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八章 各种误解
    ,!

    当然,这些事情就不能跟尤美家人说了,不然他们又会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华夏了,这是所有西方人最喜欢干的事情。

    尤美父亲问道:“那他再往后到华夏呢?”

    萧鹏耸耸肩:“他的原话是:‘我第三次到华夏,第一反应就是:靠!第四次到华夏,第一反应是我靠靠靠!而我第五次到华夏,什么事也没干,首先在这里买了套房子,等我退休后,我就要在这个国家结束我的一生。’他对我说,几次来华夏感觉就像坐时光机一般,每次来都像到了一个不同的世纪。他已经五年没到华夏了,相信我,这次他到华夏,肯定又会感觉穿越了一个世纪。”

    华夏人走出国门的时候,最大的疑惑就是外国人为什么那么不了解华夏。

    而原因很简单,大多数人只能从报纸、杂志还有那些过时的教科书上关于华夏的文章,以及cnn、bbc和fox新闻等有偏见的新闻机构,他们不希望人们了解华夏,通过操纵媒体来导致民众认知。

    他们并不想让普通民众了解华夏强大的经济实力,于是玩命的抹黑华夏形象-----比如说华夏人吃的所有食物里都是含铅的三聚制成,吃宠物狗宠物猫吃小女孩。(在‘有土逼’上曾经有个阶段,搜索china出来的第一个视频,就是暗中录制的所谓‘华夏超市售卖女婴尸体’的视频,问题是看了看评论,那些脑残星条国人还真信!)

    就像皿煮伟大的星条国,他们并不关心各种各样的种族冲突,各种各样的枪支犯罪,他们只关心华夏的玉林狗肉节。

    他们玩命的宣传华夏的‘计划生育’政策,说什么华夏人只想要男孩,如果有孕妇怀了女孩就会流产重新怀孕,希望下次是个男孩。让所有人来抨击华夏。

    而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他们并不想承认自己国家政体的失败。

    可惜这么多年的努力一直都是白费,华夏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那些西方国家老百姓对华夏的认知还停留在华夏人留辫子穿大褂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华夏游客已经遍布全世界------而且那叫一个有钱啊!

    最后没办法,只能酸溜溜的说什么华夏人没素质,或者是莫名其妙的民族自豪感让他们开始种族歧视。说到底就是两个原因:恐惧和嫉妒。

    一边是恐惧华夏的日益强大,一边是嫉妒华夏人那么有钱,那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继续抹黑华夏,继续说华夏的独生子女制度,即使现在华夏开放二胎了,他们依然抨击,理由是生多生少是自由,只有和这群老外相处后,才能真正知道什么叫做‘道德婊’,永远能找到道德制高点对华夏指手画脚。

    (在外国人眼里,提起华夏首先想到的吃猫吃狗,然后就是‘不皿煮’和‘山寨货’,然后就是‘计划生育’,在他们眼里,所有华夏人都是必须要有男孩的,如果怀了女孩就流产。不否认确实有这样的人,老杨亲眼见过,孕妇刚从手术室里出来,躺在病床上,刚出生的女孩放在她身边,她老公负责推车,而她的婆婆就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吐唾沫‘呸,真丧门,生了个女孩’,这样念叨了一路,气的老杨都想揍他。但是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可是老外不相信,在他们眼里,华夏人都是这样,还振振有词‘华夏人口比例,男人比女人多了三千万!’拜托,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世界各国婴儿性别比基本是一致的,都是1:102-105之间,也就是每出生100个女婴,男婴出生数为102-107之间,这叫做初生婴儿性别比的恒定值*夏的人口比例完全在这个数值内*夏多少人口?多了三千万那叫多么?像卡塔尔,男人比女人多了九成,比例高达1.9:1,沙特也不咋地,1.22:1,这些国家都缺女人,咋就没人说他们?说白了就是戴着有色眼镜看华夏。同样倒霉的还有北整容国、朗伊等国家。。。。。。。)

    现在萧鹏要做的,就是给这些不了解华夏的人一个震撼教育,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华夏:“其实,我在华夏经营着一个马场,我马场里面的骑师、练马师,都是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所以我对这个事情还有点发言权。”

    “比如说,有个骑师,是从西班牙过去的,当时临行前,他的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给他送行:‘我可怜的儿子啊,你怎么要去那么偏远落后贫穷的国家受苦呢?你一定要天天联系我们,给我们发照片,这样我们才能放心’。而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母亲的话变成了‘儿子啊,华夏再好那也不是你的家乡,你一定要回家啊!’不过听我的合伙人说那小子现在找了一个华夏女朋友,已经不愿意回家了。”

    尤美爷爷听了后一脸震惊:“华夏真的有那么好么?”

    萧鹏端起酒杯敬了尤美爷爷一口:“我不否认,华夏也有问题,比如环境问题,人口问题等等。但是凭心而论,我出来走了那么多国家,真的感觉也就华夏最好,而且我们华夏一直都是在改正错误中进步的,比如环境问题,那就是现在我们国家首先要解决的事情。我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我们华夏人过得不好,我给你们讲一个好笑的事情,在高卢的时候我遇到一个祖籍是叙利亚的高卢移民二代,他问我一个问题让我差点喷饭。”

    “哦?他问你什么?”尤美父亲好奇问道。

    “他就问我:‘你们华夏人民过的那么辛苦,没什么没有反抗zhengfu?’我当时真的无话可说,一个因为战乱ren权主权都保不住的国家的移民,竟然觉得我们华夏过的不好。我们华夏人民过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反抗啊?”萧鹏答道。

    全场所有人听了都笑了起来。

    “其实现在已经比以前好太多了,越来越多的华夏人走出国门,让世界开始一点一点了解我们。但是很多时候,想要改变他们的观点,确实很难,我再给你们举个简单的例子,还是说我们马场里面,我们马场的首席练马师,叫做鲍勃,星条国人,呃,你们懂的。”

    全场人都露出会意的笑容,欧洲国家人民对华夏是不了解,但是对星条国他们那可是了解得很,在绝大多数欧洲人眼里,星条国人约等于‘自大’‘恐怖分子’。只要有华夏和星条国对抗的新闻,绝对是支持华夏的人更多。

    “鲍勃在我们那里好几年了,到了现在还天天抱怨,不过我更觉得他像精神分裂症患者,比如说,他整天吐槽说什么我们那里有太多假货了,说什么这不符合知识产权之类的,结果这家伙买的高仿奢侈品比谁都多,非说自己省了好多钱别人还看不出来。现在那家伙平时一身假名牌,出门后才会把真货换上。”萧鹏笑道:“其实那家伙很有钱的,可是他对自己这么做乐此不疲,这就是人性吧。”

    “哦,还有还有,他一直认为华夏的肉类啊,乳制品啦不如欧美国家的质量好,还不明白为什么华夏人吃肉要把肉切小了吃,结果我们每次火锅,就数他吃的最多。是标准的‘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那种人。”

    听着萧鹏侃侃而谈,众人还是一脸不可置信。萧鹏也懒得废话了:“不如这样吧,我邀请各位去华夏旅游,看看华夏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国家。所有的费用都由我来负责。我知道比利时人也重视家庭,所以我邀请所有人都去。”

    对别人的误解,萧鹏可能一笑而过,但是对尤美家人,萧鹏还是解释清楚的好,免得以为他们以为尤美跟着自己身后受罪呢。

    尤美父亲的关注点却在吃上:“火锅?什么东西?”

    萧鹏不知道怎么解释,看着尤美。尤美跟他父亲解释道:“是一种华夏的食物。把蔬菜肉食海鲜放在锅里蘸着小料吃的一种方式,刚开始的时候我很不理解,这么多人把筷子放在一个锅里搅来搅去,多不卫生啊,可是自从我吃过之后,我才知道,那简直是上帝送到人间的食物。奶奶,我听萧跟我说,倭国也有吃火锅的传统,为什么你从来没有给我们做过吃呢?”

    尤美的奶奶苦笑摇头:“我来比利时的时候还是在襁褓之中,怎么可能会做倭国的食物呢。”

    萧鹏举手:“尤美,其实倭国的火锅和华夏的火锅还是有所不同的,华夏的火锅是把锅底煮沸后再把食材放入底料里吃。而倭国的火锅是把食材放入锅里后再一起煮沸。所以还是有所不同的。”

    “那个叫做‘火锅’的东西真有那么好吃么?”尤美父亲问道。

    尤美认真思考了一下说道:“刚开始的时候你们可能不习惯,毕竟那不是甜的,准确的说,甜味的中餐数量并不是非常多。大多是中餐口味比较偏重,没那么清淡。但是当你习惯之后,你会发现让自己的味蕾打开了另外一道大门,中餐真的非常好吃,尤其是这火锅,美味的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