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章 比比谁更臭
    看着萧鹏眼前碗里的豆腐脑,索菲亚好奇问道:“这是什么?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是你们不愿意吃的豆制品!”萧鹏没好气的回答道。

    “这是豆制品?”吉玛沃德好奇问道。尽管她去过华夏,但是就算吃华夏早餐,也是米粥面包牛奶之类,真不知道华夏人平时的早餐是什么样子的。

    萧鹏点头,对着吉玛沃德的问题,他倒是很有耐心:“其实豆腐脑的做法并不难,就是把大豆用水泡过后加水用豆浆机做成豆浆,过滤完后把豆浆加热后加入少量盐卤成型。”

    吉玛沃德听后不解:“盐卤?那不是有毒么?”所谓盐卤,就是矿化很强的水,在野外经常碰到一些石缝里的水却不能喝,那就是盐卤。是一种液态矿产。可以从里面提炼出食盐等,但是不能喝,大量口服或者误服后,会导致严重中毒。

    萧鹏点头:“盐卤是有毒,但是如果碰到豆浆就会产程作用,生成豆腐。有人盐卤中毒后,最好的解毒办法就是给受害者灌大量的熟豆浆,这样可以在胃里产生反应,解除盐卤的毒性,我们华夏老祖宗说的‘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就是指这个事情。”

    “当然,现在做豆腐脑或者豆腐用的不是卤水了,而是使用食用石膏或者葡萄糖内脂,把它们用冷水化开后倒入锅里,搅拌均匀,等待一段时间后,嫩滑可口的豆腐脑就可以吃了。这是我们华夏人非常喜欢的食品。不过关于这玩意的吃法,在我们华夏,还有一个持续千年的争论。”

    吉玛沃德不解问道:“这不是你们华夏的传统食物么?怎么吃法还有争论呢?”

    萧鹏摆了摆手:“你是不知道,我们华夏太大了,北方人爱吃咸,南方人爱吃甜,到了现在,关于这豆腐脑到底是该吃甜的还是该吃咸的依然争论不停。不过我感觉到是南北方对这种食物的定位不同导致的。”

    “定位不同?什么意思?”

    萧鹏答道:“北方人习惯把豆腐脑当早点来吃,汤汤水水再加上一块饼或者几根油条,那就是一顿饭了,而南方人则习惯把豆腐脑当做一种房后甜点,所以往里面加糖。”

    安小雅笑道:“我们家很少做豆腐脑,就是因为我和我家老戴就是两个不同党派的,我是甜党,他是咸党,为了这个事情我们争执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其实不光这些,什么粽子汤圆我们也不在一个阵线上。他吃粽子和汤圆还是咸党!”

    萧鹏听后笑着对一旁的几个姑娘解释道:“像粽子和汤圆,也是我们华夏的传统食品,到那时北方人习惯吃甜的,而南方人却喜欢吃咸的,和豆腐脑正好相反过来。”

    “这又是为什么?”亚莉听到这话题也好奇了。

    萧鹏挠了挠头:“这应该算是历史问题了吧。北方饮食有一个特有的‘裹’文化,什么味道都想要裹进去。华夏自古以来,北方以军事集团和游牧部落为主,受到地理因素气候因素等原因,食物短缺,冬季很难吃到新鲜的食物原料,故而需要使用大量的调味料来提味,而南方则不缺乏食物,讲究饮食精细。像什么肉粽菜肉汤圆这些,在过去的北方,那是无法想象的,那时候没有什么饲料,养猪都是把家里吃剩的东西给它们吃,可是北方冬天只有萝卜白菜之类,猪能吃什么?所以猪肉比较少,自然不会想到放到汤圆粽子等点心里了,而南方物质丰富,食物也比较精致,自然讲究起来,可以在粽子或者汤圆里放猪肉了。”

    安小雅在一旁问道:“萧鹏,你吃豆腐脑是甜党还是咸党?”

    萧鹏想都不想回答道:“必须是咸党!吃豆腐脑的甜党都是异类!”

    安小雅笑了起来,给萧鹏碗里倒上卤汤,放入豆腐脑,一碗香喷喷的豆腐脑摆在萧鹏面前了。

    萧鹏闻了一下,好奇问道:“你这卤汁做的味道很棒啊!”

    安小雅答道:“其实也没什么的,做法很简单,不过毕竟是自己家吃的,自然原材料多点,做的精致点。”

    “哦?你是怎么做的?”萧鹏好奇问道。

    “葱蒜炒香之后,放入木耳黄花菜,炒熟后放进五香粉,生抽耗油鲍鱼汁一起炒,然后加水煮沸后倒入淀粉再加点胡椒粉和香油就可以了。”安小雅答道。

    萧鹏尝了一口,直接伸出了大拇指:“好味道!”

    索菲亚闻了一下:“姐夫,这个味道好像很不错啊!”

    “是啊,闻起来真的很不错啊。”卡雅塔娜点头道。

    萧鹏撇嘴:“吃你的牛奶去,没听到么?这是安小姐特意招待我才特意做的。没你们的的事!”

    安小雅笑道:“没关系的,我做了不少,你们想尝尝么?”

    两个女孩一起点头,亚莉她们也笑道:“我也想尝尝。”吉玛他们也点头,都想尝尝。

    安小雅笑道:“你们喜欢吃甜的还是咸的呢?”

    亚莉问道:“甜的是什么样呢?”

    安小雅道:“我用红糖、红枣、桂花和枸杞熬的糖水,在豆腐脑里放上糖水就是了。有的人喜欢吃冰的,不过我时间来不及,只能这样吃热的,不知道你们介意么?”

    亚莉看了看大家:“我们可以甜的咸的都来一份尝尝可以么?我们也品尝一下两者有什么不同。”

    “当然可以了。”安小雅跑去厨房,没人给盛了两小碗豆腐脑,一碗甜的一碗咸的。

    萧鹏挠头了,他已经预想到了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果然,没一会儿,餐桌上已经争执了起来。不过让萧鹏不解的事情是,他以为甜党比较多,毕竟西方人都爱吃甜食,没想到最终结果是三比二,咸党领先。

    尤美和卡雅塔娜是甜党,而亚莉、吉玛和索菲亚,则是咸党。

    而和华夏一样,甜党和咸党的战争已经开始了。

    “卡雅塔娜,你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甜的好吃,你怎么会爱吃咸的呢?”卡雅塔娜瞪大眼睛看着身边的索菲亚。

    索菲亚摇头道:“倒是你了,怎么会爱吃甜的呢?这咸豆腐脑里面味道多丰富啊。”

    “可是这甜味多清新?你没听安小姐说么?糖水里的材料都是植物原材料,不但甜味刚好,而且还有一种桂花的清香,这味道多好啊,不亚于米其林三星大厨做出来的甜点了!”卡雅塔娜反驳道。

    亚莉摇了摇头:“不不不,卡雅塔娜,你也知道我是爱吃甜食的,但是就这豆腐脑来说,一定要吃咸的,豆腐脑本身味道就很清淡发甜,加上咸味的卤汁有强烈的味道对比,还能掩盖豆腐脑里的豆味!这才是豆腐脑最好吃的吃法。”

    尤美听后却不同意亚莉的看法:“我倒是觉得糖水的味道更能突出豆腐脑的鲜香,而糖水才是最好的掩盖豆味的汤料。”

    反正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萧鹏,你说我们谁说的对?”两边吵得是不亦乐乎,谁也说服不了谁,只能求助于在一旁闷头大吃的萧鹏。这甜咸之争萧鹏从头到尾没有参与,一直在旁边吃吃吃,别的不说,安小雅的炸糕做的挺好吃,他已经吃了四块了。

    听了有人问自己,萧鹏摊开双手:“你们争论的事情在华夏已经争论太多年了,这根本就不是事,你们自己觉得好吃就好么。”

    尤美好奇问道:“你怎么从来没给我们做过这种美食呢?”

    萧鹏一脸无奈:“你没听我说么?这可是豆制品,你们什么时候爱吃豆制品了?”

    吉玛沃德却反问道:“你什么时候给我们做过豆制品吃了?”

    萧鹏给问住了,这倒是真的,不过这可不能怪萧鹏,在欧洲买豆制品可不那么容易,就连华人商店里都很少有卖,就算有还是那种真空包装的腌制豆腐干之类,萧鹏还真没给大家做过豆制品料理吃过。

    萧鹏撇撇嘴:“好吧,算是个人偏见了。你们真想吃豆制品么?”

    “是啊,多好吃啊!”亚莉点头道。

    “你们等我!”萧鹏起身走出房间回到房车,从戒指里拿出三个瓶子后回到房间,把三个瓶子放在桌子上:“这玩意谁想试试?”

    “这是什么?”几个人一起看着桌子,安小雅倒开心了起来:“萧先生,你连这东西都能带进来?”

    萧鹏摆摆手:“小意思啦。来一块么?”

    “必须的!”安小雅也没客气:“萧先生,不怕你笑话,在华夏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天天都能吃西餐该多好?可是到了瑞士这么多年,我最想念的就是咱们华夏的各种食物。有时候做梦我都想念这豆腐乳的味道。呃,不包括这里面的臭豆腐乳。”

    桌上三个瓶子,分别是王致和红豆腐乳,王致和臭豆腐乳和广和醉方豆腐乳。这是华夏人很喜欢的调味小吃。

    西方人爱吃乳发酵食品,呃,比如说奶酪,华夏人喜欢吃豆发酵食物,比如说豆腐乳。

    萧鹏打开红腐乳和醉方腐乳的瓶盖交给几个女孩闻闻,他还是比较有素质的,没有打开臭豆腐乳的瓶子,不过即使这样,女孩们也受不了了,都皱紧了眉头:“这是什么味道啊!”

    萧鹏笑道:“这和你们吃的奶酪很像,都是发酵制成。你们闻起来可能不习惯,但是相信我,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亚莉皱紧眉头:“这和奶酪哪里一样了?起码奶酪闻起来是香的。”

    萧鹏撇撇嘴:“非洲的骆驼乳奶酪、荷兰球奶酪还有羊便便奶酪,哪个闻起来是香的?”

    安小雅道:“咦大梨那边很多奶酪都是臭的不行,比如波洛夫**酪,越成熟越臭,还有帕尔马奶酪、戈贡佐拉奶酪、塔拉尼诺奶酪、卡苏马苏奶酪等等,哪个不是难闻的不行?像卡苏马苏奶酪,那已经不是难闻的存在了。那简直就是来自地狱的食物!”

    卡苏马苏奶酪,是来自撒丁岛的极品奶酪,价格十分昂贵。只在咦大梨撒丁岛和附近的科西嘉岛有生产。

    这种奶酪别说吃了,光想想都头皮发麻:这种奶酪的原材料是当地产的山羊奶酪,放在常温下直到腐坏为止,而且必须是非常的腐坏,然后把奶酪蝇虫的幼虫倒上去,虫卵分泌的酸液会逐渐降低奶酪的脂肪含量,最后把奶酪变成软乎乎的,几乎成为流质。

    而区分这种奶酪好坏的最基本判断就是看看里面存有多少蛆,一块上好的卡苏马苏奶酪里有成千上万只蛆虫!顶级的卡苏马苏奶酪那里面的虫子比奶酪都要多,满满的都是!

    吃卡苏马苏奶酪也很极限挑战,是连着蛆虫一起吃的!谁说外国人不吃虫子的?他们吃的更重口味好吧!

    吃那种奶酪的过程也很惊悚,有两种吃法,第一种就是打开直接吃,那些受到惊扰的蝇蛆能跳起来十多公分高!所以在吃的时候,会用手盖在奶酪上,一块奶酪没吃饭,手上满满的都是蝇蛆了。。

    很多人认为这么吃会浪费很多蝇蛆的美味,所以他们选择第二种方式,那就是把奶酪先放在纸袋里。蛆虫因为缺氧,就在纸袋里乱跳,等到纸袋子里没有响声后,奶酪就可以吃了-----还是连着蝇蛆一起吃!

    结果亚莉尤美和吉玛听后一脸不屑,尤美反问道:“你忘了我家是做什么了的呢?还有我接受不了的味道么?”

    安小雅一愣,不明白尤美的意思,萧鹏倒乐了,转身又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萧鹏抱着一个密封纸袋跑了过来:“安小雅,我给你提个建议,你打开西排油烟机吧。”

    安小雅不明白萧鹏的意思,萧鹏左手拎着纸袋,右手拿着王致和臭豆腐乳:“来吧,臭味食品的巅峰山之战到了,到底是西方最臭的林堡奶酪可怕,还是我们华夏的臭豆腐更胜一筹,现在到了一决胜负的时候了!”

    安小雅捂脸了,这俩玩意在一个密封的房间里同时打开?上帝啊!还让不让人活了?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