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九章 将就下行不?
    “怀孕了和到这里有什么关系?”萧鹏更糊涂了。

    安小雅露出一个苦笑:“瑞士这个国家,对孕妇没有任何尊重。你说在咱们华夏,有过有人怀孕,大家都像宝一样宠着,结果在这里压根不是这样的,该做多少工作做多少工作,该加班加班,没有任何照顾。如果不是那段时间我老公照顾的体贴,我都觉得我能崩溃了。”

    戴博隆听后愤愤说道:“这华夏女人能和瑞士女人比么?特么的一个个瘪犊子壮的跟小牛似的,你去超市,经常看到女的顶着大肚子还要俩娃,买了一大堆东西自己开车搬回家,这让咱们华夏女人怎么比?做个公交车也没个让座的,都说什么欧洲绅士尊重女性,啊呸!让他们来瑞士瞅瞅!”

    “当时我们就想辞职了,但是那时候我们公司的生意突然又开始后好起来,于是那家伙就压着我们不给我们开工作证明,这样我们辞职后拿不到失业金。”

    “失业金?还有这么好的事情?”萧鹏瞪大眼睛。

    戴博隆道:“瑞士人只要工作了,每个月的工资里就有一笔钱是失业保险金。哪怕失业了也可以得到自己钱一分工作的80%的工资,只要交满一年的失业保险金就有这待遇了。”

    萧鹏乐了:“这倒不错啊,我在这里工作一年就可以什么不干,靠着领失业救济金过日子了。”

    “你想得美啊!”说话的是亚莉:“只有两年的时间,而且试业期间还必须要接受失业中心的安排,比如他们会给你培训,给你介绍面试机会,如果给你介绍了面试机会你不去面世,会追究法律责任的。”

    戴博隆打了个响指:“没错,我和我媳妇在领取失业救济金那段时间里,每天都要接到失业中心的电话,烦不其烦。后来跟他斗争了一段时间后,最后的条件是我们要把手里的原始股份卖给他,然后他给我们开具工作证明。我们也懒得跟他废话了,少赚点钱也比在那里边受罪,于是我们卖掉了原始股份,在这边买了块地,盖了这么栋别墅,一边接待游客,一边又接一些设计的活,虽说收入少了,但是比原来轻松多了,要知道,这瑞士的自杀率可不是盖的!”

    说到这一点很有意思,瑞士这个国家,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国家’排名第一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干净风景最优美的国家之一,但是瑞士却在另外两个榜单上赫赫有名,一个是自杀率排在世界第二,仅次于倭国,另外一点就是人均癌症率却是世界第十一,仅次于丹麦、爱尔兰和袋鼠国等国家。(患癌高的国家清一色是欧美发达国家,最奇怪的是捷克,这个国家癌症发病率也高居前十,但是大多数都是非黑素瘤皮肤癌,这个疾病不算是那么致命。)

    而关于瑞士人自杀率高,只能说这里人都是玻璃心了。各种各样奇葩的自杀理由都有,有个十八岁女孩自己养的马死了,她太悲伤就自杀率;一个中学老师,被传出他和学生有关系,尽管后来被人查清他是被诬陷的,他还是自杀了;孩子母亲得了癌症,母亲还没病死,孩子自杀了。。。。。。

    说到底这还是因为瑞士人一般从小生活优越,所以心理承受能力差,遇到点问题就过不去了,再看看华夏人们,那生存史就是一部奋斗史,活着就是在面临困难克服困难的反复重复过程中,个顶个的坚强。

    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不能否认的时候,人有的时候需要压力激励自己才能生活下去。

    另外可能也跟瑞士常年寒冷外加人口少,缺乏交流机会有关,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很容易就想不开,正好瑞士山地多,一想不开找个山头就跳下去了。。。。。。

    “等一下,你说这房子是你盖的?”萧鹏瞪大眼睛。

    戴博隆点点头:“是啊,我们也是住了一年的房车,这房子是我们一砖一瓦盖起来的。”

    尤美眼睛变成了小星星:“多浪漫啊,自己亲手造房子,多有意义的事情。”

    “屁的浪漫!”没成想戴博隆爆了粗口:“这是因为无奈啊!你们知道瑞士人工多少钱么?没钱装修只能靠自己来做,在瑞典很多夫妻因为这事分手。因为很多家庭每个假期都在装修房子,所有年终奖最后都要贴在房子里,你看那边那栋两层的建筑了么?他们的房子装修了二十五年!今年装修个屋顶,明年装修个厕所!到现在还没装修完!幸亏我原来在家里,俺家房子就是自己盖的,我有这盖房子的经验,再加上几个朋友帮忙,才把这房子盖起来。我们俩的积蓄失业金全贡献给这房子了。”

    萧鹏笑了起来:“不管怎么说,你还有帮你盖房子的瑞士朋友。”

    戴博隆听摇头道:“瑞士朋友?拜托,这里是德语区,wts的根源地,在这里能交到瑞士朋友的难度不亚于中彩票,帮我盖房子的朋友都是我们在这里的华夏朋友,可惜距离有点远,不能经常见面。”

    萧鹏道:“不管怎么说,现在你们也算是中产阶级了吧。有房、高收入。你们这些年在这里的努力也算有了回报了。”

    戴博隆叹口气:“现在也不好了,整个欧洲经济不景气,而瑞士银行的保密性也不在,瑞士银行和别的银行比较起来除了历史悠久外优势并不大了,这样下去日子也不好过了。尤其是最气人的是这瑞士真心是个脑回路让人无法接受的国家,大家都知道,这瑞士是个非移民国家对吧?但是依然有1/4人口是外国人,而这外国人里,大多数是难民。”

    萧鹏皱眉:“这是为什么?”

    “瑞士不收移民,但是不管哪里闹腾后跑来的难民都接收,如果不收就会有一堆人跳出来指责你好冷血,你们可能不知道,瑞士法律尽管皿煮自由,但是却明令禁止,不能修建清真寺,但是中东那边战乱地区的难民都往这里跑,因为这里对难民的政策就是好吃好喝供养起来,还帮着照顾他们后代,最近三年,瑞士的税收额度提高了三次了!而那些难民就是拿着纳税人的钱过着好吃懒做的日子,然后一窝一窝的下小崽!特么的,我们两口子的钱都贡献给税务局了!”戴博隆又爆粗口了。

    亚莉皱眉问道:“据我所知,虽然瑞士对难民政策比较宽松,但是这里接受的难民数量最多也就一千五百人,并没有大量难民涌入吧?”

    戴博隆却道:“瑞士一共才多少人?每年一千五百人再算上他们的后代,你以为这是一个小数量?前阵子直接干脆通过决议,什么移民难民,统统不要了!可是偷偷入境的人已然不在少数。而这都是提高老百姓税收的原因。”

    萧鹏笑着拍了拍戴博隆的肩膀:“行了,别这么生气了。”

    戴博隆叹口气:“不是生气,就是一肚子牢骚不知道跟谁说!华夏人在这里生活不易!我们在这里几年了,自己的邻居名字都认不全,现在瑞士人眼里,华夏人就是有钱,可是一边赚着华夏的钱,又要嘲笑华夏的土豪和二代,不过这么说也不准确,瑞士人瞧不起所有人,就算都是瑞士人,本国人也互相讨厌,法语区瞧不起德语区,觉得他们浑身铜臭没文化,而德语区瞧不起法语区,觉得他们懒惰,而德语区和法语区都瞧不起意大利语区的。。。。。。”

    “哈哈,戴博隆,既然如此,我给你点乐呵的东西吧。”萧鹏神秘兮兮的说道。

    “什么东西?”戴博隆好奇问道,看着萧鹏的表情,突然大惊失色:“萧鹏,不是什么毒品吧?”

    萧鹏白了他一眼,也不说话,拿起自己的裘皮大氅穿在身上,拿着车钥匙走了出去。没多久就看他拎着两个大黑色袋子走了回来,放在桌子上。

    “这是什么啊?”戴博隆和安小雅不明白萧鹏哪来的是什么。

    “哒哒哒哒!”萧鹏打开了塑料袋,戴博隆和安小雅都瞪大了眼睛。

    萧鹏乐呵呵的介绍道:“在比利时有一个牧场,他那里散养的斯格猪是瑞士免检肉食,我刚从比利时过来的时候,买了半只,什么内脏猪血之类我都留了下来,你们也知道的,咱们华夏人到哪里都要有猪肉吃不是么?呐呐呐,这是我送你们的礼物!”说完又从大氅里摸出一个瓶子:“烧刀子,杀猪菜,今天晚上咱们嗨起来!”

    “真的假的?”戴博隆目瞪口呆的看着袋子里的猪肉,还有冰冻好的猪内脏,满脸无语之色,说是免检猪肉,可是关税那也是很贵的好吧?出门旅行还带着猪肉?

    萧鹏看着戴博隆:“喂,酸菜炖白肉血肠你还会不会做了?血肠是我自己灌的琴岛风味的,可能和你们东北那疙瘩的口味不太一样,我知道你们喜欢用鲜猪血来做,咱们将就下行不?”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