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二章 倒霉的冯志
    萧鹏听了后皱紧眉头:“尼古拉,按照我的想法是让他们坐牢的。”

    尼古拉却道:“萧,你可能不了解像瑞士这样的高福利国家,对他们来说,这坐监狱倒是度假了!我个人建议,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提高他们的赔偿额度就好。”

    “什么意思?”萧鹏有点糊涂。

    尼古拉解释道:“呃,像他们那样的情况,就算判他们有罪进入监狱,那也会被送入沙多隆监狱。在日内瓦那边,每个房间就像酒店标准房一般,甚至在里面工作还有收入。你说在这里蹲监狱不是度假么?”

    萧鹏瞪大眼睛:“握草,这也行?让你说的我都想进监狱了。”

    尼古拉笑道:“其实还真有这样的人,到了这里犯法故意进监狱,在监狱里劳动赚钱,虽说比外面赚的少,但是相对于这些人本国环境来说,那已经是高收入了,而且有吃有喝,赚多少攒多少。不少人动了这样的歪脑子。”

    “我靠,那样的话,什么偷渡的难民,想滞留在瑞士的人玩命的犯罪不就行了?”萧鹏听后吓了一跳。

    “哪有那么简单?”尼古拉笑了起来:“难民偷渡分子有收容所,只有瑞士本国公民才能去那么好的监狱,当然,有关系的外国人也可以,所以曾经有一段时间,有人动了这个心思,收取资金帮助外国犯罪份子可以进入那个监狱,但是现在已经没有这情况了,那些人都被抓了。”

    萧鹏是彻底无语了,这尼玛蹲监狱都争相恐后的?不过尼古拉说的没错,如果真的去了这样的地方,确实是在度假。

    “好吧好吧,我答应你了,就按照你的解决办法。瑞士警方的责任我也不追究了,ok?”

    “萧,真的太感谢你了!过两天我请你喝酒!”尼古拉兴奋的说道。

    萧鹏一愣:“你去哪请我喝酒?你也要来圣莫里茨?”

    “是啊!有什么奇怪么?”尼古拉反而一愣。

    “你来干什么?别告诉我就专门来找我喝酒的!”萧鹏瞪大眼睛:“小事而已,没必要那么隆重!”

    尼古拉听后笑了起来:“萧,你误会了,就算你不在圣莫里茨,我也会过去的。”

    “来滑雪么?你倒挺会生活啊!”萧鹏好奇道。

    电话那头的尼古拉沉默了半晌:“萧,你真不知道过几天是什么日子么?”

    “什么日子?”萧鹏彻底糊涂了。

    “一年一度的圣莫里茨冰湖赛马会!上帝啊,你去圣莫里茨到底是干什么的?你不知道这事情么?”尼古拉提高了音量。

    萧鹏讪讪笑道:“我就是来这里玩的,还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赛马节。”

    尼古拉彻底无语了:“得,我还以为你是专程去参赛的呢,结果你倒好,就是去玩的。好吧,不管怎么样,我承你这个人情,你帮我大忙了!”

    萧鹏道:“行了,我把电话给那个尼可莱塔,我要最快时间看到结果。我对这里人的办事效率表示怀疑。所以如果不最快时间解决的话,我保有诉讼的权利!”

    尼古拉忙道:“没问题没问题,萧,放心好了!没问题的!”

    萧鹏吧电话递给尼可莱塔,她和尼古拉通话后,对萧鹏表示了谢意后,保证最快时间拿出处理结果后就离开了。亨泽尔太太也不管什么大瑞士人民的骄傲了,玩了命的跟萧鹏道歉,最后还是戴博隆帮忙说好话,毕竟他们还是邻居,萧鹏想了想,那点所谓的经济赔偿自己也看不上,干脆卖给戴博隆一个面子,放过了她。

    “但是,亨泽尔太太,如果我再听到你说什么华夏人造假的话,相信我,我不管你家里多有钱,我也不管你家里有什么达官贵人,我一定会让你后悔说过这样的话!”萧鹏冷着脸对亨泽尔太太道。

    亨泽尔太太连忙点头,她现在就后悔的不行了好么?什么时候华夏人这么强势了?不是都说华夏人是彬彬有礼懂得谦让的民族么?怎么这么咄咄逼人?

    当然,如果萧鹏知道她的想法,肯定会告诉她:“谦让不代表软弱!丫的别给脸不要脸!”

    所有人都离开后,屋子里恢复了短暂的平静,之所以短暂,是因为冯志又活跃了起来:“老戴!你真牛逼!萧鹏大神到你这里你竟然没认出来?你还好意思在你屋子里盖一个马厩?你竟然没认出来玩马的祖宗?”

    戴博隆做出个嘘的手势,示意冯志小点声。

    冯志撇撇嘴,对萧鹏小声说道:“唉,你不知道这瑞士人多操蛋,跟他们做邻居都要小心翼翼的,老戴还好,自己独门独院的,我住在公寓里,晚上十点后我洗澡都有人报警!”

    “啥?”萧鹏不解。

    冯志解释道:“这瑞士人特别爱安静,爱到什么地步呢?公寓底层都有公共洗衣间,可是周日不能用,因为是大家休息的时间,还有什么九点后不能使用抽水马桶十点后不能洗澡等乱七八糟的规矩,如果违背,邻居都有可能打电话报警的。你想在家里办个轰趴?可以啊,提前几天给所有的邻居发一封公开信,告诉自己在家里举办轰趴的原因,邀请的人数,举办轰趴的时间,如果超出时间,还是会有人报警的。”

    萧鹏捂脸了:“这也太扯淡了吧?这日子还有法过?”

    冯志叹口气:“谁说不是啊!所以在瑞士几乎看不到什么ktv酒吧之类,如果晚上想出去玩,只有夜店。”

    “夜店不是更闹么?”萧鹏不解。

    “所以都要建立在远离居民区的地方。唉,当年我们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去商店里买了很多酒,准备庆祝一下,结果还没等我们走出商店,商店老板就报警了,理由是我们买酒太多,容易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现在理解我们的生活多无趣了吧?”冯志拿出瓶啤酒递给萧鹏。

    萧鹏接过啤酒:“其实我更在意你刚才看到警察后为什么要举手投降?”

    “哈哈哈哈!”在一边的戴博隆和安小雅两口子突然爆笑起来,安小雅突然说道:“不行,讲这个故事的时候一定要有音乐才行!”说完她拿过一台笔记本电脑,没一会儿电脑里传来了熟悉的音乐声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萧鹏无语:“为什么要放这首歌?”

    戴博隆干咳两声:“在小疯子在讲他的故事之前,我先要给你讲讲瑞士的一个法律,那就是瑞士是全民皆兵,这点你知道吧?男人是必须服兵役,女的是自愿服兵役,我们为了留在这里,都在这里服过兵役。”

    萧鹏点头说道:“亚莉跟我说过,说瑞士一大景观就是每周一和周五两天,火车上都是背着枪从家去兵营或者从兵营回家的服役兵。”

    戴博隆道:“其实还不止这一条规定,所有人服役结束后也没玩,所有人必须每年去至少一次打靶,打靶成绩记录下来,不能应付了事,每次成绩还不能比上次差太多。不然还要继续再打靶。如果不去的话还不行,是要接受处罚的。”

    萧鹏点点头:“这是为了保持继续作战能力吧?这个和冯志的故事有什么关系么?我听着这‘打靶归来’的音乐觉得有点闹心啊。”

    戴博隆笑道:“是这样的,今年春天,冯志就没去打靶,昨天才想起来,如果再不去打靶那就坏事了,几千瑞士法郎的罚金可不是小数!”

    “那就去打呗!”萧鹏说道。

    冯志嗯了一声:“所以我就去了,我服役的兵营距离我住的地方挺远不是?所以昨天我约好了打靶时间,一大早坐上火车,去兵营那边去,准备去把今年的差事应付完了再说。”

    “然后呢?”萧鹏感觉没什么啊。

    “然后我就像往常一样,扛着枪出门了。呃,昨天我有点伤风,于是戴着一副口罩------相信我,如果你感冒不带口罩也会有人报警的。”冯志继续说道。可是萧鹏还是皱紧眉头,依然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戴博隆两口子笑成那样。

    “然后火车上还有几个星条国的游客。从我上车后,他们的眼睛就一直在我身上,我也不明白到底看什么,后来我喉咙发痒,于是咳嗽了两下。”说到这里冯志皱紧眉头。而一旁的戴博隆两口子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萧鹏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们两人笑什么。冯志点上烟,狠狠地抽了一口,愤愤说道:“结果我刚一咳嗽,几个星条国人就大喊一声‘抓恐怖分子’就把我摁在地上,最后把我送到警局。这该死的星条国混球们,看到谁都是恐怖分子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群人笑的直不起腰来了,这冯志尼玛也忒倒霉了。

    等到大家笑完之后,冯志伸出手:“萧马王,自我介绍一下,冯志,挂着瑞士国籍的东北老爷们,苏黎世大学经济学院毕业的高级木工。”

    “你说什么?木工?”萧鹏瞪大眼睛。

    戴博隆点头:“这丫的苏黎世大学高材生一名,毕业后想留在这里却找不到工作,最后靠着祖传的木工手艺倒是在这里站住了脚跟,你别看他这样,这些年赚海了去了,瑞士的人工费那可是天价!”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