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一章 尼古拉的提议
    ‘小冯子’表情变得很难看,看了看萧鹏后又皱紧了眉头,突然又挂上了狂喜之色,一指萧鹏:“你是萧鹏?对!你是萧鹏!哈哈!我认出你来了!哈哈,我认出你来了!”

    萧鹏小声问一旁的戴博隆:“戴兄弟,你这朋友不是。。。。。。”说完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戴博隆摇摇头:“这是我朋友冯志,虽说有点疯疯癫癫,但是脑子确实没有问题。起码和精神病还有点差距。”不过他也在好奇,冯志是怎么认识萧鹏的?他怎么不知道萧鹏这个人呢?

    萧鹏点点头道:“行,哥们,咱一会儿再聊,我有点事先处理下。”

    戴博隆不知道萧鹏要干什么。就看到萧鹏对这警察说道:“警官先生,你知道这位女士的身份对么?我准备。。。。。。”

    他话还没说完,门铃再一起响起。

    萧鹏皱眉,这还让不让自己说话了?戴博隆过去接通对讲门铃:“你好,请问哪位?”

    门铃里传来的是标准的瑞士式德语:“请问,萧鹏先生在这里么?”

    戴博隆愣住了:“萧鹏,有人找你的?”

    萧鹏也愣了:“谁会找我啊?”

    戴博隆道:“那我让他们进来了?”

    萧鹏点点头,他也好奇到底是谁来了。

    没多久,几个身穿警服的男人走了进来,萧鹏捂脸了:“这尼玛又有人报警了么?”

    冯志也愣了,他沉默了半晌后,举起手来喃喃说道:“我真的是冤枉的啊!”

    萧鹏彻底晕了,这都特么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他就想轻轻松松的来滑雪玩的,怎么就不能让自己消停消停么?

    “你好,萧先生。”来人里唯一一个穿西装的女人对着萧鹏伸出手来。

    萧鹏一愣,赶紧把手里的银行卡换到左手和她握了握手,并且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女人,呃,年龄他干脆就不猜了,大概在四十到七十之间,整体看起来挺年轻,但是脸上皱纹却不少,这让萧鹏怎么猜?

    “请问你是?”萧鹏皱紧眉头问道。

    西装女人微微一笑:“你好,我是瑞士联邦警察局局长尼可莱塔-德拉瓦来。萧先生,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琉森州警察局的法里诺局长,这是格劳宾格州州警察局的霍夫曼局长。”说话时眼睛却看着萧鹏手里的那张银行卡。

    萧鹏一愣,随即恍然大悟。和来人握手致意。

    瑞士也是一个联邦国家,所以最高级别的也是联邦警察局,不过他没想到,瑞士联邦警察局的局长竟然是一个女人。

    来的既然都是警方的人,那这是为了打官司的事情来的啊。

    咦?不是说瑞士公务员办公效率低下么?这尼玛才几个小时就找上门了?哪里低下了?

    尼可莱塔问萧鹏道:“我们可以找地方聊一下么?”

    萧鹏却摆了摆手道:“尼可莱塔局长,既然你正好在,我想问问,在瑞士报假警该怎么处理?”

    尼可莱塔听后思考了半晌后:“这要看对受害者造成的损失来决定。”

    “那正好。”萧鹏一指站在那里的亨泽尔太太说道:“我要控告她对我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及影响。”

    尼可莱塔听后微微皱眉:“萧先生,这个事情是法院的事情。而不是我们警局的事情。”

    萧鹏对这个回答明显不满意:“是么?既然如此你们来干什么?”

    尼可莱塔让萧鹏噎了一下,他们来干什么?让萧鹏一纸诉状,现在搞得瑞士警方焦头烂额,她都想杀了穆勒警官------说实话,穆勒警官那样的行为并不罕见,但是很少碰到这么较真的人,在西方国家,就怕人较真。

    一般人没有人这么做,原因很简单,投资和收入不成正比,为了出口气花费那么多钱不划算。但是现在就有人这么做了,这尼玛不按套路出牌啊!最烦的就是这样的疯子了。

    尼可莱塔急忙说道:“萧先生,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具体你得到什么赔偿需要看看法官的宣判。”

    萧鹏点头:“既然如此,那就让法庭来说吧。”

    亨泽尔太太听到两人对话,冷笑了起来:“你以为你是谁啊?我这是运用我们的公民权利!”

    萧鹏连看都不看她:“尼可莱塔局长,如果这样浪费公共资源是你们允许的话,我现在保证,接下来你们瑞士警方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尼可莱塔赶紧陪笑道:“萧先生开玩笑呢。”

    萧鹏摇了摇手里的银行卡:“我真的没有开玩笑。”

    亨泽尔太太看着萧鹏的样子:“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告我?行啊!你来告啊!拿着张银行卡吓唬谁呢?”

    尼可莱塔局长叹口气:“太太,这张银行卡是ubs的至尊黄金卡,只有在ubs银行存款超过一百亿美金的用户才能办理下这张银行卡。”

    “多少?”亨泽尔太太瞪大了眼睛。

    “一百亿美金。”尼可莱塔再次说了一遍。

    亨泽尔太太傻眼了,萧鹏冷笑着看着他:“到底是你运用公民权利,还是报假警浪费公共资源扰乱他人,我们等法院的判决再说吧。”

    亨泽尔太太脸色大变,在西方国家,最基本的共识就是法律是给有钱人服务的,这下麻烦大了。

    亨泽尔太太赶紧陪着笑说道:“萧先生,我想我们这里有误会,你是出来游玩的,游玩不就是为了开心么?何必搞成这样子?”

    萧鹏冷笑道:“你说的对,出来玩是为了开心的,你这样给我添堵让我不开心了,你这是自找的!我们法庭上见吧。我算看明白了,我来瑞士就是为了玩的开心点,结果现在倒好,成了来打官司玩的了。你们让我不开心,那我肯定让你们更不开心!没事就请你离开,尼可莱塔局长,你在这里正好,我在这里直接报警了,希望你们登记下事情全过程,我要找律师了。”

    尼可莱塔无奈点了点头:“好吧,我知道该怎么做,那位警官,请你为这位太太做一下笔录,如果萧先生起诉的话,要作为呈堂证供。”

    萧鹏听后道:“对了,还要问一下她是怎么窥视他人**的!”

    尼可莱塔听后深吸一口气,这是要把亨泽尔往死里整啊。瑞士人,尤其是小镇居民,尽管非常非常的八卦,但是绝对不会当面问人**问题,在华夏你要问别人:“工资多少?”“结婚没有”这些事情习以为常,在瑞士这里问的话那是分分钟友尽的节奏,瑞士人对**极为看重,萧鹏把‘窥视**’这条扣在亨泽尔太太的头上,法庭上对亨泽尔太太那可是致命的不利因素。

    说完这一切后,萧鹏问戴博隆道:“老戴,这里有房间让我们坐一下谈谈么?”

    “当然有!”戴博隆把人带到一旁的书房里,并且给几人泡好了咖啡。

    尼可莱塔看着萧鹏:“萧先生,我为你在瑞士的遭遇表示歉意。”

    萧鹏乐呵呵的看着尼可莱塔:“不不不,我很开心,真的,你也看到了,我这个人相信法律,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会有法律帮我制裁他们。”

    尼可莱塔听后心里直撇嘴,你那是相信法律么?你那是直接用钱砸!但是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只能陪着笑容对萧鹏说道:“萧先生,你说的很对!但是你这次的事情让我们警方很被动。我们没做好任何准备。”

    萧鹏无语道:“那个警察找我麻烦的时候也没有让我有任何心理准备不是么?”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尼可莱塔赶紧解释。

    萧鹏叹口气:“尼可莱塔局长,我也不是想想找你们警方麻烦,可是这次我真的很失望,都说瑞士人代表着严谨、公正,可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个警察,作为执法机构的成员,竟然采用了‘诬告’这么下作的方式来对付一个合法游客,这是不是必须要整治一下?”

    尼可莱塔急忙点头:“萧先生所言极是,我们有监管不力的责任。但是萧先生,你也要理解我们的苦衷,我们国家地广人稀,人太少了,就像你现在所在的圣莫里茨,这么着名的旅游城市,只有五千常住人口,以及五个警察,更何况那些只有几百人的小城镇了。希望萧先生你能理解。”

    萧鹏听后答道:“我理解,但是不代表我能接受。既然监管机构有责任,那必须要承担相关的后果不是么?”

    尼可莱塔听后心里一咯噔,最烦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了,仗着有钱油盐不进啊这是,没办法,只能用处自己的杀手锏来了,她对身后的几人道:“几位先生,不知道我可以不可以和萧先生单独谈谈?”

    跟她而来的几人听后也没说什么,直接离开了书房,这可把萧鹏吓了一跳,我靠,这女人要干什么?不是要色-诱自己吧?拜托,就你脸上的那些褶子,我可没有给恐龙发福利的慈善之心。想到这萧鹏下意识后退一步。

    不过萧鹏想多了,只见尼可莱塔拨打了一个电话,把电话递给萧鹏:“萧先生,您方便接一下电话么?”

    萧鹏长出一口气,不是色-诱自己就行,伸手接过电话:“你好,哪位?”

    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倒很是熟悉,不是别人,正是高卢反恐中心的尼古拉:“萧,是我啊,尼古拉。”

    萧鹏一愣:“尼古拉?怎么?尼可莱塔是你朋友?”

    尼古拉苦笑道:“是啊,萧,我们作为邻国,自然有交往的。”

    萧鹏道:“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说一声?”

    尼古拉叹口气:“萧先生,这所谓的好感就像银行积蓄一样,如果只往外拿不往里存钱,积蓄只会越来越少,现在你又不在高卢,我实在没法往这‘友谊银行’里存款,却要从里面拿出以前的积蓄来解决问题,唉,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我实在不想跟你通这个电话。”

    萧鹏听了尼古拉的话倒好奇起来:“那你为什么决定要打这个电话呢?”

    “你不觉得尼可莱塔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么?”尼古拉的回答差点让萧鹏摔了电话。他真想大喊一句:“没觉得!”可是尼可莱塔就在身边,呃,还是别心直口快了。

    “就为了这个?”萧鹏瞪大眼睛。

    尼古拉直接把自己姿态摆得很低,他可是知道萧鹏是标准的吃软不吃硬的代表:“是啊,萧先生,其实我也理解,我在瑞士玩的时候遭遇了和你差不多的事情,也让我变得很窝火,如果我有你的财力,恐怕早就出这口恶气了。可是我觉得吧,这事情只要找相关人负责就可以了,何必把事情闹太大呢?”

    “闹太大?我还没闹呢!”萧鹏不禁反驳道。

    尼古拉哭丧着脸:“萧先生,你太小看你们几人发动的网络舆论了,现在什么娱乐版头条都是这事呢。在欧洲,只要能让瑞士丢脸的事情,那都是很容易宣扬开来的。”

    “噗嗤。”萧鹏笑了起来:“这瑞士是咋混成这样的?”

    尼古拉道:“平时太有钱任性呗。你说同样是超市营业员,在日内瓦湖那边的瑞士,月薪五千欧,而过了日内瓦湖的高卢境内,月薪一千七百欧,他们又不接受移民,你觉得周围国家心里能觉得舒坦么?”

    “听起来你好像也有点嫉妒呢。”萧鹏道。

    尼古拉干咳两声:“这不可能,毕竟我在高卢这边做的很好不是么?但是你知道,追求一个瑞士女人,单凭财力真不够,而再看看我们的社会地位,我也比她差一些,自然就要想出别的办法来展示自己了。萧,我是真的希望你卖给我这个人情。”

    “那那些人怎么解决?”萧鹏反问道。

    尼古拉道:“涉事警察肯定会承担责任的。这些诬告的人也会承受罚款。不过萧鹏,你别有太大期望,瑞士那地方一般有钱就不用坐牢的,顶多也就是交罚款,但是对他们来说,罚款才是最让他们难受的,毕竟那是他们自己的钱不是么?”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