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六章 礼多人不怪
    ,!

    萧鹏微笑示意不介意,格兰格拉索四十年,全球限量八百瓶,现在一瓶的价格都到了一千多英镑一瓶了,谁会送这玩意给自己?还不是自己拿钱买的?

    这第一次到尤美家,萧鹏可是特意打听过所有人的喜好的,这叫做有的放矢,每个人的礼物都是有针对性的!

    萧鹏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塑料袋递给尤美的奶奶:“奶奶,现在天冷了,不知道这个羊绒披肩你是否满意?其实我想给你带袋鼠国羊驼制品的,毕竟那品质更高,但是我找了好多地方也没买到,希望你不要介意。”

    尤美的奶奶双手接过,对萧鹏微笑道:“当然不介意了,我很喜欢这份礼物。”说完直接拆开外包装,搭在自己肩膀上:“谢谢你,很舒服很漂亮。我真的很喜欢这礼物。”

    “哇哦,你也有礼物呢?”尤美爷爷从厨房拿着几瓶啤酒走了过来,正好看到尤美奶奶在试搭那件羊绒披肩,他递给萧鹏一瓶啤酒。

    萧鹏接过啤酒:“爷爷,我这也有你的礼物。”萧鹏拿出一个看起来很轻薄的小袋子。“爷爷,我知道你很喜欢吸烟,其实我原来送给你烟斗的,你也知道,鹰国的烟斗那是世界上最棒的。可是尤美强烈反对,她可不喜欢你吸烟,只能送你这个了。”

    “这是什么?”尤美爷爷撕开外包装,一看竟然是一件巴黎圣日耳曼的球服,号码是12号,尤美爷爷两眼一亮:“托马斯-默尼耶?哇哦,还有签名的!小子,我太喜欢这礼物了!”

    萧鹏略微有点得意的笑了,尤美一家都是球迷,包括他那个gay哥哥也是,这超乎萧鹏想象。很难想象米尼奥莱怎么会喜欢足球呢?‘她’应该更喜欢球员吧!

    在巴黎的时候,萧鹏获赠所有球员的签名球衣,直接把托马斯-默尼耶的球衣给他了,虽说现在他踢不上主力了,但是毕竟是大巴黎里唯一的比利时球员,所以他在比利时还是有很多拥趸的。

    话说在巴勒赫尔托赫镇,这里人最大的爱好就是足球了。大多数人都是荷兰球迷,毕竟这里荷兰人更多,但是荷兰队今年没进入世界杯。

    别的荷兰人会痛苦的不行,但是在这里生活的荷兰人却没事------我们可以支持我们的邻居比利时么,比利时可进世界杯了!

    看着老爷爷高兴的样子,萧鹏心中暗中得意,早知道在鹰国时候整点卢卡库的签名球衣了,那老爷子看到后不会激动到心脏病发吧?

    最后,萧鹏面带微笑的看着尤美的妈妈,这可是有可能成为今后自己丈母娘的女人,哄丈母娘是所有毛头女婿最难的一关。

    尤美的母亲看到萧鹏在看自己:“哇哦,看起来我也有礼物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要把我放在最后,但是我说实话,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期待我的礼物,萧,你让我想起小时候拆圣诞礼物时候的心情了。”

    萧鹏笑着摆了摆手:“阿姨,其实我之所以把您放在最后,是因为有点难为情,给别人的礼物都是我从别的国家带来的,只有给您的礼物,是我在比利时买的。”

    “哦?是什么?”尤美的母亲好奇问道。

    萧鹏从袋子里拿出最后一件东西:“阿姨,我知道你喜欢,所以我就送你一本书,不知道你是否喜欢。”

    尤美母亲接过书,厚厚的一本,书皮是墨绿色硬塑料。纸张已经泛黄,一看还是一本旧书。

    尤美母亲微微皱眉,不明白为什么给别人的礼物为什么那么珍贵,轮到自己就是一本旧书了?

    她看了看书皮:“《了不起的盖茨比》?经典名著啊!我有这本书,看了好几遍呢。”

    《了不起的盖茨比》可以说是西方世界最经典的小说之一,多次被搬上银幕和舞台,作为喜欢的尤美母亲,这本书看过几遍并不意外。

    她这么说的意思也是有点不满,怎么给别人的礼物都是那么贴心,送给自己就这么差呢?

    不过她还是礼貌性的打开了翻看了几下,第一页是一张空白页,上面写着:‘纽约,查尔斯-斯克里布纳尔出版社,1925’的字样。她愣在原地:“1925年?”

    萧鹏微笑道:“阿姨,不知道这第一版、第一次印刷、第一版样张的《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否让你满意呢?”

    他不用得到尤美母亲的答复了,尤美母亲用行动回答了他------

    她脸上已经乐开了花!

    作为华夏人,萧鹏深悉送礼之道,呃,这好像并不光荣。

    不过感激这送礼文化,萧鹏等人在尤美家里的受欢迎程度瞬间爆表。

    卡拉斯科端着啤酒站在萧鹏身边一脸羡慕之色:“萧,我羡慕死你了,我和米尼奥莱结婚两年了,可从来没像你这么受欢迎过。”

    萧鹏听后笑了笑不置可否,总不能跟卡拉斯科说,这是金钱的力量吧?

    尽管很俗气,但是。。。。。。确实好用啊!

    尤美的父亲厨艺是真的不错,满满一桌子饭菜招待萧鹏等人,萧鹏算是吃到了正经八经的大餐。

    萧鹏最喜欢的是弗莱芒啤酒炖牛肉。

    说白了就是把比利时的几大特色完美结合在一起:牛肉要用大名鼎鼎的比利时黑啤叙慢炖一个半小时以上才能出国,出锅前先炸上一筐薯条,趁热时把牛肉和薯条同时装盘,配上美味的蛋黄酱,呃,好吃到没朋友啊!

    最关键的是,这道菜很适合华夏人的口味,感觉像是吃红烧牛肉一般。

    萧鹏在欧洲最受不了的就是那些腻到死的奶油味!而这弗莱芒啤酒炖牛肉,让萧鹏丝毫没有任何不适!

    不过比利时人处理蔬菜的方式倒让萧鹏大吃一惊。

    众所周知,这西方人吃蔬菜,一般都是生吃,什么沙拉配菜之类。不过那不是全部,比如比利时人爱吃的菊苣,就要做熟了吃。

    菊苣国内也有,长得挺像娃娃菜,但是比娃娃菜更光滑。国内一般都是作为中药菜或者园林绿化使用,但是到了欧洲,这倒是一种蔬菜。

    尤美家的做法是把一整颗菊苣用一大片火腿包裹住,然后撒上芝士,放到烤箱里等到芝士变成金黄色,这就完工了,真可谓简单至极!吃的时候用餐刀切开,把芝士、火腿和菊苣一起放到嘴里吃。

    闻起来这是很香,毕竟通过烤箱,这芝士的香气和火腿的香气都扑鼻而来,但是吃到嘴里。。。。。。是苦的!

    这就是为什么菊苣在国内当绿化植物的原因,味道实在并不好,火腿和芝士也掩盖不了它的苦味,但是和苦菜苦菊一样,这种带苦味的蔬菜倒是都对肾有一定好处。偶尔吃吃倒也确实不错。起码也算是吃到了熟的蔬菜不是?

    说到蔬菜,那就不能不提尤美他爹做的弗莱芒式白芦荟了。

    萧鹏只见过绿色芦荟,这白色芦荟是算的上是比利时的一种特产。

    这种白芦荟种植方法非常特殊,冬天来临之前就要将田地垄好,垄成一个中空小山丘的形状,在里面种植白芦荟。在整个生长过程中,芦荟是不见阳光的,甚至连芦荟成熟后都要在夜间进行,所以这种白芦荟产量很少,而且每年只有四月到六月是食用白芦荟的最佳时机。

    招待萧鹏用的白芦荟是真空包装的,价格很是不菲。至于做法倒真的很简单,就是煮熟了放在融化好的黄油里,再把水煮蛋碾成碎末撒在上面后,这就可以吃了。

    至于味道。。。。。。唉,不提也罢。

    还有比目鱼,比利时沿岸大量出产这玩意,所以比利时人也爱吃它,做法倒是极其简单,把鱼肉从鱼身上片下来变成鱼排,拍上面粉后油炸,然后浇上黄油,撒上盐啦胡椒啦再加柠檬汁就行了,萧鹏真心觉得,不如别放什么柠檬汁黄油,直接撒上盐吃更好吃。

    饭桌上最让萧鹏惊奇的,是一道叫做‘马德拉酱牛舌’的菜------不是说外国人不吃器官内脏的么?这牛舌怎么解释?

    马德拉酒是一种产自葡萄牙马德拉群岛的一种酒,在欧洲很多人喜欢用马德拉酒加入盐和香料用来烹饪,马德拉酱就是以这种酒为基础,加上洋葱柠檬番茄酱面粉做成的酱汁。配上蘑菇土豆,这味道着实不错。

    总体来说,这欧美人做肉食其实很不错,但是作蔬菜之类的水平只能让人汗颜了。

    这和两地生活习惯有关,欧美人的主食是肉类,而华夏人的主食则是淀粉类,什么面条、米饭、馒头之类。华夏人吃蔬菜量可是远超欧美人的。

    就像萧鹏征服所有朋友的火锅,很多欧美朋友在没吃过的时候都很诧异-------肉为什么要切开吃?不是大口大口吃更好吃么?他们习惯了各种肉类料理。

    在外国,关于中餐最大的吐槽,就是说中餐不健康,什么盐多了、调味品多了之类,但是说实话,萧鹏真不明白到底是中餐不健康还是他们这种吃法不健康!

    这是一顿美好的晚餐-------如果没有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的话。

    和绝大多数不了解华夏的西方人一样,尤美一家也是各种好奇宝宝,问出的很多问题也让萧鹏哭笑不得。

    如果不是尤美的家人,开始的时候萧鹏都想掀桌子走人。

    尤其是尤美的爷爷,标准的欧洲老人------固执。

    在跟他探讨华夏问题时,刚才还心情不错的他,只要萧鹏说的答案不是他理解的,就拼命的反驳。萧鹏都恨不得大嘴巴子抽他脸,这根本没法交流。

    萧鹏跟他说华夏的经济发达,他非说这是牺牲了多少人的利益换来的,

    萧鹏跟他说我党的执政英明,他非说这是一个相互**的堕落党派;

    萧鹏跟他说华夏的大好河山,他说为什么不让xizang台岛去独立!特么的你们自己荷语区挠了几十年独立怎么也不见你们独立出去?

    这让萧鹏很无奈,揍他吧?尤美的爷爷啊!不揍他吧?说实话,手痒痒。萧鹏明明说的都是事实,可是在老头子眼里,反而是萧鹏被洗脑了!这尼玛真够扯淡!

    改变一个人看法的事情只能是让他亲眼去看看,不然说什么也没用。

    让餐桌气氛变得和谐起来的是亚莉珊德拉吉玛沃德和尤美,这三人可是都去过华夏(去年维密大秀尽管尤美兰波没有走秀,但是确实是在华夏),她们知道萧鹏说的是真的。

    其实她们说话一开始老头子还是不信的。直到亚莉珊德拉说明她是奥古特家族成员,公主头衔之后,老头子态度直接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都说华夏人封建,特么的欧洲人更封建好吧?到现在见了所谓的贵族还跟见了祖宗似的。当然,这也理解,毕竟他们现在生活的土地还是在人家贵族的封地上不是么?

    就这样老头子还批评萧鹏,说他‘民族自尊心很重’,因为他提起华夏不好的时候,萧鹏一直在反驳,说萧鹏‘太敏感’!

    他说这话时,就连亚莉和吉玛以及尤美都拼命点头,萧鹏这毛病她们可是都知道的。

    “好吧,你们说我敏感。”萧鹏喝了一口啤酒润了润嗓子:“我觉得不是因为我敏感,大多数华夏人都是像我这样,会竭尽全力纠正你们错误的观点。而我把这总结为是对媒体偏见导致的不满,西方的媒体长期以来对华夏的报道,几乎都是不公正的,从你们对华夏的了解就能看出这一点。普通老百姓通过媒体了解华夏,得到的全是错误的认识。什么时候你们能了解真正的华夏,而不是戴着满是偏见的有色眼镜,那所有的华夏人都不会这么敏感了。”

    萧鹏这么说,众人也就无法反驳了。

    他说的没错,他们对华夏的了解都是通过他们的媒体。

    但是得到的对于华夏的了解几乎都是错误的。

    这说明什么?媒体特么的都是在扯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