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七章 团伙作案
    “亚莉姐姐!帮帮我们!”就在萧鹏他们喝酒的时候,索菲亚和卡雅塔娜两个女孩急匆匆的跑到亚莉身边,神色紧张。

    亚莉还没来得及问她们怎么回事,几个男人就走了过来,两个女孩下意识的藏到萧鹏身旁,她们刚才可是见到过萧鹏的战斗力的。

    萧鹏无奈,只能站了起来:“你们要干什么?”

    戴博隆和冯志也站了起来,喝了酒的东北爷们到哪里都是不怕惹麻烦的。特别是身边还站着萧鹏,他们更不会在萧鹏面前丢人了,有什么事今后再说。

    戴博隆一摘眼镜:“咋了兄弟?想找麻烦?”

    冯志更干脆,一撸袖子:“左边的交给我。”

    几个男人倒也不怕萧鹏三人,带头的冷哼一声:“你们别管闲事,这两个妞偷了我们的钱包,你们是她们的同伙么?”

    冯志和戴博隆一愣,一起看着萧鹏,他们并不知道这两个女孩是小偷。

    “别愣着了,把她们两个抓回来!”带头的人一挥手,他身后几个年轻人冲了过来,和戴博隆以及冯志推搡起来。

    索菲亚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住萧鹏的胳膊:“我们把钱包还给他们了!可是他们还不算完,非要我们陪他们。。。。。。一晚上才行!”这时候的她们一脸可怜的样子,索菲亚更是急的哭得梨花带雨。

    亚莉皱紧眉头:“你父亲没派人保护你们么?”

    索菲亚听后压低了声音:“我们把他们给甩了。。。。。。”

    亚莉叹口气:“亲爱的,既然如此,你帮帮她们吧。”

    哪知道萧鹏却悠悠的坐了下去:“我为什么要帮她们?”

    亚莉一愣:“亲爱的,我知道她们这么做不对,但是我和她们家真的是世交,这样见死不救不好的,你倒是帮帮我。”

    萧鹏摇头:“亚莉,对小偷我是零容忍,不管她是谁,不管她什么关系,我是绝对不会管的!疯子,老戴,坐下继续喝酒!”

    冯志和戴博隆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听了萧鹏的话后,两人对视一眼,停止了和那几个老外推搡,坐了下来,和萧鹏又干了一瓶啤酒。

    亚莉皱紧眉头:“萧!你怎么能这样?我让你帮个忙都不行么?”

    在一旁的吉玛和尤美也纷纷劝萧鹏,但是萧鹏就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丝毫不管别人说什么,他是打定主意不管她们了。

    亚莉气的深吸一口气,她很想扭头离去,可是索菲亚和卡雅塔娜还在这里,她可真的不能见死不救。她瞪了萧鹏一眼后,对那群人说道:“她们偷了你多少钱?我三倍赔偿给你们总可以了吧?你们放过她们!”

    “三倍?哈哈,你以为只有你有钱?”带头的人掏出一张运通百夫长黑-卡在亚莉眼前晃了晃:“我差你那点钱么?”

    亚莉吸口气:“十倍赔偿!”

    结果那人却咧嘴一笑:“你要是来陪我们一晚上,我们倒是可以放过她们。老子不差钱!别以为你有钱有什么用!”

    亚莉冷下了脸:“你们知道你们惹了什么人么?”

    “我管你是什么人!老子还怕你?老子就知道我们抓了几个小偷,仅此而已!我看你长得挺好,比这些小雏子强多了,你陪我们一晚上,我们就放过她们,说道做到。”没想到带头的人油盐不进,压根不听亚莉的话。

    索菲亚听到这,向前站了一步:“不!这事不管亚莉姐姐的事情,亚莉姐姐,谢谢你的好意了,这是我自己惹的麻烦,就让我自己来解决吧。我们跟你们走!这事不管他们的事情!卡雅塔娜,我们走!别让亚莉姐姐难做!”

    说完她拉着卡雅塔娜看了一眼亚莉,向着那几个男人走去。

    “索菲亚!卡雅塔娜!”亚莉叫了一声,她现在真的觉得无力,碰到这些不讲理的人她什么办法也没有,她满眼失望之色看着萧鹏。

    “慢着!”就在这时,一直坐在那里喝酒的萧鹏突然出声叫住了她们。

    亚莉一脸惊喜的看着萧鹏,萧鹏终于肯帮忙了。

    结果萧鹏的第一句话就让她失望了。

    “你们想走,我不拦着!只要不出现在我的面前,消失到哪里都行。”

    亚莉听后,僵在原地,不知道萧鹏要干什么。

    只见萧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但是,你们走之前,把我的手表还给我。”

    “什么?”亚莉看着萧鹏,不明所以。

    萧鹏一指索菲亚,跟亚莉解释道:“刚才他们来的时候,过来几个人和老戴他们纠缠在一起,就是为了分散大家的注意力,而索菲亚那时候抓住我的手臂,把我的手表从手腕上偷了下来,然后快速给了身后的卡雅塔娜,在我让老戴他们停手的时候,卡雅塔娜趁机把手表扔给了这个家伙。”说到这,萧鹏指了指刚才和冯志推搡在一起的年轻人,说完又指了指带头的家伙说道:“现在这手表在你左边裤兜里。是刚才索菲亚说要走的时候他转移给你的!”

    几个年轻人听后脸色紧张起来:“你在说什么?我根本不明白你的意思!”

    萧鹏冷冷一笑:“你真的不明白?你知道我的手表的价值么?你知道偷了他们意味着什么么?单凭价值我能让你们这些人的后半辈子在监狱度过!”

    “哼,我们根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跟你这样的疯子一般见识!”带头的人转身就想要离开!

    “我让你走了么?”萧鹏一伸手,直接抓住了他的头发,往后一揪,那个家伙直接失去平衡躺倒在地。萧鹏直接弯身伸出手,从他的左边裤子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表,展示在众人面前:“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看到萧鹏的手表,众人一起吸了口凉气,这块钻石手表在夜店的灯光下闪闪发光,异常的漂亮,属于亮瞎人眼的那种!

    萧鹏冷笑道:“孙子,你知道这表价值多少么?偷了这么珍贵的东西够你们把牢底坐穿了吧?”

    梵克雅宝给萧鹏特别订制的钻石手表,萧鹏一直都在戴着。

    但是毕竟这手表太出风头了,所以萧鹏平时都是用袖子遮挡住,刚才在洗手间的时候,萧鹏用左手把一个家伙举在墙上,露出了手腕上的手表,被索菲亚看到了,她当时就被这手表深深吸引住了。

    就如来时冯志他们说的那样,在这样的地方盗窃的几乎都是团体,她就找到了自己的同伙,跟他们说萧鹏有一块很漂亮的手表,但是说实话,她没有认为萧鹏的手表是钻石制成的,她以为是红碧玺、红玛瑙之类甚至人工红宝石之类的红色宝石做的订制手表。

    她压根就没往这是红钻石或者红宝石上面想,钻石先不说了,红钻石是所有钻石里最稀有的品种,这么大的红钻石她压根就没听说过,而红宝石呢?这种深红色的鸽血红宝石,那也是极其难得的。这么大的鸽血红宝石做成的表链可比这么大的钻石值钱多了!她可不相信有人奢侈到了这种地步。

    结果现在萧鹏的手表就展示在众人面前,好家伙,还真是红钻石手表!这样的一个手表就算把上面的红钻石都拆下来卖钱,那也能卖个几亿美金了吧?

    萧鹏把手表戴回到手腕上:“好了,你们可以滚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去,别在这里碍我的眼了。”说完摆了摆手,走回沙发处,微笑着看了眼亚莉:“亲爱的,所以我才说,这个事情我不管,他们压根就是一伙的,我管个屁啊!”

    亚莉目瞪口呆的看着索菲亚和卡雅塔娜:“你们。。。。。。你们怎么会这样?”

    索菲亚看了看亚莉,再看了看萧鹏,突然咧嘴笑了起来,走到亚莉身边一把拦住亚莉的胳膊:“亚莉姐姐,我在同你和未来姐夫开玩笑呢。你也看到他刚才在洗手间那边多凶了,人家想来了个恶作剧么。”

    卡雅塔娜看了索菲亚,也反应了过来,直接挽住了亚莉的另外一只胳膊:“就是就是,我们是在跟未来姐夫开玩笑呢。亚莉姐姐,你别生气了!”

    萧鹏干咳了一声:“亚莉,友情提示下,小心自己的钱包!”

    索菲亚和卡雅塔娜听后对萧鹏愤然道:“我们怎么可能偷我们的姐姐呢?”

    萧鹏撇撇嘴:“那可不一定。”说完坐回沙发上,也不管她们了,和冯志他们继续喝酒,而戴博隆的表情已经呆滞了,他门两口子做的就是腕表设计,怎么看不出萧鹏的手表价值?他实在想不到会有人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把价值连城的手表戴在自己手腕上。

    “萧马王,你的手表。。。。。。”戴博隆惊讶问道。

    “哦,是梵克雅宝的阿尔芒帮我设计制作的,看上去还行?”萧鹏故作平淡的说道。说实话,他是真不想让这两个华夏老乡知道自己手表的价值,毕竟还是那句话,人是有阶级的,当人们之间知道地位差距巨大的时候,很容易拉远了距离。

    而他现在找到两个能喝酒尽兴的酒友,可不想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破坏了大家喝酒的心情。

    戴博隆张大嘴说不出话来了,萧鹏笑着摆了摆手:“咱们是朋友,这跟我戴什么表没有半毛钱关系。来吧,喝酒喝酒,这酒放在这这么久,再不喝都该冒热气了!”

    冯志道:“就是就是,来,喝酒,惯吃惯喝不惯酒毛病,老戴,你不是怂了吧?酒量不行你就认输!”

    “我认个屁!”戴博隆爆了粗口:“喝!看看到底谁先躺下!”他也想明白了,萧鹏说得对,他和萧鹏是朋友,和他戴什么表有什么关系?萧鹏给自己脸了自己就要兜着,他都不嫌弃自己和冯志做朋友,自己瞎想些什么?

    三个人端起酒瓶刚要再吹一瓶,就听到后面传来男人的声音:“你们把我的表还给我!”

    三人一起回头,只见被萧鹏刚才按倒在地的年轻人已经被人扶了起来,正在那里怒视萧鹏。

    萧鹏笑了:“嘿,这偷不着改要抢了?”

    在一边的索菲亚也愣了,对那年轻人说到:“威尔森,你疯了么?你这是要干什么?”

    “不管你的事!那是我的表!”威尔森眼睛已经红了,准确的说,自从他看到萧鹏的那块手表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变成这颜色了。。。。。。

    萧鹏摇了摇头,所有人都没看清的时候,只见萧鹏身形一晃,直接打在威尔森的肋骨下方肝侧区,只听到砰的一声后,威尔森捂着被打的地方缓缓地瘫软了下去。

    萧鹏蹲在地上,一脸微笑拍打着威尔森的脸:“别紧张,这叫做胸椎小关节紊乱综合征,俗称‘岔气’。我很注意出手的力量,所以没有打断你的肋骨,回去休息休息,注意别有什么肋间神经炎肋软骨炎就没什么大事。怎么样,现在清醒点没?清醒点的话就点点头,如果不点头我会打第二拳!”

    尽管萧鹏脸上挂着笑容,但是威尔森看到他像看着恶魔一样,听了萧鹏的话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拼命点头。

    萧鹏笑着说道:“兄弟,你给我记住,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是你的东西别伸手,伸手就要受教育,不过。。。。。。你今后想伸手的可能性也不大了。你们几个,赶紧带着他滚蛋,别再让我看到你们!”

    听了萧鹏的话,早被萧鹏吓愣住的小跟班们急忙凑了过来,把威尔森架了出去,这尼玛一言不合就动手,一拳废一个人,他们是真的惹不起啊。

    在亚莉身边的索菲亚和卡雅塔娜看着萧鹏这么神勇,两个人互相戳了戳,最后还是索菲亚说道:“姐夫,别生气了,我们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并不是真的想偷你东西。”

    萧鹏皮笑肉不笑的咧了咧嘴:“呵呵。”

    卡雅塔娜从桌上拿起一个杯子,倒了一杯香槟:“姐夫,我们敬你一杯酒算是道歉好么?”

    萧鹏白了她一眼:“到了十八岁了么你就喝酒?一边玩去!”

    亚莉叹口气:“萧鹏,别跟她们俩生气了,她们俩从小就让人头疼。”

    “就是,姐夫,我发誓,刚才真的就是想开个玩笑。”索菲亚伸出三个手指头,想了一下,又收回去一只。

    萧鹏气笑了,这外国人发誓伸三根手指头,意思是圣父圣子圣灵,她缩回去一只明显就是在撒谎好吧。

    “你们叫我什么?”萧鹏突然问道。

    卡雅塔娜和索菲亚对视一眼,一脸喜色:“姐夫呀!”

    萧鹏突然露出邪笑:“亚莉,你抓住她俩,既然叫我姐夫?ok,今天就让你们看看姐夫怎么教育小姨子的!”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