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章 抽烟违法
    ,!

    亚当摇了摇手指:“说不定占便宜的会是你呢?考虑一下。嗨,詹纳。今天你太漂亮了,如果不是我已经结婚了的话,我现在第一时间就会在这里单膝下跪跟你求婚的!”

    一个漂亮的女孩端着三杯啤酒走了过来:“亚当,你每次来都是同一句话么?下次记得换换台词好么?什么时候你就说‘嗨,詹纳,我离婚了,我来跟你求婚的。’”

    亚当耸耸肩纠正道:“不不不,如果真有那天,我会直接冲进来拿着钻戒单膝跪地在你面前的。”

    “这句话我也听了十几次了。”詹纳把啤酒放在桌上。

    萧鹏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自己这个未来老丈人,看起来好像也不是那么很正经么。。。。。。

    “亚当,别跟我绕圈子了,介绍一下你的这位朋友。萧,我发誓,我绝对见过你!”索尔林说道。

    亚当听了索尔林的话,洋洋得意的说道:“那我给你提醒一下吧,凯旋门大奖赛!”

    “你是萧鹏!‘缪西亚’的骑师!”索尔林恍然大悟:“我就说我见过你!那天你们的比赛我这里可是全程直播c多人在这里下注呢!我可是你的拥趸!在你比赛的时候,我几乎都压你的独胜了。”

    萧鹏笑了起来:“还好结果没让你失望。幸不辱命,拿下了那场比赛。”

    哪知道索尔林瞥了撇嘴:“谁说没有失望?我押的是你独胜,赔率低得吓人,只有1.09,压了三千欧元,最后只赢了不到三百欧。。。。。。早知道买连胜了。”

    萧鹏无语了,自己独胜赔率低怪自己了?谁让自己是夺冠大热门呢?

    亚当听后却笑了:“你这家伙一直胆小,总是买胜率最高的。当时都劝你买连胜,你自己怕输,非要买最稳妥的。你问问大家,是不是都劝过你?”

    索尔林尴尬的笑了笑,转移了话题:“萧,无论如何我们俩也要合影一张,今天的酒算我的!”

    亚当白了他一眼:“你先别瞎折腾,让别人知道萧鹏的身份,我们今天还怎么喝酒?”

    索尔林点点头,但是依然挺兴奋,这倒让萧鹏的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看来自己在这边的知名度还不低么?

    其实这也是废话,在西方国家赛马的地位可是高得不行,因为这可是全民参与的赌局,跟钱有关的事情自然引人关注了。在国内,人们提起萧鹏,顶多说那是一个‘骑马的’,毕竟属于冷门运动,但是在西方,那知名度还是很高的,也就是他不愿意出镜之类,不然他早就是偶像级人物了。

    不过大多西方人都对东方人有脸盲症,所以只是知道他的名字,而不知道他具体什么样子。就像索尔林这样。

    詹纳也来了兴趣:“亚当,你可从来没说过你和萧还是朋友。”

    亚当也没隐藏:“萧是我女儿的朋友,今天和尤美一起到这里玩。”

    詹纳一听,对着索尔林说道:“嗨!我就说我今天看到了尤美了!你说我骗你,现在看看谁说错了?”

    “尤美也不早说她有这么棒的朋友,也给我们透露点内幕消息什么的。”索尔林喃喃说道。“不过不管怎么说,哇哦,萧鹏,太欢迎你到我这里来了。今天的酒算我的,我知道你肯定不在乎这些,但是是我的心意。”

    萧鹏也没拒绝:“那就多谢你了!我的朋友。”

    索尔林突然眨了眨眼:“萧,你有什么赌马的经验教给我么?有什么内幕么?”

    萧鹏笑了:“关于内幕消息。。。。。。相信我,我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内幕消息。所以别相信那些,真正影响比赛成绩的是马匹的训练程度,和骑师的能力,以及天气赛道或者当时马匹的状态,什么历史成绩都是代表过去,每一场都是不断变化的。想要赢马,说一千道一万,归根到底就是一个词。”

    “什么词?”索尔林瞪大眼睛。

    “运气。”萧鹏给出答案。

    索尔林听后将信将疑,不过很快脸上再次挂上了笑容:“不管怎么说,今天要庆祝一下你来我这里。”说完走向吧台,敲响了吧台上的一个小钟,在西方酒吧里吧台上一般都有这样一个金属小钟,敲响后的意思就是请全场人喝一杯。

    索尔林敲钟后,全场响起了口哨声,还有人在起哄:“今天是怎么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索尔林,你这只铁公鸡竟然拔毛了?竟然请全橙酒?喂,不是你老婆又怀孕了吧?”全场一起哄笑起来。

    “老科尔,你如果不想喝省我一杯酒!”索尔林喊道。

    “谁说我不喝?从你爹在这里的时候我就在这里喝酒,我算算,也要有个四十多年了吧?这是你家人第一次请客h了这杯酒,明天我去见上帝他老人家也有么有遗憾了!”角落里一个老人笑着喊道。

    因为索尔林请客的缘故,现场气氛好的不行,詹纳端着一个小盘子走了过来放在萧鹏两人桌上,萧鹏一看,好家伙,小盘子里是两小袋大-麻,旁边是烟纸,让人自己卷。

    亚当拿起一包,递给萧鹏另外一包,萧鹏摆了摆手:“亚当,这不犯法么?”

    亚当笑了起来,指了指房间的地板:“当然不了,这里是荷兰!”

    萧鹏看着地上一道白线,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大多数顾客都在酒吧里面坐了,酒吧里面的地方属于荷兰,那可是一个‘吃喝嫖赌抽’都合法的国家。

    当然,这个‘吃喝嫖赌抽’都是有限制的,比如说,这里卖yin合法化,但是ji女和ji院老板必须要去工商注册,依法纳税才行,不然那也是违法的。

    而‘抽’也就是吸毒了,事实上,在荷兰碰别的毒品都是违法的,只有大-麻,他们认为这是一种软性毒品,对人体的危害小于酒精和香烟,所以倒是可以吸食的,但是也是有条件性的合法。(其实还有一种迷-幻-蘑-菇也是合法的,那小众一些,就不提了。)

    首先,禁止自己生产销售,只能在专门的持照‘咖啡吧’可以销售,另外每个人也不能携带太多,也不能在公众场所吸食大麻。(持照咖啡吧除外,那也算公众场所,但是可以抽大-麻)。如果违反了这些禁令,那都是违法的。

    不少华夏游客在荷兰就是因为这事情违法:从那些不法大-麻销售者手里购买大麻最后被抓,他们以为在荷兰大-麻都是合法的,殊不知只有在规定地方购买才是。种植销售大-麻都是违法的。

    而之所以这样,跟荷兰人的逻辑思维有关,他们认为只要不危害他人,做什么事情都是可以的,他们对吸毒、piaochang这类的社会问题采取的是一种开放式的管理问题,他们认为这些行为不会因为法律的禁止而消失,反而会造成犯罪,索性承认其合法,并由zhengfu管理,这样就能保障了大多数人的利益。

    他们认为这样做并不是在支持或者鼓励毒品合法化,而是将大-麻和非法渠道隔离,从而减少人们购买硬毒品的机会:有人想找刺激?去买点大-麻就可以了,不用购买别的毒品。

    事实证明,他们这么做也是有效的,目前荷兰瘾君子比例是欧盟最少的国家之一,因为静脉注射感染艾滋病的人数也是欧盟最少的国家------这跟荷兰另外一项政策有关:在荷兰,如果瘾君子没钱买毒品,可以向zhengfu申请由医疗机构向其提供并且注射毒品,这样就减少了感染艾滋病的机会了。

    看着萧鹏望着小盘子里的大-麻,亚当笑了笑:“别担心。”说完指了指吧台上的一个彩灯,萧鹏一看,是绿色灯管和黄色灯管构成的椰子树的图案,旁边有一张纸。

    亚当道:“这里是持照合法的。”

    可能是因为椰子树和大-麻叶子形状比较近,所以荷兰卖大-麻的‘咖啡馆’都是用椰子树做标识的。

    在吧台的索尔林看到萧鹏没有接过大麻,又走了过来:“怎么,萧,不满意这种大-麻?放心好了,这是我自己调配的,味道很不错的,如果你不喜欢,哪里还有别的口味的。”说完一指身后的吧台。

    萧鹏这才发现吧台上有个玻璃柜,里面满满的是各种各样的小袋子,里面都是不同口味的大-麻。萧鹏这才知道,原来大-麻还有‘口感’之说,仔细一看,至少四五十种呢!

    萧鹏甚至看到了大-麻饼干、大-麻蛋糕和大-麻棒棒糖,这尼玛还真的够专业的啊!

    不过这个好意还是拒绝了吧。萧鹏摆了摆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来:“我有这个就够了。”

    哪知道索尔林表情有点古怪:“萧,尽管我们是朋友,但是有些事情我还是想告诉你,在这里抽烟是违法的。”

    “啊?”萧鹏瞪大了眼睛,索尔林解释道:“在荷兰,公众场所禁止抽烟抽大-麻,但是我这里是持照咖啡馆,所以抽大麻可以,但是抽烟不可以。”

    萧鹏听后差点吐血,这尼玛是什么奇葩法律啊,萧鹏还不死心:“那如果把大-麻卷在烟草里抽呢?那犯法不犯法?”

    有很多人习惯把大-麻和烟丝卷在一起来抽,这算犯法还是不犯法?

    索尔林道:“当然犯法9要罚款,不过只罚烟草的部分。”

    萧鹏捂脸了。这才叫做只有更奇葩,没有最奇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