更开心了。

    尤美母亲从她老公手里拿过盒子:“太好了,一会儿我们吃饭的时候酒喝它了!”

    尤美父亲听后两眼一瞪,一把从他老婆手里夺过盒子:“这两瓶酒我要留着等尤美做妈妈的时候庆祝用!你知道这是什么酒么?格兰格拉索四十年!萧,你怎么买到这酒的?”

    萧鹏耸耸肩:“这是我在苏格兰帮了一个陷入困难的本地人后,作为答谢他们送我的。”

    尤美父亲高兴的说道:“哇哦,好心果然有好报,你们先坐,我把这酒放起来去。”说完跑上楼梯,不知道去哪藏酒去了。

    尤美母亲笑道:“别介意,他就这样,这么大了还像个孩子一样。”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