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三章 夜店拼酒
    “现在想想,真特么的黑色幽默!我爷爷是木工,我父亲是木工,我之所以从小努力学习留学瑞士,为的就是今后不用再做木工!结果苦读寒窗几年之后走出校门,发现自己所学对自己留下没有任何帮助,倒是被我自幼嫌弃的木工活,让我在这里站稳了脚跟,你永远想不到咱们国家传统的卯榫结构的家具,雕上几个龙啊凤啊之类的,在这里能卖多少钱。”冯志喝了口啤酒。

    这样的情况很正常,很多人在学校里拼命学习,结果从学校里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学的东西对自己就业没有任何帮助,所有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学习。在国外这样的情况更常见,各种高学历高文凭的找不到工作,最后只能去刷盘子当服务生,比如‘某某博士在某某生物科研小组”这样,听起来高大上,其实就是在里面养小白鼠,这样的情况屡见不鲜。

    华人在国外想要成功,往往要付出几倍的努力。

    “那你怎么还住公寓?不学学戴博隆两口子,整个别墅住?”萧鹏不解。

    “唉,我可不如他们,一家三口在这里也能呆的住,我这人喜欢热闹。尽管瑞士邻居很麻烦,但是有几个瑞士邻居真的比没有强!”冯志答道。

    “那你为什么不来这里跟戴博隆做邻居呢?”萧鹏问道。

    冯志摆了摆手:“这里?得了吧!这里的人太少了,他们可以指望游客给他们送钱,我的客户可不在这里,没人说来圣莫里茨滑雪旅游,带一张雕花大床做旅游纪念品吧?他们只会在这里大采购奢侈品。”

    “奢侈品?这里?”萧鹏根本想不明白,一个五千人的小城有卖什么奢侈品的。

    冯志解释道:“萧,你不要小看这里,在这里你几乎能买到你想买的任何奢侈品。就这么说吧,在旅游季节的时候这里的新货更新速度比巴黎都快。每年这里的游客都是什么各国政要、富豪皇室,大腕明星。别看这里城市不大,只有几千人住在这,却有八家五星级酒店!所以在这里的奢侈品店那可是多的不能再多了。要不然这两口子为什么在这里?他们两口子就是做腕表设计的。在这里一边开家庭旅店,一边接手表设计的活。近水楼台先得月么。”

    萧鹏吹了声口哨,戴博隆微笑道:“在海外的华夏人都要这样,没有些生存手段可不行。外国人不待见华夏人,就是因为华夏人太会挣钱了。当然,跟你比起来好像我们差太远了,你一场比赛光奖金够我们忙活一两年了。行了,你们先聊,我去做饭去,晚上好好喝两盅!”

    晚上吃的是东北菜,除了酸菜猪血炖白肉外,还有酸菜排骨、小鸡炖蘑菇、五香牛肉、地三鲜、拔丝地瓜、西红柿炒蛋、锅包肉、鸡蛋汤之类。戴博隆的厨艺非常不错。

    这都是练出来了,几乎所有的华夏移民为了省钱,都练出了一手好厨艺。

    可口的菜肴配上米饭几人吃的是不亦乐乎------就连尤美都吃的津津有味。

    这可是稀罕事了,毕竟尤美不经常接触中餐,总是感觉中餐太油腻,结果吃起来就停不下来了,尤其是对锅包肉这道菜,几乎自己吃了半盘子!

    不过这也能理解,毕竟锅包肉本来就是针对外国人口味做出来的一道菜。

    清朝时期,哈尔滨滨江道衙门经常会宴请外国宾客,尤其是俄罗斯客人更多。官厨郑兴文把原来鲜咸口味的‘焦烧肉条’改成了酸甜口味。

    因为这道菜讲究急火快炒,把铁锅烧热后把汁淋到锅里浸入肉中,所以起名叫做‘锅爆肉’,后来时间一长,被人们叫做‘锅包肉’。

    戴博隆的做法是改进后的做法,使用了番茄酱调味,颜色看起来更像是名菜‘樱桃肉’,其实传统做法是不用番茄酱的,但是人在外国么,有的吃就不错了,哪有那么多讲究?

    冯志来找戴博隆就是想跟他发发牢骚,结果看到萧鹏在这,他也不打算走了,准备在这里多玩几天,正好参加圣莫里茨一年一度的冰壶赛马节。

    晚饭后,冯志邀请萧鹏去夜店去玩------在家里没喝尽兴。

    华夏人喝酒喜欢大声喧哗,热闹无比,但是瑞士人真的无法接受。到了九点之后谁家还有点吵闹那就等着邻居找麻烦吧。所以晚上想继续喝酒?只能去夜店。

    萧鹏对这里还有夜店感到诧异,毕竟就是一个几千人的小城镇,谁去夜店玩啊?

    结果现实啪啪的打脸,就这么一个小城镇里,竟然有九家夜店!

    八家五星级酒店都有自己的夜店,而外面还有一家,他们去的,就是外面的那一家。倒不是冯志心疼酒钱,而是那是最好的那一家。

    想想也是,他们的客户可都不是酒店自身住户,能开办那么久,自然有他独到的一面------再说了,那里消费费用可不必五星级酒店里的夜店便宜。

    整个瑞士哪有什么便宜东西。。。。。。

    在这里,‘便宜’是相对的。在这里和华夏一样,进口食品比本地食品更受人欢迎,倒不是因为什么食品卫生之类的,而是进口的更便宜,就拿鸡蛋来说吧,进口鸡蛋三瑞士法郎一打(大约22人民币,一打十二个)。而本地的鸡蛋,五瑞士法郎一打。

    哦,也不对,这里有一样东西相对别的国家便宜,那就是奢侈品,在这里购买奢侈品同款的比周边国家都便宜,任何在瑞士的华人,都逃脱不了‘代-购’的命运,就是因为这里奢侈品便宜,关税低。

    想想也是,这里可是为有钱人服务的国家。一切都要让有钱人过的更爽才行!

    吃饭完后,几人一起去了夜店,萧鹏以为这小城镇的夜店和大城市的不一样,不需要排队。结果冯志还是很认真的拨打了订桌电话,预定了位置,并且告诉店家自己的具体前往时间。

    很好,这很瑞士。

    到了夜店后,萧鹏发现这里比萧鹏想象中热闹太多了!几乎座无虚席。看来那些五星级饭店的顾客也不是傻瓜,知道这里有更好玩的地方。所以这里很多客户都是住在附近酒店里住户。

    话说这些西方人真的不怕冷啊!在他们眼里,到夜店玩就要穿着到夜店玩的服装,这里的女孩一般都是长筒靴露大腿,就连亚莉三人也不例外。冯志和戴博隆则是西装革履,这尼玛真是入乡随俗了。

    冯志的一句提醒倒让萧鹏来了兴趣:“萧兄弟,玩的时候小心小偷!”

    “小偷?”萧鹏一愣:“瑞士这么有钱的地方也有小偷?”

    戴博隆苦笑道:“都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这里来的都是有钱人,所以很多盗窃团伙都会在旅游季节到这里来趁机发财,他们都是团伙作案,大的团伙甚至几十人!人多的地方最容易下手,特别是夜店这样喝酒的地方是他们最愿意下手的地方。冯志就挨过一次。”

    冯志点头:“没错,他们太专业了!有人负责吸引人的注意力,有人负责下手。我有一次去喝酒,他们不光偷现金,身份盗用或者信用卡诈骗也是大买卖。用刷卡器分分钟就能盗取信用卡里的信息,从信用卡失窃一个小时内就能搞定一切。说起来华人倒是比较安全的,因为华夏人一般都使用现金,顶多丢些现金而已,但是。。。。。。”

    戴博隆接过了冯志的话:“但是我们的‘小疯子’同学喝高了,生怕自己泡不到妞,看到漂亮姑娘就吹嘘自己怎么在苏黎世大学勤工俭学努力奋斗最后成为瑞士的一员,回到家手机账单上刷出来的数字他也以为是自己在夜店消费的,结果一觉醒来,发现那竟然高达五万欧,这家伙差点疯掉。”

    冯志哭丧着脸:“唉,谁能想到呢?他们偷了我的信用卡盗取信息后又还了回来。我还用这信用卡结账了,天知道这些孙子怎么做到的!还有一次我的手表被人从我手腕上摘了我都不知道。”

    “那你还到这里玩?”萧鹏疑惑道。

    “人生苦短不是么?”冯志耸耸肩。

    “所以他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小疯子’。”安小雅在一边总结道。

    萧鹏脱下自己的熊皮大氅:“有人如果能偷了我的东西那才叫做牛逼呢!行了,别管那些事了,今天咱们喝个痛快!”

    “喝个痛快?哥们,我们可是东北那疙瘩出来的,你跟我们拼酒量?不是我看不起你,萧马王,小雅也就是在家里看孩子,不然就连她也能灌你仨!你想想看,我们去买酒那店家都能报警,你应该能想象到我们买了多少酒了。”冯志得意洋洋地说道。

    话说东北人能喝酒那是闻名华夏了。倒不是他们什么天生酒量多好的原因,而是性格因素居多。

    东北人豪爽,别人喝酒都是喝吐了躺下就睡了,东北人喝酒是喝吐了?吐完了继续喝!喝醉不喝醉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喝爽了才行!

    而且和东北人喝酒,很多人并不是让东北人灌醉的,而是让东北人‘吓’醉的!碰杯就要喝干净,不然就是瞧不起人,到了自由活动单喝的时候那更是直接变成了私人对决,聊两句捧一杯一口闷到底,如此不断重复,一直到一个人喝趴下为止。

    所以东北尽管在华夏不算是酒精消耗最高的。(各省市区日均饮酒排不进前五,山东河北江苏河南北京名居前列),但是‘东北人能喝酒’,这是所有华夏人几乎公认的。而东北人也以这点自豪,只要上了酒桌那是爱谁谁。

    在他们眼里,关系越好,越要使劲喝!

    在瑞士他们的圈子不大,好不容易来了个老乡,那必须往死里喝不是么?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