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八章 老乡见老乡
    还好屋主并没有让萧鹏他们真的等十分钟,没多久后,一对男女走了出来,萧鹏倒愣了,没想到出来的是一对东方夫妻。

    而他们看到站在人群前面的萧鹏也是一愣,男人看了看萧鹏后:“先生,你是?”那英文说的,字正腔圆。

    亚莉解释道:“呃,我们是一起来的租客。”

    “能知道你从哪里来的么?”东方男人问道。

    萧鹏回答道:“我是从华夏来的。”

    听了萧鹏的回答,东方男人突然咧嘴笑了起来:“哎吆我的妈呀,可算见到老乡了!我是戴博隆,哦,也就是什么丹尼尔布勒,这是我媳妇安小雅,快请进快请进!你是华夏哪旮旯的?”

    萧鹏乐了:“你这东北话还够地道的啊,我是琴岛的萧鹏,很高兴认识你们。”

    戴博隆笑道:“不远不远,都是北方人。快进屋快进屋,你们可不知道,在这里想碰个老乡,那可真是太难了,我们两口子在这里三年多了,除了几个一起来的朋友外,生是没见过咱们华夏人。”

    几人边走边进屋,萧鹏听了戴博隆的话有点诧异:“咱们华夏人没少来瑞士旅游的,你这里怎么看不到华夏人呢?”

    戴博隆撇撇嘴:“咱们华夏人的特点你还不知道?肯定是哪儿人多往哪凑,什么达沃斯、英格堡、格施塔德、少女峰等地方才是华夏人最常玩的。再说了,提起瑞士这地方你第一感觉是什么?”

    萧鹏想也不想的回答了一个字:“美!”

    戴博隆却摇了摇头:“是真特么的贵!在瑞士玩一圈的价格,是别的国家的两到三倍的钱,除了那些顶级富豪外,老百姓来这里玩的还是不多。更别说被誉为‘滑雪麦加’的圣莫里茨了,这里是贵上加贵,就算有华夏顶级富豪来这里,也不会租住我这样的乡村别墅不是么?”

    在一边的亚莉听后却道:“谁说的?我每次来滑雪都是在租住这样的别墅里。”

    “你懂中文?”戴博隆听后乐了:“我刚才说的是顶级富豪,你别看这个小城镇就这么小,可是有八家五星级酒店,是世界上豪华酒店密度最大的城市之一,别的地方的富豪我不知道,反正我们华夏出来的到这里,一定要住在那些豪华酒店里,面子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瑞士的中国人都几种菜卢塞恩和因特拉肯,两边加起来能有几千呢。毕竟那里距离少女峰和英格堡更近一些,而那里是游客最多的滑雪地点。萧鹏,你怎么来这里旅游的?”戴博隆问道。

    萧鹏耸耸肩,几千华夏人?跟别的国家比起来,这个数量确实不多。他指着一旁的亚莉:“她带我来的。”

    戴博隆咧嘴一笑:“有品位,来,大家坐,喝点什么?茶?咖啡?”说完看着萧鹏:“热水?烧刀子或者二锅头?”

    “哈哈哈哈哈!”萧鹏和戴博隆对着笑了起来,亚莉等人不明所以。

    “你这里还有烧刀子和二锅头呢?”萧鹏问道。

    戴博隆咽了口口水,叹口气:“别提了,来了瑞士十多年了,自从前两年做这个生意后,又没法回家,已经好几年没喝过烧刀子和二锅头了。在这边又买不到,想抽包‘长白山’都抽不到。”

    萧鹏哈哈一笑:“算你运气好。今天我请你喝两杯。”

    “你有?怎么带进来的?”戴博隆瞪大眼睛。

    萧鹏乐呵呵说到:“山人自有妙计,这你就别管了,就问你喝不喝吧?”

    “喝!当然喝!我这里有自己腌制的酸菜,我们晚上下酒。”戴博隆道:“老婆,把酸菜拿出来,萧鹏,你别觉得我小气,我倒想整个杀猪菜招待你,可是真的木有原材料啊!在这里想买点猪肉都买不到,只有做好的培根,唉,这么多年也吃不惯。想腌个酸菜都要小心翼翼的,这尼玛瑞士人‘事儿逼’特多。”

    杀猪菜并不是一道菜,而是多种菜品组合成的系列菜的总称,原来东北农村每到接近年关的时候都要杀年猪,杀了猪所吃的炖菜叫做‘杀猪菜’,什么蒜泥白肉、蒜泥围心肉拆骨肉都属于杀猪菜。

    但是最着名的杀猪菜肯定是酸菜炖白肉血肠,在很多人印象里,酸菜炖白肉血肠那就是杀猪菜的代名词。

    萧鹏听后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确实,刚来这里就感受到了,我已经跟警察较上劲了。”

    “怎么会是?”安小雅不解问道。

    萧鹏就把发生的事情跟他们说了说,戴博隆听后皱紧眉头:“萧鹏,这事情不好干,这瑞士人可是很排外的,他们认为自己是最文明的,瞧不起其他国家和种族,认为外国人都是落后肮脏的。我给你讲个真事,当时我们夫妇刚到这里的时候,是周一晚上,因为太晚,我们睡了一觉,第二天,我们没有把可回收垃圾拿出来以便本地政府回收,然后就被警察敲门了,我邻居报警说我没有扔垃圾,可是我们来的时候就是半夜了,到了就睡觉,哪有什么垃圾?”

    萧鹏听了后深吸一口气:“碰到这样的邻居也算倒霉。你们这是运气不好吧?”

    戴博隆耸耸肩:“除非你寄希望邻居不是瑞士人,不然都差不多。这地方说实话,真的够虚伪,为什么瑞士富人那么多?因为这里的个人所得税是可以协商的!也就是说为了吸引一个巨富在这里定居,瑞士zhengfu会直接降低他的个人所得税,让他来这里生活。”

    “那你两口子为什么还在这里呢?”萧鹏反问道。

    戴博隆叹口气:“两个方面吧,一方面好不容易在这拼搏到了今天,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另外还就是为了孩子,毕竟孩子的福利太好了。我的孩子才四岁,但是到他25岁之前,每个月都是有三百的福利金,这降低了我们太多的压力。高税收也有所得不是么?”

    “你这么说是比较谦虚了,能在这里买个这么好的房子,你的经济条件应该很不错吧?”萧鹏说道。这倒不是萧鹏恭维,这是个三层的尖顶别墅,门口还有巨大的院子(现在被积雪覆盖),后面还有马厩。这房子在瑞士可不便宜。

    “我和我老婆在琉森州那边工作了那么多年,就混了这么一套房子,到现在还有贷款要还。这可就是我们的全部了。”戴博隆说道。

    “嗯?为什么不在琉森州那边呆了?”萧鹏好奇问道。

    “因为我媳妇。”戴博隆指了指身边的安小雅。

    安小雅听到说她,对萧鹏解释道:“萧鹏,你可能不了解瑞士,这不是一个移民国家,所以来这里的华夏人总体不多,就算留学的,基本都回国了,留下来的大部分都是女的嫁当地老外的,真正靠工作签证下来的,只有一小部人,我和博隆,就是这小部分人里面的。”

    “当时我们毕业后,马上进了一个小公司上班,那是因为我们老板曾经跟过我们学校的一个项目,看到了我和博隆的能力,毕业后我们直接去了他的公司,刚开始工资并不高,但是由于可以学习还能办工作签证,所以我们就在那里上班了。”

    “但是这个瑞士给外国人的工作签证名额很有限,而且我们属于第三国人,必须要证明这个职位在欧洲找不到人做才会考虑给第三国家的人来做,这样就要提供很多证明,比如什么登报招聘证明等,当时我们老板倒是很认真的做这事情,还问了律师,动用了一些关系,但是我们依然是被拒绝的。”

    “后来也算我们遇到了贵人,我老公在钓鱼时候认识一个老人,他是琉森州以前的州长,在我们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我老公无奈之下问他是否能帮忙,结果他就给琉森州负责办理工作签证的主任打了个电话,然后我们的工作签证就莫名其妙的半了下来,只用了半年时间。”

    萧鹏一听皱紧眉头:“只用了半年时间?”

    安小雅笑了:“萧鹏,你觉得高卢的公务员办事效率怎么样?”

    萧鹏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我一直认为《疯狂动物城》里那慢的出奇的树懒就是嘲笑高卢公务员办事效率的。”

    安小雅道:“那你知道就连高卢人都无法忍受瑞士公务人员的办事效率么?”

    萧鹏捂脸了,这尼玛那还有法混么?

    戴博隆道:“在我出来之前,人们告诉我,说什么国外想要出人头地,不需要靠什么关系,只要有能力,就能有所发展,现在看来这想法只能用‘天真’来形容,这个世界都是一样的,因为人性就是一样的。”

    萧鹏点点头:“这个我深有同感,在高卢的时候,我遭遇了吉普赛人的抢劫。我把那些家伙给揍的不轻,结果差点给我惹大-麻烦。最后还是一个朋友帮我摆平的。”

    戴博隆听后瞠目结舌:“哇哦,你那么做后果可很严重,没想到你现在竟然没事,你朋友可算帮你大忙了。你一定要好好感谢他才行。话说回来,你在高卢也遇到麻烦,到了瑞士还是碰到麻烦,你这有‘麻烦找上门’的特殊体质吗?”

    萧鹏苦笑道:“这能怪我咯?你说我车子在那里停的好好的就有人报警,关我什么事啊?不过帮过我的那个朋友,我确实好好的感谢了他一下。”

    萧鹏说的是去参加聚会后和单身狗一起遇到那个莉莉罗丝时遇到的事情,这事情其实给他惹了不少麻烦。

    因为按照高卢法律,如果有人偷窃或者抢劫,失主可以去抓捕歹徒,但是如果给歹徒造成身体上的伤害,那失主就要承担法律责任。也就是说,小偷就算被抓到了,他如果咬着牙就不还你失物,你除了能坚持到警察到来,拿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现在理解为什么香榭丽大道那边为什么小偷那么多了吧?那也是受保护的!

    萧鹏当时把那些吉普赛人揍得不轻,手断的脚断的,可是就算他们算得上是持枪抢劫,萧鹏也要承担法律责任,那些吉普赛人被抓起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联系律师,准备控告萧鹏了,挨顿揍发笔财,这也是高卢吉普赛人发家致富的办法之一,这就是为什么高卢人玩了命的驱逐吉普赛人的原因。

    帮萧鹏解决这个事情的是高卢国家反恐中心的尼古拉,直接把那些吉普赛人定性为‘涉嫌恐怖袭击’,这一下那些吉普赛人就一点招也没有了,在现在的高卢,天大地大没有反恐大,等到调查清楚那些吉普赛人是否真的涉嫌恐怖袭击,以高卢人的办事效率,起码要两年之后了,那时候萧鹏早不知道去哪里了。。。。。。

    当然,萧鹏对尼古拉的感谢也是超出尼古拉想象的,直接在自己夺冠后把尼古拉引入上流人士视野里,现在尼古拉可是高卢警察系统里的香饽饽了。

    安小雅继续说道:“当时我和博隆所在的公司是一家腕表设计公司,瑞士么,你懂得。其实真的很小,加上我和我老公,一共就五个人,除了老板和一个比利时设计师以及一个模型工程师外,就我们俩实习生,现在想想我和我老公运气真的很不错,因为我们到公司的时候,正好是我们老板和那个比利时设计师闹僵的时候,两个人天天为了什么设计理念之类的事情吵架,最后我们老板干脆把那个比利时设计师炒鱿鱼了,然后不得已,我就接手了所有项目,而我老公在建模方面的技术也超过了模型工程师。后来我们老板干脆给了我们两人机会,认购了一部分原始股份,我们一起把公司做大做强,在这行业里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萧鹏听后不解问道:“这样听起来,你们的事业发展应该很棒了,怎么算也算得上是成功人士了,怎么到最后跑到这里来经营这乡村别墅呢?”

    安小雅叹口气:“那是因为我怀孕了。”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