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八章 社会鹅
    亚莉正在拿着尤美帮她买的手提包,依然是‘delvaux’的背包,她对比利时本国出产的这款包可是爱到骨子里,所以帮亚莉买,也选择了这款包。

    她提着包对着镜子转了个身:“哇哦,太美了。安小姐,我真羡慕你们住在这里,可以随时随地买各种新款衣装鞋帽。”

    安小雅一听,却耸耸肩:“拜托,我们可不会买这么奢侈的东西,这么贵的价格可不是我们这些平常老百姓可以购买的!”

    亚莉楞了一下:“不对啊,安小姐,据我观察,你身上的服装几乎都是大牌品牌啊。”

    安小雅听后笑了:“你们想知道我们这样的小镇老百姓的购物方式么?”

    萧鹏一愣,点点头:“当然了,怎么搞的那么神秘?”

    安小雅却直接去了厨房,从里面拿了一本厚厚的书走了出来:“呐,你先看看它再说。”

    萧鹏接过书翻看了两页,发现那是一本产品名录。

    安小雅解释道:“在我们镇上,我们会把家里不用的东西交给神父,每隔一段时间,他会举办一次小型拍卖会,方面镇子上的居民互通有无,后来这个传统就发展了下来,到了现在,就连法语区的人都会到这里进行拍卖。而每年圣莫里茨冰湖赛马节前夕的这次拍卖,是最热闹的,也是产品最多的。那时候很多外国人也会来这里。”

    萧鹏愣神了:“这神父还干这活?”

    安小雅笑了起来:“其实我们这里唯一出售咖啡什么的杂货店,就是神父经营的。而他帮居民们进行拍卖,其中10%的资金用于教会,包括接济难民。”

    “这里还有难民?”萧鹏不解。他可是知道瑞士人可都是拒绝难民的。

    虽然瑞士不是欧盟成员,但是瑞士政府也承诺过为缓解欧洲难民问题出力,安置了大约三千名叙利亚难民。他们的安置方法也很有意思,是联邦政府发布配额,把这些难民分散开,这个村十个,那个镇八个这样。。。。。。

    但是这个规定却很难执行,原因是一些瑞士人压根就不愿意难民,用他们的说法是‘努力了一辈子才有了那么可爱的村庄,不希望它被破坏,所以就不接纳难民。’

    瑞士政府这也就火大了,直接通过了一项有关于接纳难民的法律,规定城镇和村庄必须按照政府的强制命令接纳难民,如果拒绝,每个难民配额需要交两万英镑罚款。

    但是有钱的村镇压根就不在乎这点罚款,因为按照配额来说,每个村镇接纳不会超过十名难民,一年罚款不就是二十万么?他们的交得起!所以很多村镇都是宁交罚款不接受难民的。

    这跟国内的圣母婊是完全一样的,嘴上说的天花乱坠,真让他们要贡献力量了,一个个躲得远远的。

    圣莫里茨也是在接收难民和认罚之间,选择了后者,所以这里根本没有难民。不过现在萧鹏算是知道这所谓‘救济难民’的钱是干什么用的了。说的好听是‘救济难民’,其实是拿钱赶人走啊。

    萧鹏看着厚厚的产品名录:“安小雅,这里至少几千件产品,一次拍卖出去?那要拍几个星期?”

    安小雅笑着解释道:“就拍一天,这上面那么多东西,更多是直接放在那里,你看好后把自己可以接受的价格留在那里,一天结束之后,看看谁的出价高就是谁的了。很多东西压根就没人出价。”

    萧鹏看了看产品名录,好家伙,里面真的是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萧鹏甚至看到了还有卖飞机的!1974年的格鲁曼aa-b1训练机!这玩意也有人卖?

    里面还有什么动物标本旧车旧衣服首饰。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

    “萧鹏,有兴趣么?”安小雅问道。

    萧鹏点头:“当然有兴趣了,既然来了怎么可能不来看看?”

    安小雅听到后点了点头:“好吧,这事情交给我了。”说完打了个电话:“我预订了一个位置,瑞士就这样,干什么都要预约位置。”

    萧鹏比出个大拇指,示意自己知道了。

    正在这时,门对推开了,戴博隆和冯志走了进来,这两人起床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看着两人回来,萧鹏伸手打招呼:“你们去哪了?”

    冯志咧嘴一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所以我们俩人去了趟苏黎世。”

    “去苏黎世干什么?”萧鹏不解。

    戴博隆举起一个袋子:“苏黎世附近有一个老华人,自己开了个农场,自己养鹅自己做鹅,他做的‘深井烧鹅’可是比咱们在华夏吃的都正宗,你出来那么久,肯定想念正宗的中餐,尽管这深井烧鹅是粤菜,但是绝绝对对非常美味,大家都来尝尝吧。”

    亚莉听后好奇起来:“为什么他要自己养鹅?”

    戴博隆解释道:“这种深井烧鹅只有清远种的黑鬃鹅做起来才合适,我们华夏有很多种鹅,像狮头鹅体型过大,肉质纤维比较粗,做卤水鹅比较合适,而马冈鹅比较适合做豉油鹅。这是很讲究的。不要小看我们华夏人对‘吃’的追求。在吃上,我们也是做到了极致的。亚莉,你喜欢鹅么?”

    亚莉却猛的摇头:“不不不,我对鹅这种动物有心理阴影的,我让‘埃索博先生’一家子欺负过------很多次!”

    听了他的话,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埃索博先生(mr.as bo)’那可真是顶顶大名了。

    那是一只天鹅的名字,这个埃索博是鹰国人给它起的名字,意思即是‘反-社-会’。可想而知这只天鹅是什么德行了。

    由于鹅的眼睛有问题,它看什么东西都很小,所以在鹅的眼睛里,不管什么动物都是弱鸡,它们压根就不怕人,攻击力十足。被鹅攻击过的人比被狗攻击过的人多了去了。

    按照鹰国的法律,什么天鹅、鲸鱼都是女王的财产,所以它们都是受法律保护的,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它们。每年女王还会派人巡视国家境内的天鹅,清点天鹅的数量,检查它们的健康状态之类。这也就造成了在鹰国境内,天鹅有时候比人地位还高------鹰国人那么爱打猎,也不敢打天鹅。

    而这个埃索博先生,就是一个暴脾气的天鹅,号称‘康河一霸’。是剑桥的康河上的霸主,以常年来坚持不懈的攻击游客而臭名昭着。甚至有人还在脸书上为它建立了一个专门的公众页面,记载了它的各种各样的袭击人事件!

    为了让它消停一下,当地人甚至请来了传说中的‘鸟语者’,希望鸟语者能够和它沟通感化它。

    人家鸟语者也说了,埃索博先生说了,它本来是一只好鹅,但是后来它的一只小天鹅被划船的游人弄死了,所以它才开始疯狂报复。不过鸟语者说了,他已经说服埃索博,让它不在袭击人类了。

    不过结果是------纯粹胡说八道!完全没鸟用!埃索博先生依然每天袭击人类。

    最后剑桥划艇队实在忍无可忍,每天练习划艇还要被鹅揍谁特么的能受得了?所以他们以这只天鹅有暴力倾向为罪名,把它轰到了上百公里外的新居民地。

    他们以为这就解脱了,结果事实证明,他们太单纯了,埃索博被撵走了,它的孩子还在这里,他的儿子‘as-bo’完美继承了父亲的暴力基因,甚至比它父亲还牛逼,甚至去挑战过公牛(埃索博家族唯一的败绩就是挑战公牛失败),鹰国人继续身处黑暗之中。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它的什么孙子重孙子都继承了这暴力基因,而且还开枝散叶了。

    比如在萨福克郡,有一个风景秀丽的湖,这个面积很大。湖水清澈波平,是萨福克郡居民平时散步和遛狗玩耍的好据点,也是航模爱好者的天堂,在这里玩玩舰艇航模,那叫一个惬意。

    直到有一天,一只埃索博先生的后代占领了这个湖。统治了这里。。。。。。

    注意,是只有一只!

    就这一只天鹅不仅把湖里的什么鸭子大鹅都赶走到别的地方,甚至还经常在路上追着当地人的狗咬!

    当然,这是女王的财产,所以当地老百姓还是忍下来了,惹不起躲得起不是?

    但是后来实在没法忍了,自从这鹅有了四只后代后,这只鹅更加暴躁了,人家航模俱乐部在这里活动,结果它无缘无故的摧毁了它们八艘价值不菲的船模型后,当地人疯了,直接把这只天鹅告上了法庭!

    但是当地法庭直接说了,这只天鹅虽然只是脾气有点暴躁,但是并不会伤害人类,而它也是萨福克郡自然资源的一部分,所以大家都拿它没辙。

    法庭不站在自己这边?他们也没办法,直接给女王写信诉苦,恳求女王赶紧把你家的天鹅带走。不过到了目前为止,女王压根就没回应这事。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鹅’纯属b社会,胆大妄为无法无天。

    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是没法体会到鹅的可怕的,但是只要见过鹅养过鹅的,多多少少都被鹅欺负过。

    亚莉明显就是受害者之一。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