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易总喜欢这种玩法?
    贵宾休息室内,一大一小并肩坐在沙发上,表情清冷严肃。

    易凌尘手中pad忙个不停,夏斯年穿着牛仔背带裤,背着小书包,时不时偷瞄他一眼,却不肯说一句话。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到了登机时间。易凌尘站起身,夏斯年这才紧张的抓住他的衣角,生怕他把自己丢下。

    低头看着小东西的动作,易凌尘嫌弃他腿短,干脆俯身把人抱了起来。

    “你现在讨好我也没用。”趴在他的肩头,夏斯年记仇道:“你昨晚确实打了我的屁股,我会告诉妈妈。”

    微微一笑,易凌尘什么都没说。上了飞机,三个多小时后,准时抵达辛市。

    夏子檬忙的头重脚轻,慕白工作室建立,所有事情几乎都堆在了她的身上。

    办手续,招人,协调。

    从早忙到晚,六点多回到片场,正巧赶上组里在吃饭。

    拿过一个饭盒,她像是农民工一样蹲在墙角,狼吞虎咽的填着肚子。

    眼前光线一暗,她抬头一看,皱眉。

    “不要脸,滚远点。”麻烦的事都让她做,臭不要脸!

    “易凌尘来了。”慕白自动屏蔽她的谩骂,“在酒店。”

    “……”

    前两天不是刚刚在香港见过?怎么又找过来了?

    夏子檬咽下口中食物,纳闷的起身。“一个人?”

    “带着年年。”

    “拜拜。”

    吃了一半的盒饭塞给他,夏子檬抬腿就跑。一边跑,一边拿电话联络易凌尘。

    气喘吁吁抵达酒店,坐电梯到了他们所在的楼层,跑到门口按响门铃。很快,就有人来开门。

    “嚯?”一眼看到易凌尘颈间的牙印,夏子檬略带惊讶的出声。“易总玩得这是什么野路子?喜欢这种玩法?”

    面对她的调侃,易凌尘一把将人拽了进来。

    身子踉跄前倾,然后又被推着靠在门上。转瞬之间,夏子檬觉得肩上一凉,随后一疼。

    “又不是我咬你,你报复我干什么?!”不满他这么对自己,夏子檬视线越过他,着急的在屋里搜寻。“年年呢?”

    “睡了。”

    推开他,夏子檬径直走到床边。

    小家伙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睡得很沉。白嫩的小脸映着一抹浅浅的红晕,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扫出一片阴影。

    “你怎么惹他了?”

    动作轻盈的坐到床边,夏子檬小心翼翼地扯了扯年年身上的毯子,轻声问着身边的人。

    那几个牙印,一看就知是谁咬的。

    “还有这清淤,又是怎么来的?”

    视线落在年年脸上的伤痕,夏子檬目光一沉,追问。

    易凌尘还没等出声,床上的小人就缓缓睁开了双眼。他有些迷茫地看了看眼前的人,然后猛地爬起,扑进她怀里。

    “妈妈!”用力抱住夏子檬,夏斯年表达自己对她的想念。“我想你,非常想!”

    流利的英文,让夏子檬心情又跌落一些。轻轻拍抚他的后背,她无声看向易凌尘,询问是怎么回事。

    孩子只有在没有安全感的时候才会这样,这两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