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一章 三观全毁
    荷兰在某些事情确实很奇葩,华夏很多习以为常的事情到了这里却是不合法的,而很多华夏觉得不合法的事情,到了这里又成了合法了。这里很多规定在华夏人眼里都很奇葩。

    比如说租房子,华夏年轻人最常见的就是‘合租’了,几个年轻人一起租个房子分担房费,在荷兰也有留学生这么干,结果却犯法了。

    因为在荷兰,三个以上的单身人士住在同一个房子里是非法的。

    还有,和欧洲别的国家一样,荷兰人非常喜欢骑自行车,和别的国家不同,在这里骑自行车不用戴头盔,而且对骑自行车的人是极端保护的,汽车撞到自行车?汽车全责!自行车道上骑自行车撞到行人?行人全责!荷兰每年因为自行车事故死亡的人数世界排第一不是没有原因的。

    但是就这么宽容自行车的自行车王国,如果自行车上没有铃铛和灯,那骑自行车也违法。

    不过荷兰有一点是绝对是受华夏人喜欢的,在荷兰是绝对没有种族歧视的。就算有种族歧视,也都是憋在肚子里,不能表现出来。

    这是因为,在这里任何基于种族、宗教、信仰之类的事情的公开侮辱,都会被判刑或者罚款。国内很多傻逼‘公知’说什么外国有言论自由,说什么话都没事。你去荷兰说说试试?

    众所周知,荷兰卖yin合法,像室内卖yin要工商注册按时纳税,那站街的女怎么办?荷兰有办法,他在特定的地方划分了一个‘容忍区’。这样站街的女就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和地点站在街头拉客。

    每个容忍区还有休息中心,当ji女累了,可以在里面休息,喝杯咖啡吃点东西,免费发放‘小雨伞’,和别的女交流一下工作心得。容忍区旁还有专门的停车场,供顾客们停车或者直接在车上啪啪啪!

    甚至荷兰zhengfu连这些女的心情都考虑了,比如对女的xing病检查都不是强制的,让女自由决定要不要向医生咨询或者检查相关的传染病问题,并不是强制性的。这是因为规定ji女必须进行身体检查会将她们从容忍区吓走,不尊重女的主观选择。

    这一切看起来都是体贴到了极致了吧?但是,如果女去容忍区外或者容忍区规定的营业时间卖yin,那就是违法的!

    到了荷兰,很多事情那都是让人觉得摸不到头脑的,萧鹏现在就是这种感觉,抽烟犯法,抽大-麻却合法?

    看着萧鹏的表情,索尔林笑道:“笑,我知道这很难以接受,但是这就是荷兰的法律,你在荷兰街头看到抽大-麻的很正常。”

    “得,我还是别碰着东西了。这个总没问题吧?”萧鹏说完,从口袋里摸出保湿雪茄盒。

    索尔林点头:“如果你要抽这个当然没问题了。”这也是奇怪的地方,在外面抽香烟违法,抽雪茄却成了有品位有身份的象征。

    “你们抽么?相信我,我的雪茄口味还不错的,起码不比大-麻差多少。”萧鹏打开雪茄盒,正好装着三根。

    看出萧鹏确实不喜欢大-麻,亚当和索尔林也就没抽大麻,都接过萧鹏的雪茄,这是多明尼加出产的蒙家无情二号,一种价格不贵但是味道非常好的手工雪茄,先是橡木味,然后快速转变成奶油和坚果的香味,大背景则是肉桂的香气,抽到后端配上黑咖啡、黑胡椒和奶油的混合口感,抽起来很呛,但是确实是一款很刺激的雪茄。

    “多明尼加雪茄?”亚当看到后闻了闻味道:“哇哦,是个凶狠的家伙。萧,我羡慕你这家伙,多少好东西呢。我们这里买雪茄只能买荷兰货,说实话,比起这些南美的雪茄,荷兰货还是差点。”

    “那也比你们比利时货强太多了!”索尔林道。得,一看就是荷兰人。

    亚当突然笑的很狡猾,突然掀开了自己的外套:“索尔林,看看,这是什么!”

    萧鹏一看倒乐了,自己送给尤美爷爷的球衣此时正穿在他身上,就这么套在他里面的穿的衬衣上面,显得不伦不类的。。

    “托马斯默尼耶的签名球衣?你哪里搞来的?”索尔林问亚当。

    亚当乐呵呵的说道:“关键不是哪里来的,关键是我可以穿着这衣服给比利时队的比赛加油!你也会给比利时加油的对吧?咦?荷兰去哪里了?”

    索尔林听后瞪着亚当,冷哼一声,眼睛瞪得老大,一副要吃了亚当的样子。

    萧鹏理解索尔林为什么生气,这届世界杯最大的冷门,应该就是咦大梨和荷兰没有进入世界杯了。

    这可是欧洲传统强队啊!

    就连《死侍2》的宣传片里都调侃这个事情,死侍跟贝克汉姆道歉的时候的礼物就是两张世界杯球票,死侍的非常开心的说:‘我已经等不及要看荷兰同咦大梨的比赛了’。。。。。。

    作为爱球如命的荷兰人来说,这荷兰队进不了世界杯决赛圈对他们来说绝对是极大的打击。亚当拿这点跟他斗嘴,他还真反驳不过。。。。。。

    萧鹏看气氛有点怪,就打算转移话题,一抬头看到吧台上挂着一把枪,萧鹏两眼一亮:“索尔林,那把枪是?a-h-fox么?”

    索尔林听后咧嘴笑了起来:“萧,你是一个识货的男人,没错,这就是f级的a-h-fox,和罗斯福那把是完全一样的!”

    罗斯福都知道他是个很不错的总统,可是别人不知道的是,他还是一个狂热的狩猎爱好者。当年他从总统位置退休后,直接带着一把f级a-h-fox猎枪跑到非洲去打猎去了,一待就是一年,具体狩猎了多少猎物暂且不提,反正仅仅是做成标本带回星条国的动物尸体,就高达一千一百多只!老总统绝逼是有钱任性的土豪猎人。

    而他随身使用的a-h-fox12口径猎枪,也被他成为‘有史以来最好的猎枪’而鼎鼎大名。前几年他的这把fox猎枪打破了星条国猎枪交易的记录,卖了八十六万多美金。不过他的枪那是名人枪所以贵,普通的a-h-fox如果品相好还能用的话,在拍卖市场上卖个三万五万欧元还是不错的。

    萧鹏问索尔林道:“这么珍贵的枪你挂墙上?不怕被人偷走么?”

    索尔林摆了摆手:“喂,萧,这可不是摆设,这可是我们酒吧的自保工具,是正经八经的真家伙!你想看看么?”

    萧鹏来了兴趣,点了点头,索尔林却对着吧台方向一伸手:“那个,请你过来看吧。”

    “嗯?”萧鹏不明白,怎么还要过去才能看?

    索尔林解释道:“这边是荷兰,对枪支管控极其严格的,枪手必须要加入枪支俱乐部,并进行为期一年的试用期和背景调查,有犯罪记录不能成为会员,就算有了枪支许可证,也随时可以撤销,比如酒后驾车之类的都会取消持枪许可,而且只有军人、警察、猎人和射击运动员可以拥有强制所有权。也就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我只能把枪挂在比利时那边的吧台,不能到荷兰这边。”

    萧鹏快要抓狂了,你们丫的活在这里累不累啊!这每天都是在绞尽脑汁钻两国法律空子啊。这个镇上的人简直都是精明到家的存在。

    就在这时,突然几个打扮性感的女人走进酒吧,其中两个女人看到亚当,笑着跟亚当打了个招呼。其中一个更是跑到亚当身边在他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这是什么意思?

    萧鹏仔细端详了几个女人想要区分她们的年龄,好吧,毫无疑问的又失败了。在萧鹏眼里,这外国女人在二十岁到四十岁之间长得都是一模一样的。这是东方人对西方人的脸盲症症状,看看黄鹤的遭遇吧。。。。。。

    两个女人和亚当打完招呼后,直接在桌上坐了下来。索尔林看到两个女孩坐下,跟萧鹏打招呼道:“萧,你们玩着,我回去招呼别人去了!”

    “好的,你先忙,”萧鹏客气道。

    “萧,这是伊莎,这是米莉亚,是镇上邮局的工作人员,伊莎,米莉亚,这是我的华夏朋友,萧。”亚当介绍道。

    萧鹏明显感觉到亚当和这女人关系不一般,这是什么意思?老丈人带自己看他的小三?这不可能吧?

    萧鹏心里再疑惑,还是微笑着跟两个女人打招呼。

    哪知道伊莎听了亚当的介绍后,却挽着亚当的胳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咯咯咯’的笑个不行,笑的萧鹏一头雾水。

    看着萧鹏一脸疑惑,伊莎伸出手指在亚当胸前一直画圈圈:“亚当,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开始这么含蓄起来?原来你跟朋友介绍我的时候不都是介绍我的另外一份工作么?”

    亚当听到这时突然脸一红。萧鹏也一头雾水,什么就另外一份工作?这是什么意思?

    伊莎倒是落落大方,对着萧鹏一伸手:“重新自我介绍一下,亚当说的没错,我们确实是镇上邮政局里的工作人员,同时我们也有另外一份工作,呃,我们是这个镇上最出色的xing工作者,相信我,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可以给你提供最好的服务。”

    萧鹏彻底傻眼了,这么一会儿功夫,他觉得自己三观不够了,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当女都这么骄傲了?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