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快男,七秒。
    对,没错,就这个眼神。

    年年每一次生闷气,又不想告诉她什么原因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

    遗传的基因,究竟有多强大,你在没有亲身体会之前,可能是感受不到的。

    夏子檬一直觉得自己的儿子像自己,也因此骄傲了好久。但现在才发现,即便眉眼相貌不随他,可那举手投足之间的点滴,却真是如出一辙。

    喜欢咬人的臭毛病,不爱坦白的臭脾气,东西不合心思,即便饿肚子也不肯多吃一口的臭习惯。

    都是被谁惯出来的?

    易凌尘满腔怒火,身下的人眼中却开始点点笑意。

    她笑什么?有什么值得笑的?

    易凌尘不解,很气。

    “你是因为我说年年的父亲,所以生气?”夏子檬有如初生牛犊不怕虎,不要命的追问。

    果然,她这话一问出,某人身上杀气更盛了。

    年年的父亲…

    易凌尘心头一紧,眉头一皱。总算给了句回应:“你不会有机会再见到他。”

    “你都要和乔大小姐订婚了,还来限制我的人生自由,是不是过分了?”

    “是谁告诉你我要和乔宋订婚。”

    “你啊!”

    “我只说我下个月订婚,从未说过那个人是她。”

    易凌尘波澜不禁的辩驳,让夏子檬有点傻眼。

    不跟乔宋,那是跟……谁?

    四目相对的一瞬,答案似乎已经在夏子檬的脑海里漂浮了。

    易凌尘满腔怒火被她这么一打断,又说了那么多有的没的,气也消了一些。

    “夹这么紧,是不想让我出去,还是想让我快点出来?”

    紧i致到令人窒息的触感,让人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易凌尘面不改色开黄i腔,夏子檬脸红了红,反呛:“你是不是快男,跟我有关系吗?”

    快男…?!

    “像你这样不知收敛,早晚会变成鱼的记忆!”

    夏子檬想起曾经整晚不能睡,被大魔王支配的恐惧,嘴便又毒了几分。

    “鱼的记忆?”易凌尘疑惑。

    “只有七秒。”夏子檬磨磨牙,气死人不偿命的笑道。

    快男。七秒。

    听着她用来形容自己的词汇,易凌尘晦暗不明的一笑,让夏子檬毛骨悚然。

    她……是不是撞枪杆上了?

    后悔莫及,易凌尘压根连解释求饶的机会都不给她。身体力行的让她深刻体会到了,和**oss对立,是没有好下场的亘古真理。

    凌晨五点,夏子檬迷迷糊糊地瞥了眼时间,昏沉的蜷缩在他怀里入睡。再次醒来,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

    身子又倦又疼,随手摸了摸身边,人不在了。

    伸了个懒腰,然后揉了揉眼睛。昨晚连妆都没卸,真是要了命。

    指间的障碍以及揉眼时的不适,让夏子檬愣了一下。慢慢睁开双眸,看着手上的戒指,她呼吸都静止了。

    “喜欢吗?”

    易凌尘的声音传来,夏子檬猛地扭头看去,只见他正在自己左侧床边,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问。

    “我…”

    夏子檬脑子一片空白,语塞的张了张嘴。

    她看了看易凌尘,又看了看手上的戒指,手忙脚乱的爬了起来。

    还在找”娇妻在上:易少,求轻宠!”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